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思羽::兩個莫奈的特展。一個在波士頓,...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思羽::兩個莫奈的特展。一個在波士頓,一個西雅圖 - 疫情編年史45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408
Topic starter  

疫情編年史45

Monet In Etretat

最近看了兩個莫奈的特展。一個在波士頓,一個西雅圖。

西雅圖的特展,莫奈畫只有10幅。自己館有一幅漁船,其他都是借來的。

時間在1880年初,克勞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在人生最失意的時刻,他常常處在生活掙扎,缺錢、自我懷疑和頻繁失敗受挫之中。儘管,在1874年,他的畫作展出顛覆了藝術世界,並獲得了印象主義的稱呼。但是,他並沒有得到評論家的青睞。1879年,他的妻子卡梅麗去世,留下兩個需要照顧的孩子。他的經紀人勸他去諾曼底的海邊村莊Etretat度假,那裡獨特的自然風光,寂靜又洶湧的大海,亘古嶙峋的礁石,能給他創作靈感。

1883年一月,他的情人和紅顏知己,愛麗絲霍捨得在家幫助莫奈照顧兩個孩子和自己的六個孩子,莫奈來到了夏天是風光美麗的度假聖地,冬天是孤獨蕭瑟的漁村,逗留了三周。

他的旅館就在海邊,他從窗邊觀察注視早上起帆傍晚手工的漁船,還經常爬40分鐘山徑,眺望遠處的海邊岩石在每個時辰的變化,雲彩、潮汐、波浪、光影、色彩,他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手,不是以往的經驗。他給愛麗絲寫了很多信札,這些都成了珍貴的文物。

一位德國攝影師Christoph Irrgang曾經在莫奈繪畫的準確位置,觀察記錄那些畫作上的風景,比較它們。CI 說,莫奈做了他一生最重要的決定,他在尋找風景點並繪畫時,不添加也不刪減,只畫他所見的事物。他比同時代畫家更像攝影師。

1885年五月,莫奈在巴黎展覽10幅畫作,包活一幅Etretat的風景,收到前所未有的好評。

同年9月,一位收藏家請他和全家來到Etretat。他的家人住了三周,他自己留下呆了三個月。

法國著名詩人小說家莫泊桑看過莫奈的系列埃特爾塔畫作,寫了一篇《風景畫家的人生》
詳盡記錄了他對自己熟悉的諾曼底海岸風光在畫作上的文人體驗。

莫泊桑沉浸在莫奈的畫作中如魚得水。他比喻自己的眼睛睜大,如同飢餓的嘴巴。他只通過自己的眼睛在生活。從早到晚,他走過田野和森林,在岩石和金雀花中尋找純凈的音調和不被注意的細微差別。。。這些我們在學校里學不到。

西雅圖展廳主要8幅畫是這個時候的作品。兩個主題,漁船和礁石。在不同的季節,不同的觀景角度,和光線變化下,主體的變化。他會在一個景點,不同時間,帶著畫布來畫很多次。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到他的很多似乎重複的畫作:這個時期的懸崖,岩石,漁船,接下來的谷堆,聖母院,晚期時的睡蓮,日本花園,橋。。。

現在的畫展對專題館長有很大的要求和挑戰。他們做了類似文學評論的比較研究,把畫家分時代,縱向橫向作深層比較。莫奈的前輩,Eugene Boudin在同一個景點於1891年創作一幅畫作也在一進門的展廳。還有同時代畫家克洛,庫波特在這個景點的繪畫,早期的攝影圖片,甚至展出亨利詹姆斯的旅行札記《地方的肖像》,作者1876年訪問了Etretat,描繪這是「一個光滑和粗糙的幸福組合「,這裡有絕美的懸崖峭壁(the finest cliff-scenery)。

1890年,莫奈不自覺地運用同一技巧在谷堆,楊樹,聖母院,主要關注光線和時間,在經濟上畫評上都獲得巨大成功。這一切應該歸功於他的Etretat之行。

6月在波士頓看特展,莫奈與波士頓,突出展示了這位藝術家的 25 件傑作。

《穿和服的卡美麗》1876 是波士頓美術館自己的收藏。早期的作品,盡顯傳統畫家的基本功。

這幅畫以前在畫冊上見過,覺得一點都不「莫奈」。風格獨特詭異。莫奈太太穿著大紅和服,蒼白的臉,好像浮世繪歌姬的扮相,可是她金黃色的頭髮,手拿著摺扇,身子下有小鬼,背景很多日本元素,榻榻米、圓扇,讓人在視覺感官上有強烈的震懾。

《塞納河的清晨》如同一首輕柔的朦朧詩。於1896/1897, 莫奈每天凌晨3:30起床,在船上打開畫布,創作了21幅。晨霧熹光、綠意蔥蘢,水波光影和樹的迷離恰到好處。水和光在這裡就是主體。

左拉在小說《人生》中說,他是僅有的幾個畫家,畫的水沒有愚蠢的清澈或者虛假的閃光,而是充滿靈動、微妙和真實。在這本1868年的書中,作家對莫奈有許多真實詳細的觀察和描述,說他對自然有特別的喜愛,喜歡畫系列,有個人品味和個性。

《白楊樹》中一片白楊樹林在陽光照耀下純真自然。它們閃亮著,深色淺色、黃色綠色,背後柔和的粉紅色、淡黃色陽光,溫馨明麗。每一棵樹,每一片葉子都有靈魂,有精神。

《查令十字橋》。莫奈說,沒有霧倫敦就不是一座美麗的城市。正是霧給了她壯麗的廣度。

倫敦的霧讓他有無限的想像能力。他在旅館,在海德公園,在泰晤士河畔,每時每刻觀察學習,終於學會了畫霧中的橋,霧中的議會大廈。那時的倫敦人憎恨工業革命後的蒸汽機霧霾,剛開始看到莫奈的紫色的霧,甚至很氣憤,最後發現還是法國人細膩浪漫有詩意。倫敦霧是紫色的。

《谷堆》兩幅。畫家追求瞬間即逝的景象,他不注重谷堆本身的輪廓。他要表達冬天的薄霧,空氣里的冰顆粒,陽光照在谷堆上斜射的影子有多長,清凜的色彩簡單又夢幻,豐富又迷離。

《睡蓮》已經是他晚年時候的主題。作為花園主人、園藝家,他懂得插花技巧,花木錯落有致。作為畫家,他的睡蓮和池塘色彩豐富,印象變幻,流光溢彩生輝。

展覽還有年長的一代,米勒(Miller), 他通過法國風景和農村勞動的圖像為印象派鋪平了道路,《 播種者》The Sower (1850)特別受到莫奈和波士頓收藏家的喜愛。

莫奈以不同的眼睛看世界。他在平凡而雄偉的環境中發現了非凡的美。

莫奈本人從未去過波士頓,但即使在他有生之年,他的畫作在這座城市的藝術畫廊的牆壁上、收藏家的家中以及在 MFA 中的數量驚人。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