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格丘山:反动学生是怎样炼成的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格丘山:反动学生是怎样炼成的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203
12/07/2020 3:24 下午  

格丘山:反动学生是怎样炼成的

要了解中国政治,首先要有一个常识:

在中国不是你是什么就是什么, 而是要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

譬如我当年变成反动学生时真反动吗?不是的,我是先被共产党定成反动学生,以后才慢慢反动的。

共产党定我反动学生的真正原因是:1.当时经常搞政治运动,每次运动都需要几个反动分子。2.我在大学学习时从不找党团组织汇报思想,要求进步,相反还有些看不起这些要求进步的人,认为他们学习笨,一个个都是官迷,不务正业,他们早就怀恨在心了。

我在定成反动学生前也和大家一样,相信共产党的话,不但认为那些关在监狱里的人都是坏蛋,就是那些被揪出来的反革命,右派我也认为都是坏蛋,都是心怀叵测,要破坏我们幸福生活和反对我们伟大祖国的。等到我自己也变成反动学生,我一下子糊涂了,怎么自己也成了坏蛋呢?我差点相信共产党,我确实是个坏蛋,因为他们不可能错,只有我错。后来我发现愈来愈不对头了,怎么他们的大官小官,在文革中也一下子变成反革命了,而且也有人证物证,那些反革命言论比我有过之无不及,然后又可以变回去,莫名其妙地又变成革命干部了,为什么我不能变回去呢?这时候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坏蛋了?我开始反动了。

如果你不相信,还弄不明白,那就只有将你押回中国,让你也变成一个贪污犯强奸犯你才能明白,不要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这对共产党是举手之劳,而且保证有人证物证:你的亲朋好友,都会提供大量实例,来证明共产党的结论,听起来既真实又有道理,搞到后来你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了。

这个原因牵涉到中国的道德系统,在中国强大的道德系统面前,每一个人都有足够成为罪犯的潜力,当然要从理论上论证这一点,就超出本文深度了。

不过倒是有个简单的实际办法,帮你理解和印证这个结论。你可以打开毛泽东选集,在里面按照共产党整人的方法,也就是根据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毛泽东思想,与国民党蒋介石美国帝国主义勾结,崇洋媚外等等罪名,去找句型,那么根据中国宪法和中国法律,再参照我们这些人的罪行书,你很容易就将毛泽东定为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和叛徒汉奸了,他由于官居高位,讲起反动言论来比我们更肆无忌惮,胆大包天,很多我们不敢讲的话他都讲,至于要关他五年十年,甚至枪毙,就完全由你在找句子时的仁慈程度决定了。

有了这些理论基础,我们有资格分析中国政治了。

现在我们已经明白:

在中国被定成贪污者不一定是大贪污,可能只是小鱼小蟹,甚至还可能是为官比别人都廉洁的人。

在中国被评成道德模范标兵可能是最大的强奸抢劫犯。

所以我们感兴趣的不应该是这个人是什么了,而应该是为什么要让他是什么?

下面开始正文。

看到独评上张鹤慈先生质疑郭文贵爆料的要害是没有证据,我哑然失笑,当年中共整张鹤慈父亲张东荪不是都是证据确凿的吗,他相信吗?

在中共治下,证据都控制在中共手里,可以说要什么证据就有什么证据,要你当雷锋和要你当罪犯,都是举手之劳,而且要想让英雄立即转换成罪犯,或者反之,从实践上和理论上都没有困难。所以要认真研究中国犯罪,中国贪污,必须离开中国法律,中国证据和中国审判,去研究为什么要让他犯罪,否则会愈研究愈糊涂。

我中学时的同学张XX对此有精辟见解,当时政治辅导员要他与历史反革命父亲划清界限,他说父亲刚解放属于人民范围,但是随着社会主义革命愈来愈深入,人民队伍愈来愈小,反动分子范围愈来愈大,父亲就掉到人民外面去,变成反革命了。这段话非常传神地道出中共法律的精髓。

