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 正拚命保護川普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148
Topic starter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 正拚命保護川普

文章來源: 世界華人周刊  2020-11-22 13:54:11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11218 次)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比黑人更慘的「紅脖子」白人,是繁榮美國背後的一道傷疤。

近日,在美國華盛頓街頭出現了大規模的挺川遊行,不少支持特朗普的右翼團體群情激昂地揮動旗幟與標語,抗議美國媒體公布的大選結果。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就目前的形勢看,美國大選幾乎已成定局,挺川遊行的聲勢再大,也難以扭轉乾坤。

在遊行的隊伍里,有一個群體很是引人注目。他們雖然有著白皮膚,地位卻不及黑人。在特朗普需要的時候,他們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視特朗普如救世主。

他們有個極富嘲諷意味的名字——

「紅脖子"。

1

「紅脖子「在美國是怎樣一種存在?

在種族歧視問題泛濫的美國,吃瓜群眾普遍都了解白人對黑人悠久的歧視歷史。但鮮為人知的是,美國白人內部也存在著複雜的鄙視鏈:東部的看不起西部的,北方的嘲笑南方的。

其中「紅脖子」便不幸處於白人內部歧視鏈末端,混得比黑人還慘。

「紅脖子」泛指美國南方底層白人,他們最初是從愛爾蘭、蘇格蘭等地來美洲新大陸的移民,信仰傳統的長老會。

當新教聖公會影響力逐漸增大,與長老會產生矛盾與對抗時,這個群體為表明立場,反對聖公會主教的統治,常常選擇在脖子上圍一條紅布,因此得名。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後來這個詞被用來形容生活貧窮、觀念保守、受教育程度低下,且行為偏執的底層白人。由於這個群體中有大量的農民,長期戴著帽子在地里勞作,沒曬到臉,卻曬紅了脖子,「紅脖子」顯得更為形象貼切。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無論是過去還是當下,美國人看待「紅脖子」的眼光都帶有強烈的歧視色彩。在喬治亞州他們被叫做「cracker(精神失常的人)」,在阿巴拉契亞地區被稱為「hillbilly(鄉巴佬)」,有時候他們直接被呼作「white trash(白垃圾)」。

在Urban Dictionary上搜索「紅脖子」的判定標準,可謂是花式嘲諷,耐人尋味:

紅脖子判斷標準:

你老婆比你的冰箱還重(肥胖問題);

你把冰箱挪開,發現它下面居然長了草,而且已經黃了(不愛打掃房間);

你修剪草坪之後發現草裡面有一輛車(不愛打掃院子);

你半夜上廁所需要穿衣服穿鞋還得帶個手電筒(大農場+老房子);

你在商場的停車場和別人槍戰過(南方民風剽悍……);

聖誕老人拒絕讓你的孩子坐在他膝蓋上(孩子也不講衛生……);

你家的廁紙上有頁碼(估計是拿書當廁紙……)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追溯歷史,「紅脖子」的說法既折射出美國白人內部強烈的階級歧視,也反映了殘酷的社會現實。

2

「紅脖子」,繁榮美國背後的一道傷疤

從早期的殖民時代開始,移民美國北部和南部的白人便存在著明顯的差異。

諸如美國東北部的新英格蘭,屬於典型的「五月花號」清教徒聚集區。從歐洲飄洋過海到這裡的白人,大多是受過一定程度教育的市民階層。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他們開拓進取又勤儉節約,重視教育也推崇平等。在自律和諧的社會氛圍中,新英格蘭地區很快成為了美國最初的文化誕生地,雖然鮮少巨富,但生活普遍富足,社會貧富差距和階層分化都相對緩和。

而美國南方地區則恰恰相反,除少量掌握了巨額財富的大農場主外,這裡聚集的白人大多是來自英國的「政治犯」和赤貧階層。他們甚至連移民的船票都無力支付,只好籤約做幾年「賣身奴」來換取移民新大陸的資格。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從一開始,身處美國南北方的白人群體便沒有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這份差距在隨後的兩百多年裡,不僅沒有良性縮短,反而變成了一條無形的鴻溝,橫亘在南北方之間,難以融合。

19世紀,「種族優劣和競爭說」開始盛行,英國首相丘吉爾、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文學家蕭伯納等知名人物對此都充滿肯定,美國社會也掀起了針對劣等種族的歧視浪潮。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作為美國統治種族的盎格魯撒克遜,在「適者生存」理論的影響下開始焦慮自己種族內部的問題:其他種族生而低下,說得通,為何與自己相同種族的南方白人卻各種表現都「掉份」呢?扎心了。

1850年美國的一項調查顯示,南方白人有20%都是文盲,而北方白人中文盲比例不足1%。一戰中某項軍隊測試也顯示,南方白人士兵的得分不僅被北方白人士兵秒殺,連北方黑人士兵的水平都比不上。

此外,南方白人普遍存在的濫交、懶惰、暴力傾向、保守排外等問題也飽受社會詬病。

更令美國主流社會擔心的是,自己內部的劣質群體如果不控制生育,繁衍速度超過其他體面家庭,豈不是會拉低整個種族的人口質量,集體翻船?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於是乎,「退化家族」論出現了,南方白人被各種數據證實為種族的「渣滓」,有必要進行「人工干預」。

