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珍寶海鮮舫在南海沉沒,曾承載香港一個時...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珍寶海鮮舫在南海沉沒,曾承載香港一個時代的記憶

2
1 Users
0 Likes
53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748
Topic starter  

珍寶海鮮舫在南海沉沒,曾承載香港一個時代的記憶

上周,水上餐廳珍寶海鮮舫被拖出香港仔灣。
上周,水上餐廳珍寶海鮮舫被拖出香港仔灣。 PETER PARK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周,當拖船將水上餐廳珍寶海鮮舫拖離香港時,這艘巨船的所有者曾向公眾「送上至誠的祝福,願明天更好」。
 
那個「明天」現已沉沒在南海的海底。
 
珍寶海鮮舫的所有者香港仔飲食集團周一表示,這艘船長76米、高三層的水上餐廳在周末拖入深水區時傾斜沉沒。公司表示無人受傷。
 
珍寶海鮮舫的沉沒在整個香港都引發了很大的反響。這座宮殿風格、飾以霓虹燈的巨船曾在香港的同一港口停泊了近半個世紀。幾代香港人在這裡辦婚宴、洽談生意時,都要吃脆皮燒肉和避風塘炒蟹等粵菜。對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許多人來說,這家餐廳象徵著一段比現在更樂觀的當地歷史。
 
珍寶海鮮舫的沉沒發生在香港出現巨大動蕩的時候,這些動蕩始於持續了數月之久的2019年反政府抗議活動。抗議活動導致中央政府在2020年對香港實施了強有力的國家安全法,之後,香港所剩無幾的民主制度已被這部法律侵蝕。
 
動蕩在疫情期間繼續,關閉邊境、保持社交距離等措施迫使數千家各式小店難以為繼,還威脅到香港一些最知名的企業,包括大眾喜愛的天星小輪。
 
當天星小輪和香港其他的視覺標識受到威脅時,「香港的視覺象徵似乎正在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不可磨滅的香港:香港的剝奪與反抗》一書的作者林慕蓮(Louisa Lim)說。
 
「這一點之外,再加上香港國安法帶來的巨大政治變化,讓香港人對他們的城市還會剩下什麼充滿疑問,」她補充說。
 
珍寶海鮮舫由澳門博彩業大亨何鴻燊於1976年開設,多年來一直是珍寶王國水上餐廳的一部分,珍寶王國還有一個較小的水上餐廳叫太白海鮮舫。據《南華早報》報道,由於1971年發生的一場導致34人死亡、數十人受傷的大火,珍寶海鮮舫推遲了開業。
這家餐廳開業之前曾在1971年發生過一場導致34人死亡的火災。
這家餐廳開業之前曾在1971年發生過一場導致34人死亡的火災。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多年來,不少名人去過那裡,包括演員湯姆·克魯斯、商人理查德·布蘭森,以及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這個巨大水上餐廳還曾出現在1974年的007電影《金槍人》和幾部香港大片中。
 
2011年關於一場全球大流行病的驚悚片《傳染病》的一個關鍵場景也是在這家餐館拍攝的:格溫妮絲·帕特洛飾演的角色從這家餐廳的一名廚師那裡感染了一種致命病毒,成為大流行病的第一個受害者。
 
儘管珍寶海鮮舫的周圍已蓋起了高大的住宅樓,但這家餐廳耀眼的霓虹燈招牌和宮殿風格的建築仍讓其在香港島西南的香港仔灣的天際線中具有顯眼地位。它曾是香港人締造美好回憶之地;林慕蓮上周在Twitter上寫道,去那裡吃飯曾是她家每年的傳統。
 
