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伊萍:英文Liberal(自由)一词蕴...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伊萍:英文Liberal(自由)一词蕴含着什么样的丰富含义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702
Topic starter  

伊萍:英文Liberal(自由)一词蕴含着什么样的丰富含义

许多中国人对英文单词liberal一词的理解局限于政治派别区分,比如,熟悉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美国的民主党在政治派别上属于liberal,即自由派,从左右角度上讲是左派。在英语里,liberal一词可以被用在许多与政治无关的场合,比如,我们可以说某个人做菜时,加盐非常liberal,意思是盐加得很慷慨很多。如果我们用寻找同义词的方法,来更透彻地挖掘liberal一词的含义,就会发现,liberal的同义词大多与政治没有什么明显的关系,而是更多地涉及到描绘人的思想方法和心理状态。当我们用liberal一词来定义一个人的整体特点的时候,说某个人比较liberal,主要指的是这个人在思想方法上或心态上比较自由,更详细地解释就是,思想不容易被旧习惯或条条框框限制住,思想自由的人一般不容易成为教条主义者,他们不会将某本最高经典当成是唯一的指导思想。与liberal在政治上形成对照的英语反义词是conservative,即保守派,又叫右派,从思想角度上讲,conservative所含有的保守意义是指坚守在意识形态规定的教条范围之内,不跨出雷池一步,思想保守的人往往需要一部最高经典来给自己指引方向,这个最高经典既可能是基督教的《圣经》,也可能是伊斯兰教的《可兰经》,还可能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一书、或者是红宝书《毛主席语录》。

那么,为什么观念比较liberal(自由)的人会是政治上的左派?这种思想上的自由是怎么导致政治主张上的左倾的呢?另外,为什么美国主流媒体大多观点偏左?这一现象让许多来自红色中国的人感到困惑,有些中国人试图用市场理论来解释美国媒体左倾的原因,说是因为左倾的看法受众比较多,这样的解释让另一些中国人跌入更深的迷茫,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主流媒体不去满足将近百分之五十的美国右派受众的需求。这种用市场理论来解释一切的思路,是信奉唯物主义论所导致的结果,在我看来,也是对多数美国媒体人在品格上的一种羞辱,好像他们表达的看法不是来自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而是跟随在市场之后,哪一种观点能够卖钱就鼓噪那个观点。这种观念跟随在市场之后的媒体,其典型范例就是如今的海外中文商业媒体,在这些媒体上,谣言和恶言漫天飞,因为传播谣言和恶言可以兴旺网站,有利于给网站带来短期的经济利益,所以,如果媒体完全受市场控制,其结果就是海外中文媒体的现状。美国主流媒体不像中文媒体那样乱象辈出,恰恰是因为多数美国媒体人并不纯粹以市场为上,他们的观点并不跟随在市场之后,虽然美国主流媒体大多是私营、也需要考虑经济效益问题,但是,多数美国媒体人基本上做到了既履行新闻职业的道德标准和使命义务、同时又获得商业成功的双赢,给社会健康带来长远的好处,媒体人自己最终也会受益。像多数中文媒体那样,只追求短期经济效益,导致的是毒害华人社会思想的后果,使得每一个华人有一天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私营美国主流媒体实际上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只不过比起中文媒体来,要好得多。

其实,美国主流媒体观点大多左倾的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美国知识分子大多思想自由,他们大多发自内心地支持左派的主张。我们从美国大选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到,文化水平越高的美国人,支持民主党的比例就越高,而且,同样级别的文凭,不同行业的人在观点倾向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据牛津大学法律分析网站发表的一篇学术文章介绍,在美国高学历职业者当中,高科技业、新闻媒体业、和学术界是向左倾斜得最厉害的人群,法律、会计、金融和医学界的政治倾向分布相对比较左右均衡,法律界总体趋势更偏左,会计、金融和医学界里偏右的人稍多一些。那么,美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感兴趣从事新闻业的知识分子,为什么大多会成为天然的自由派和左派?自由派、左倾、和知识分子这三者之间是怎么产生了一种三位一体的相通关系的呢?为了回答以上提出的所有问题,让我们首先从寻找liberal一词的英语同义词做起吧。

如果你上网查liberal的同义词,会发现,许多经常被中国人用来称赞西方人的形容词是liberal的同义词,比如,open-minded(开明)、generous(慷慨)、tolerant(宽容)、unprejudiced(不带偏见的)、big-hearted(大度)等等,也就是说,中国人称赞西方人,实际上大多时候称赞的是西方社会里的自由派。另外,free(自由)、progressive(进步),也是liberal的同义词。与liberal对立的conservative,其同义词有old-fashioned(老派)、orthodox(正统或死板)、unchangeable(无法改变的)、uncreative(没有创造力)、unimaginative(没有想象力)、prudent(谨慎)、backward-looking(向后看)等等,这些conservative的同义词是不是大多有点像是在描述典型的中国人?红色中国来的新移民到西方后容易成为保守派,其背后是有深层的思想原因的,这也说明,西方社会里的保守派是一些在思想上更像中国人的西方人。

