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武汉封城 事态录 自1/25/2020...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武汉封城 事态录 自1/25/2020大年初一  

  RSS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08 下午  
就没有亲情、友情和中国情了?武汉人就是鬼子了?湖北人就不是中国人了?
 
泰坦尼号事件来了,就能折射“人性”。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问题,是人性有没有和有没有力量的问题。
 
封城要封到什么时候?
 

@fang
湖南、河南都把与湖北交界的公路挖了,这是要逼着湖北独立?
Translate Tweet
 

Image

Image

 

 


引用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17 下午  
六盘水:
 
CFDA和FDA没有批准这个所谓研发中的抗病毒药物!中国这些所谓的病毒专家SARS之后吃了17年干饭!
 

@fangsm
 
中国媒体把德国吕贝克大学这名结构生物学家炒作成了携带救命药奔赴武汉疫区救人的新时代白求恩。其实他只是借这个机会到武汉做他研发中的抗病毒药物的动物实验,还没准备做人体临床试验,更不要说用于临床治疗。不过以中国专家病急乱用药的德行,说不定就直接拿他的药给病人用。
Translate Tweet
 
 

Image

 

Image

12:07 AM · Jan 25, 2020


德学者携抑制剂来华测试 清华教授:他是世界权威

文章来源: 澎湃新闻 于 2020-01-25 08:19:04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5257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仍在蔓延。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冠状病毒研究专家、德国吕贝克大学教授罗尔夫·希尔根菲尔德(Prof. Rolf Hilgenfeld,中文名“饶福”)1月22日携带两种“最好”的抑制剂飞往中国,以测试它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

1月24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杨茂君告诉澎湃新闻,目前为止,中国应该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抑制剂或候选药物。针对SARS病毒的相关抑制剂也依然处于研究阶段。

杨茂君表示,罗尔夫·尔根菲尔德是研究冠状病毒的权威,他的到来,是好消息。

他回忆,2003年5月,“非典”期间,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邀请罗尔夫一起研究SARS病毒。当时杨茂君在饶子和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

杨茂君说,罗尔夫教授取了一个中文名——“饶福”,“他是中国的老朋友,姓取饶子和之‘饶‘,名取高福之‘福’。”

杨茂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和SARS病毒是同一家族,二者的序列同源性很高。据他推测,罗尔夫教授带来的试剂应该是针对冠状病毒主要蛋白酶的抑制剂,临床实验应该还没有进行过,“毕竟这些年世界上就没有SARS病人。”

针对冠状病毒的治疗,杨茂君建议,最佳的方法是提高自身免疫力,辅助治疗,让病人能够挨过前两周。一旦患者体内产生抗体,基本可以痊愈。

【对话杨茂君】: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和SARS病毒属同一家族

澎湃新闻:从结构生物学上看,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有什么异同?

杨茂君:从目前分离得到的病毒序列分析上来看,新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是同一家族,其二者序列同源性很高。二者跟宿主靶蛋白ACE2结合的蛋白也很像。但两种病毒的具体区别目前还不清楚。

澎湃新闻:中国有过处理SARS的经验,为什么与之相像的新冠病毒疫情仍会蔓延?

杨茂君:个人认为,这次席卷而来的重大疫情绝对可以定义为人祸,而非天灾。不论海鲜市场里私卖野味,还是相关负责人没有用科学发展观来认真对待疫情,这些都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人类只有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敬畏科学,才能真正的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澎湃新闻:目前对于新冠病毒有药物靶点可以选吗?

杨茂君:药物靶点可以针对ACE2阻断或针对病毒复制、组装过程的关键蛋白,比如Spike蛋白的抗体,主要蛋白酶抑制剂等等。饶子和院士和饶福教授十几年来一直都在针对3C主要蛋白酶抑制剂进行研究。

澎湃新闻:饶福教授此次携带的德国抑制剂在研发流程上处在什么阶段?是否进行过临床试验?

