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王南溟 “江南一带”的艺术乡建
 

王南溟 “江南一带”的艺术乡建  

  RSS

Many
 Many
(@many)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3711
31/03/2019 12:01 下午  
“江南一带”的艺术乡建
 
王南溟
 
  ◆ 王南溟

  3月20日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在黄山举办的“刘海粟十上黄山文献展”,其中有一个论坛议题是“人文中国与乡村振兴”,讨论的是艺术乡建话题。由于黄山这样的地理位置,又是与江南文化联系在一起的,让我想起了黄宾虹说过的 “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的赞美词。如何使它生产出文化内容以提升生活与环境质量,而不浪费这样的自然之美,当然与目前的各种乡建话题有关了。

  艺术乡建是近年来由于艺术家在乡村的实践而在理论讨论中形成的概念。随着艺术向前发展,从山水画到“社会就是雕塑”,当代艺术家中已经有不少的艺术乡建案例和研讨,有些还非常地跨学科。艺术乡建已经不是一个艺术内部话题,它更是一个社会实践,或者是将自己的社会实践倡导出新的当代艺术的理论,正如我提出的“每一个人持续地做一次义工,这就是艺术!”2013年启动的山西太行山中的许村艺术助学项目,到今天为止仍然是一个典型。中国和西方的当代艺术家共同参与,助学内容有绘画、钢琴和英语等,艺术家将乡建本身当作自己的作品来做并形成非营利属性。

  我在“上戏现象”课题的历史渊源中将熊佛西与他的乡村戏剧作为第一个研究对象。熊佛西的乡村戏剧就是将西方戏剧与中国乡村戏进行互动编导,这份遗产在今天格外需要转而为新的实验,就像我们将非遗内容在当代情境中形成的展览和对话关系那样,通过当代艺术来进行文化乡建也就变成了当代艺术家自然长出来的一项工作了。

  在这次黄山的论坛上,还有“乡建与制度思考”和“乡建产业与运营”研讨版块。当艺术小镇没有实质性的发展,田园综合体难以引入文化内容,并且文旅产业需要创新的时候,当代艺术可能成为了乡村商业体中的纽带,这种艺术不是创作一件作品或者陈列一件作品,而是一种艺术行动的总称。艺术家在实践时释放出来的各种可能性远远超出艺术范围,让他们更像人类学、民俗学、社会学的先前探路者。艺术家开路先锋的性格在乡建中得以呈现,偏远地区更能吸引这些艺术家去,并且能从公益的角度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

  借助“艺术乡建”组合专家学者是我们当下的活动方式,它确实也证明了当下的艺术是小组制和跨学科的,包括对乡村的制度建设和乡村的商业投资与运营甚至到乡村金融投资主体的形成。“江南一带”是我在2017年设的展览主题,“重返费孝通之路”是要配套的论坛主题,而我的“艺术乡建”逐步从中国的僻远地区回到上海乡村就是在这样的语境中形成的。比如正在进行中的“艺术踏青”项目,它既是一个“2019新绘画”展览的公共教育项目启动,也是接着2018年罗泾的“边跑边艺术”艺术乡建实践经验,而直接将上海郊游的概念提示了出来。当郊游有了艺术内容,这样的乡村既能为市民提供文化郊游,也可以为当地乡村注入来往人群,以形成传统与当下、乡村与都市中的对话关系。

  “艺术乡建”不会是大规模的社会改造,但它可以进行最接地气的沟通和逐步发展出因地制宜的乡建提案。在上海周边地区如何乡建,这是 “人文中国与艺术乡建”论坛上的重点,其中的朱家角案例和奉贤的儿童教育乡村基地的案例分享,都来源于这些一线的产业投资与运营方。在这样的田园综合体和旅游商业综合体中,确实是需要从一开始就要有艺术内容。乡建中重要的二产转型到三产文创本来就与艺术创意结合得越来越紧密,甚至可以说这是从艺术乡建到乡建艺术的转型。

  从上世纪20年代中国开始乡村的城市畅想,到当代的“城乡中国”中的乡村与都市二重唱互动,艺术是一种相对可靠和最低成本的试探。当今中国乡村问题远远比费孝通时代的课题要复杂得多,而且艺术家们是“行动的费孝通”而不只是希望结出费孝通式的学术成果。当下“江南一带”的乡村经济需要当下的社会学行动,而不只是纯粹的传统的田野调查式的研究。通过“艺术乡建”我们可以重温费孝通的发展社会学,当这两者高度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就足以成为新社会学理论,并在新社会学理论上替艺术家记上一笔。


