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老牟:收获的喜悦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老牟:收获的喜悦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5867
20/05/2020 11:32 下午  

收获的喜悦

老牟

    在美国定居后的中国人,买了房子大都急着做两件事情:一是抓紧生育第二个孩子,当然,这还要看年龄是否允许,而且要看是否愿意受二茬罪;二是尽快开辟出一个菜园。这两件事表面上看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但细想起来,却不无干系:这两件事本质上都与耕种和收获有关,根源于中美两国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生存环境。想想看,在中国,你要生第二个孩子,行吗?你想弄块菜地更难——甚至比生孩子还难!在美国的土地上,这两件事都不再受约束,生多少孩子随你便,厚沃的土地任你种,来自中国的同胞自然就有了不生白不生,不种白不种的冲动,自然也就有了尽早完成任务的紧迫感。是啊,条件有了,剩下的就是你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了。

    我买房子的时候,很幸运,第一件大事已经完成,第二个孩子已经一岁半了,我心里只惦记着那第二件大事——开辟出一个菜园。可是尽管我家院子不小,将近一英亩,却找不出一块有充足光照的地方,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买房子的时候忽略了这件事,觉得那么大的院子总会能找到一块地的。我的住宅坐西朝东,左边的邻居有三亩地,他家光照资源丰富,终日阳光灿烂。可他偏偏在他的北面种了一排松树,不知哪年种的,把我的房子与他的房子严严实实地用树隔开,虽然丝毫不影响他家的光照,但却把我家院子的阳光遮去了大半,要想种地,就得砍掉这些树,可我搬来时这些树已经存在了,让人家砍树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的院子靠北的地方,倒是摆脱了邻居大树的阴影,但偏偏也有属于自己家的两棵大树,并排立着,第一年就给我生产了树叶近50袋,让我尝尽了清理树叶的苦头。要想开垦出一个菜园,除非砍掉一棵。

    砍树,谈何容易。这两棵树的根部都是四五棵树合围在一起的,最初也许都是挤在一起的小树苗,若干年后,竟然拥抱成团,朝四周铺天盖地伸展开去,宛如两个大树棚。其中一棵接近我的停车场,是夏天的天然阳伞,为汽车挡住灼热的阳光,是绝对要保留的。可另外一棵,除了给我制造多余的树叶,没有一点益处,搬来不久便萌生了除掉这棵树的念头,那样可以一举两得,既减少树叶,又能腾出一块菜园。后来找了伐木人,问了据树的费用,估价2000美元,这才却而止步。天哪!就为了吃菜,好像代价太大了点。所以几年下来,一直难下砍树的决心,菜园的事情就挂起来了,一拖就是好几年。

    两年前有朋友来我家聚会,他们侃谈各自的菜园,问起我的菜地,我诉说了苦衷,一位朋友当即说,他可以帮我锯树,他也刚换新房不久,买了一个链条锯(chain saw),已经把房前屋后障眼碍事的很多树木都清除了,对伐树已无畏惧并颇具经验,看他那样子,比我还着急,于是我们商定周末就动工。到了星期六,我们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就把大树的全部五根树杈锯倒了,可是善后的任务都落到我一个人头上。倒下的大树几乎把院子全部覆盖,树枝到处都是,场面铺得很大。我当时正放两个星期的春假,把树干树枝一块块锯断,处理成一尺左右,然后搬运走,就这样,整个春假都用上了还嫌不够,后来又拉拉杂杂地干,全部工程到了夏天才算有了头绪,可此时的我已经精疲力尽,一点种菜的心情都没有了。一直到了第二年冬天,冷却的心才又重新振作起来。受新泽西一个朋友菜园的启发,我在家用建材总店买了十几块木板,两寸厚,十寸宽,十二尺长,然后钉成三个12X12尺的方池子,花二百块钱从附近农场买了5方浮土(top soil),用小推车一车车填到木池内,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大功告成,心中荡漾着一种建成圆明园的成就感。菜园就绪后,我便急切地等待着春天的到来,并且开始筹划种菜的事情。