再让我们来看看英语词典是如何详细解释liberal的含义的,英语词典给出的对liberal的定义之一是,“willing to respect or accept behavior or opinions different from one’s own; open to new ideas”,即,愿意尊重或接受与自己不同的行为和观点,对新思想怀抱开放态度。在我看来,思想自由的人会比较开明、比较容易接受不同观点和新思想,是不证自明的必然,一个思想不容易被条条框框限制住的人自然会更加开明,会对新事物或自己过去没见过、不习惯的东西更感兴趣、更有接受能力。

思想自由的人又为什么会在政治观念上左倾呢?要理解这其中的相通关系,我们首先需要澄清左右的定义。受红色教育长大的中国人大多对左右概念的定义认识模糊不清,有些人认为主张帮助穷人就是左,还有些人认为左就是提倡平等,这种对左的认识没有抓住什么是左的根本含义。左倾的人固然大多主张帮助穷人、也更提倡平等,但是,真正决定是否左倾的最主要标准是看其是否支持改革,用英文讲就是being progressive(主张进步);而右倾的主要特点是提倡保持原状、甚至主张倒退。一个宣称要帮助穷人的人有可能是极右派,比如,中国的毛“左”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极右,因为他们幻想用古时候穷苦民众盼望皇帝大救星降临的方法来帮助穷人,是一种向后看、一种倒退,属于保守,而不是进步。思想自由的人提倡的改革,一般不是以退回到想象中的美好旧时代中去来解决现有的问题,而是主张以新理念为指导思想、采用过去至少在本国没有采用过的新方法来解决问题,从而获得比以前更好的结果,给国家和社会带来进步,所以,主张创新、主张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是左倾的前提条件。一个思想自由的人、一个更容易接受新事物的人,自然会更倾向于支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创新道路,这是为什么liberal的一个同义词就是progressive,可以说,思想自由的人必然左倾。

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的是,并不是任何一种新理念或新方法都一定能够带来进步,对什么样的新理念和新方法可以给社会带来真正的进步,我们应该通过言论自由来进行质疑和检查,考核其真伪性或优劣性,以防止人们将一些乌托邦思想追捧为指引国家未来方向的先进理论、或甚至将落后与倒退误当成是进步。在人类历史上,有过许多自称进步、实际上却代表着落后的例子,列宁主义正是如此。虽然列宁主义自贴进步的标签,但是,列宁上台后,废除了末代沙皇自1905年俄国立宪起引进的一些有限政治进步,推行比沙皇统治末期还要专制的政治体制,将俄国社会拖向了倒退。

理清了思想自由与政治观念左倾的必然相通关系之后,下面再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什么美国社会中存在着知识分子大多思想上自由和政治上支持进步理念的现象,换句话说就是,为什么知识分子大多左倾?

知识分子与其他民众的一个最大差别,在于知识分子爱思想,他们凡事爱问个为什么,爱挖掘隐藏在为什么背后的答案。他们对自己信奉和追求的理念,一般不停留在知其然的水平上,而是上升到了知其所以然的水平,理解为什么自己相信的理念更加合理、更有利于人类社会,因此,知识分子信奉某种理念与宗教信仰者信奉某种理念层次非常不同,知识分子的信念更富有深度、更高瞻远瞩、更具备扎实的事实基础和理性支柱,也更平衡、不容易走极端。而宗教信仰者的信念往往来自于习惯与盲从,比较机械表面,很容易脱离实际,易于被领袖欺骗,还常常会滑向极端。正是因为知识分子对思想和理念的理解大多达到了融会贯通、知其所以然的水平,他们在思维方法上就比较灵活自由,不会过于拘泥于教条的约束,更容易成为思想自由的自由派。相比之下,以宗教为主要思想源泉的人对理念的信奉主要出自盲从,他们在思想上就必然更加死板、更教条主义,更倾向于成为保守派。

