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尔新:文物骗局 - 谢根荣 - 史树青...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尔新:文物骗局 - 谢根荣 - 史树青、杨伯达、王文祥、杨富绪、李劲松,都是文博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forum
(@forum)
Reputabl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2月 前
帖子: 425
Topic starter  

尔新:文物骗局

一件文物藏品,尤其是书画作品,可以炒成天价,借拍卖之手,动辄数十百万、千万乃至上亿,真是不可思议。这不正常,这是赌博,是疯狂。其实每一次竞拍的参与者,并非纯粹冲艺术而来,坦率说,这些人中,基本没有几个真懂艺术者。他们聚集到拍卖场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将拍卖品不断推高,看准自己在哪一轮价格进入,又在哪一轮价格抛出。

当一切都围绕着钱来旋转的时候,所有的丑恶都会被搅动起来。

01、初中生造假金缕玉衣

谢根荣,来自浙江,初中毕业后就独自闯荡,极有胆量,先是拿服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后来又开办了华尔森啤酒厂,搞起了房地产。

1998年,开发北京“东华金座”的公司,因为资金问题导致项目无法正常运营,只好将项目转手出让。谢根荣很想接手这个项目,不过东华金座的转让费高达4.4亿元,谢根荣拿不出这么多钱。这时他想到了自己的“根荣展览馆”。谢根荣是一个喜爱收藏的人,他用多年的收藏建了一个展览馆,尴尬的是,因为他基本就是个外行,所以收藏的古董几乎都是赝品,值不了几个钱。但他脑袋一转,想到了造假。他虽然不懂行,却知道汉代的金缕玉衣,是国宝级的文物,价值连城,只要造出一件,何愁没有贷款。

2002年,谢根荣花了2万元,买来玉片和金丝,将它们串联起来,一件金缕玉衣就制作完成了。然后请来五位专家:史树青、杨伯达、王文祥、杨富绪、李劲松,都是文博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给每人送了一笔不菲的“鞍马费”,这些人立刻闻声而动,屁颠屁颠的就跑来了。五个人围着玻璃展览柜转了一圈,就开出了真品鉴定证书,并估价24亿元。这个估值高不高呢?换作别人估价,可能高,甚至高得离谱。可谢根荣请来的五位专家,杨伯达是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王文祥是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其余三位也都是文物收藏界的大腕,这些人在收藏界说话,犹如金口玉言,再估高一点也会有人相信。

有了鉴定书,谢根荣理直气壮地招来两个银行行长,让他们见识自己陈列馆中的“金缕玉衣”,直接告诉他们说,自己馆中的这套“金缕玉衣”,价值二十多亿,他愿意用“金缕玉衣”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几个亿。两个行长一商量,觉得几个亿虽然不是小数目,但只要金缕玉衣是真的,这笔贷款就没有风险。关键是,这金缕玉衣是真是假?谢根荣早有准备,当即拿出了那份文物鉴定书。为稳妥起见,两个行长特别拨通了专家们的电话,一问,专家们全都答复,确实是真的。

如是一来,还犹豫什么?两个行长立刻拍板,都同意向谢根荣签发贷款。

这一切都在初中生谢根荣的骗局计划中,目的就是为“东华金座”筹措资金。虽说这件造假的金缕玉衣根本卖不出去,也不值钱,但却可以用它来抵押贷款,这就够了。谢根荣凭借鉴定书到银行办理贷款,不仅为之前的6.6亿借贷做了担保,还获得了5000万元的贷款和4.5亿的银行承兑汇票。

等到东窗事发,骗局败露,有5亿多元已经追不回来。

谢根荣因诈骗罪被绳之以法,判了无期徒刑。两位行长因为违规出具金融发票,也被相应判刑。唯独几个在鉴定书上签字的专家,居然毫发无损,完全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原因是,专家们在写下鉴定证书前,并不知道谢根荣此后的骗贷行为;至于造假文物被鉴定成真,只能说是水平问题。

这样的开脱真是振振有词。

案件判决后,有记者采访了鉴定书中的多位专家,他们的回答惊人一致:“当时鉴定,连玻璃门都没有打开,只是绕着玻璃柜转了一圈。”听到这些专家如此说话,只能说鉴定界出了人渣。