    韭菜是必须要种的,我是北方人,从小喜欢吃韭菜饺子,没有韭菜的生活是暗淡的,每次回国,有两种菜是必须吃多吃够的,一是黄瓜,二是韭菜。韭菜本是最常见的菜,其实就是一种有特殊辣味的青草,可是在美国成了稀罕物。美国超市上没有韭菜,想吃的话,也只能在中国店买,价钱一般是3块钱一斤,还不是每天都有。由于韭菜金贵,在美国的很多中国人,大都在房前屋后种着一小块韭菜地。韭菜喜欢大肥大水,加上阳光,便可以疯长了。买了房子后不久,我也曾在右山墙下开出过一小块地,大概有2X4尺的面积,但常年被罩在邻居的大树下,无所作为。父母来美国探亲时,曾专门托人买过一瓶高品质的韭菜种子,种在地里,而且种过两次,可连个苗苗都没见。我把种子也同时送给了几个朋友,他们分别住在纽黑文周围的四五个小镇,后来只有住在沃灵福德(Wallingford)的朋友栽种成功。他的房子在一座小山上,盖房子前曾经是一个果园,土质肥沃,加上阳光充沛,韭菜在房檐下长得又粗又壮。据朋友说,他什么也没做,撒上种子就活了,平常连水都懒得浇,房檐下的雨水已经足够。后来我从他的地里铲了一大块根,移栽到我的小韭菜园里,算是物归原主,本是我的韭菜种,自己地里栽种不活,在外面周游了两三年,又回到了我的地里。但韭菜回到我家后简直是活受罪,粗壮的菜根,一下子变得半死不活,我想可能还是邻居的大树在作祟。

    新菜园建成以后,首先要把韭菜移栽过去。我用铁锹把韭菜根平平铲起,然后把浓密的菜根一根根分离,整齐有序地栽到新菜园内,本来的小韭菜地,被扩大了一倍,温暖的阳光和松软的土地使得韭菜根没几天就喷薄出新绿,开始洋溢出生机。看来任何一种生命,都会随着不同的生存环境而变换自己,你若为它提供适宜的条件,它定会以华美的生命姿态给你回报。我的韭菜复生了,每隔几周就可收获一次,包饺子的次数也创了纪录。我们全家都是韭菜迷,美国出生的女儿,平时最恋美国的皮萨,麦当劳,辣藏尼亚等,喜欢吃的中国食品屈指可数,只有韭菜饺子,她还算钟情,看来这是残留在女儿身上的唯一遗传了。

    新菜园的另一成功是西红柿。五月初,我在跳蚤市场上买了两盒西红柿苗,每盒6株,每盒2元钱。回来后挖了12个坑,都种上了。又买了12个西红柿铁丝三角架,把一株株菜苗驾牢,这样才能保证西红柿枝不会被果实压倒在地。剩下一点其他空地,种了点小白菜,西葫芦,豆角,南瓜,都是朋友送的种子,我对这些菜都不太抱希望,因为我知道只有西红柿泼辣,那枝叶有一种强烈的气味,动物和昆虫一般不会动它。夏天我有四个多月的暑假,每天早上起来,我都会先来到菜园旁边,松土,浇水,保晌,拔草,一往情深地注视那一株株的菜苗,好像履行着某种宗教礼仪,也有一种近似期盼孩子快些长大的心情。每次从外面回来,停下车后,也会不知不觉地来到菜园,流连于菜圃周围,那里生长的一切,似乎都牵动着我,只有看到菜园平安无事,才能放心地回到房子。

    不久,西红柿长到一尺高的时候,我发现叶子开始发黄,枝干虚弱。不管浇多少水,都没有浓绿的起色。到处打听,才知道是土中缺肥,蔬菜营养不良。一个朋友在电话上大声喊着:“去,去弄牛粪!”我立刻去家建总店买了两包牛粪。美国人在经营上真有一套,商家早知道种菜需要什么,已经替顾客考虑到了,在中国谁能想到牛粪还能摆在商店里堂而皇之地出售?那一包包的牛粪,经过发酵处理,黑乎乎的,40磅一袋,包装精美,每袋5美元。回来后,在每株西红柿旁边挖了个大洞,填满了牛粪。按照牛粪袋上的说明,这种肥料经过处理,不会烧坏菜根。几天后,果然叶子绿了,枝茎粗了,有时候忙,顾不上看菜园,隔几天便有让人刮目相看的变化。这期间,由于注意力过多集中在西红柿上,其他的菜都荒了,南瓜爬满了豆角的架子,西葫芦也被野草吞了,小白菜被虫子咬得一塌糊涂,唯有西红柿,日新月异,二三十天后就开始制造果实了。到了七八月份,大大小小的柿子已经挂满了枝头。也许间隔太小的缘故,成年后的西红柿树很快瓜分了小小的菜园,并开始互相侵犯,茂盛的枝叶,簇拥成一团,你搭在我身上,我盖在你头上,郁郁葱葱,倒是增强了联合抗风的力量。我心里悠哉乐哉,欣喜满怀,直到有一天,有个同事问我:“打枝了吗?”我才好像被人浇了一盆凉水,才知道西红柿也和果树一样,需要打杈。亡羊补牢,我赶紧把朋友请到家里现身说法。原来,西红柿身上长着很多废物,在果实枝干的上方,常常会生出一条废枝,如果不掐掉,荒枝会长大,而且永远不结果。所以这些荒枝就像人体中的毒瘤,只吸收养料,而没有任何益处。从此,我也如法炮制,隔三差五地打起枝来。

