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发贴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禾子:“胡旋女,胡旋女”  

  RSS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132
04/12/2018 9:25 下午  

禾子:“胡旋女,胡旋女”

白居易一首《胡旋女》使中国人千百年来都知晓了康居和康居来的胡旋女。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曲终再拜谢天子,天子为之微启齿。胡旋女,出康居,徒劳东来万里余。中原自有胡旋者,斗妙争能尔不如。”

谁都知道,这个胡旋舞旋晕了大唐天子,旋丢了皇都,结果国人就把安史之乱的祸根栽赃于杨贵妃和安禄山的胡旋上。请继续听:

“天宝季年时欲变,臣妾人人学圜转。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梨花园中册作妃,金鸡障下养为儿。禄山胡旋迷君眼,兵过黄河疑未反。贵妃胡旋惑君心,死弃马嵬念更深。从兹地轴天维转,五十年来制不禁。胡旋女,莫空舞,数唱此歌悟明主。”

康居国,就是撒马尔罕,是胡旋女的老家。胡旋女就是粟特女!

早在公元前三百多年时,粟特公主罗珊娜就是在跳舞时被远来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一见钟情,结下千古姻缘。我丝毫不怀疑,她跳的舞就是被唐人在中土又继续传颂的“胡旋舞”。

除了旋转,胡旋舞究竟怎么个舞法,人们至今也说不清楚。其实,各种旋转、腾跳的舞法在中亚和伊朗民间舞蹈中都很普遍。我曾经有过计划,从中亚去阿富汗再去伊朗考察跟胡旋舞相关的情况。但是,在一次国际会议上,遇到几位伊朗官方学者,当我问起他们的舞蹈情况时,其中一位带队男士连说几个“no!no!no!no!no!”然后把我拉到一边,用一只伸开的手掌,在脖子上划了一下,说在伊朗跳舞,这就是下场!我真被吓了一大跳。有这么严重吗?民间舞蹈呢?也不让跳?什么舞都不行!只有婚礼人家在自己家里可以悄悄地唱一唱跳一跳。Wow!想想那位伊朗女作家娜菲斯写的《在德黑兰读拉丽塔》中描述的情况,看来现在那里的宗教极端主义形势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自然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现在只是遗憾我到了胡旋女的老家,却也没有看到她们的歌舞情况,此刻才后悔当时没有好好地利用一下手中的上方宝剑要求看看民间歌舞,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太太晚了。我这次的主要目标是绘画雕塑类的造型艺术,就把胡旋舞的事忽略了。

倒是看了几次供旅游团观看的小歌舞,没有太大的意思,还不如我小时候在和田看到的维吾尔族的“胡旋”和“胡腾”舞好看。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和田新玉文工团歌唱演员和舞蹈演员都好得不得了,我是百看不厌。有一位百灵鸟女歌唱家,可惜现在记不得她的名字了,只记得长长的辫子,嘴的斜上方有一颗小黑痣,不但唱得好,还能边唱边跳,还能真正地胡旋!要说唐代时西域传进的“胡旋”和“胡腾”,还真是要在新疆的维吾尔族舞蹈中寻找一些踪迹了。老新疆们都知道康巴尔汗,大名鼎鼎的维吾尔族女舞蹈家,出生于喀什,学艺于乌兹别克斯坦和莫斯科;她表演的舞蹈,享誉全中国和全苏联;在克里姆林宫、南京民国政府和中南海都演出过;蒋介石和毛泽东也都分别接见过!可谓现代“胡旋女”。

在撒马尔罕没有看到胡旋舞,却看到了美丽漂亮的“胡旋”女。走在大街上,居然有三次碰到新媳妇被婆婆带着逛大街。我自然认不出来,是导游告诉我这是当地习俗,谁家娶了新媳妇,第一个巴扎天,婆婆一定要带着新媳妇去逛巴扎,穿上漂亮的民族服装,炫耀一下,让人们都知道家里取了个新媳妇,同时也是领新媳妇认个买菜的路。第一次被我错过,第二、三次,我不失时机地抓住他们一起拍照。两位新娘都好漂亮!她们头戴的帽子都是直筒平顶,跟塔吉克人戴的帽子很接近。我后来才想到她们可能就是塔吉克人或粟特人。据说撒马尔罕的居民有一半以上都是塔吉克人;有些是自己这样注册的,有些是因为家里人都说伊朗语,就填写自己是塔吉克。塔吉克语属于西伊朗语系,相当于波斯语,有别于中亚其他东伊朗语系的塞人、粟特人、和花剌子模人。塔吉克人分布在中亚五个斯坦国以及中国的新疆塔什库尔干,是中亚现今最大的一支说伊朗语的族群了。其他的基本都被突厥语同化。