杨茂君:饶福教授是世界上研究冠状病毒的权威,他的名字“饶福”,姓取饶子和之“饶”,名取高福之“福”,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几十年来一直从事冠状病毒结构和特异性药物的研究。他这次携带的抑制剂,具体情况我目前不知道,推测应该是针对冠状病毒主要蛋白酶的抑制剂。临床实验应该还没有进行过,毕竟这些年世界上就没有SARS病人。

目前没有关于2019-nCoV的抑制剂或候选药物

澎湃新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此前在接受专访时透露,有一种抗艾滋病病毒的药对他有效。此前,他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这种药是如何对新冠肺炎起作用的?

杨茂君:目前为止,中国应该是没有关于SARS病毒和2019-nCoV的抑制剂或候选药物。针对SARS的抑制剂依然处于研究阶段,主要原因是因为冠状病毒疫情这么多年没有爆发,针对SARS病毒研究得不到重视所致。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是抗艾滋病毒药物,当年曾在SARS和MERS爆发时被试用于临床治疗,但是该药物针对的是HIV病毒的特异性靶点,所以,在临床上,它是否能够对新冠肺炎患者有效,还要看它在临床上的具体表现,不好下结论。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新冠肺炎特效药的研究方向应该是怎样的?

杨茂君:针对冠状病毒病毒,最佳的还是提高自身免疫力,通过辅助治疗,让病人能够挨过两周时间,一旦病人体内产生了抗体,则病人基本就可以痊愈了。

澎湃新闻:目前很多研究都将新型冠状病毒的天然宿主都指向了蝙蝠,但是中间宿主还不清楚,查清楚中间宿主对于疫情防控起到哪些作用?

杨茂君:所谓中间宿主其实是一个统称,狭义上说指的是最初得病的人是因为接触什么野生动物(中间宿主)才得的。确认中间宿主如同破案,现在“案发现场”都已经被破坏了,所以才难破案。要作出结论估计要等以后的流行病学调查。从广义上来说,目前每一位被确诊或者没有确诊的病毒携带者也都是“中间宿主”,当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他们,有效隔离和治疗,切断传染源。

澎湃新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发现并测序后十六天内,中国学者先后发表了三篇生物信息学相关论文,你怎么看这些研究?

杨茂君:对于病毒来源这一问题最权威的应该是流行病学调查,但是因为当前武汉已经把病毒发源地破坏了,这一结论暂时无法得到。

比如当年SARS病毒从果子狸身上分离出来,最后到确认是蝙蝠携带,都需要很多人很长时间的研究才真正搞清楚。从此次新冠肺炎病毒序列上分析,我个人直觉上更倾向于来源于蝙蝠。


回复引用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23 下午  

 

人道主义灾难!油炸人血馒头!


疫情危机!北京宣布所有省际客运全部无限期停运

文章来源: 新京报 于 2020-01-25 07:57:41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6517 次)
 

今天(1月25日)晚上,网络上突然热传“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市省际道路客运全部采取停运措施”的消息。刚刚,记者从北京多个长途客运站证实了此消息。

北京市交通部门的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根据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统一要求,明日起北京市道路省际客运全部停运。

记者从大兴机场巴士公司了解到,目前,他们已经停运了全部的跨省机场巴士,市内线路还正常运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北京市交通管理委员会的通知,所有北京市省际道路客运全部采取停运措施,但恢复运营时间还得看交通委的通知。


回复引用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25 下午  

 

武汉肺炎疫情引起恐慌 上海开始局部区域封锁

文章来源: 中社 于 2020-01-25 07:18:03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21988 次)
 

武汉肺炎引起中国多个省市人心惶惶,上海市区周六开始进行局部区域封锁,只要某一地区发现有病例就会立即封锁周边区域,发现多了,全城被封。

上海嘉里中心在1月21日因有人肺部感染已经封锁。《中央社》报导,静安嘉里中心位于上海中心区域,是集办公、零售和餐饮为一体的综合大楼,附近有多家类似大楼,平常聚集上班族,假日则是民众逛街游乐去处。21日上午,微博传出嘉里中心发现有人感染肺炎,并封锁了现场。

