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喵喵妈:田园小趣 之 种瓜乐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喵喵妈:田园小趣 之 种瓜乐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6799
11/09/2020 7:38 下午  

http://hx.cnd.org/2020/08/25/%e3%80%90%e5%8d%8e%e5%a4%8f%e6%96%87%e6%91%98%e3%80%91%e5%96%b5%e5%96%b5%e5%a6%88%ef%bc%9a%e7%94%b0%e5%9b%ad%e5%b0%8f%e8%b6%a3-%e4%b9%8b-%e7%93%9c%e7%93%9c%e4%b9%90/

喵喵妈:田园小趣 之 种瓜乐

【开篇的话:今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过小日子,才刚开始玩玩朋友圈,却传说微信很快就会被封了。这事儿从大局出发虽然觉得应该,但个人的损失还是有点儿使人戚戚。毕竟,朋友圈里的一些随手记尤其是海内外朋友们的回应都是那么的亲切有趣,在这居家避疫的日子里更显得珍贵,令我不断回味反复把玩,读着就仿佛看到了朋友们的一张张笑脸。有手快的朋友已经把朋友圈印成了“心书”保存。我是一没技术二没钱(我的微信钱包只能出不能进,里面只有N年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17、8块钱,来路不明也不敢花,还要留着救急用),想来想去,只有把朋友圈整理一下放在自己的文集里保鲜,顺便在电脑里也存上一份。敝帚自珍,这也是对自己人生境遇的点滴记录。可是朋友们那些亲密诙谐的点赞质疑出招打击就只能听之任之随风飞扬了,可惜呀可惜!】

今年打从开年就闹瘟疫,出不了门了,我就老老实实(或者不肯老老实实)地在家里东挖西挖种菜种花,还挺忙。

那是谁说的来着?无产者失去的是大地(锁链),得到的却是整个天空(世界)。自从搬新家没了大园子,我就琢磨着怎样在螺丝壳里做道场。我在家里的阳台露台上开发了5个大盒子,在小区申请了不及床铺大(4 x 8)的一块菜地,还不幸在暂时离开小区居民会议5分钟之际被推举当上了社区菜园委员会主席(怎么跟当年选右派的风格那么一致呢?)。可这一张床大的地场好干什么呀?于是一个没搂住,又跟一位我多年来仰慕的老牌菜农在County的公地合租了一块(其实是我加入了她的队伍),从此开启了公社化的贫雇农生涯。尽管目前还在体验中,却已经尝到了不少的甜头与不易。

今年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缺菜吃,所以我感觉眼里看到的凡是绿色的叶子都能进口。生产队长对我说,现在地里这些都是绿肥。绿肥怎么了?绿肥也能吃!什么芥菜苔、萝卜苔、蚕豆苗、豌豆苗,那都是好东西呀!隔三岔五的我就去薅一趟。到了要割绿肥整地的时候,我抢先一步再去掠过最后一道,然后才挥起镰刀埋头苦割,重温了几十年前夏收的感觉(耶!)。在抢收可食用绿肥时我曾经问队长,为什么收菜能让人收出绝望的感觉呢?她说:这叫做甜蜜的负担。知道为什么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吗?我有点儿明白了。答案是:地太大收拾不过来呀!(或者有时候也可以说,是地主太懒了呗!)

IMG_0018

地里的绿肥、瓶子里的花和盘(篮)子里的菜

这些绿肥,能吃又能看,能肥地又能解馋,太值啦!望着那满园的春色,我禁不住高兴地唱了出来:我们的菜篮在希望的田野上ang ang ang……

以上是开春5、6月份的事儿了。忙过春耕到现在,经过几番抗旱除草(还有我请假若干星期),现在基本上就剩下翘脚以待啦!

一、瓜花

一早上出工为的就是这口南瓜花——采花那是要赶时辰滴!早了不行,蜜蜂授粉尚未完成,把花摘了会影响结瓜;晚了不行,过午不食,花都萎了化了拎不起个儿了。所以必须要赶在花刚刚合上的时分采摘,还要小心别有偷懒的小蜜蜂藏在花心儿里睡大觉,花花一关门它飞不出来就搭便车跟着我回家了。

花儿釆回家,用清水冲净浮土和不幸被劫持的勤劳的小蚂蚁、小蜜蜂、小飞虫,既可煮汤羹也可清炒。这回向朋友有样学样来个高雅的,虾肉绞成泥,加些木耳末葱末姜末拌匀,填入花心,上锅蒸熟,便是一道有香气的菜了。这其实是道偷懒菜,朋友那可是要拖过面糊下油锅炸的。那是更高档次,我尚在努力中。

IMG_9984

花蒸好以后应该再浇汁勾芡才好看。我懒,就省了那一道手续了。反正是自己吃,主打的是味道。不过下边这盘鸡丝木耳溜瓜花倒是勾了芡的。

IMG_9041

要说呢,能入菜的花有很多。基本上说,凡是能吃的菜,其花都可以进口。比如,我还吃过木耳菜花、黄瓜花、苋菜花、油菜花(苔)、菠菜花(苔)、萝卜花(苔)等等,至于红菜苔、芥兰菜苔、油菜苔,那都是专门种来入菜的,就更不必说了。记得前些年在意大利逛集市,见到卖南瓜花苞的,一束四五朵,要价7、8欧元。其它的可食用的花,比较常见的是扶桑花、木槿花、昙花,还有旱金莲——这是美国人最常使用的盘饰花卉,生菜沙拉中也用。这花吃起来有点辣辣的spicy,别有一份风情。

IMG_0023

合家欢:黄瓜花、黄瓜丁、豌豆、木耳烩虾仁

并不是所有的黄瓜花都可以吃到口的。大部分黄瓜花都很单薄,开完即化,收不上来。上边这个菜是我今年才开发的,也是出于无奈。今年在阳台上种黄瓜,它尽开谎花不结瓜。我清扫落花的时候偶然发现,这花还挺厚实的,宁干不烂,就捡回一些落花(后来就直接从瓜蔓上摘了)入菜入汤,竟然煮不烂。这花的口感比较粗糙,吃到嘴里有点扎扎的感觉,倒别有一番风味。这里我说的是美国黄瓜的花,中国黄瓜花大概不行。

想试的朋友请注意:能够入菜的可都是雄瓜花。千万不要采雌花,除非你是大地主,瓜多得要扔。要不然,日后你可就没有瓜娃子吃了。

最后出一道问答题:安能辨花是雌雄?

