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思羽::两个莫奈的特展。一个在波士顿,...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思羽::两个莫奈的特展。一个在波士顿,一个西雅图 - 疫情编年史45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413
Topic starter  

疫情编年史45

Monet In Etretat

最近看了两个莫奈的特展。一个在波士顿,一个西雅图。

西雅图的特展,莫奈画只有10幅。自己馆有一幅渔船,其他都是借来的。

时间在1880年初,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在人生最失意的时刻,他常常处在生活挣扎,缺钱、自我怀疑和频繁失败受挫之中。尽管,在1874年,他的画作展出颠覆了艺术世界,并获得了印象主义的称呼。但是,他并没有得到评论家的青睐。1879年,他的妻子卡梅丽去世,留下两个需要照顾的孩子。他的经纪人劝他去诺曼底的海边村庄Etretat度假,那里独特的自然风光,寂静又汹涌的大海,亘古嶙峋的礁石,能给他创作灵感。

1883年一月,他的情人和红颜知己,爱丽丝霍舍得在家帮助莫奈照顾两个孩子和自己的六个孩子,莫奈来到了夏天是风光美丽的度假圣地,冬天是孤独萧瑟的渔村,逗留了三周。

他的旅馆就在海边,他从窗边观察注视早上起帆傍晚手工的渔船,还经常爬40分钟山径,眺望远处的海边岩石在每个时辰的变化,云彩、潮汐、波浪、光影、色彩,他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手,不是以往的经验。他给爱丽丝写了很多信札,这些都成了珍贵的文物。

一位德国摄影师Christoph Irrgang曾经在莫奈绘画的准确位置,观察记录那些画作上的风景,比较它们。CI 说,莫奈做了他一生最重要的决定,他在寻找风景点并绘画时,不添加也不删减,只画他所见的事物。他比同时代画家更像摄影师。

1885年五月,莫奈在巴黎展览10幅画作,包活一幅Etretat的风景,收到前所未有的好评。

同年9月,一位收藏家请他和全家来到Etretat。他的家人住了三周,他自己留下呆了三个月。

法国著名诗人小说家莫泊桑看过莫奈的系列埃特尔塔画作,写了一篇《风景画家的人生》
详尽记录了他对自己熟悉的诺曼底海岸风光在画作上的文人体验。

莫泊桑沉浸在莫奈的画作中如鱼得水。他比喻自己的眼睛睁大,如同饥饿的嘴巴。他只通过自己的眼睛在生活。从早到晚,他走过田野和森林,在岩石和金雀花中寻找纯净的音调和不被注意的细微差别。。。这些我们在学校里学不到。

西雅图展厅主要8幅画是这个时候的作品。两个主题,渔船和礁石。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观景角度,和光线变化下,主体的变化。他会在一个景点,不同时间,带着画布来画很多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他的很多似乎重复的画作:这个时期的悬崖,岩石,渔船,接下来的谷堆,圣母院,晚期时的睡莲,日本花园,桥。。。

现在的画展对专题馆长有很大的要求和挑战。他们做了类似文学评论的比较研究,把画家分时代,纵向横向作深层比较。莫奈的前辈,Eugene Boudin在同一个景点于1891年创作一幅画作也在一进门的展厅。还有同时代画家克洛,库波特在这个景点的绘画,早期的摄影图片,甚至展出亨利詹姆斯的旅行札记《地方的肖像》,作者1876年访问了Etretat,描绘这是“一个光滑和粗糙的幸福组合“,这里有绝美的悬崖峭壁(the finest cliff-scenery)。

1890年,莫奈不自觉地运用同一技巧在谷堆,杨树,圣母院,主要关注光线和时间,在经济上画评上都获得巨大成功。这一切应该归功于他的Etretat之行。

6月在波士顿看特展,莫奈与波士顿,突出展示了这位艺术家的 25 件杰作。

《穿和服的卡美丽》1876 是波士顿美术馆自己的收藏。早期的作品,尽显传统画家的基本功。

这幅画以前在画册上见过,觉得一点都不“莫奈”。风格独特诡异。莫奈太太穿着大红和服,苍白的脸,好像浮世绘歌姬的扮相,可是她金黄色的头发,手拿着折扇,身子下有小鬼,背景很多日本元素,榻榻米、圆扇,让人在视觉感官上有强烈的震慑。

《塞纳河的清晨》如同一首轻柔的朦胧诗。于1896/1897, 莫奈每天凌晨3:30起床,在船上打开画布,创作了21幅。晨雾熹光、绿意葱茏,水波光影和树的迷离恰到好处。水和光在这里就是主体。

左拉在小说《人生》中说,他是仅有的几个画家,画的水没有愚蠢的清澈或者虚假的闪光,而是充满灵动、微妙和真实。在这本1868年的书中,作家对莫奈有许多真实详细的观察和描述,说他对自然有特别的喜爱,喜欢画系列,有个人品味和个性。

《白杨树》中一片白杨树林在阳光照耀下纯真自然。它们闪亮着,深色浅色、黄色绿色,背后柔和的粉红色、淡黄色阳光,温馨明丽。每一棵树,每一片叶子都有灵魂,有精神。

《查令十字桥》。莫奈说,没有雾伦敦就不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正是雾给了她壮丽的广度。

伦敦的雾让他有无限的想象能力。他在旅馆,在海德公园,在泰晤士河畔,每时每刻观察学习,终于学会了画雾中的桥,雾中的议会大厦。那时的伦敦人憎恨工业革命后的蒸汽机雾霾,刚开始看到莫奈的紫色的雾,甚至很气愤,最后发现还是法国人细腻浪漫有诗意。伦敦雾是紫色的。

《谷堆》两幅。画家追求瞬间即逝的景象,他不注重谷堆本身的轮廓。他要表达冬天的薄雾,空气里的冰颗粒,阳光照在谷堆上斜射的影子有多长,清凛的色彩简单又梦幻,丰富又迷离。

《睡莲》已经是他晚年时候的主题。作为花园主人、园艺家,他懂得插花技巧,花木错落有致。作为画家,他的睡莲和池塘色彩丰富,印象变幻,流光溢彩生辉。

展览还有年长的一代,米勒(Miller), 他通过法国风景和农村劳动的图像为印象派铺平了道路,《 播种者》The Sower (1850)特别受到莫奈和波士顿收藏家的喜爱。

莫奈以不同的眼睛看世界。他在平凡而雄伟的环境中发现了非凡的美。

莫奈本人从未去过波士顿,但即使在他有生之年,他的画作在这座城市的艺术画廊的墙壁上、收藏家的家中以及在 MFA 中的数量惊人。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