    这几株柿子真的没有辜负我,第一年就给了我一个惊喜,断断续续总共收了大概有上百斤柿子,来到美国后很少放肆地吃过白糖拌西红柿,今年放开狠狠地吃了几顿。伐木的辛苦和修建菜园的疲劳早被淹没在丰收的喜悦中。

    美国蔬菜中西红柿不算便宜,愈是带绿秧的西红柿愈贵,因为这是当地农家产的。一般超级市场上的西红柿,不是弗洛里达来的,就是加州来的。为了便于运输和保存,农场主摘西红柿时都是趁着青绿的时候摘,然后放晾几天,待西红柿变微红,便装箱运到各地超市。这种柿子摸起来很硬,但不是自然熟透的那种,吃起来缺少香味。自家菜园生产的柿子则另有一番境界,不红不摘,个个饱满熟透,吃起来酸甜可口,汁多味浓。

    纽黑文地区有不少种菜能手,去年的一次聚会上,众多朋友带的菜中,好几样都是自己家小菜园生产的,最可喜的当然是黄瓜。在我认识的朋友中,又一位种黄瓜最为地道,她的黄瓜是中国的品种,带花带刺,每根差不多有半斤,又脆又嫩。 她家的菜地并不大,在院子的旮旯处,大小不过几平方米,土质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可黄瓜叶子浓绿无比,每年收获季节都会送给我十几根,我拿着当宝贝似的,每天用大棒槌砸上两根,加上大蒜,醋拌黄瓜,辣乎乎,酸溜溜的,可口至极。比起来,美国出产的黄瓜相形见绌,又粗又短,油油厚厚的,瓜皮仿佛涂了一层蜡,少滋寡味。也许是因为超级大国的心态,美国很少引进外国的蔬菜品种。记得八十年代出国的时候,有很多美国菜在中国是没有的,比如介兰(broccoli)生菜 (lettuce),樱桃西红柿 (baby-tomato)等,但开放十几年后,这些引进的品种已经成了中国的家常菜。相比之下,美国对蔬菜引进就没有什么兴趣,中国的黄瓜,山东的大葱,藕,山芋,韭菜,蒜苔等,都不曾在美国超市上见到,所以这些小时候常吃的东西,到了美国就永远地与其告别了,除非你有自己的菜园。

    美国的土质是很肥沃的,基本上撒上种子就长。记得在康乃尔上学的时候,研究生的宿舍群旁边有一块空阔的草地,不知谁发起的,宿舍管理办公室同意把那块草地划出来让学生们种菜,每块地10x10见方,一家可租用一块到几块,每块地象征性地交15块钱。租用菜地的条件是,每家都要保证菜园的美观,注意环境卫生。学校还从附近农场拉来了几车牛粪,免费发放。那一年,整个菜园到处一派欣欣向荣。康乃尔有个不错的农学院,很多学农的研究生,拿出了干专业的劲头,把小菜园整得有声有色,阡陌有致。 那一年都丰收了,到了夏末秋初,那一块块的菜园,红绿交映,硕果累累,谁会相信,在原来那么平常的草地上,竟然能生出这么多的东西。当时的耕种者大都是靠微薄奖学金生活的穷学生,收获的蔬菜用来丰富了各自的餐桌。在美国这样租地种菜的情况不少,各地差不多都有些类似的业务,为那些没有私家住房的人提供种菜的便利。我的一位在印第安那州的朋友夫妇,常年租种一小块地,每到周末开着车去地里劳动一番,像走亲戚似的,蔬菜成熟季节,经常采摘回新鲜的蔬菜,晚上用来改善生活。几年来,去菜园工作成了他们周末休闲活动的重要内容,后来他们买了房子,就把菜园建到了院子里。

