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刘文忠:难能寻味的阿尔巴尼亚
 

刘文忠:难能寻味的阿尔巴尼亚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577
21/05/2019 8:32 下午  

刘文忠:难能寻味的阿尔巴尼亚

翻越同一座山,隔开两个国家,完全不一样,在马其顿山坡上树林繁盛,公路两旁整洁,进了阿尔巴尼亚山头光秃禿、路上到处拉圾,两国民舍建筑落差明显。小马说:你们看到拉圾多的地方,一定是阿尔巴尼亚人居住的地方。

a1

走访阿尔巴尼亚好像时光倒流,回复到八、九十年代刚改革开放的广东省,踏进阿尔巴尼亚国土,从城市到乡村一幅“脏乱差”的景象。马路与交通乱七八糟,不守规矩,各种车辆与摩托车、自行车到处抢道、超车、行人乱窜马路,繁忙交通路口到处有抱婴儿的妇女、怀孕妇女,小孩在车旁,敲窗乞讨,甚至站车窗前强行喷洒肥皂水擦洗乞讨,满街小贩摊,很俱有中国特色。一路上看到不少中国式的四层平顶彩色旧公房,阳台上晒衣服。听导游说,阿是刁民、乱生小孩。这些旧房屋曾是中国帮忙援建的,为了消除中国影响,现在政府规定外墙全部都要涂彩色。我们看到不少民舍好像未收尾,钢筋耸外、没封顶、外墙是毛脐,就居住人。听说是欧洲经济危机带给不少在外打工的阿尔巴尼亚人,不能寄钱回家,工程停止。在大街上我们还看到一些奇怪标语,问导游才知道因为希腊经济危机,影响了大批在那里打工的阿尔巴尼亚人,他们受到歧视和驱逐回国不公平待遇。在阿尔巴尼亚,有钱富人往外跑,留下是穷人,所以消费拉动不动。

一路上我到处寻问当地导游,并提出想看看当年中国人省吃俭用下来的援建阿项目,据我知道对阿尔巴尼亚,光1964—1970年,我们给了阿国90亿元人民币!根据当时货币含金量、购买力测算,它相当于现在的上千亿。但听当地阿尔巴尼亚人说:“全没了”。中国花费宝贵的外汇资源建立起来的工厂早被搞得负债累累,工厂大部停产,设备完全废弃。我们援助的堡垒,被他们喂鸡了,我们援助的卡车,被他们扔得漫山遍野,锈迹斑斑。作为中国人听了心醉,中国人自己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支援世界革命。这场疯狂的所谓“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最后必是死路一条。

在小马帮助下,我在阿尔巴尼亚有幸采访到一位叫多立的学者,地点是地拉那唯一家装饰不差的中餐馆,真是寒酸,听老板说,已经四天没有什么客人来,快撑不下去。老板问我们为什么要到阿尔巴尼亚来旅游?这里是欧洲最穷、不安全的地方,我告诉他们,因为曾经是兄弟。

a2

曾经的兄弟之国

多立妻子是这家饭店的财务,他父亲曾是霍查时代高级军官,派往中国大使馆当武官,他应此沾光在中国北大深造五年,读中文国际广播传媒学,后又在大使馆工作三年,回国担任阿尔巴尼亚电视台国际广播主要官员。91年劳动党垮台时他失业,逃出国门在欧洲打工。由于他精通中文,熟悉中国国情,经常接触在欧洲的华商,所以现在下海经商,与在阿尔巴尼亚华人合作做生意。

多立非常熟悉中阿关系和阿尔巴尼亚变迁前后历史,他说:中阿关系是互相利用,阿尔巴尼亚确实是从中国得到巨大物质利益,包括水电站这样的无偿援建大项目。但我们也付出很大政治利益,当时阿是中国与西欧下的一盘棋中一颗重要棋子,每次国际会议,我们都为中国赤膊上阵,特别是在联大,我们利用合法会员国身份上窜下跳为中国卖命,我们得罪整个西方,被足足孤立制裁封锁了多少年。你们还不知道:中国在没恢复联合国席位前,在国际海洋外航船上都偷偷摸摸挂阿尔巴尼亚国旗,来逃避西方经济封锁与制裁,类似这种事很多。今天中阿没有利益关系,中阿友谊从战友变中修,从同志变敌人,完全冷落。整个阿尔巴尼亚华人不超过二百人,而在毛时代,起码有近万援建工程的同志加兄弟在阿尔巴尼亚。阿老一代人对中国还是有好感,因为他们曾接受过政府很长时期的正面宣传。