只有一支小小的、两万左右人口的雅格努比族(Yaghnobi),被隔绝于塔吉克斯坦西北部的山谷里,现在还保留着最接近粟特语的直系后代语言。

再说说粟特人(Sogdian)。粟特人,是一支操东伊朗语的、从公元前五、六世纪至公元八世纪居住在阿姆河和锡尔河流域、并活跃于丝绸之路中段的民族。他们的领地包括现今的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布哈拉,塔吉克斯坦的片吉肯特,和吉尔吉斯坦的碎叶和伊塞克湖。撒马尔罕是其最大的城市。由于地域关系,粟特人成为连接欧亚商路的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中介。他们善于经商。不光是勤于驼马长途跋涉,也精于经营牟利。汉文文献里就描述过粟特男孩一出生就要舔蜜糖,以使其日后甜言蜜语,五、六岁起就开始接受经商训练,成年后便要出去自谋生路跑长途。这段汉人的描述可能是张冠李戴了。因为这个习俗是典型的犹太商人家的习俗,而当时来中原经商的也有波斯的犹太人,汉人则常常分辨不清他们的异同。不管怎么说,在丝绸之路上,西至东罗马帝国的拜占庭,东至中国,粟特人成为最主要的物质和文化的传播者。

由于商路上的商贾们多为粟特人,所以粟特语曾几何时也变为丝绸之路中亚段的通用语言。粟特语不仅用于商业贸易、行政纪录,也用于宗教文书的书写和翻译。粟特文的佛经、琐罗亚斯特/祆教经文、摩尼教经文、基督教碑文,等等,在中亚、特别是新疆,都有很多的出土实物。可以想象,处于丝路网络十字路口的粟特商人,频繁出入于东亚、南亚、和西亚,跟很多不同的种族人群打交道,也只有他们最精通这些不同语言的转换和翻译。而粟特人自己也根据需要和所在地影响,信奉上述多种宗教。对他们来说,似乎入乡随俗和信仰的自由选择是最现实的人生态度。

在中国,粟特人在隋唐时期被称为“昭武九姓”或“九姓胡”。据《隋书》说,他们的祖先是出自张掖郡的昭武县的月氏人,西迁后分散于中亚各地;其后代姓氏根据出生地来定。比如康居国人姓康、史;安息国人姓安、米;大宛国姓石;还有曹、何、火寻、戊地、等等,也都来自现今中亚几国的不同地区。考古文物也表明这些姓氏在西汉时就已经大量见诸于河西走廊以至宁夏、内蒙的一些地方行政文书中。是不是早先西迁的大月氏和葱岭以西的粟特人混杂、其后代保留了月氏的姓氏?或许是后来的粟特人为方便起见在河西一带选用了当地已有的姓氏?这都是需要未来更多的考古发现来屡清的问题。

自公元四、五世纪开始至十、十一世纪,从新疆、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河北、甚至东北地区,一路都有粟特人的昭武九姓聚居点和墓葬区,而且很多九姓胡还被中原朝廷封官晋爵,做萨保、都督、节度使等,直至郡王。其中最有名的高官九姓胡当属安禄山和史思明了。安禄山甚至被皇帝收养为干儿子,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但这两位被封了大官并不满足,还要造反夺权,自立王朝。安禄山的“胡旋”、“胡腾”舞跳得好,迷住了杨贵妃,不仅舞跳到了一起,可能也服务到卧榻。只可惜世上永远都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所以他俩的暧昧关系最终为历史所不齿,没有成为流传百世的英雄美女赞歌。

公元八世纪,退至塔吉克斯坦片治肯特东面穆格山上的粟特人对入侵的阿拉伯人做了最后的抵抗,最终失败;从此也迅速同化于其他民族中。粟特本土的粟特人十二世纪以后基本伊斯兰化和突厥化,只剩下了那一小支被挤压至塔吉克斯坦的雅格努比山谷的雅格努比人。中国境内的昭武九姓也早已同化为汉人。我的同学朋友中有昭武九姓的人,虽然现在填表都是填汉族,但是个别人的相貌还的确留有大眼(甚至灰、蓝眼)高鼻白皮肤络腮胡等“胡人”特征。姓安、石、史、米,还有姓火的朋友们:好好查一查你们的家史,说不定你就是粟特人、胡旋女的后人呐!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要求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7.12.13-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