引用
Many
 Many
(@many)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3711
31/03/2019 12:03 下午  
春天要吃马兰头
 
周钰栋
  文/周钰栋

  春风送暖,万物复苏,乡下头个田野、沟边、河岸浪,一丛丛个马兰头便会舒展开两片狭长碧绿个叶片,蓬蓬勃勃个生长出来。

  据美食家讲,马兰头含有丰富个矿物质和17种以上个氨基酸。而据中医讲,马兰头还有清热、解毒、明目、止血、利尿个功效,可以讲,马兰头是食物中个一宝。所以一到春天,交关上海人侪喜欢买来时鲜个马兰头,用开水氽过后斩碎,告香豆腐干一拌,浇点麻油加点盐、糖,就是一道乓乓响个美食。

  勿过,辣辣老底子阿拉屋里向吃个马兰头勿是买嗰,侪是阿拉几个小囡到野地里去挑来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住辣鞍山路上个工人新村里,搿辰光工人新村周围还有勿少农田搭子小河浜。春天里,弄堂里个小朋友就会辣辣礼拜天约了一道到野地里或者河浜边浪去挑马兰头。阿拉一面挑还一面比赛,看啥人挑得多挑得清爽,就是看啥人挑个马兰头是呒没黄叶、老叶,勿带硬梗个,回去勿要再讨手脚拣老啥,直接汏清爽就可以烧来吃。当然,像阿拉搿些小囡辣辣挑马兰头个辰光少勿了还要轧了一道白相。假使讲,阿拉辣辣一个地方挑了几趟,觉着呒没啥好白相了,就会出花头调地方。搿个辰光就会郜爷娘说谎:“附近侪拨人家挑光了,阿拉要到远一眼个四平路、赤峰路或五角场去挑。”得到爷娘同意后,阿拉又会成群结队个到搿几个地方个野地里去挑马兰头。到了搿几个地方,真是开心啊,阿拉一面挑马兰头,一面还会赤脚到水沟里去捉泥鳅,摸蟛蜞,还会拗一根树枝当枪,爬到老早国民党军队留下来个碉堡浪向振臂高呼:“为了新中国,前进!”等到白相好了,浑身上下也就呒没一块清爽个地方,凭搿副卖相回到屋里,少勿脱要拨爷娘臭骂一顿吃几只毛栗子,但爷娘看到阿拉挑回来个满满一篮头个马兰头,肚皮里个气阿就消了。

  由于当年缺衣少食,爷娘拿阿拉挑回来个马兰头勿仅仅要做菜,还会拿伊当饭。就是拿马兰头斩碎后拌辣面粉里摊成饼,或者包辣面团里做成菜团子。爷娘是想尽办法要让阿拉搿些正辣辣长发头浪向个小囡吃饱肚皮,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现在好了,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了,人民群众个生活富裕了,大家吃穿勿愁,挑马兰头阿勿是为了解决温饱,倒是成了农家乐里向一档供大家休闲娱乐个时髦活动,而吃马兰头更是成了大家追求绿色个时尚。真是时代勿同了,马兰头个身价也勿一样了。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3711
31/03/2019 12:04 下午  
上海酱菜
 
杨建明
  文/杨建明

  买酱菜,吃酱菜,

  上海酱菜味道赞。

  黑里透红大头菜,

  弯弯曲曲宝塔菜。

  大段小段酸辣菜,

  一节一节豇豆菜。

  又甜又咸橄榄菜,

  五颜六色什锦菜。

  浜瓜乳瓜腌瓜菜,

  香莴笋丁嫩得来。

  品种老多是榨菜,

  有丝有片还有块。

  还有糖醋大蒜头,

  杀菌提神离勿开。

  香辣姜片来一眼,

  尝尝味道胃口开。

  萝卜干条萝卜头,

  呱吱呱吱脆得来。

  剥壳毛豆拌咸菜,

  大人欢喜小人爱。

  上海酱菜邪气多,

  随侬挑来随侬拣。

  过过泡饭喝喝粥,

  最最爽口是酱菜。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