有意思的是,据说现在中国国内不少知识分子成了提倡将中国宗教化的鼓吹者,他们对基督教的崇拜达到了如此地步,甚至主张将中国改造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国家,这让我感到极为惊讶和不解,知识分子怎么可能成为宗教的狂热支持者?宗教不问为什么,来自上帝的旨意、圣经上是如此说的,就解答了一切问题,这不是要让爱思想的知识分子失业吗?不是会让知识分子最爱做的事变成没有必要、没有意义了吗?中国知识界会出现如此怪象,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文科教育方式出了错。如果说中国的理科教育方法还算比较科学,还讲究充分的事实依据、清晰的概念定义、和合理的逻辑推理的话,那么,中国的文科教育采用的完全是一种不问为什么的宗教式反科学教育方法,不容置疑、唯一真理式的硬性灌输主导着对中国学生的文科思想培育。这种教学方法传承于斯大林建立的苏联文科教育模式,斯大林本人是沙皇皇家神学院的肄业生,曾经接受过五年的神学院教育,他照搬了神学院的教学方法,只不过将信基督改成了信马列。中国文科教育方式的反科学性,导致中国知识分子思维宗教化程度普遍严重,他们对文科概念和理论,大多一知半解,习惯于盲从,缺乏用科学方法来探究其所以然的能力。而西方知识分子爱问为什么、也有能力解答为什么的特长,使得他们敢于挑战旧有的观念和常规、能够创造或接受新思想。当一个人爱问为什么时,当一个人被允许询问为什么时,他/她就更有可能不会将过去存在的一切看成是理所当然、不可改变的铁板事实,而是会更易于发现过去的某些东西不合理,进而产生怎样做才更加合理的想法,再进一步成为信奉并鼓吹改变旧做法、使用新方法来取得更优化效果的进步理念支持者。所以,从爱思想、到思想自由、再到主张进步是一个连续的、必然相关的发展过程。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并不是每一个人在做政治选择时都基于思想因素,有些人是基于经济利益的便利选择了左或者右,这是为什么支持美国左派,即民主党,的选民当中,既有不少高学历的精英,也有许多需要依靠政府福利补助的低收入穷人,而美国右派,即共和党,的支持者里,既有相当多受教育水平低的底层民众,也有不少寻求少交税的富人,可以说,两边的支持者都是各阶层人群的混杂,不过,据美国大选统计数据显示,总的来讲,美国民主党选民的平均受教育水平高出共和党选民。前面提到,美国新闻业知识分子是左倾程度最强烈的人群之一,而从事会计、金融和医学业的高学历美国人总体来讲有点偏右,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正是与经济因素在政治选择中所起作用的大小相关。据报道,新闻学文凭是美国大学毕业文凭中平均收入最低、最不值钱的文凭,选择从事新闻业的美国人大多不是为了赚钱的目的走入新闻职业,而是出于理想和使命感的驱动,他们一般不会以个人的短期经济利益得失为标准来决定自己的政治倾向;相对来讲,财金界的人挑选自己的职业更有可能是出于爱赚钱的兴趣爱好,他们因此也就更有可能是出于贪图少交税的短期个人私利而选择了支持右派。医学界偏右的原因既可能与经济因素相关、也可能与医学本身更注重记忆而不强调推理的特点有一定的联系。新闻媒体业在美国难以赚钱、难以从经济上维持下去的状况正随着网络技术的兴起变得越来越严重,我在此呼吁常常为自己有钱而沾沾自喜的美籍华人们能够订阅当地报纸,用每月少吃一两顿外餐或少喝几杯星巴克咖啡的钱来支持对监督权力极为至关重要的美国第四权-新闻媒体业。

据说中国知识界还存在着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国内有不少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是美国极右派领袖川普的粉丝,一位留美中国博士生专门写了一篇论文来分析这种左右错位的现象。我倒是认为,这种怪象的根本原因大概需要从国内人对自由派的定义是否出现了错位当中去寻找,某些自称为自由派的中国知识分子未必是真正的自由派,他们或许是一些教条主义者,很容易对意识形态信条怀抱宗教般的盲目崇拜态度,这与列宁党自贴进步的标签、列宁党却不仅不是进步党、反而是倒退党,恐怕是同样的道理。最令我感到可笑的是,最近读到著名中国异议人士滕彪写的一篇文章,说是中国国内一位自由派领军人物现在是保守主义思想的积极鼓噪者,这种有人可以同时自称是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的奇葩现象,让人窥见国内人对什么是自由主义、什么是保守主义的定义有多随意和混乱。思维如此浆糊的人据说还是在国内知识圈颇具影响力的一位思想领袖,凸显出红色教育对中国知识分子思想水平的破坏达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而许多中国人对别人自贴的标签是否属实缺乏审核与辨别能力,正是这些中国人很容易被政治骗子欺骗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外,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中指出,西方优秀的根源在于西方知识分子更理性,所谓理性,与本文谈及的爱追究为什么、爱挖掘为什么背后之答案,其实是一回事,当我们说某些人更理性时,指的就是这些人更讲道理,更在乎解释为什么,他们能够说得出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来提倡自己所相信的理念。值得提醒人们注意的一点是,我所鼓噪的理性并不是指纯粹的理论或逻辑,思维理性不等同于从理论到理论、只在理论中兜圈,讲人间的道理既要有理论和逻辑,也要有事实依据,还必须结合人性和良知,这最后一点是人文学的科学性与理科学的科学性大不相同的地方,理科学处理的一般是没有自我意愿的、冷冰冰的、更具备可预测性的死物,而人文学研究的是拥有自我意识和意愿的、富有感情的、更难于预测的活人,这是为什么人文科学比理科科学更复杂、包含更多的维度、带来更高的难度,也造成人文科学里一般无法找到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统一规律、并且常常没有黑白分明的简单标准答案。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