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世界論壇

<- 社交登陸。【論壇使用幫助】
武漢,實驗室傳奇 中國當局一年半的掩蓋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武漢,實驗室傳奇 中國當局一年半的掩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692
Topic starter  

武漢,實驗室傳奇 中國當局一年半的掩蓋

文章來源: 法廣  2021-08-08 1203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6541 次)
 
 

法國調查媒體《Mediapart》網站2021年7月15日一篇題為“武漢,實驗室傳奇 中國當局一年半的掩蓋”的文章說,自Sars-CoV-2在武漢被正式宣布存在以來,北京當局就沒有停止過撒謊。每個月都有該政權大規模欺騙的新發現。(註:該文以Sars-CoV-2稱冠狀病毒Covid-19)

Mediapart這篇文章首先質疑中國官方公布的冠狀肺炎死亡人數不準確。該文說,中國國家統計局(2021年5月)發布的最新人口報告雖然確實列出了2020年的活人數量(14.11億中國人),但卻沒有提及死亡數字。那是當局不希望與前幾年的數字相比較。因此,我們無法衡量冠狀病毒Covid-19對中國人造成的損害。

該文接著說:而這個通過“遺漏”扯的謊,迫使我們只能滿足於官方對中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評估:截至2020年12月底,有9.3萬名感染者和4743名死亡者,即佔世界同期記錄140萬死亡人數的0.32%。以此為基礎,該國每百萬居民的死亡人數幾乎不超過3人,而在世界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比利時,每百萬人的死亡比例為1436人。該文說,那麼就用這個“奧威爾式”的計算法,給一長串欺騙和謊言當個結尾,在此列出一個時間順序”:

2019年12月31日

這是確定武漢存在一種很快將被命名為Sars-CoV-2的病毒的正式日期。而第一次確診是2019年12月16日發現的武漢海鮮市場女攤販的病例。在這兩個日期之間,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在社交網絡微信上,向一些同事傳遞了這個信息(包括眼科醫生李文亮)。然後她受到安全部門的排斥。據報道,可能至少還有7名醫生也被當局針對。

至於在2019年12月之前冠狀病毒是否已在武漢流傳?這個假設可以通過獲取居民個人健康數據得到證實,特別是對血庫的分析(如法國巴斯德研究所所做的那樣),然而這些數據外界無法接觸到。

之前,曾有中國科學家在社交網絡上提出過這個假設,但隨後這些言論都被審查刪除。據《Mediapart》的消息,在2001年9.11恐襲事件後建立的國際安全專家圈中,有一位接近統治階層的中國專家,此人曾在交流論壇上簡要表示過:早在2019年9月,武漢就存在冠狀病毒(Covid-19)了 。但他沒有說細節。

2020年1月9日

在猶豫了幾天之後,中國當局在這天首次就武漢存在的冠狀病毒做了通告。然後,這個病毒被命名為"2019-nCov"。從2020年1月中旬開始,世界各地一些機構和實驗室將從中國衛生部門獲得其基因序列。這是該政權對其外國對話者的少數透明姿態之一。兩周後,經過一個月的觀望,在習近平主席的命令下,在武漢開始實施普遍的遏制措施,並進行大規模的篩查。

2020年1月31日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該疾病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情況。中國財新網(創始人胡舒立因其政治關係而享有一定的行動自由)發表了對眼科醫生李文亮的採訪。在此之前不久,李文亮曾因在微信提到武漢存在嚴重肺部疾病而受到警方傳喚警告。這名吹哨人在接受採訪的7天後,死於冠狀病毒肺炎。隨後,財新網將發言權交給了李文亮的同事們,他們都譴責其單位管理層和黨支部書記無能,不會預料風險。 

2020年2月3日

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專家在《自然》雜誌提到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96.2%與Sars-CoV-2相似)的存在。4個月後,該研究所的管理層澄清說,這種病原體早在2016年就以不同的名稱(Ra4991)被發現。我們無法得知在整個這一時期,(武毒所的專家)對該病毒的分子適應性進行了哪些研究,特別是對增進其滲透到人類肺部細胞的蛋白質進行的研究。

但是從2019年秋季開始,武漢病毒研究所數據庫中的這些檔案信息都被封鎖,無法訪問了。這些檔案曾存在過的痕迹也被小心翼翼地掩蓋起來。國際跨學科獨立調查冠毒起源科學家團體(DRASTIC)的集體調查證明了這一點。他們正在試圖對實驗室事故的假設進行挖掘。

2020年2月7日

中國新華社報道,華南農業大學的研究人員宣布發現Sars-CoV-2(冠狀病毒Covid-19)與在穿山甲身上發現的一種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有99%的相似性。這種中國人愛吃的小型鱗片動物隨後被指為是從蝙蝠到人類傳染過程的中間環節。這個理論(現已被西方科學界否定)可讓中國領導人用一個易於被接受的“真相”替掉任何其他的假設。