    美国的家庭菜园十分讲究有机耕种(organic planting),提倡无公害种植,绿色食品,在家庭菜园中尽量避免使用化肥和农药。在我居住的小镇上,每年到了秋后,树叶回收点都会举办制造农家肥的讲座,参加者每人免费得到一个制作农家肥的塑料围栏,在后院围成一个一米见方的池子,叫沤肥池 (composite area),平常的家庭垃圾,比如菜根,瓜皮,鸡蛋皮等食品肥料,院子割草后的草屑和树叶,都可尽数扔到池内,沤制绿肥,一方面可以为菜园提供有机废料,另一方面可以帮助减少生活垃圾,保护环境。一年下来,沤肥池可以生产足够数量的肥料,用于家庭菜园,形成健康的生态循环。有些小镇,也建了些大的沤肥池,把居民倾倒的树叶放入池内,经过压制和密封,来年树叶就会变成黑黑的泥土,居民可以凭本镇居民证免费装运回家,用于花圃和菜园。这使我想起来在中国上大学时的一些故事,我们教学楼后面有一片小树林,地上长满了杂草,每年暑假返校,前一两天学校都要组织义务劳动,拔掉膝盖深的野草,然后付之一炬。到了秋后,树叶不能自然地腐烂于树下并还原于土地,而是被收集起来,然后一把火烧尽,即贫瘠了土壤,又污染了空气,正是恶性生态循环的微型写照。

    在美国种菜还须防止动物的侵扰。美国的动物很多,时常出没于住宅前后,菜园附近。我家后院有两个小湖,形成了两个天然的护宅屏障,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进到后院,挡住了不少动物的进犯。尽管如此,还是两次看到了鹿的光临,它只是在菜园边徘徊,倒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我的几个朋友的菜园就没有那么幸运,到了夜晚,菜园的果实常常被动物洗劫一空。一位住在新泽西的朋友,后院常有大批鹿群出现,虽然架设了一米左右的围栏,但那些高大的鹿仍然能轻易地伸长脖子,把成熟的西红柿送到嘴里。除了这种明目张胆的空袭,还有来自地下的偷袭,有些聪明的小动物,竟在远处开挖地道,打地道战,从地下越过围栏潜入菜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果实星夜运走,时常把菜地糟蹋得面目全非,让人哭笑不得,实在是防不胜防。也许这本来也就是种菜的乐趣之一吧:与天同乐,与地同乐,与动物同乐。

    在旅美华人的生活中,后院的菜园无疑构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亮点,它恬淡而温馨,为人提供了一个“游心于物之初”的美妙乐园。当你在黑黑的泥土和臭烘烘的牛粪中捧出婀娜多姿之果实的时候,你感觉到的是内心的惬意和知足,你的生命仿佛促成了某种创造性的再生,把泥土变成了果实,你的生活因之变得丰满而富有。那一个个西红柿所凝聚的不正是我们对自然的爱和自然对我们的爱么?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正是在这一个个的小小的菜园上,人和大自然默契地走到了一起,进行着一次次无言的对话,并联手创造着美的神奇。在日日为谋生的艰辛中,后院的小菜园常常能让我们忘记烦恼,放松筋骨,滋润精神。我们播下的是种子,埋下的是愿望,收获的却是至美的果实——那浸透着人的劳作和大自然恩荣的果实。


引用
Topic Tag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5867
20/05/2020 11:50 下午  

我们在北美种菜的日子

西红柿、包心菜、韭菜、青椒、黄瓜、冬瓜,还有李子、草莓……眼前的景象让我不禁怀疑自己进了某个农家田园,可事实上这不过是朋友家的一方后院。好多移民 都说温哥华像个大农村,这话真是没错。

洋插队多年的我们,不仅仅一下子从城市的喧闹躲进了温哥华的安静,现在更名副其实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干起了农活,操 心起诸如春播、夏种、秋收这样的事情。或许这是我们不曾设想过的一种生活可能,然而,这种可能之下,我们反而自得其乐,过得愈发有滋有味了。