02、高级骗子

前几年,鉴宝节目甚嚣一时,带动珠宝市场遍地皆是“古董”,人人争相淘金,个个都想发财。于是所谓鉴宝专家,无不身价倍增,到处露脸,全都成了点石成金的高手。

这天,郑州市民朱云带着祖传的乾隆《嵩阳汉柏图》,来到鉴宝海选现场,想请专家看看是真是假。适逢鉴宝专家刘岩负责书画初选,刘岩先后供职于国家文物局首都博物馆、北京文物馆,在书画界名气很大,是节目组请来的鉴宝专家。

朱云递上《嵩阳汉柏图》,刘岩扫了一眼,便眉头紧锁,很遗憾地说,这幅画不像是真迹。朱云请刘岩再仔细看看,因为这幅画是祖上传下来的,应该不会有假。刘岩复看后告诉朱云,画是古画,但并非乾隆皇帝的真迹,价值有限,一般就几万块钱左右。朱云兄弟感觉大失所望,他们希望能听到刘岩更多的解释。刘岩很客气地说,海选现场需要鉴定的书画太多,非常繁忙,如果朱云兄弟愿意,可以晚上到他宾馆房间,他再进一步解释。对于刘岩这样的答复,朱氏兄弟感激不已,没想到鉴宝专家面对质疑,不仅没有生气,还愿意进一步答疑解惑。

当晚,朱云兄弟前往宾馆拜访刘岩,刘岩对整幅画面又进行了详细鉴赏,再一次向朱云兄弟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根据年代和画面上所盖的图章指出,这幅画并非乾隆真迹。虽然画是古画,但最多只有200多年的历史,如果自己要收藏,最多只能出价3万元。他从朱氏兄弟的表情中,看出两人急于想要出售,于是给了朱氏兄弟一个建议。刘岩说,这幅画虽然是赝品,但仿制得非常不错,他建议朱氏兄弟可以将画卖给别的收藏家。刘岩表示,他可以从中介绍并美言几句。朱氏兄弟闻听非常感激,于是听从了刘岩的建议,并通过刘岩的介绍,认识了一位程姓收藏家。最终朱氏兄弟以17万元的价格,将《嵩阳汉柏图》卖给了这位收藏家。

此事让朱氏兄弟既失望又高兴。失望的是,家传的名画并非真品;高兴的是,尽管如此仍然卖了17万。古画成交后,双方都还满意,彼此握手言欢,也向刘岩表达了谢意。这件事如果没有后来,朱氏兄弟会生活得非常快乐,毕竟祖宗传下来的古画,为两人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与周围邻居相比,别人的祖宗就没有这样豪气。

然而朱氏兄弟的幸福感,在一年多后遭到了沉重一击。如果他们不看电视也就罢了,但兄弟俩偏偏看了电视,看电视也就罢了,兄弟俩却偏偏看了北京保利拍卖会上的一段视频,一幅同样的《嵩阳汉柏图》竟然拍出了8736万的天价!朱云在看到视频后,急忙查证了这幅拍卖图,发现正是自己17万元卖出的那幅《嵩阳汉柏图》!拍卖行对这幅画有着极其详细的介绍,并确认其是乾隆亲笔手绘,是货真价实的真品。

朱云在了解了这些情况后,差点没气得吐血而死。他回忆自己出售这幅画的每个细节,确信是刘岩挖了一个陷阱,与程姓收藏家联手做局,欺骗了自己。

朱云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决意将两个骗子告上法庭。2011年,他就此事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刘岩故意设局,从他手中骗走了汉柏图。

对于朱云的指控,刘岩表示自己只说过这幅画有可能是代笔,而朱云与程姓收藏家之间的交易,他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刘岩并且辩称,他认为程姓收藏家将《嵩阳汉柏图》卖出8736万的天价,是他自己在炒作。

最终,朱云诉刘岩一案,由于证据不足被驳回,朱云败诉,只落得个捶胸顿足悔断肝肠。此后,北京的鉴宝专家刘岩移居香港,依然春风得意,以著名“书画鉴定专家”的身份,常常外出参加各种活动。不过在大陆,刘岩这个名字,从此和骗子捆在了一起,让收藏界蒙受羞辱,作为一个典型例证,见识了人不要脸,可以无耻到何种程度!

文章依据网络资料编写而成

读者推荐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