然而,世衛組織自己也承認,世衛組織的“發現計劃”項目在東南亞幾十種野生和家養動物體內採集了數千個樣本,卻沒有找到任何可以驗證“動物中間宿主”假設的證據。而只要沒有找到中間宿主,從嚴格意義上來看,動物起源論點仍然只是假說中的一種。

2020年2月

學者肖波濤和肖磊(華南理工大學)提出了實驗室事故的假設,但他們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中國當局立即對他們進行壓制,令其閉嘴。然而他們的貢獻在中國以外的地方仍然可以看到,特別是在網絡檔案館。此舉表明,那些對政權的限制不適應的人,會在某種程度上反抗審查制度。國際跨學科獨立調查冠毒溯源團體(DRASTIC)的參與者們表示,他們經常收到來自中國的信息,並選擇用這些信息作為他們調查的依據。他們的責任是挫敗任何造謠的企圖。

2020年2月29日

財新網披露,中國的幾個分析實驗室在2019年12月就從武漢收到了一些從患者身上提取的樣品。但據報道,湖北省衛生委員會下令銷毀這些樣本。

2020年3月13日

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在2019年11月17日,湖北省(武漢)一位市民就發現感染了冠狀病毒肺炎(Sars-CoV-2)。

2020年6月

跨學科獨立調查冠毒起源團體集體發表了他們的初步調查結果摘要,其中包括:武漢大學從2019年6月起受到科技部專門委員會的檢查。該專門委員會對實驗區沒有區隔、實驗室安全規則不完善、學生設備不足等問題提出了嚴厲批評。

同樣的評定也給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2013FY113500(蝙蝠冠狀病毒研究)項目。該項目使用的設施,包括氣閘、高壓滅菌器、化學淋浴器、高壓滅菌器、廢水處理等,都沒有達到要求的標準。最後是,武漢病毒研究所這個項目的危險醫療廢物沒有得到有效處理。這一觀察結果導致一家廢水處理廠於2019年9月9日關閉,並將廢水轉移到鄰近的設施(江夏廠)。

跨學科獨立調查冠毒溯源團體得出結論:我們的研究確定了事故發生時的情況:在最接近Sars-CoV-2(冠狀病毒Covid-19)的蝙蝠病原體病毒的研究項目中,對樣本或標本的操作處理不當。在這時,參與蝙蝠冠狀病毒研究(2013FY113500項目)的實驗室出現安全問題。

2020年6月至11月

在穿山甲的傳說之後,又出現了另一種理論:即在冷庫(在青島和天津)僱用的工人受到感染之後,病毒通過冷凍食品傳入中國。當局組織了大規模的進口食品篩查活動,包括巴西凍肉、阿根廷豬肉、印度魚……其目的就是要證明:即使冠狀病毒在中國土地上首次被發現,它也可能來自其他地方。這是當局刻意營造的重複說辭。為了讓這套說辭傳播開來,中國一些部門機構利用社交網絡進行操作,並特別創造了一個名叫拉里-羅曼諾夫( Larry Romanoff )的假專家。同時,向外傳播數以百計的假文章,例如加拿大網站Globalresearch.ca就是傳播渠道之一。

2020年11月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負責人再次在《自然》雜誌上表示,除了RaTG13(病毒)之外,他們在雲南的活動中還收集了其他8種與Sars-CoV-2 (Covid-19)有關係的冠狀病毒。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最終在2021年5月被公布出來。

但是,閱讀一下2014年至2019年期間撰寫的三篇論文(可能是考試委員會的評委悄悄傳給跨學科獨立調查冠毒起源團體的)就會發現,至少還有一款病毒被存在武漢病毒所WIV的冷凍櫃裡面,沒有公布出來。

同時,在武漢,他們肯定地說,已不再擁有2016年至2020年間進行研究的所有樣本。事實上,中國當局對於2019年之前從雲南礦區蝙蝠身上收集到,然後拿到武漢研究的冠狀病毒的數量和性質,一直沒有明確說明。這一點,可從有關病毒的最初聲明中看出。(詳見《中國有罪的沉默》"Les silences coupables de la Chine",作者François Bougon),也可從對這些病毒及其病毒基因序列進行的實驗中看到同樣的情況。

2021年1月

由世衛組織委託、由彼得-本-恩巴雷克帶隊的13名專家來到武漢。他們此行是要建立一份有關這一疾病的報告,卻沒有任何空間為他們的研究搜集資料。  

2021年5月23日

《華爾街日報》根據美國情報部門泄密的信息報道,早在2019年11月,就有3名武漢病毒所的科學家因出現與Sars-CoV-2(冠狀肺炎)和季節性感染一致的癥狀住院。而兩個月前,武漢病毒所在一份新聞稿中重申,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該所的590名員工中,沒有任何人接觸過病毒。


引用
Share:

【聲明】:禪世界論壇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可討論佛學、政經、生活和科技等話題。在言論發表前請根據常識和法規自審。論壇管理員和版主有權刪除任何不當內容。使用本論壇即表示接受【禪世界論壇規則】【論壇使用幫助】。 【禪世界免責聲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