但到2020年時,珍寶海鮮舫已累積虧損超過1億港幣。為了遏制新冠病毒大流行,香港對餐飲和旅遊業採取的限制措施導致這家餐廳關門。香港仔飲食集團當時曾表示,他們已無力承擔維修和檢查費用,提出將珍寶海鮮舫無償捐贈給當地一個主題公園。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在2020年晚些時候表示,政府將與主題公園和當地的非營利組織合作,「讓這個水上餐廳重生。」但該計劃終成泡影,林鄭月娥上個月說,政府不會把納稅人的錢投給這家近十年來已累計虧損逾1億港幣的餐廳。
2004年,維珍集團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在珍寶海鮮舫吃早茶。
2004年,維珍集團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在珍寶海鮮舫吃早茶。 MARTIN CHAN/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6月14日,珍寶海鮮舫被拖離香港。香港仔飲食集團當時拒絕透露船的去向,不過公司此前曾表示,船將在香港以外的地方進行維修保存。
 
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珍寶海鮮舫在周日經過西沙群島時「開始傾斜」。中國稱為「西沙群島」的帕拉塞爾群島是南海一連串有爭議的島嶼,中國、越南和台灣都宣稱對這些島嶼擁有主權。公司的聲明說,事故發生的地方水深超過1000米,「進行打撈工程非常困難。」
 
香港仔飲食集團的發言人斯蒂芬·吳拒絕就網上有關沉船可能是為了得到保險賠償的猜測置評。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沉船涉及違法行為。
 
該公司在周一的聲明中說,「現正向拖船公司進一步了解事故詳情」,但沒有透露拖船公司的名字。
 
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珍寶海鮮舫。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香港政治的社會學教授孔誥烽稱這艘船「自我東方化」,不值得懷念。
 
「專為那些尋求尷尬異國情調的無知遊客提供質次價高的食物,」他上周在Twitter上寫道。「走吧,別再回來。」
 
但對有些居民來說,失去珍寶海鮮舫加深了他們已有的印象,那就是自2019年的抗議活動以來,他們喜愛的關於故鄉的東西已在消失。一些社交媒體用戶將本周的沉船描述為釘在香港「棺材上的一顆釘子」。還有人把沉船稱為「海葬」。
這家餐廳曾出現在多部電影中,但並非所有人都喜歡它。一名社會學教授稱其「專為那些尋求令人尷尬的異國情調的無知遊客提供價格過高的糟糕食物」。
這家餐廳曾出現在多部電影中,但並非所有人都喜歡它。一名社會學教授稱其「專為那些尋求令人尷尬的異國情調的無知遊客提供價格過高的糟糕食物」。 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一幅很受歡迎的漫畫中,珍寶海鮮舫在游魚間下沉海底。
 
筆名阿塗的政治漫畫家是這幅畫的作者,他最近離開了香港,理由是如果留下會「精神壓力巨大」。在阿塗的漫畫中,海底已沉著兩個雕像。一個是傾斜狀的正義女神,另一個酷似去年從香港一所大學校園拆除的抗議象徵——民主女神。

王霜舟(Austin Ramzy)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艾莎(Alexandra Stevenson)是時報上海分社社長。歡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關注她。


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748
Topic starter  

香港珍寶海鮮舫:一艘南海沉船牽扯的那些事

2022年6月23日早上6點14分
攝像記者在香港仔海旁拍攝準備出港的珍寶海鮮舫(14/6/2022)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香港仔漁村是香港最早的居民聚落,珍寶海鮮舫在這片海域上停靠了46年。

 

過去兩年多,香港海上餐館珍寶海鮮舫因2019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新冠病毒病)疫情而處於停業狀態,船東最近表示將把畫舫移走,送到外地檢修。2022年6月19日,據船東所言,珍寶海鮮舫在南中國海西沙群島附近沉沒,估計將長眠於1000米深海底。

香港民眾不一定對它有很強烈的感情,但這艘被媒體普遍稱為「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內外裝潢雕欄玉砌的畫舫,就像中環的摩天高樓一樣,「屹立」香港仔避風塘45年。畫舫為何翻沉,首先該否將其拖行至汪洋大海,旋即成為港人熱議話題。

