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思羽:從三灣島嶼到《奧德賽》的島嶼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思羽:從三灣島嶼到《奧德賽》的島嶼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571
Topic starter  

思羽:從三灣島嶼到《奧德賽》的島嶼

1.

7/31–8/1 出門兩天。去了San Juan Islands三灣島的星期五碼頭。逛了以前沒有去的雕塑公園、英國營地,重遊了Roche 碼頭、美國營地 (燈塔、南部海灘、珊瑚島)、薰衣草莊園。

image (67)

據說世界上最美麗的三大港灣:溫哥華港灣,香港維多利亞港灣,悉尼港灣。全是曾經的英帝國的領地。我沒有去過悉尼。溫哥華和維多利亞的港灣都美得如同大海里的珍珠翡翠,璀璨閃爍。在意大利海港見到多數私人豪華遊艇都是英國人居多。

image (66)

西海岸有無數小港口。因為自然環境的不同,每一個碼頭都有其獨特的魅力。其實碼頭如同火車站,最吸引我的不光是航海,更是旅行本身。那種永遠在漂泊在海上在路上的感覺吧。

下了擺渡,海風迎面撲來,空氣中瀰漫新鮮的咸澀氣息,海帶水草在岸邊漂着,一股海的味道。海鷗自在翱翔,又隨意棲息岸邊的木樁木橋和花籃上,一點都不怕人。

離開喧鬧的碼頭,開車到島中部,發現島中央異常安寧靜謐。農莊人家隔着一兩英里才有一戶。

走了幾條山徑。兩條海邊的:一條到燈塔去;一條看到海中警察阻攔一船隻,感覺回到Viking 時代。兩條山中路徑,一條去珊瑚島的,還有一條去英國營地的青年峰。在南角海岸懸崖邊,領導突然腳軟,他懼高,兩腿發抖,剛才還神氣溜溜爬高下低的,馬上走到一邊歇息了。天碧藍,陽光很艷麗,樹林濃蔭覆蓋,有光投影下來,斑駁陸離,午後的時光很漫長。風的聲音、草的味道、花的芬芳、無數鳥兒在歌唱。

薰衣草農莊有25英畝農田,大頭蜜蜂嗡嗡作響,薰衣草的暗香浮動讓人目眩神迷,兩個碧綠的小湖如同指環,遠眺綿延起伏的奧林匹亞山巒,一些現代雕塑星羅棋布點綴其間。

image (81)

在島上吃了一頓早餐,在輪渡碼頭邊。坐在外邊陽台的花籃下,看着海鷗自由翱翔,偶爾棲息在我身邊的木桶上。晚餐在Roche碼頭度假村的McMillin’s。等了40多分鐘。還趕上升降旗儀式,一個瑪麗姑娘在遊艇俱樂部過21歲生日。人聲嘈雜、熱鬧溫馨。舉杯邀明月。

我們就這樣看太陽緩緩落下,瞬間彩霞滿天。

2.

英國營地和美國營地

1852年,三灣島上的一位美國農民誤殺了一頭英國豬,引發了一場“豬戰”。

image (63)

英國皇家海軍從加拿大進駐三灣島,在島的西北角設立了英國營地。美國農民也向政府要求保護,島的最南端駐紮了美國營地。雙方駐軍在島上持續了12年。英國人死了7名士兵。兩位海水裡淹死,一名自己親兄弟打槍走火。青年峰半山腰的英國公墓還有5位士兵的墓碑。拉鋸戰最後以德國裁判判決,英國人和平離開,整座島歸給美國。

但是英國營地至今保留下來。山水環繞,風輕雲淡。營房、售貨部、醫院、堡壘、食堂、花園。。。簡樸乾淨,自然寧靜,俯瞰三灣海峽,風景秀麗。

image (64)

相比之下,星期五碼頭島南邊的美國營地寒磣許多。當時的指揮官抱怨,軍方沒有足夠重視,像英國營地得到皇家海軍支持,投入巨大財務力量修建駐軍。但是,美國營地附近的燈塔,懸崖陡峭的海岸線,都是重要的地理防線。

image (68)

3.