他告诉我91年是阿尔巴尼亚人永生难忘一年,这一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跨台,霍查被清算,说他“消灭”了一万多政治犯。当时改朝换代没有大流血,基本上是一场和平演变。全国有一句口号,“一切从零开始,把霍查领导的共#产#主#义意识从阿尔巴尼亚国土上彻底清除出去”。在阿尔巴尼亚我们看到所有纪念革命领袖霍查的像与雕塑都被被拆毁,而在南联盟各国适度保存着。在阿尔巴尼亚国家博物馆和标注性的地方,昔日宣传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光荣、伟大、正确”和崇拜霍查的痕迹荡然无存。

a3

年轻时的霍查

多立说:像中国一样,国门一打开,许多人逃离了令人伤心的祖国。他当时是一个劳动党干部,下场更惨,被骂、被批,下岗失业,只有逃出国门,流浪欧洲各国打工谋生。作为一个曾经被长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洗脑的知识分子,他跑了不少国家,特别是欧洲,经过观察与反思才清醒,现在他认为:霍查劳动党走得是条死路,被推翻是必然性。

多立告诉我:78年两国关系正式冷淡,起因是中美建交,审判四人帮遭到霍查极力攻击,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说成走修正主义道路。但是中国人幸运有个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阿尔巴尼亚人对当时走在他们前面的邓小平理论,“改革开放”既仇恨又羡慕。阿人在清算霍查的同时,基本上放过霍查老婆,她当时也权力显赫,没有判她死缓,现在还活着,九十多岁。至于霍查的三个孩子,离住房都没收,现在像平民一样生活。

他还说:过去中国共产党批南修与苏修,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跟着起哄。后来邓小平改革开放,当时阿尔巴尼亚人骂邓小平是中国的赫罗晓夫,是彻头彻尾走修正主义道路。他说:中国领导人民曾经反“南修”、后来又反“苏修”,今天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我们认为你们也走上了“中修”的路。

南联盟与阿尔巴尼亚人都说中国共产党在“变天”,是道道地地的“中修”、是真正背叛共产主义运动的修正主义。最后轮到阿尔巴尼亚变天时,哪更彻底,真叫疯狂。

打开国门时,阿人疯狂逃出去,执政党人怕清算逃出去、知识分子、有钱人、包括老百姓怕恶梦再来也逃出去,人口才五百万不到的阿尔巴尼亚人有一百五十万人逃离家园出走。今天的阿尔巴尼亚已经没有什么工业与农业,经济来源主要靠三分之一阿人的外汇款收入、服务业。至于南斯拉夫更悲烈,内战死了多少人?现在看来东欧社会主义各国,没有一个不解体、彻底失败。而你们中国老大哥、包括越南、蒙古人民共和国兄弟也彻底成为修正主义国家。我们阿尔巴尼亚人都知道,毛泽东思想核心:经济上是推行计划经济,政治上对内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对外是支援“亚非拉、搞世界革命、解放全人类”。

在我们看来中国“两极分化、贫富差距、贪官污吏”比我们都厉害。你们在阿尔巴尼亚仔细观察一下,为什么阿尔巴尼亚成为欧洲最穷、最糟糕的国家?因为我们曾经学习了太多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的流氓文化,搞了几十年的阶级斗争,把好端端一个阿尔巴尼亚变成为一个没有道德、缺乏信仰、不知反思、无法无天的民族,我们被周边国家吐弃,被整个欧洲认为是“黑帮社会国家”,这就是我们的代价和教训。今天阿尔巴尼亚人醒悟了,决不会再走回头路。

六国一路走下来阿尔巴尼亚是我们全团人感觉最穷国家,我第九次到欧洲,感觉阿尔巴尼亚与我曾经跑过的三十多个欧洲国家相比,最大差别是社会与人的素质。

阿尔巴尼亚人均收入欧洲最低,失业率最高;在斯洛文尼亚普通月收入为一千二百欧元,阿尔巴尼亚只有三百多欧元,而去海外打工至少几倍。在首都地拉那马路上,团队中很多有车属感到吃惊,因为到处看到 “奔驰、宝马”,心想穷困落后的阿尔巴尼亚怎么有如此多名贵车。当地导游告诉我们,这些车非常便宜,是外国一半价不到,因为都是在欧盟各国打工的阿人偷窃而来,再通过黑社会走私进阿尔巴尼亚。作为一个阿尔巴尼亚知识精英,他非常痛心告诉我:在欧盟偷渡打工、移民经商最多的除了中国人,就要算阿尔巴尼亚人,500万不到的阿人有一百五十万在外打工谋生。阿主要经济来源就靠他们的汇款。但是这两民族移民方式优劣截然不同,中国人从打工开始,吃苦耐劳,没日没夜工作像机器人,最后靠积蓄投资经商成功。而阿尔巴尼亚人好吃赖做,不务正业,喜欢在欧洲各国结帮走黑道,专搞违法乱纪,毒品、走私、卖淫生意。阿尔巴尼亚人在欧洲被当劣等民族,在周边国家被当排除异己之人。

