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武汉,实验室传奇 中国当局一年半的掩盖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武汉,实验室传奇 中国当局一年半的掩盖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557
Topic starter  

武汉,实验室传奇 中国当局一年半的掩盖

文章来源: 法广  2021-08-08 1203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6541 次)
 
 

法国调查媒体《Mediapart》网站2021年7月15日一篇题为“武汉,实验室传奇 中国当局一年半的掩盖”的文章说,自Sars-CoV-2在武汉被正式宣布存在以来,北京当局就没有停止过撒谎。每个月都有该政权大规模欺骗的新发现。(注:该文以Sars-CoV-2称冠状病毒Covid-19)

Mediapart这篇文章首先质疑中国官方公布的冠状肺炎死亡人数不准确。该文说,中国国家统计局(2021年5月)发布的最新人口报告虽然确实列出了2020年的活人数量(14.11亿中国人),但却没有提及死亡数字。那是当局不希望与前几年的数字相比较。因此,我们无法衡量冠状病毒Covid-19对中国人造成的损害。

该文接着说:而这个通过“遗漏”扯的谎,迫使我们只能满足于官方对中国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评估:截至2020年12月底,有9.3万名感染者和4743名死亡者,即占世界同期记录140万死亡人数的0.32%。以此为基础,该国每百万居民的死亡人数几乎不超过3人,而在世界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比利时,每百万人的死亡比例为1436人。该文说,那么就用这个“奥威尔式”的计算法,给一长串欺骗和谎言当个结尾,在此列出一个时间顺序”:

2019年12月31日

这是确定武汉存在一种很快将被命名为Sars-CoV-2的病毒的正式日期。而第一次确诊是2019年12月16日发现的武汉海鲜市场女摊贩的病例。在这两个日期之间,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社交网络微信上,向一些同事传递了这个信息(包括眼科医生李文亮)。然后她受到安全部门的排斥。据报道,可能至少还有7名医生也被当局针对。

至于在2019年12月之前冠状病毒是否已在武汉流传?这个假设可以通过获取居民个人健康数据得到证实,特别是对血库的分析(如法国巴斯德研究所所做的那样),然而这些数据外界无法接触到。

之前,曾有中国科学家在社交网络上提出过这个假设,但随后这些言论都被审查删除。据《Mediapart》的消息,在2001年9.11恐袭事件后建立的国际安全专家圈中,有一位接近统治阶层的中国专家,此人曾在交流论坛上简要表示过:早在2019年9月,武汉就存在冠状病毒(Covid-19)了 。但他没有说细节。

2020年1月9日

在犹豫了几天之后,中国当局在这天首次就武汉存在的冠状病毒做了通告。然后,这个病毒被命名为"2019-nCov"。从2020年1月中旬开始,世界各地一些机构和实验室将从中国卫生部门获得其基因序列。这是该政权对其外国对话者的少数透明姿态之一。两周后,经过一个月的观望,在习近平主席的命令下,在武汉开始实施普遍的遏制措施,并进行大规模的筛查。

2020年1月31日

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该疾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中国财新网(创始人胡舒立因其政治关系而享有一定的行动自由)发表了对眼科医生李文亮的采访。在此之前不久,李文亮曾因在微信提到武汉存在严重肺部疾病而受到警方传唤警告。这名吹哨人在接受采访的7天后,死于冠状病毒肺炎。随后,财新网将发言权交给了李文亮的同事们,他们都谴责其单位管理层和党支部书记无能,不会预料风险。 

2020年2月3日

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的专家在《自然》杂志提到一种名为RaTG13的病毒(96.2%与Sars-CoV-2相似)的存在。4个月后,该研究所的管理层澄清说,这种病原体早在2016年就以不同的名称(Ra4991)被发现。我们无法得知在整个这一时期,(武毒所的专家)对该病毒的分子适应性进行了哪些研究,特别是对增进其渗透到人类肺部细胞的蛋白质进行的研究。

但是从2019年秋季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数据库中的这些档案信息都被封锁,无法访问了。这些档案曾存在过的痕迹也被小心翼翼地掩盖起来。国际跨学科独立调查冠毒起源科学家团体(DRASTIC)的集体调查证明了这一点。他们正在试图对实验室事故的假设进行挖掘。

2020年2月7日

中国新华社报道,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人员宣布发现Sars-CoV-2(冠状病毒Covid-19)与在穿山甲身上发现的一种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有99%的相似性。这种中国人爱吃的小型鳞片动物随后被指为是从蝙蝠到人类传染过程的中间环节。这个理论(现已被西方科学界否定)可让中国领导人用一个易于被接受的“真相”替掉任何其他的假设。