20世紀初,美國政府打著遵循優生學的旗號,開始對「劣等白人」進行清洗:但凡被劃分為「退化家族」的人群,需要強制進行絕育手術。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 1924年弗吉尼亞州通過的強制絕育法案

第一位被強制絕育的受害者叫Carrie Buck,這個女孩當時年僅18歲,並無任何犯罪行為,但因自己和母親都有未婚先孕的經歷,被描述為生活墮落、智力低下的人,被法院高票同意實施絕育。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從1924年弗吉尼亞州正式通過絕育法案到1974年廢止,有大約6.5萬的美國人被強制絕育,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紅脖子「。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很難想像在宣稱自由、民主的美國會上演如此匪夷所思的慘劇,「紅脖子」在美國社會所遭受的偏見與不公,猶如一道難堪的傷疤,隱藏在美國的繁榮盛世之下,無人問津。

時至今日,這個群體依然處於美國最底層,社會地位並不比黑人高,普遍存款不超過400美元,缺少突破階層的晉陞通道,生活困窘。

然而,就是這群飽受美國社會排斥的「紅脖子」,後來卻成為了特朗普的死忠粉,在大選中堅定地站在了特朗普一邊。

3

為何紅脖子會選擇「瘋瘋癲癲」的特朗普?

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得到了「紅脖子」群體的普遍歡迎,特朗普的各種

怪論

幾乎都得到了「紅脖子」的大力支持,為何他們會如此粉特朗普呢?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這和特朗普有意的迎合不無關係。

美國「紅脖子」聚集區大多觀念保守,篤信上帝,宗教氣氛濃郁且十分迷信。

特朗普「瘋瘋癲癲」發表的很多反智言論在「紅脖子」看來完全沒毛病:例如特朗普說注射消毒液可以消滅新冠(真的有人去嘗試注射);又或者特朗普公開自己和上帝的對話……

在最近的競選辯論中,特朗普的神奇辯詞更是直擊「紅脖子」心坎——「如果拜登當選,防疫問題就要聽科學家的了」

(「紅脖子」普遍認為讀書無用,在他們的思維里,科學家是個貶義詞)。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由於普遍缺乏文化教育,「紅脖子」雖然生存條件惡劣,卻對同屬於壓迫階級的黑人心存鄙夷,反對其他族裔大量移民美國,擁護極端的「白人至上」。

在競選中,民主黨主張給黑人和少數族裔足夠的「優待」,令「紅脖子」們十分反感。另一頭的特朗普卻推出了各種近乎種族歧視的排外國策,並為紅脖子群體提供了更多工作機會和更好的福利待遇,有什麼理由不支持呢?

所以在黑人弗洛伊德事件發生後,儘管大眾反對警察的暴力執法,質疑特朗普的執政力,「紅脖子」們卻依然選擇站在特朗普一方,維護特朗普。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部分紅脖子群體中的槍械協會甚至放話稱,他們已經組織好了十萬民兵,只要特朗普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分分鐘配合軍警鎮壓抗議運動。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另一方面,「紅脖子」崇尚武鬥,「能打就別吵吵」,很有西部牛仔的范兒,但又比之更加狂野。

19世紀初,密西西比河流域蒸汽船失事事故比橫跨大西洋還高,查其原因並非技術操作不當,而是很多「紅脖子」在乘船時,看到旁邊有船經過,常常忍不住把刀架在船長脖子上逼著搞船隻競速,一爭高下,直至蒸汽船的安全閥壞掉。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而今辨識「紅脖子」的一種調侃說法,就是看他有沒有在停車場和人槍戰過,其剽悍畫風可見一斑。

「紅脖子」大多數都是擁槍派,民主黨卻支持禁槍,這再次與他們的期待背道而馳。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還有一點令「紅脖子」極其反感的是,民主黨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在重視傳統家庭的「紅脖子」眼中,如此觀念簡直大逆不道。

一邊是推行種族主義、說話接地氣的特朗普,一邊是操著各種精英腔調,給黑人下跪甚至洗腳的各路政客,在「紅脖子」那裡,選票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

「紅脖子」白人:美國最不受待見的一群人,正在拚命保護特朗普

雖然黑人與「紅脖子」同屬於美國底層,但「紅脖子」的受關注程度遠不及平權呼聲之下的黑人。

「瘋瘋癲癲」特朗普的出現,似乎伸給了這個群體一根救命稻草,在「讓美國再次強大」「美國優先」的循環洗腦中,「紅脖子」又燃起了改變命運的一絲希望。

然而,特朗普真的是他們的救世主嗎?

在各路政客的撥動下,美國不同族裔之間的隔閡不僅沒有消除,反而積累了更多的成見。特朗普的民粹政治表面上贏得了中下層白人的擁護,實際上卻於無形中激化了底層白人與黑人之間的紛爭。

超級粉絲「紅脖子」,對於利益至上的特朗普而言,不過是贏取選票的棋子罷了。

資本家與政客們別有用心的挑撥,不同族裔之間的相互鄙視,無不讓美國的「自由」「平等」搖搖欲墜,看似和諧團結美國社會正暗潮洶湧。

多行不義必自斃,所有利欲熏心的計策都難以長遠。

總有一天美國會遭到來自底層力量的猛烈反噬。文/余葉子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