一路上我们出入过境六国,有一种感觉,经济环境越走越穷、边关越过越紧、每国海关都有进出两条线,从富国进穷国容易快速,相反从穷国进富国,像长蛇排队几公里慢慢第侯一二小时。进阿尔巴尼亚国土,我们团队亲身经历的二件难忘事。第一件我们进关发生一场虚惊,两个组织者与领队宋先生与俞先生一直胆心进阿尔巴尼亚受阻,因为没有正规旅游过境证明,是别国代办的。特别是小马哥一谈到阿尔巴尼亚,马上产生一种厌恶情绪,他不断数落这个国家坏,人也坏。大家知道他不会是光听别人说,自己也来过阿尔巴尼亚。我们问他坏在哪里?他好像有口难言。后来与他私下很好的朋友嘴里得知,他在阿尔巴尼亚经历了一场难以置信的夜总会事件,受到警察的威胁、敲诈、侮辱,甚至警察用枪顶在他脑袋上。小马对阿尔巴尼亚的负面评价增加大家担忧。

司机是马其顿人,他胸有成竹说:“没有问题,钱能搞定,因为他多次出入过阿边境有经验”。在进海关检查时果然不出所料,尽管我们交上去的护照里已经夹好欧元,因为我们是中国大陆游客,司机还是反复上车来拿各种证明被查,好不容易出海关,因担搁很长时期,还要跑很长路,司机在一百前的加油站让我们下车上洗手间。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一辆警车拦在我们车前,下来一个年老警官,不管司机与导游告诉他前面海关已检查通过的事实,他非找麻烦,要重新检查,最后警察带走司机,小马躲避在车上不下来。我们这批身经百战的大陆旅客,尽管知道自己在世界上是二等公民,因为我们都习惯进出世界各国,大陆护照被反复查看的滋味。每次出国不要说白人欧美、连黄种人日本、韩国、新加坡;包括黑人护照都比大陆人吃香,最令人心疼不高兴得是中国领土的香港与台湾护照都比大陆护照有用。我们在加油站厕所旁待一个小时,等得心灰意冷,胆心好不容易出了阿尔巴尼亚海关,再被赶回黑山国。我们叫聪明、能言善辩的小马去帮帮司机,小马就是不愿去,他特别怕阿尔巴尼亚警察。但胸有成竹反复说:警察是敲诈钱,没问题。又等了很久,才见警察送司机回来,我们见警察笑眯眯、司机哭丧脸,问被敲诈多少钱?他一言不发,只是说离开这鬼地方。小马催大家快上车离开这倒霉地,在车上他用马其顿语与司机交谈后,用中文痛骂了警察一句“这个混蛋!”我们叹息:曾经的革命战友,今天怎么会变成敲诈警察呢?

当然阿尔巴尼亚并非如此糟糕,多立与当地华侨告诉我:我们经历了一场全民还原历史的“讲真话运动”,彻底清算了霍查。人民也看清为什么必须持守普世价值,必须实行自#由#民#主。过去阿尔巴尼亚只有一家新闻媒体、一家电视台、一张报纸,现有一百多家私营报纸与电视台,政府与社会阴暗面得到及时揭露。阿尔巴尼亚仅管与周边欧洲国家相比显得落后、穷困,但解体前后的阿尔巴尼亚经济发展与政治变革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城市新高楼都是后盖了。一场走近、学习与亲西方运动正如痴如醉进行。过去阿尔巴尼亚是一个封闭、DU裁国家,专制统治迫害了不少人,搞得国家民不聊生,民族仇恨、人民愚昧无知。现在阿尔巴尼亚彻底开放了,我们经历了一场全民回原历史真像和讲真话运动,理清思路也彻底清算了霍查。现在人民的精神面貌和社会换然一新,完全学西化。

今天你们看到的阿尔巴尼亚社会阴暗面与被纽曲的人心,看到阿尔巴尼亚也有中国类同社会问题,如:权贵勾结、贪污腐败、两极分化。这是可以慢慢改变的。改变的方式就是寻求价值观的回归,走西方与欧盟之路。其中你们看到的基督教在这里的漫延和兴旺就是一例,今天在阿尔巴尼亚及原来解体的共产主义国家,人民重新点燃追求信仰的愿望,教堂恢复和增建,信教的人越来越多,这就是“一切从零开始”。今天阿尔巴尼亚体制完全不一样,人民看清并已经觉悟,不在愚昧无知过日子。今非昔比,阿尔巴尼亚现在是一个民主自由社会,不需要革命、造反与暴力,人民有民主普选权,完全可以自由更换信得过的政治人物上台。

读者推荐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