然而,世卫组织自己也承认,世卫组织的“发现计划”项目在东南亚几十种野生和家养动物体内采集了数千个样本,却没有找到任何可以验证“动物中间宿主”假设的证据。而只要没有找到中间宿主,从严格意义上来看,动物起源论点仍然只是假说中的一种。

2020年2月

学者肖波涛和肖磊(华南理工大学)提出了实验室事故的假设,但他们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中国当局立即对他们进行压制,令其闭嘴。然而他们的贡献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仍然可以看到,特别是在网络档案馆。此举表明,那些对政权的限制不适应的人,会在某种程度上反抗审查制度。国际跨学科独立调查冠毒溯源团体(DRASTIC)的参与者们表示,他们经常收到来自中国的信息,并选择用这些信息作为他们调查的依据。他们的责任是挫败任何造谣的企图。

2020年2月29日

财新网披露,中国的几个分析实验室在2019年12月就从武汉收到了一些从患者身上提取的样品。但据报道,湖北省卫生委员会下令销毁这些样本。

2020年3月13日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在2019年11月17日,湖北省(武汉)一位市民就发现感染了冠状病毒肺炎(Sars-CoV-2)。

2020年6月

跨学科独立调查冠毒起源团体集体发表了他们的初步调查结果摘要,其中包括:武汉大学从2019年6月起受到科技部专门委员会的检查。该专门委员会对实验区没有区隔、实验室安全规则不完善、学生设备不足等问题提出了严厉批评。

同样的评定也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2013FY113500(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项目。该项目使用的设施,包括气闸、高压灭菌器、化学淋浴器、高压灭菌器、废水处理等,都没有达到要求的标准。最后是,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项目的危险医疗废物没有得到有效处理。这一观察结果导致一家废水处理厂于2019年9月9日关闭,并将废水转移到邻近的设施(江夏厂)。

跨学科独立调查冠毒溯源团体得出结论:我们的研究确定了事故发生时的情况:在最接近Sars-CoV-2(冠状病毒Covid-19)的蝙蝠病原体病毒的研究项目中,对样本或标本的操作处理不当。在这时,参与蝙蝠冠状病毒研究(2013FY113500项目)的实验室出现安全问题。

2020年6月至11月

在穿山甲的传说之后,又出现了另一种理论:即在冷库(在青岛和天津)雇用的工人受到感染之后,病毒通过冷冻食品传入中国。当局组织了大规模的进口食品筛查活动,包括巴西冻肉、阿根廷猪肉、印度鱼……其目的就是要证明:即使冠状病毒在中国土地上首次被发现,它也可能来自其他地方。这是当局刻意营造的重复说辞。为了让这套说辞传播开来,中国一些部门机构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操作,并特别创造了一个名叫拉里-罗曼诺夫( Larry Romanoff )的假专家。同时,向外传播数以百计的假文章,例如加拿大网站Globalresearch.ca就是传播渠道之一。

2020年11月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负责人再次在《自然》杂志上表示,除了RaTG13(病毒)之外,他们在云南的活动中还收集了其他8种与Sars-CoV-2 (Covid-19)有关系的冠状病毒。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最终在2021年5月被公布出来。

但是,阅读一下2014年至2019年期间撰写的三篇论文(可能是考试委员会的评委悄悄传给跨学科独立调查冠毒起源团体的)就会发现,至少还有一款病毒被存在武汉病毒所WIV的冷冻柜里面,没有公布出来。

同时,在武汉,他们肯定地说,已不再拥有2016年至2020年间进行研究的所有样本。事实上,中国当局对于2019年之前从云南矿区蝙蝠身上收集到,然后拿到武汉研究的冠状病毒的数量和性质,一直没有明确说明。这一点,可从有关病毒的最初声明中看出。(详见《中国有罪的沉默》"Les silences coupables de la Chine",作者François Bougon),也可从对这些病毒及其病毒基因序列进行的实验中看到同样的情况。

2021年1月

由世卫组织委托、由彼得-本-恩巴雷克带队的13名专家来到武汉。他们此行是要建立一份有关这一疾病的报告,却没有任何空间为他们的研究搜集资料。  

2021年5月23日

《华尔街日报》根据美国情报部门泄密的信息报道,早在2019年11月,就有3名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因出现与Sars-CoV-2(冠状肺炎)和季节性感染一致的症状住院。而两个月前,武汉病毒所在一份新闻稿中重申,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该所的590名员工中,没有任何人接触过病毒。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