珍寶海鮮舫船東對沉船這個結局「感到難過不舍」,中國香港特區政府船政部門稱,船東向媒體公開沉船消息後才得悉事件,已要求船東提交報告。

從接待過英女王,拍攝過中西電影大片的飲食殿堂,到南海的沉船,珍寶海鮮舫牽扯著種種事情。

視頻加註文字,

2022年6月14日,珍寶海鮮舫移離香港,一些市民冒雨送別。

  • 新版香港教科書稱香港不曾是「殖民地」
  • 香港歷史的冰冷一面
  • 菲利普親王與香港:日本投降後給添馬艦女工派糖果的日子
  • 從一口井看香港的前世今生

珍寶海鮮舫翻沉,我們知道哪些信息?

珍寶海鮮舫1971年在香港建成,但開業前被大火焚毀,繼而被澳門「賭王」何鴻燊與香港房地產商人鄭裕彤合資購入,重修後於1976年10月19日正式開業。中國香港特區海事處表示,珍寶屬水上食肆,持有香港「第I類別船隻」運作牌照,即與像天星小輪等客運渡輪屬同一船類,事發時牌照有效。

據海事處向BBC中文提供資料,根據運作牌照條款,珍寶海鮮舫最多可載1,746名乘客,運載總人數不得超過1,966人;《信報》引述船東提供資料,海鮮舫高28米、長79米、闊25米,相當於一座近九層高的樓房。

海事處表示,珍寶海鮮舫最近一次年檢於2021年6月完成。換言之,其年檢於2022年6月到期。

珍寶海鮮舫(左)與太白海鮮舫(右)停放於香港仔避風塘(13/6/2022)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珍寶海鮮舫(左)與太白海鮮舫(右)和數艘輔助船一同組成珍寶王宮海上食府。

 

雖說其執照與港內客輪無異,珍寶海鮮舫實際上是一艘躉船,沒有發動機,無法自力航行。

資深海事輪機工程師李健光對BBC中文記者介紹:「很明顯,正因為這艘躉船上面是餐廳,牽涉有許多人用餐,也牽涉到火警逃生等一切考量,因此對這艘躉船的要求會比一般貨運躉船的要求高出許多。」

遇事沉沒前,珍寶海鮮舫由香港上市公司新濠國際名下的香港仔飲食集團擁有。新濠國際主席兼行政總裁為何鴻燊二房幼子何猷龍。

6月14日,珍寶海鮮舫被拖離其根據地——香港島南面的香港仔避風塘。船東當時對外表示將把畫舫送往東南亞維修,但不能透露具體地點。

6月20日深夜,香港仔飲食集團發表聲明,宣告珍寶海鮮舫18日下午於拖行途中「遇上風浪,船身入水開始傾側」,負責拖運的拖船公司嘗試救援不果,於19日在西沙群島附近水域「全面入水翻轉」。

翻船事故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由於事發地點水深超過1000米,擬進行打撈工程亦非常困難」。

船東聲明說:「根據規定要求,珍寶海鮮舫在離港前,已聘請專業海事工程人員詳細檢查船身和加上圍板,並得到一切所需批文進行本次航行。」

BBC中文記者曾兩度電郵香港仔飲食集團的公關代表,包括事發地點坐標與拖船公司名稱,對方承諾將予答覆,但直到發稿前,BBC中文並未接獲任何回應。

香港仔避風塘海旁一名工作人員在監察珍寶海鮮舫通過出港航道(14/6/2022)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香港特區海事處、船東與香港本地拖運商均聲稱已為拖運珍寶海鮮舫採取所需措施。

 

在香港媒體喧鬧一天後,香港特區海事處6月21日晚發表聲明,首次證實香港仔飲食集團於13日申請讓珍寶海鮮舫於翌日出港,從香港水域拖往柬埔寨。又稱船東並未向政府報告沉船,海事處也是從媒體報道得知事件,繼而要求船東提交書面報告,並將立案調查。

海事處稱:「船東已聘請驗船機構進行相關檢驗,確保珍寶適宜由香港被拖往有關目的地。海事處經審閱相關資料後發出出港證,允許珍寶在6月14日從香港仔南避風塘的停泊位置被拖離香港水域。」