一家SHO公司要求全体员工“21日至23日在家工作”,内容写道:“上海嘉里中心3座一家公司员工确诊为肺结核感染,目前该公司已暂时停业。21日上海卫生部门会来嘉里中心3座进行全楼消毒。”

消息传出后,有网友上传末日僵尸剧照,称“有种在玩现实版瘟疫公司的画面”;也有人说,“肺结核的说法是真?还是为了别的?现在不知…大家自行判断!各自保重!”

对此,嘉里中心工作人员回应说目前并未封楼,患者也只是“疑似”感染肺结核,同时强调该患者与武汉肺炎没有关系。


回复引用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32 下午  

到底是封城还是撤离?

美国计划从武汉撤离一些美国人: 病毒更新


U.S. Plans to Evacuate Some Americans From Wuhan: Virus Update

January 24, 2020, 10:14 AM EST Updated on January 25, 2020, 9:45 AM EST
 
 
 
 
Coronavirus Spreads, France Identifies Two Cases

The novel coronavirus spread to more countries in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as China reported a surge in deaths and new cases due to the outbreak.

 
 

The virus has killed at least 41 people in China, with media reports citing chaotic scenes as hospitals in the city of Wuhan turned away people who were unwell. The U.S. plans to close its consulate in the city temporarily and evacuate some Americans from the area, Dow Jones reported.

 
 

Australia and Malaysia confirmed infections on Saturday, while the virus also spread to South Asia as Pakistan and Nepal reported cases. U.S. health authorities say they are monitoring more than 60 people for potential illness, while France identified the first cases in Europe.

 
 
  • Nearly 1,300 cases in China, at least 41 deaths: Tracking the outbreak
  • QuickTake: Learn more about the virus

Here are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China blocks outbound tours (10:40 p.m. HKT)

China banned all outgoing overseas group tours starting on Jan. 27, and suspended domestic group tours as of Jan. 24, CCTV reported. Beijing also will prohibit buses from entering and leaving the city from Jan. 26.

The Ministry of Culture and Tourism had ordered travel agencies and tourism companies to stop selling tour packages, according to a document seen by Bloomberg. The ban coincides with the start of the Lunar New Year holiday, when millions of Chinese travel across the country and abroad.

Duke, NYU delay China classes (10:30 p.m. HKT)

Duke Kunshan University, a joint U.S.-China institution, and New York University’s Shanghai campus have delayed the resumption of classes after a spring break until early February in response to the virus outbreak.

Duke postponed classes until Feb. 17 and restricted access to the campus in China’s Jiangsu province. The university also is helping to pay international and Chinese students who want to return home.

NYU Shanghai will delay the start of the spring semester by one week, to Feb. 10, a university spokesman said.

U.S. evacuating Americans (7:15 p.m. HKT)

The U.S. plans to evacuate 90 people from Wuhan to the U.S. in a charter flight on Sunday, Dow Jones reported, citing a source it did not identify.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is aware and approved of the plan, the report said.

Diplomats and medical personnel will be on board the flight,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The plane can seat 230 people and the U.S. consulate is approaching Americans to offer to evacuate them with costs borne by those who accept it, Dow Jones said.

Australian cases rise (6:45 p.m. HKT)

Australia reported three cases of coronavirus in the state of New South Wales, with the men diagnosed after travelling to China. Two were in Wuhan, the epicenter of the virus, while another man had contact with an individual confirmed to have the virus, a statement from New South Wales Health said. The country reported its first case earlier on Saturday in Melbourne.

Hong Kong marathon scrapped (4:35 p.m. HKT)

Hong Kong raised its response level to the coronavirus to “emergency” and will cancel its largest marathon to help with disease control efforts,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said at a briefing. The Standard Chartered Hong Kong Marathon, originally scheduled for Feb. 8 and 9, involves 70,000 people and the government “believes it has to be canceled,” Lam said.