众所周知,无论在美国、加拿大,还是欧洲各国,海外华人种菜的情况都十分普遍。普遍到甚至有人声称,辨别一所房子是不是华人的房子,就直接看他的后院有没有种植蔬菜水果。这话多少有些夸张的成分,但也足以说明华人对种菜的热情。当然,你也可以通过海外中文网站了解个大概。每年夏季菜园子热闹起来的时候,这些网站也就热闹了起来。许多人都积极发帖炫耀种菜成果,分享种菜经验。

但凡有个院子的家庭,甭管多大多小,我们都能开辟出自己的一块农地。大了往大了发展,种的那都是批量。有人种的葫芦,竟比超市里的西瓜还大;有人种了冬瓜,最大的竟然有35磅;有人蔬菜种的多了,号称家里完全实现了自己自足。夏天各种蔬果收成的季节,还有人抱怨送人都送不了呢。小了往小了利用,几根葱、几颗香草也是一份情怀。诸如罗勒、迷迭香这些,即使没有院子,找个花盆随便插上,也能吃个半载。偶尔浇浇水、培培土,就当它是绿色植物呢,也为生活添了许多的乐趣。

也许有人不理解:种菜有什么意思?超市买点不就完了?而且好好的院子好好的草地,平白给挖掉一块,看着也不美观啊。还有还有,每天浇水施肥,多累人啊。种过菜的人会告诉你,你说的这些都是对的。可他们就爱上了种菜,而且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种乐趣,一种之前从未体验过的乐趣。宋人朱敦儒说:“自种畦中白菜,腌成?里黄齑。肥葱细点,香油慢炒, 汤饼如丝。早晚一杯无害,神仙九转休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其实,海外华人种菜的“始作俑者”应该是老人。他们中很多人随儿女移民加拿大,从最初的享受到后来的沉闷,不少老人甚至动了回国的念头。儿女们都去上班的日子,他们总需要一些生活情趣来打发时间。而种菜,毫无疑问,就成了其中的优质之选。老人们不含糊,做事的态度只能用认真二字来形容。从把花草连根拔除,到买土买肥,到翻松土地,再到播种移植,还有锄草除虫,生活一下子丰富了起来。每天的心思都花在那畦菜地里,光是每天早晚各浇一次水,就够他们忙活半天的。生活沉闷???那早就是过去式了。

儿女们自然也乐观其成,别的不说,老人们每天亲近一下泥土,做做农活,锻炼了身体总是好事。不仅如此,种菜让整个家都活络了起来。随着菜园子工程越来越浩大,越来越有成果,大家很快就有了共同话题。每个人下班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菜园子,一边巡视,一边听取老人们的今日战报,一边还顺手采一颗刚刚熟透的小番茄。自家种的不用洗直接送嘴里,比超市买来的好吃多了。所谓皮薄肉厚水分丰富,咬下时千万记得闭紧嘴,不然鲜红的果汁必定水枪般喷射出来。这不就是幸福么?落日的馀晖中,爸爸穿着大裤衩拎着胶皮管?水,妈妈系着围裙在厨房挥舞着大勺,下班的儿女忙前忙后打个下手,而孩子们就更加乐不可支??院子角落里那颗李子树几乎被摘光了……

“咱们家李子真甜啊,我每天上班都摘一个。”
“啊?原来是你,我今年才吃过一个……”
“哎,怎么自从你们知道了那棵李子树,我们就没再见到李子的影子了呢?”

你一言我一语的,饭菜似乎也更加有滋有味了。人家说“吃100英里内的食物”,咱们吃的可是1英里内的食物,绝对新鲜,绝对有机,绝对健康。不经意的,你还会发现饭桌上多了些家乡的传统菜色。朋友家里的鸡毛菜,像我这样的北方人连听都没听说过,可软软糯糯的,味道真是不错。他们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这种子可是小心翼翼藏身于行李箱的最隐蔽处,躲过目光如炬的海关工作人员,从中国不远万里飘洋过海来到加拿大的呢。瞧瞧,这些各国海关毫无例外禁止携带的东西,竟然就这样悄悄地上了我们的饭桌。不可否认,这货真价实的家乡味道让人难以抵挡。但这样的行为却的确不值得提倡,这里还要提醒大家遵纪守法。我们常以为一株小小的植物起不了什么大风大浪,可事实却并非如此。研究表明,很多种子自身就携带病毒,在不同的生长环境下,或者与其它植物共同栽培的时候,这些病毒都可能进一步发展造成恶劣的影响。尤其如果被小动物食用后,传播的速度就会更快。