在Anacortes 小城等擺渡來回。這裡對我一點都不陌生。

image (60)

剛搬來西雅圖時,跟着一群微軟半大的孩子混。一對年輕夫妻,幾個沒成家的小夥子,我們也年輕得耀眼。那時特別愛來這個老港口抓螃蟹。還坐帆船出海。

當時,在小城裡的Safeway 買最便宜的雞肉綁在螃蟹圈上,扔到海里,然後就是等着撈網。海邊有各色各樣的人,流浪漢模樣的居多,談戀愛的,旅遊觀光的,還有我們這樣,帶孩子過家家的……規則是只能抓比6英寸大的公螃蟹,就是一美元紙幣長短。

image (61)

那時在老海口釣魚抓螃蟹的人沒現在多,每次都有一點收穫。這裡離家開車一個半小時,開車穿過小城,貝克雪山流下的冰水匯入蜿蜒悠長的Skagit河流,青山綠水環繞着寧靜恬淡的城郭。無盡的鬱金香農莊小道,花田像天邊的彩虹,麥田菜地果實飽滿。遠處連綿起伏的cascade 群山,峰巒疊嶂,叢山峻岭,Mt Baker 晶瑩雪白、莊嚴肅穆。面對秀麗的港灣,完全是夏天不辜負西村的美,來體驗漁民生活的樂趣。彼時兩個孩子還小,會打架,調皮亂摸,還被螃蟹腳夾過。老二愛哭,輝君總說我偏袒老大。斗轉星移。當初,那幫抓螃蟹打遊戲的年輕人,兩位已是業內的高人了。

輝君還保持着每年邀請我們一群老朋友到他家聚餐爬梯的傳統。

年復一年。疫情期間尤其讓人懷念過去的美好溫馨時光。

4.

我喜歡去海邊島上遊玩,特別閑逛是各種各樣的港灣碼頭。看有閑人或有錢人的退休生活,就是坐船週遊世界,(我的同事退休就是一部房車開遍北美大陸),然後每到一處就停泊在這樣的小碼頭裡。鄰里之間如同村民一樣,喝酒聊天,爬梯聚會、親切溫馨,過幾天大家就告別,各自啟程上路了。

先生一位好友JP。常春藤畢業生。從波士頓搬來,手下有幾百號人。妻子是瑞士銀行的律師,每周在歐美上空飛,過着一般人羨慕的生活。50多歲。JP在事業巔峰時,從崗位退休,離婚。他說家有遺傳癌症病史,他要趁早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買了一艘帆船,命名 Odyssey,開始冒險週遊世界。

先是在墨西哥港灣住了幾個月,找了個墨西哥女人一起生活。後又向澳大利亞航行,途中帆船在風暴中毀壞,他被大船救後,又買了一艘更大的船。臉書上看到的照片充滿了美麗的漁村海港,簡樸寧靜的街道,異國風情的婦女兒童,他的馬克.吐溫版的“流浪漢在海上”。這樣冒險流浪旅行的生活過了五年。病逝。

每次在港口看到那些高高桅杆的帆船,我們常常講起他,想起和他們一起在西雅圖Ballard Lock 出海喝啤酒的日子。

5.

西方人的航海冒險愛流浪的特點是有源頭可尋。

公元一千多年前的荷馬史詩《奧德賽》就是最早的記錄。《奧德賽》里有一句的名言:“神袛編織不幸,以便人類的後代歌唱。”

這個漫長的疫情,又看了一遍Odyssey。記下主要的梗概感想。

十年特洛亞戰爭後,希臘各路英雄都回家了。連海倫都跟着丈夫回家。奧德賽在十年返鄉的旅途中,路過了無數美麗的島嶼港灣。他們遇到要麼慷慨相助島民國王女妖的,要麼是要吃他們的巨人魔鬼,經歷了十三次劫難。

這次我的體會是,作為英雄和凡人,作為最早的流浪漢和Tramp流浪漢文學的始祖,他不光有雅典娜的照看,更受到眾多女巫魔女妖女仙女的迷戀,這些女子不是喜歡他愛上他崇拜他迷戀他了,就是要和他長相廝守到永遠。

只是他心中的希臘精神和情感告訴他:要歸家。

所以,男人的流浪冒險,不管在陸地上,還是在海上,都相對比女人容易。想想那些吉普賽婦女就知道了。

在一陌生島嶼,島上土著人熱情好客給他們一種既像蓮花又像棗子一樣的果子吃,三個小夥伴一吃就不想回家了。

原來那是“忘憂果”。

又到一個島嶼,他們帶上自己的美酒想和土著人換淡水食物。哪想到這是宙斯的兄弟,海神波塞冬的兒子,獨眼巨人,羊倌波呂非墨的管轄地。巨人兩天就吃了奧德賽六個夥伴。奧德賽用自己的聰明才智,比如,告訴巨人名字叫“無人”了,用美酒把他灌醉,用桅杆燒燙磨一根長棍插入巨人眼裡,然後把三頭羊一組綁一起,肚子下藏一個伊薩卡戰士逃出洞口。那塊巨石要22頭牛才能移動。