School holidays for non-tertiary students will be extended to Feb. 17, she said. Hong Kong will also halt flights and rail services to Wuhan indefinitely, Lam said. The city’s health authorities earlier said the confirmed number of cases rose from two to five.

Medical supplies shortage in Hubei (4 p.m. HKT)

China widened the lockdown and shut down public transport 16 cities in Hubei province where the virus originated. In Wuhan, the capital city and ground zero of the infection, officials also sought to limit the movement of private motor vehicles.

There is a severe shortage of medical equipment, including protective suits, N95 masks and goggles in Wuhan, an official in Hubei province said at a press conference.

Another case in Japan (3 p.m. HKT)

Japan reported a third case of the virus, saying that the patient from China isn’t in serious condition.

Malaysia’s three cases (11:40 a.m. HKT)

A woman and her two grandchildren -- Chinese nationals from Wuhan -- traveled to Malaysia from Singapore. They are related to a 66-year-old man and and his son who had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virus in Singapore, Malaysian Health Minister Dzulkefly Ahmad said.

Singapore health authorities tipped Malaysia off that the family had entered the country. The three are in stable condition with symptoms of a cough, and have been isolated, the health minister said. Five others who were traveling with them have tested negative for the virus.

Wuhan doctor reported dead (10:20 a.m.)

A doctor in Wuhan has died from the virus, local media reported. It’s not clear if the 62-year-old specialist was working on the front lines to treat the illness, with some saying he had retired.

Calls for investigation on Wuhan residents (9:45 a.m. HKT)

Curbing the virus from spreading out from Wuhan is the political responsibility of Hubei, Jiang Chaoliang, the party secretary of the province, said in a meeting this Friday.

For new cases outside the province involving people that have been to Wuhan city, investigations should be launched on how they got out, Jiang was reported as saying .

Australian infection (9:05 a.m. HKT)

Australia reported its first confirmed case of the coronavirus following the infection of a Wuhan man who flew into Melbourne on Jan. 19. The patient, a visitor in his 50s, has pneumonia and is in a stable condition, authorities said.

Australia has raised the level of travel advice for Wuhan and Hubei Province to “Level 4 -- do not travel.”

Chinese military doctors (9 a.m. HKT)

Military doctors from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rrived in Wuhan to respond to the coronavirus problem, according to Radio Television Hong Kong.

China Death Count, Cases Rise (8:07 a.m. HKT)

At least 41 people have died and an additional 444 infections have been confirmed across 29 Chinese provinces, authorities said in a statement, a dramatic increase in the toll from the outbreak of coronavirus centered on the city of Wuhan.

The number of confirmed cases has climbed to 1,287 including 237 severe cases, the government said.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locked down public travel in Wuhan and several surrounding areas in an effort to contain the infection’s spread. Health officials around the globe have been expecting more cases and deaths, though the dramatic increase in the tally may raise fears that the outbreak is worse than initially thought.

‘Doomsday’ scenes in Wuhan (7 a.m. HKT)

Health centers in Wuhan are struggling to meet demand from hundreds of unwell people, with many turned away from hospitals crammed with patients lying in packed corridors,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reports.

Wuhan deaths (5:01 a.m. HKT)

Hubei provincial authorities release case reports of 15 people who died recently in the province. The deceased patients were ages 55 to 87 years and many had underlying chronic disease, such as high blood pressure and type-2 diabetes.

Of the 14 for whom gender was noted, four were females. One case, a 76-year-old woman who died on Friday, developed a persistent fever 13 days after she was admitted to Wuhan’s Third Hospital with a broken arm. Her symptoms progressed to bilateral pneumonia and shortness of breath. She slipped into a coma and died of respiratory failure days later.

Nepal Reports First Confirmed Case (Saturday, 12:07 a.m. HKT)

A 31-year-old student in Nepal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virus after returning from Wuhan where he is doing his PhD, the Kathmandu Post reported, becoming South Asia’s first confirmed case.