当然,偷运种子的情况还属于个例,并不普遍。话题转回来,继续说说种菜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增加了邻里之间的来往。很多独门独户的社区里,有人甚至连对门或者隔壁住的是谁都不知道,根本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但大家都种菜,情况就大不同了。尤其是老人们,经常坐下来交流种菜的心得,互通有无。你家的瓜种子,我家的菜秧子,彼此交换一下,菜园子也就更加丰盛了。有时候直接把自己采摘下来的蔬果互相交换,表面上都客气的互相肯定对方的菜地收成好,暗地里又都铆足了劲互相比较。

可别小看这些较劲和经验交换,其中有用的信息还真不少呢。没种过菜的人一定不知道加拿大土质不好,甭管你是种花种草还是种菜,首要的任务都是要买土。“在中国哪有人会想到泥土还要花钱买啊?”朋友的爸妈对此深有体会。“就这块地,第一次就买了100多块钱的土,用小卡车运回来的。”朋友家的菜园子很有趣,菜不是种在地下。菜地是高出地面搭起来的,外面是木头围边,大概50-60厘米的高度,沿着院子的内围,纵向展开,颇有一番规模。他们告诉我,这样做是因为院子里有棵大树,树根深藏,会吸走很多属于蔬菜的营养。而且,大树荫遮挡了阳光,会导致菜的收成不好。

不要以为这种交往只局限于华人邻居之间,与西人邻居之间的交往也会随之增加很多呢。Sherry种的冬瓜顺?爬进了邻居家的后院,邻居夫妇一大早就来敲门,倒不是要追究什么,就是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真是墙里开花墙外香,”Sherry随着他们到篱笆外一看,好家伙,自己院内的冬瓜个子还小小的,邻居家的倒是个顶个的大了。她给邻居解释了什么是冬瓜,还告诉他们冬瓜的做法,并且送给他们一个,让他们尝尝鲜。谁想到,邻居也爱上了冬瓜,他们也从此就成了好朋友。我们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好邻居的意义绝对不至于日常见面时投给你的一个微笑,彼此之间的守望互助更为重要。现在,Sherry一家出去度假总会让邻居帮忙留意一下房子的情况,出门的他们就再也不用过于担心了。种菜,让我们收获的不仅仅好似果实,还带给我们很多的惊喜,真是一个让人愉快而兴奋的过程呢。

种菜小Tip:

  1. 蔬菜喜阳光,选择日光丰富的区域开菜地。气候凉爽的地方种菜要保证至少六个小时的日照。
  2. 不要把菜地开在大树下,树荫和树根都会对蔬菜造成不好的影响。
  3. 如果种豆类,则需要添加防风屏障。
  4. 选择院子里的低洼处开菜地,不是能够造成积水的区域
  5. 如果利用斜坡种菜,加固周围,防止泥土坍塌。
  6. 加拿大泥土不好,需要购买泥土种菜。
  7. 菜地里挂上CD碟片,反光的效果可以吓走乌鸦。
  8. 担心小动物破坏菜园的,可以把金盏花和蔬菜一起种植。金盏花的味道可以击退动物的侵袭。
  9. 种在厨房窗户附近,做菜的时候看到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几种常见且好种的蔬果:

  (1) 韭菜:只有中国店才有卖的韭菜自然也非常受中国人的欢迎。韭菜肿起来非常容易。韭菜为多年生且几乎没有病虫害,动物也不光顾,不用围隔墙,随处可种,比种草还省事。春天,温度达到70度以上时,就可以撒种。当然,如果有朋友邻居有多馀的苗,你就省却了撒种等待出苗的过程。

  (2)黄瓜:黄瓜也是极好养的。春天栽培在上足底肥的地里,按间隔至少12英寸栽好,经常施肥和浇水,等出蔓时插上约6英尺高的架,一般一个月后就会开花,开花后一周就可以吃上鲜嫩的黄瓜。一般三四口之家,五到十株即可在整个夏季有黄瓜吃。

  (3)番茄:喜欢吃沙拉的人菜单上必定少不了番茄。也是春天,在上足底肥的地里,按间隔至少10英寸栽好,经常施肥和浇水,一般吃黄瓜吃的不想吃的时候,番茄就开始熟了。番茄出蔓时也需要插架,但不需要黄瓜那么高,有4英尺即可以了。

本文网址: https://www.aboluowang.com/2009/1102/149315.html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