回忆我在大学,虽说从来不靠拢组织(共产党),不积极要求进步,不汇报思想,但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这么重大的问题,是真的从来在脑子中没有出现过的,后来搞毕业集训运动,竟然被定成一个对党怀有刻骨仇恨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动学生,我很长时间都弄不清楚为什么,有一段时候我由于过分相信和崇拜共产党,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属于已经反动,自己也不觉察的特例。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不可能错,那么只可能我错,我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已经开始反党反社会主义,自己还不知道的人。

等到文化革命爆发,看到自己所谓的反动言论竟然与刘少奇差不多,什么反对三面红旗,三自一包,反对学毛选,大跃进饿死人等等,我才如梦初醒,怎么刘少奇的罪我早就有了呢,我与刘从不认识,也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可能他还没有公布的罪行已经先到了我身上,我这才认识到中国政治运动的高深莫测。

我辛辛苦苦改造了八年,好不容易对这个党有些对立情绪了,也就是比较接近共产党制定的反动学生标准了,心里真有点反动了,共产党才有点满意,说我改造好了,给我摘了反动学生帽子,这时候刘少奇已经被打倒了。

又过了几年,四人帮又被打倒了,形势进一步发展,在胡耀邦强行坚持下,我就被平反了,我的平反书上是这么写的,黄XX在毕业集训中本人交代了很多反动言论,现在本人一律不承认,所以给以平反。从这个平反书看,我自己活得很无聊,要想当反动学生,共产党是个大善人,满足了我的愿望,就给我当了,现在我不想当了,他们就拿回去了。

但是不难看出这个平反书不怀好心,有些暗藏祸心和杀机,为将来形势再变时留了余兴,到那时只要加上几句就接下去了,例如经进一步查证,黄XX的言论确实为实,本人态度恶劣,拒绝改造,百般抵赖,在社会上掀起翻案风,影响极坏,罪大恶极,现定为现刑反革命,当然如果正赶上严打,那就加上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立即枪决,我也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当年我们接到平反书的时候,经过多年改造,亦非良善之辈了,已经不像大学毕业时那么对共产党膜拜如神了。难友老鲍对我说,我们也许不应该接受这份平反书,应该留着,等它变颜色。我说此话怎讲,他说,这就像买东西,我们已经付了这个钱,总应该拿回什么东西,也就是说不管我们是真反动还是假反动,我们已经按照真反动付了反动的代价,最后得来这么一张破纸有什么用,里面连个道歉都没有,不如放在那里,等到这个政府变颜色了,或者被打倒了,我们就可以拿着这些骂共产党的话去向新政府领功受赏了,因为早在几十年前,我们已经顶着反动的先躯者和前辈的光环了。

当然后来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当时还没有听到有哪个人不愿意接受平反的,弄得不好,会将共产党气得暴跳如雷,七窍冒火,恼羞成怒,然后来个罪上加罪。

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么做还是对的,因为我们双方打的秋后算账的如意算盘,后来都没有出现,中国既没有回到老毛的阶级斗争中去,共产党也没有倒台,也没有变颜色,应该说双方包藏的祸心都白费了,篮子打水一场空。但是到了这个境界,看官可能也不得不承认,我们双方的斗争水准确实都达到了中国功夫的化境,就像封神榜里面的神仙,在虚无飘渺中用宝贝过招,肉眼俗人是看不到的,比今天网上那些还在找证据的人不知高出多少层次了,当然洋人和笨人是永远看不懂这种中国过招的博大精深的,所以他们永远也看不懂中国人审案在干什么,定罪和平反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于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详细过程和原因,很多人问过我,要我写出来。我也以为是这样的,这段回忆很有历史价值,因为只有生活本身和上帝才能创造出这样典型的中国造故事,人是做不到的,这是上帝给我的一份珍贵礼品,我怎么舍得将它带进坟墓去呢? 我所以迟迟没有写,有点像我写丘德功故事的心态,愈是我觉得要紧的东西愈是不轻易写,一直让它在我心里发酵,到了哪一天我不写憋不住了,难受的慌时候,就不得不写了。我的下本书的题目就是本文的题目,反动学生是怎么炼成的。

这个题目的灵感来自著名苏联作家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么炼成的”,请大家关注。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