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言小义:孤勇者专题之 邹幸彤翻译的诗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言小义:孤勇者专题之 邹幸彤翻译的诗

1
1 Users
0 Likes
65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10101
Topic starter  

言小义:孤勇者专题之 邹幸彤翻译的诗

zou

 邹幸彤大律师

十年前,小义在香港跟邹幸彤初次见面时,她的履历还仅是一目了然到一句话可以概括——介绍给我的人称她为“英国剑桥大学的高材生”。学霸形象令人侧目但背景其实单纯。人也真的显得单纯——典型学生妹打扮,梳马尾辫,白白净净的脸上架一副黑框眼镜。

那应该是香港占中运动发生之前一年的某个时候,具有前瞻眼光的资深报人蔡咏梅大姐感觉到山雨欲来,引导我合撰一本参与香港社运的书出版,发布会上幸彤来了,但还没轮到坐嘉宾席。等过了一、两年,在一次六四维园烛光集会上再遇见时,她已经不是那个坐在草坪上我们中间的“彤彤”,而是赫然站在了台上——她作为香港支联会的副主席被介绍给全场。再后来一次,是跟她、心语二人同行,顺道在某个电车站外一个位于二楼的“大家乐”或“大快活”午餐,吃得匆忙,但她的话多了些,那个时候才知道她还多了一个头衔:大律师——尽管这个“大”字很难与依然一副学生妹模样的她联系起来。

小义离开的香港是一个没有国安法的香港,但从2019年开始遥望,眼看那“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没等到期便提前作废。去年六四前夜,媒体报道幸彤被警方以“涉嫌宣传未经批准集结”为由拘捕。三个月后,保释期内的她因拒绝向香港国安处提交支联会运作资料,被警方上门拘捕。去年9月9日,惊闻香港警方对邹幸彤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后连同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以及支联会被正式起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于香港如此迅速地变得如此陌生,对于幸彤等香港的孤勇者们仰天呼气成白虹的悲壮,对于落在所有在地香港人身上的时代灰尘,对于这个无法理喻的历史时期,小义一时找不到词来形容体验到的震惊错愕。

一直想收集一点幸彤书写的文字,想起她试译过越南异议作家阮春义的诗,译得非常朴实贴切而又感同身受,后来收入到独立中文笔会2013年的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册子中。小义于是在电邮中用关键词把它翻找了出来,分享给【议想天开】的读者,以此向被时代革命拣选而成为前驱英雄的彤彤致敬。(言小义)

哪一个朝代像这样(邹幸彤 译)

我的祖国像是驴皮

每有一个愿望就萎缩一次

一个繁荣的愿望:树林失去大树,海洋失去游鱼

一个领土完整的愿望:岛屿和山脉,被外国人吞并…

我和平地举著牌子,向北京抗议

首先来的是员警

他们看着我,如同看着一只癞皮狗

我跌倒,他们拉我起来

拳头再次落到我的脸上

可是,他们是我的同胞

跟我分享著这片干旱土地的石头和沙子

这片土地千年的挣扎与痛苦

去生存,去克服…

我躺在地上

吞下眼泪

哪一个朝代像这样

在我们四千年的历史当中。

节录自阮春义诗歌集《愿望》

(幸彤译自佚名者从越南文翻译的英译)

注:阮春义——越南诗人、记者、散文家和小说家,地下民主杂志《祖国》的编辑,“8406组织”民主运动创始人之一,政治犯,独立中文笔会2013年度刘晓波写作勇气奖两得主之一。

WHICH DYNASTY LIKE THIS ONE

My fatherland is like the donkey skin

That shrinks each time one has a wish

A wish of prosperity: its woods lose their trees, its seas their fish

A wish of territorial integrity: its islands and mountains were annexed by the foreigners…

I stood peacefully with my sign, protesting Beijing

The first people to come were the police

They looked at me as a scabrous dog

I fell down, they lifted me up

Their punches again landed on my face.

Yet, they’re my compatriots

Sharing with me this arid land of rocks and sands

This land of thousands of years of struggle and pain

To survive and to overcome…

I lay on the ground

My tears swallowed

Which dynasty like this one,

Along the 4000 years of my people’s history.

 

(Excerpt from poem ‘’Wish’’)

Hai Phong 3 May 2008

Nguyên Xuân Nghia

Translated from Vietnamese by an unknown author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