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格丘山:醫生張崇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格丘山:醫生張崇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164
Topic starter  

格丘山:醫生張崇

我在農場四隊大田班的時候,曾經先後來過三個下放幹部,范世春,王白川和張崇,我們常常在風雪迷漫的大草原上舞着鐵鎬刨肥,我記憶中最深的是張崇在掄鎬時,鼻子上常常流出一條長長的清涕,直到非常長了才斷開。不過我與范世春和張崇一起工作的時間不長,他們後來都調到新成立的一隊去了。以後我們只是在食堂吃飯時偶而遇到,遇到了也只是一擦而過,為免嫌疑,招呼都是不打的。應該說我們交情不深。

張崇身材高大,來的時候四十多歲,長得英俊,像外國人。他有一半俄羅斯的血統,是混血兒。他的罪名是現刑反革命,罪行是階級報復,他是醫生,將一個革命幹部的家屬看死了,因為他原來是國民黨軍隊中的軍醫投誠過來的,歷史不幹凈,很容易讓人認為是故意的,這是人命官司,但又無法落實,所以就以反革命罪送到農場改造來了。

非常湊巧,隊里的車啟軻師傅原來與張崇在一個部隊待過,他告訴我們,別看張崇現在這個樣子,十年前,他穿着少校的軍服,與蘇聯專家在舞場一起翩翩起舞,那種瀟洒和穎脫令全場人肅然起敬。以後我每次見到張崇就想象着他穿着少校軍服翩翩起舞的樣子,但是,看到他一身油膩和破洞的落魄相,怎麼也無法聯繫起來。

一九七二年我調到大慶去後再也沒有見過張崇,直到毛澤東死後,可能是一九七七年左右,我的兒子三歲時我見到了他。

那時候大慶生活非常苦,得肝炎的人非常多,我兒子經丈母娘醫生診斷也得了肝炎,要我們去大慶第二醫院,也就是傳染病醫院去治療。我抱著兒子去了,到了那裡我愁壞了,因為排隊的人長得像長龍,加上那時候大慶後門盛行,排在這裡的人都是沒有辦法的人,能看到醫生的可能很小。像我這樣的小技術員,到哪裡去走後門呢?

正在發愁,我看到了從走廊裡面走出一個穿白大褂的人,戴着醫生的帽子,身材高大,俄羅斯的臉,我突然呆住了,那不是張崇嗎?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張崇也好像認出我了,他停了一下,然後跨着大步向我走過來了。

走到我面前,他說,這不是小黃嗎?
我說是的。
他問,看病來了嗎,
我說是的,孩子病了,人太多了,掛不上號。
他做了個手勢說,跟我來。

我跟着他走到一個辦公室前面,上面掛的是主治醫生的牌子,我們進去了,這時我才注意到他已經老多了,兩鬢都已蒼白,是的我已經三十多歲,他應該有六十了吧。看到我他顯然非常激動和高興,我聽到他對護士和等着的病人說,都出去,都出去,他們以為他瘋了,他指着我說,我今天誰的病都不看了,只給這個人看病,我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感到眼睛熱乎乎的。

將所有人都轟出去後,他將門關上,非常仔細地問了我現在的情況,並且超認真的看了我兒子的病,在整個會見的時候,他不斷重複說一句話:

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心裡高興,我心裡高興。

我知道他在不斷回憶,農場那個蓬着亂髮,穿着滿是窟窿的衣服,在冰雪覆蓋的荒原上頂着北風行走的我的樣子。

看完的時候,他將我送到醫院門口,眼睛中露出慈祥的光輝。在回家的路上,我也不斷地想着他的樣子:

他現在穿着醫生診服的樣子;
他在農場穿着襤褸油膩勞動服的樣子;
和那個我從來沒有見到的,穿着少校軍服翩翩起舞的樣子。


引用
Topic Tags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