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格丘山:反動學生是怎樣煉成的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格丘山:反動學生是怎樣煉成的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122
Topic starter  

格丘山:反動學生是怎樣煉成的

要了解中國政治,首先要有一個常識:

在中國不是你是什麼就是什麼, 而是要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

譬如我當年變成反動學生時真反動嗎?不是的,我是先被共產黨定成反動學生,以後才慢慢反動的。

共產黨定我反動學生的真正原因是:1.當時經常搞政治運動,每次運動都需要幾個反動分子。2.我在大學學習時從不找黨團組織彙報思想,要求進步,相反還有些看不起這些要求進步的人,認為他們學習笨,一個個都是官迷,不務正業,他們早就懷恨在心了。

我在定成反動學生前也和大家一樣,相信共產黨的話,不但認為那些關在監獄裡的人都是壞蛋,就是那些被揪出來的反革命,右派我也認為都是壞蛋,都是心懷叵測,要破壞我們幸福生活和反對我們偉大祖國的。等到我自己也變成反動學生,我一下子糊塗了,怎麼自己也成了壞蛋呢?我差點相信共產黨,我確實是個壞蛋,因為他們不可能錯,只有我錯。後來我發現愈來愈不對頭了,怎麼他們的大官小官,在文革中也一下子變成反革命了,而且也有人證物證,那些反革命言論比我有過之無不及,然後又可以變回去,莫名其妙地又變成革命幹部了,為什麼我不能變回去呢?這時候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壞蛋了?我開始反動了。

如果你不相信,還弄不明白,那就只有將你押回中國,讓你也變成一個貪污犯強姦犯你才能明白,不要認為這是不可能的,這對共產黨是舉手之勞,而且保證有人證物證:你的親朋好友,都會提供大量實例,來證明共產黨的結論,聽起來既真實又有道理,搞到後來你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了。

這個原因牽涉到中國的道德系統,在中國強大的道德系統面前,每一個人都有足夠成為罪犯的潛力,當然要從理論上論證這一點,就超出本文深度了。

不過倒是有個簡單的實際辦法,幫你理解和印證這個結論。你可以打開毛澤東選集,在裡面按照共產黨整人的方法,也就是根據反對共產黨,反對社會主義,反對毛澤東思想,與國民黨蔣介石美國帝國主義勾結,崇洋媚外等等罪名,去找句型,那麼根據中國憲法和中國法律,再參照我們這些人的罪行書,你很容易就將毛澤東定為罪大惡極的反革命分子和叛徒漢奸了,他由於官居高位,講起反動言論來比我們更肆無忌憚,膽大包天,很多我們不敢講的話他都講,至於要關他五年十年,甚至槍斃,就完全由你在找句子時的仁慈程度決定了。

有了這些理論基礎,我們有資格分析中國政治了。

現在我們已經明白:

在中國被定成貪污者不一定是大貪污,可能只是小魚小蟹,甚至還可能是為官比別人都廉潔的人。

在中國被評成道德模範標兵可能是最大的強姦搶劫犯。

所以我們感興趣的不應該是這個人是什麼了,而應該是為什麼要讓他是什麼?

下面開始正文。

看到獨評上張鶴慈先生質疑郭文貴爆料的要害是沒有證據,我啞然失笑,當年中共整張鶴慈父親張東蓀不是都是證據確鑿的嗎,他相信嗎?

在中共治下,證據都控制在中共手裡,可以說要什麼證據就有什麼證據,要你當雷鋒和要你當罪犯,都是舉手之勞,而且要想讓英雄立即轉換成罪犯,或者反之,從實踐上和理論上都沒有困難。所以要認真研究中國犯罪,中國貪污,必須離開中國法律,中國證據和中國審判,去研究為什麼要讓他犯罪,否則會愈研究愈糊塗。

我中學時的同學張XX對此有精闢見解,當時政治輔導員要他與歷史反革命父親劃清界限,他說父親剛解放屬於人民範圍,但是隨著社會主義革命愈來愈深入,人民隊伍愈來愈小,反動分子範圍愈來愈大,父親就掉到人民外面去,變成反革命了。這段話非常傳神地道出中共法律的精髓。