海事處證實,珍寶海鮮舫出港時,當局有派船監察,「其間並沒發現異常情況」。

海事處又稱:「一般而言,被拖航的船隻不會安排人員在船上,而拖船會監察被拖船隻的情況,在有需要時作出適當處理。至於採用什麼拖航方法,由船東決定。至於船隻的打撈事宜,一般是由船東處理。 」

李健光向BBC中文評論說,他認為海事處的說法合理:「我覺得他們能做的都做了。」

香港仔避風塘海旁一名路人駐足眺望珍寶海鮮舫側翻的廚房船(1/6/2022)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2022年6月初,珍寶海鮮舫即將拖走的消息已經公布,未幾其廚房船(右)突然側翻,半浮半沉。

 

香港媒體很快便找到當時負責將畫舫拖離避風塘的拖船公司潤利海事集團。據《明報》報道,潤利集團主席兼執行董事溫子傑稱,他們的兩艘拖輪僅負責香港水域拖航航程,6月14日黃昏抵達南丫島東北面、近鹿洲附近水域後,交由另一遠洋拖輪公司接手。

溫子傑又對《晴報》稱,他們在拖離前已目測檢查畫舫,未發現破損及入水傾側,與遠洋拖輪公司交接時並無異常,又稱其集團與香港仔飲食集團合作逾20年,每兩年將海鮮舫拖離檢驗,最近一次在兩年前,當時「一切正常」。

溫子傑身兼香港港九電船拖輪商會理事長。BBC中文記者曾透過商會試圖聯繫他,但至發稿時未獲回應。

中國與南海周邊國家之間的主權爭議迄今仍未解決,其中越南便對西沙群島宣稱擁有主權,稱為黃沙群島。北京不予承認,並於2012年7月成立海南省三沙市管理。珍寶海鮮舫沉沒一事受到中國大陸媒體廣泛報道,但直到目前為止,海南省或三沙市海事部門並未對此發表任何評論。

李健光指出:「要是事發地點屬於公海,那理論上不會有其他人(政府機關)要求他(船東)提交報告。始終這艘躉船是由香港海事處審批它出去的,所以出去了,發生了這樣的一個意外,香港海事處是有權要求船東或拖船公司提供報告。」

不過,沉船位處爭議水域這事實,還是吸引到香港評論人士的注意。

https://www.instagram.com/p/CfEr4ipIZSj /">

跳過 Instagram 帖子, 1

結尾 Instagram 帖子, 1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那一去不復返的珍寶記憶

BBC中文記者葉靖斯

從香港島深灣海面眺望珍寶海鮮舫(10/2016)

圖像來源,MARTIN YIP / BBC NEWS CHINESE

時為2016年10月,那是筆者首次光顧珍寶海鮮舫,是家庭休閑節目。如今這成為了畢生唯一一次造訪。

已經記不清當時具體花費,但肯定是每人過千港元。然而畢竟是廂房,算是預期之內。這並非因為登船時特別提出要坐廂房,但服務員沒有把我們帶往大飯廳。船東方面聲明,珍寶自2013年起已在虧損,回想起來,服務員這動作似乎說明了當時的客流量。

現在該後悔好幾件事情:那次光顧沒太在意海鮮舫的歷史,更沒想起要找龍椅等「指定景點」拍照留念。這顯然是一次失敗的「自由行」。但覺餐飲不過不失,廂房明亮雅緻,窗外避風塘晚色尚可,用餐完畢,徐徐離席,在梯間稍作參觀便登船回岸。

珍寶王國實際上有兩個接駁船碼頭,除了香港仔海旁,尚有附設停車場的深灣碼頭。筆者一行因開車前往之故而從深灣碼頭進出,記憶中該處甚是冷清。

Facebook上有網民認為,珍寶屬於香港僅存的霓虹光管招牌代表。霓虹光管在1970至1990年代左右盛極一時,可今天維多利亞港兩岸的大型招牌,早已被LED燈飾和巨型影像屏幕所取代。雖說珍寶沒頂,太白仍在,且相比之下,太白海鮮舫是老而彌堅,但網民與評論人士將這次沉船形容為「時代的終結」,也許有其道理。

珍寶海鮮舫宴會廳(1991)

圖像來源,GAMMA-RAPHO / 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1990年代的珍寶海鮮舫宴會廳。被視為必游景點的龍椅就在後方。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珍寶海鮮舫到底遇上了什麼事?