奧德賽求助風神幫忙,不想靠體力划船漿。風神熱情地招待了他們,並送西風助他們回家。走前給了奧德修斯一個紮緊口的袋子,囑咐到達前不得打開。風平浪靜走了十天,連家鄉的山巒都能看到了。這時奧德修斯感到了睏倦疲乏,不覺睡著了。小夥伴們看着風神送的皮口袋,以為裡面是金銀財寶,偷偷將其打開。突然各路狂風妖風大作,把整個船隊又吹了回去。奧德修斯再去求風神,風神震驚,說,你走吧,你們太過貪婪,我不會再幫你們了。

又到一個陌生島嶼。在這裡又遇到吃人的國王和子民。他們逃啊。11條靠岸邊的船全被砸沉了,夥伴們不是淹死了就是被吃人魔王吃掉了。

來到了太陽神的女兒喀耳刻的島上。進了高大豪華的宮殿,幾大碗酒下杜,甜美嬌艷的女神把22位伊薩卡人都變成豬了。這是,信使赫耳墨斯受雅典娜之託,給了奧德賽一種黑白草解藥。魔女一下子就知道他是在特洛亞打仗的希臘英雄,並愛上了他。奧德賽讓魔女給同伴點上藥水,把他們都變回來,然後半推半就和喀耳刻過了一年多。

奧德賽的希臘理性戰勝了肉體情慾。他醒悟過來,想念着妻子Penelope和兒子Telemachu又要歸家了。魔女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過塞壬女妖島時不要被她們的魅人歌喉所迷惑。流連忘返。結果,伊薩卡人就靠着把自己綁在桅杆上穿過了可以迷死人的塞壬島。

在逃離吃人女怪斯庫拉的陡峭海峽,又有六人被抓走。奧德賽痛心疾首。

來到了太陽神島。風和日麗,牛羊肥壯。奧德賽謹記客耳刻送他去地府時得到的秘語,千萬不能宰殺太陽神的神牛。狂風暴雨持續了一個多月,乾糧美酒早已耗盡。同伴們就瞞着他偷殺了神牛吃。這下沒人救得了了。宙斯先用颶風把船吹入深海處,又用霹靂將船掀翻。夥伴們像預言那樣葬身大海。只有奧德賽一人僥倖抓住一塊船板。漂浮十日,被海浪衝上奧鳩吉島的海灘。該島女神卡呂蒲索救了他,又愛上了他,希望能和他天長地久。卡呂浦索天天用山珍海味,柔情蜜意伺候奧德賽,但他仍舊整日悶悶不樂。不過這樣一住又是七年了。

他曾對卡呂仙女說:“聰明的佩涅洛佩在身材和容貌上都比不過你;她不過是個凡人,你卻長生不老。可是我還是天天懷念,想要回家,想看到還鄉那一天,哪怕天神在葡萄紫的大海上打擊我,我也有忍受苦難的決心,可以堅持下去。”

仙境的生活,嬌艷的神女,長生不老的法術,他都不留戀,什麼也打消不了他對家鄉和親人的眷戀之情。

最不一樣的是,這些仙女巨人都住在山洞裡。而奧德賽的家鄉伊薩卡,他住在高堂殿宇、雄偉壯麗的王宮,豐美富饒的土地,果樹飽滿、牛羊歡暢、葡萄園醇香。當他經過二十年漂泊,終於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已經踏上伊薩卡島的土地時,他淚流滿面、狂吻着生養他的土地,同時,還要藏着詭詐心眼計謀,抑制心中難以控制的感情。

最後,奧德賽歷經20年的戰爭航海冒險旅行,回到了故鄉。賢德的妻子,衰老的父王,忠誠的老狗,善良的老僕人,已經成人的兒子,當然還有無數的覬覦他的王位和財富的求婚者,都在那裡等着他的歸來。

他殺掉所有壞人,完成所有許諾。也許,他和兒子Telemachu要計划下一個旅行了。

至於我,我希望走過更多的形形色色的島嶼,最終棲息在這塊詩意的家園。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