回憶我在大學,雖說從來不靠攏組織(共產黨),不積極要求進步,不彙報思想,但是反黨反社會主義這麼重大的問題,是真的從來在腦子中沒有出現過的,後來搞畢業集訓運動,竟然被定成一個對黨懷有刻骨仇恨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動學生,我很長時間都弄不清楚為什麼,有一段時候我由於過分相信和崇拜共產黨,甚至懷疑我是不是屬於已經反動,自己也不覺察的特例。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不可能錯,那麼只可能我錯,我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已經開始反黨反社會主義,自己還不知道的人。

等到文化革命爆發,看到自己所謂的反動言論竟然與劉少奇差不多,什麼反對三面紅旗,三自一包,反對學毛選,大躍進餓死人等等,我才如夢初醒,怎麼劉少奇的罪我早就有了呢,我與劉從不認識,也沒有血緣關係,怎麼可能他還沒有公布的罪行已經先到了我身上,我這才認識到中國政治運動的高深莫測。

我辛辛苦苦改造了八年,好不容易對這個黨有些對立情緒了,也就是比較接近共產黨制定的反動學生標準了,心裡真有點反動了,共產黨才有點滿意,說我改造好了,給我摘了反動學生帽子,這時候劉少奇已經被打倒了。

又過了幾年,四人幫又被打倒了,形勢進一步發展,在胡耀邦強行堅持下,我就被平反了,我的平反書上是這麼寫的,黃XX在畢業集訓中本人交代了很多反動言論,現在本人一律不承認,所以給以平反。從這個平反書看,我自己活得很無聊,要想當反動學生,共產黨是個大善人,滿足了我的願望,就給我當了,現在我不想當了,他們就拿回去了。

但是不難看出這個平反書不懷好心,有些暗藏禍心和殺機,為將來形勢再變時留了餘興,到那時只要加上幾句就接下去了,例如經進一步查證,黃XX的言論確實為實,本人態度惡劣,拒絕改造,百般抵賴,在社會上掀起翻案風,影響極壞,罪大惡極,現定為現刑反革命,當然如果正趕上嚴打,那就加上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立即槍決,我也就一命嗚呼了。

不過當年我們接到平反書的時候,經過多年改造,亦非良善之輩了,已經不像大學畢業時那麼對共產黨膜拜如神了。難友老鮑對我說,我們也許不應該接受這份平反書,應該留著,等它變顏色。我說此話怎講,他說,這就像買東西,我們已經付了這個錢,總應該拿回什麼東西,也就是說不管我們是真反動還是假反動,我們已經按照真反動付了反動的代價,最後得來這麼一張破紙有什麼用,裡面連個道歉都沒有,不如放在那裡,等到這個政府變顏色了,或者被打倒了,我們就可以拿著這些罵共產黨的話去向新政府領功受賞了,因為早在幾十年前,我們已經頂著反動的先軀者和前輩的光環了。

當然後來我們沒有這麼做,因為當時還沒有聽到有哪個人不願意接受平反的,弄得不好,會將共產黨氣得暴跳如雷,七竅冒火,惱羞成怒,然後來個罪上加罪。

現在回過頭去看,這麼做還是對的,因為我們雙方打的秋後算賬的如意算盤,後來都沒有出現,中國既沒有回到老毛的階級鬥爭中去,共產黨也沒有倒台,也沒有變顏色,應該說雙方包藏的禍心都白費了,籃子打水一場空。但是到了這個境界,看官可能也不得不承認,我們雙方的鬥爭水準確實都達到了中國功夫的化境,就像封神榜裡面的神仙,在虛無飄渺中用寶貝過招,肉眼俗人是看不到的,比今天網上那些還在找證據的人不知高出多少層次了,當然洋人和笨人是永遠看不懂這種中國過招的博大精深的,所以他們永遠也看不懂中國人審案在幹什麼,定罪和平反到底是怎麼回事。

關於我被定成反動學生的詳細過程和原因,很多人問過我,要我寫出來。我也以為是這樣的,這段回憶很有歷史價值,因為只有生活本身和上帝才能創造出這樣典型的中國造故事,人是做不到的,這是上帝給我的一份珍貴禮品,我怎麼捨得將它帶進墳墓去呢? 我所以遲遲沒有寫,有點像我寫丘德功故事的心態,愈是我覺得要緊的東西愈是不輕易寫,一直讓它在我心裡發酵,到了哪一天我不寫憋不住了,難受的慌時候,就不得不寫了。我的下本書的題目就是本文的題目,反動學生是怎麼煉成的。

這個題目的靈感來自著名蘇聯作家尼古拉·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麼煉成的」,請大家關注。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