沉船消息公布後,香港網路社區上可謂謠言滿天飛,各方揣測或是言之鑿鑿,或是帶有調侃諷刺意味。星島報系《頭條日報》報道便說:「有網民問為何事件發展如此『巧合』,有網民笑言『劇本(早)已寫好』,更有人形容『泊位原來喺海底』(停泊地點原來在海底)。」《信報》報道說,有網民批評把珍寶海鮮舫強行拖出公海,等同「謀殺」。

《明報》引述英國輪機工程及海事科技學會前東亞區會長司徒家成說,海鮮舫體積大,較理想的做法是以內河船形式,在沿岸15海里水域拖行,「萬一出事都可以儘快拖埋岸」,他對海鮮舫被「拖出海」感到不解。

珍寶海鮮舫沉沒後的賠償問題也受到關注。《星島日報》引述香港保險專業人員總會主席麥順邦說,這艘畫舫即使經歷40多年折舊,「爛船也有三斤釘」,估計保額至少1億港元(1274萬美元;8538萬元人民幣)以上。

但麥順邦對是否有保險公司願意承保有所保留,理由是以遠洋拖行珍寶海鮮舫「風險很高,很高」,中途沉沒機會很大。而事實證明這趟航程以畫舫沉沒告終。

拖輪將珍寶海鮮舫拖離香港仔避風塘(14/6/2022)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珍寶海鮮舫沒有動力,只能由拖輪拖行,或裝上專門運輸船運走。

 

然而,「沉沒風險」也正是網民和輿論質疑的焦點。網民與媒體相繼引述香港天文台6月18日日間的華南海域天氣報告,指出當時西沙海域風力在蒲福氏風級(Beaufort wind force scale)二至三級之間,即輕微(中國氣象局稱輕風)或和緩(微風),質疑珍寶海鮮舫何以「遇上風浪」。

《明報》引述香港氣象學會發言人梁榮武說,一般而言,二級風可引起最高約半米海浪,對航行沒太大風險,因此他估計海鮮舫船身狀態或許本來已不穩定;《星島日報》引述香港國際漁業聯盟主席楊潤光說,他估計出發前沒有做足封艙等所需步驟,令船體入水更快。

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領導下的官方報紙《大公報》引述香港漁民團體聯會主席張少強說,西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天氣變幻莫測,或會突然出現俗稱「打石湖」的強陣風,並翻起巨浪,以往曾有不少漁船被打翻擊沉。

《信報》報道,香港水下考古總會主席胡名川質疑拖船公司到底有否嘗試求救,因為按船東所稱,海鮮舫6月18日進水,19日才翻沉。

胡名川說:「通常進水都會立馬通報或者報警。現在通訊發達,有無線電或是衛星電話已經可以了。」

除了天氣,珍寶海鮮舫本身船體是否夠堅固,也受到輿論審視。前香港《蘋果日報》財經專欄作家千頌C在其博客中引述一位海鮮舫老員工說,海鮮舫大約六年前才更換過船底。

這位老員工說:「要是這架船那麼容易沉沒,不安全,那根本就拖不出去檢修。好端端的50年都不會沉。」

消防人員在香港仔避風塘撲救起火的珍寶海鮮舫(30/10/1971)

圖像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1971年10月30日,尚有一周便開業的珍寶海鮮舫發生大火,造成34人死亡、42人受傷。原船東無力重建,何鴻燊與鄭裕彤合資購入後,重修至1976年正式開業。