二、笋瓜(Hubbard Squash)及其它

有道是:

天阴不下雨
社员好出工
花美瓜儿壮
存粮且过冬

IMG_0005

上边都是在生产队和自留地里随手拍的,计有:1、砍瓜;2、3、蓝笋瓜(Blue Hubbard Squash);4、桔笋瓜(Red Hubbard Squash);5、夏瓜——黄金瓜、飞碟瓜、黄直脖瓜、在佛瓜(Zephyr Squash,我最喜欢的);6、更多笋瓜;7、紫苏;8、9、向日葵

我年年都去农场买笋瓜,保存起来吃一冬天。种这东西瓜蔓满地爬,占地方,生长期又长,寸土寸金的小农经济真养不起。咱今年参加了生产队,地大了物博了,经队长同意,早春就把以前吃过的笋瓜留下的种籽(其实本是想烤了嗑着吃的)育上了。真没想到长势这么喜人。队长说了,明年还要扩大生产,哈哈……

维基上说,Hubbard笋瓜(大家庭)是4000年前从南非的野生笋瓜演化来的。4000年呀!所以说,姐吃的不是瓜,是人类的历史!可是,它为什么叫笋瓜呢?笋,瓜,好像不搭界的。发挥一下想象力,一根笋上头顶一个瓜……呃,那它也顶不住啊!

话说这十几年,我试吃过各种冬瓜(winter squash=冬天的瓜),感觉Hubbard Squash是最好吃的大瓜,没有之一。瓜瓤蒸熟了以后质地紧密,口感很像红薯,不像普通南瓜那样水了吧唧的。小的瓜里我首选色彩斑斓的Carnival Squash(下图上)和Honeynut Squash(下图下,比butternut squash 更甜),都可以一切两半,瓜籽留着烤了当零食,瓜连皮或烤或蒸,熟后装入碟中直接上桌,用勺挖着吃,又面又甜,有栗子的风格。这些瓜相对比较少见,通常我都是到农场或农夫市场去买。

gua1gua2

(以上两图来自网络)

三、砍瓜砍瓜! 

在所有的瓜中,我最心仪的当属砍瓜。

顾名思义,砍瓜是砍着吃的瓜。有人说,在乡下,瓜长在藤上,什么时候想吃了可以去切一块,留余下的瓜继续长着,直接就在蔓上保鲜。我试过一次,确实可以,但瓜肚子没有了,不再继续长大。

IMG_0025

一个砍瓜可以长很大。今年第一次,摘了个嫩的就已经有8磅多了。这瓜,嫩的炒着吃,老的熬着吃,煮粥甜,煮肉香,一次切两寸就炒一盘。砍瓜切开后切口很快就渗出亮晶晶的水珠,凝结成胶,把瓜的切口封住(见上图3),所以一个瓜可以吃很久也不坏。去年队长给我一个砍瓜,一段一段切着吃直到今年三月才吃完,仍然完好如初。

前些天生产队分浮财,我分到了大大小小7、8个瓜(见下图),有的留着送邻居朋友,大部分自留消耗。望着这么多瓜瓜,我这厢盘算着该怎么吃,LD在一旁却幽幽地说:“咱们成了吃瓜群众了。” 俨然一改良版的叶公。一段词遂浮上我的脑海:吾耕以思瓜,锄以想瓜,梦里欣然以有瓜。于是瓜熟蒂落而采之,置于台上,舖陈于厨房。LD见状,眉心紧蹙曰:天天吃瓜,何日为了?是LD非美食者也,食好似瓜菜而非瓜菜也。(仿《叶公好龙》)

IMG_0026

要说这《叶公好龙》还真好用,古人的智慧可以穿越千年放之四海。这不是,那天我跟田里头一边收瓜一边消受这瓜瓜菜菜成长之乐,忽然就又想起这段儿来了,不过这回说的是俺那生产队长。再来山寨一个,勉强成就了一段《农妇好瓜》如下:

有农妇勤好瓜,粥以有瓜,菜以有瓜,田园起垅以有瓜。于是天公慷而予之,扎根于土,挽秧于栏。一日收瓜,置于厨堂,愁却上眉梢:是五色瓜菜成堆,却让人如何消化是好?

咦?这丰收的大喜日子,怎么说来说去,却尽是一个“愁”字呢?

【原文:叶公子高好龙,钩以写龙,凿以写龙,屋室雕文以写龙。于是天龙闻而下之,窥头于牖,施尾于堂。 叶公见之,弃而还走,失其魂魄,五色无主。是叶公非好龙也,好夫似龙而非龙者也。 (汉·刘向)】

附:糊塌子(葫塌子、瓠塌子)做法

截屏 2020-08-19 01.31.46 (3)

 

 

 

 

 

 

截屏 2020-08-19 01.31.46 (2)

2020.8.20.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