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补锅记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515
18/04/2019 2:32 下午  
补锅记
 
肖石磊
  肖石磊

  春节回乡,一家人呼啦啦回到家中。大哥一直在乡下照顾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母亲,我们远在上海,一年里只有过年时候才回家一次。为了感激大哥,我们回家后,便要大哥“全天候”休息,我和妻子来操持春节的一切事情。

  回到乡下,自然要吃柴火饭。乡下的薪柴随处可得,光是枯枝败叶就取之不尽。灶还是土灶,锅还是老锅——生铁浇铸的铁锅,还是我当年从供销社买回来的,怕得有三十年了吧?这种锅烧饭不糊,炒菜不焦。柴火饭好吃,最香莫过于锅巴。饭烧好了,我和儿子用锅铲争抢锅巴,不想用力一铲,咔嚓一下,将铁锅弄出了一个黄豆大的窟窿,我一下傻了眼。大哥在一旁笑着说,这铁锅可是好几十年的老铁锅,怎么经得起这么猛力的鼓捣?儿子说,那赶快再去买一口。大哥说,现在乡下哪还有这种铁锅买哟。

  那怎么办?只能请补锅匠补锅了。补锅?大哥说,三十年前还有串门的补锅匠,现在去哪?

  我忽然想起邻近屋场的补锅匠。当年我当村委会主任的时候,和他比较熟悉。去试试看。

  补锅匠年近70,正在门口晒太阳。老朋友相见,自然热情,闲聊一会,补锅匠让我等着,自己去阁楼翻寻工具去了,好大一会,终于将工具找了出来:炉灶,风箱,一只泥巴做的坩埚和小工具若干。炉灶和风箱已经破旧,上面布满灰尘。他试了试,有些兴奋地说,想不到30 年了,这劳什子居然能用!

  炉子支在门前的树下,生火,加炭,调整风箱。重启炉灶补旧锅。好几十年没有看到过补锅了,尤其是年轻一代,不知道是咋回事,都围过来看热闹。于是就有人开玩笑说:“补锅匠,当年你儿子把你的家什都丢后山沟里去了,怎么现在还在你手上?”

  补锅匠笑着说:“趁着天黑,悄悄捡回来的呗。”

  众人又笑,问:“30年没做过手艺,只怕手艺都丢到九州外国去了吧?”

  补锅匠乜了一眼,没答话,眼里充满了自信。

  炉火冒着青烟,渐渐燃烧了起来。“开炉啰——!”补锅匠高声叫着,拿出一个陀螺似的坩埚,将它埋在炭火中,又找出几块碎铁片扔进坩埚内。我赶紧去拉风箱,这时候,一位60多岁的老娭毑抢先一步,抓到了风箱柄。我一愣,原来是补锅匠的堂客。

  补锅匠的堂客曾经是花鼓戏《补锅》里的兰英妹子。《补锅》在三四十年前因为李谷一在剧中扮演兰英而风靡一时。补锅匠和他堂客当年都是乡里业余剧团的演员,那时候他们还不是夫妻,她演兰英,补锅匠演小聪,他俩联袂演出的《补锅》场场爆满,甚至还进省参加汇演。剧团后来解散,兰英和小聪就结为夫妻。

  “兰英”手扶风箱,跷起兰花指,清清嗓子,忽然就唱起来:

  手拉风箱呼呼的响,

  炉火烧得红旺旺

  ……

  声音清脆嘹亮,立刻获得满场掌声,人们鼓动补锅匠,来一个!来一个!

  补锅匠看到堂客开了场,喉咙早就痒痒了,扯开嗓子接着唱:

  女婿来补锅,

  瞒了丈母娘

  ……

  炉火正旺,泥色的坩埚烧得通红,犹如一只金色的坛子。铁水在坩埚内沸腾。补锅匠忽然一脸严肃,整个心思又回到了他的手艺上。只见他拿过锅子,用尖嘴锤子敲掉漏洞边缘的杂质,左手托着一块厚厚的毡布伸到漏洞下,右手操起一把小勺子,快速地从坩埚里盛上一勺铁水,如闪电般地倒在漏洞处,又闪电般地拿起一个厚厚的墩布,用力往铁水上一压,“嗤!”的一声,锅里冒出一股青烟,瞬间就将补锅匠笼罩在缭绕的烟雾之中。

  待青烟散尽,只见补锅匠的脸颊已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烟尘。补锅匠将铁锅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只见原来的破洞上,铆上了一块补巴。补巴光滑平整,用手摩挲,如抚搪瓷。几个年老的长者凑过来摸了摸,又用指头弹了弹锅沿,侧耳听了听,伸出大拇指夸赞道,到底是补锅的里手,姜还是老的辣!

  炉火依旧在熊熊燃烧,补锅匠吆喝道:“谁家还有破锅烂锅翁坛楼锅么——免费补锅!”

  叫了半天,没人回家。谁家还用那种生铁浇铸的铁锅呢?补锅匠似乎有些落寞,坐在炉边发了一会呆,炉子里的火依然红着,他堂客唱着戏,风箱被她拉得呼啦啦山响。补锅匠望着堂客,忽然噗嗤一笑,就像一个破涕为笑的小伢,他操起补锅的家什,和着堂客唱起来:

  烧熔铁水来补锅,

  小聪我心里笑呵呵,

  ……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