 

資深海事輪機工程師李健光對BBC中文指出,拖輪公司事前定必備妥詳細計劃,包括航行路線、使用拖輪數目、航行天數以及其間的天氣預報。但有別於航空機組須在飛行計劃中報備每一航段坐標,監管單位不會要求巨細無遺的知悉擬定航海路徑。

李健光還說,畫舫本身應具備水泵,可以抽水,但這便意味著得配置船員在畫舫上當值操作。然而,配置與否,純屬船東決定,「那這次很明顯是船東決定不派人在躉船上當值,也就是說上面備有什麼設施都派不上用場。」

「套用一句術語,那就是說他們把它當成『死船』來拖運。」

網路媒體《香港01》報道,接手拖運珍寶海鮮舫的遠洋拖輪應為韓國籍「載元9」輪(Jaewon 9;音譯),香港海事處離港船隻報告顯示,「載元9」於6月14日離開香港,報備的下一個港口是柬埔寨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

船舶追蹤網站MarineTraffic顯示,「載元9」輪6月12日從浙江舟山來到香港維多利亞港西面,14日在香港島與南丫島之間航道徘徊,與珍寶海鮮舫離港時間吻合。6月18日北京時間20:54(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54),「載元9」輪在西沙永興島(越南稱富林島)西南面約144公里處突然折返,其後24小時一直在該處徘徊,相信這便是珍寶海鮮舫沉沒位置。至19日格林尼治標準時間23:51之後,「載元9」再也沒有更新其位置。

地圖:載元9拖輪航信軌跡

比照香港海事處出港紀錄,「載元9」由伍航亞洲(S5 Asia)代理,伍航亞洲是英國伍航全球船務代理(S5 Agency World)成員。《香港01》記者到伍航亞洲辦事處欲採訪但遭拒絕。

BBC中文記者嘗試向倫敦伍航全球船務代理查詢「載元9」輪信息,對方表示不知情,但提供了香港伍航亞洲公司的聯繫信息。BBC中文記者繼而據此致電伍航亞洲總經理Doris Yau。

「不好意思,我無可奉告,因為這也不是由我負責。我想你找錯人了。也許你找有關的人吧。」語畢Doris Yau便馬上掛線。

BBC中文記者在發予香港仔飲食集團公關代表的電郵中請對方回應各方對沉船事件的猜測,迄今未收到答覆。

船沉大海,雖然珍寶海鮮舫沒有動力,但畢竟水泵等機械需要電力,意味著畫舫上有發電機,也因此有柴油和潤滑油等石油製品,這也就意味著會造成油污。

BBC中文記者曾向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香港辦事處詢問對沉船區域的海洋生態會有多大影響,綠色和平表示信息過於有限,未能評論。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香港分會也婉拒評論。李健光則相信珍寶海鮮舫的油污對環境影響有限。

珍寶海鮮舫停泊在香港仔海旁(15/4/1977)

圖像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1977年的珍寶海鮮舫。這段時期的海鮮舫並不在海中央,而是停靠於岸邊。

 

珍寶海鮮舫在離開香港前處於什麼狀態?

珍寶海鮮舫並非獨立運作,它與有70多年歷史的太白海鮮舫,以及幾艘廚房船等支援船,組成珍寶王國海上食府。從香港仔海旁搭乘小艇登船光顧,是其一大特色。

2020年農曆新年(春節)之際,新冠病毒疫情來襲,海鮮舫開始縮減營業時間。同年3月3日,珍寶王國宣布暫停營業,直到另行通知。

https://www.instagram.com/p/B9ODDJ9DyZL /">

跳過 Instagram 帖子, 2

結尾 Instagram 帖子, 2

同年10月,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其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出「躍動港島南」項目,並稱珍寶海鮮舫船東已答應將畫舫無償捐贈特區政府持有的香港海洋公園,作為「海洋公園重生方案」的一部分規劃發展。2021年,海洋公園表示未能找到適合的第三方機構營運海鮮舫,無法落實捐贈計畫。

2022年5月底,香港仔飲食集團宣布將安排珍寶海鮮舫於6月離開香港,香港特區立法會管浩鳴等七位議員發起聯署,要求特區政府儘快為珍寶海鮮舫研究出活化方案。但林鄭月娥認為,海鮮舫決定離港,屬「無可厚非」。

香港仔飲食集團當時在聲明中稱,珍寶王國自2013年起開始入不敷支,加上新冠疫情爆發,珍寶王國累積虧損超過1億港元。自珍寶因疫情停業以來,集團仍須每年耗資數百萬港元檢查、維修和保養畫舫,以滿足其牌照等要求。隨著珍寶海鮮舫的海事牌照將於6月到期,集團預見珍寶海鮮舫短期內不可能復業。

珍寶海鮮舫對於香港人的意義在於哪裡?

香港仔避風塘上一對男女搭乘舢板來到即將拖走的珍寶海鮮舫正門拍照留念(13/6/2022)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珍寶海鮮舫曾是香港的旅遊地標。

 

因其流行文化地位,珍寶海鮮舫沉沒的消息讓許多人感到惋惜。李健光向BBC中文記者說:「如果它沉沒的地方真的去到那麼深,那可以說是無法打撈,就算你能打撈,都已經是不似原型,沒有意義的。對許多香港人來說,只能成為追思對象。」

說到珍寶海鮮舫上的特色,李健光稍想一下便說:「那張皇帝椅吧!我想多數人上船吃飯的時候都喜歡坐上去,一家大小的拍照留念。這也是那裡的特色吧。」

珍寶海鮮舫曾經接待的名流多不勝數,但最常被提及的要算英女王,她在1975年巡訪當時還是英國屬土的香港時就曾造訪珍寶。在此畫舫上取景拍攝的電影包括李小龍1973年作品《龍爭虎鬥》、1974年007系列電影《金槍客》(The Man with the Golden Gun;港稱《鐵金剛大戰金槍客》;台稱《007:金槍人》)和周星馳1996年作品《食神》等。2022年初,香港知名男團Mirror為馬來西亞Astro廣播公司攝製賀歲MV,成為了最後一項在珍寶海鮮舫上取景的影視製作。

https://www.instagram.com/p/CfERKZtJyKV /">

跳過 Instagram 帖子, 3

結尾 Instagram 帖子, 3

但珍寶海鮮舫的存在又似乎成為另一項政治不正確的殖民地時代象徵。已移居英國的香港歷史學者,視頻博主趙善軒博士評論說:「珍寶海鮮舫、太白海鮮舫見證著一個時代——香港中西文化交匯的一個時代。它的建築,裡面的壁畫、茶具、龍椅座位,都是傳統中國文化特色,但是它的餐點與設計,許多都是迎合西方遊客對東方獵奇的印象。」

筆名松花芥子的考古學者,專欄作家黃家豪博士在《信報》撰文說:「海鮮舫作為一個殖民地的時代象徵,展示的是一種西方對中國刻板的偏見:庸俗而堆砌的華麗建築,獵奇式的東方韻味。坐在這樣一艘原來只有皇家貴族才能享乘的畫舫里,西方人那種文化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黃家豪寫道:「緬懷殖民地的風光與我們這個強調中華民族自豪感和國民身份認同的時代格格不入,海鮮舫也就不值得保育了。有朋友建議另類保育:把海鮮舫拉到深水處鑿沉,既讓它成為水下魚族的棲身地,也成為一個供潛水員尋幽探秘的沉船寶地。」

一些網民和評論人士在表達對珍寶海鮮舫的哀思時,也循著此方向展示樂觀一面。

https://twitter.com/allthings_hk/status/153908032512432947 2">

跳過 Twitter 帖子, 1

結尾 Twitter 帖子, 1

https://www.instagram.com/p/CfEF_zXP19j /">

跳過 Instagram 帖子, 4

結尾 Instagram 帖子, 4


回復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