He was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after his health improved but an official at the Epidemiology and Disease Control Division said they are trying to track down the man after a lab result came back positive for the virus.

— With assistance by Michelle Cortez, Rudy Ruitenberg, Blake Schmidt, Eric Roston, Daniel Flatley, Alexander Ruoff, Maria Jose Valero, Michael Heath, Jason Gale, Natalie Lung, Fion Li, Sharon Chen, and Denise Pellegrini

 


回复引用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35 下午  

要封国了?油炸馒头!


中国旅行社协会官方消息:暂停全国旅行社团队游

2,666

  原标题:全国旅行社团队游全部暂停

  根据中国旅行社协会官方发布的消息: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产品。已出行的旅游团队,可按合同约定继续完成行程。行程中,密切关注游客身体状况,做好健康防护。同时要妥善处理旅游合同纠纷。按照文旅部统一要求,国内旅游团队业务和机加酒服务已于本月24日起停止,对于部分出境团队,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27日之前还可以继续出行,但27日之后包括出境团队在内的所有团队游业务和机加酒服务将全部暂停。游客和旅行社可根据合同和相关法律协商解决后续问题。(总台央视记者吴薇)

点击进入专题:


回复引用
Linyunlincs
(@linyunlincs)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8月 前
帖子: 13
25/01/2020 12:37 下午  

真实故事:封城后,武汉人在经历什么(图)

文章来源: 真实故事计划 于 2020-01-25 03:52:37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35356 次)
 
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自10时起,全市的航空、铁路、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正考验着这座九省通衢的特大城市。

此后24小时,真实故事计划访问了几位选择留守武汉城的市民,还有医生、的士司机、外卖送餐员,他们是维持城市基本运营的行业从业者,我们试图了解留守武汉城中的人们正在经历什么,城中秩序如何,他们需要哪些方面的支援。

留守武汉,拒绝家人探望的女孩
口述:陈丹
武汉市汉阳区 公司职员

口述时间:1月23日下午

现在,我一个人在武汉的出租屋里。老家在距离武汉城开车4小时的地方。
1月20号,我发高烧38.2度。我不想把病传染给家里人,决定独自留在武汉,我跟爸妈说,春节不准备回家了。
1月中旬,新闻报道中只有41例病例,政府的宣传口径让我们觉得不用慌,所以当时我身边没有人戴口罩。19日晚上,一晚上突然报了77例新增病例,那天晚上开始,才有人戴口罩。在这个节骨眼生了病,我开始想去同济医院看,可考虑到那里是定点诊疗医院,我怕接触确诊患者容易感染病毒,于是我去了一家市里不那么大的医院看病。
医院会让咳嗽得厉害的患者,直接去做CT,我咳嗽得不厉害,医生做了血常规的检查,判断我是病毒性感冒,可他也不敢排除新型肺炎的可能。他们那里不能确诊,让我在医院打抗病毒的针,然后回去吃药、观察。医生嘱咐我,如果在家里出现发热、浑身没有力气、头晕、咳嗽,就去同济医院看——特别是没有力气和咳嗽,这两点需要注意。
现在我退烧了,喉咙疼,偶尔咳嗽,有力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很担心,怕我是新型肺炎。所以,我现在时刻留意自己是不是还有力气。
医生告诉我,只有同济、协和、金银潭医院等官方指定的发热门诊医院可以确诊,我不敢去,那里排队看病的人太多,我担心如果我没病,去了也会染上病毒。所以,我只能独自待在家里,天天消毒。每天吃阿莫西林和999之类的药物治疗感冒,部分抗普通流感病毒的药品,我就买不到了。
我还有15个口罩,10个N95的,剩下的是医用口罩。今天,我出门采购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之后我就不用出去了。昨天我看新闻里说酒精可以消毒,今天附近4家药店,酒精和84消毒液已经全部断货了,不知道现在补货了没有。
口罩多跑跑应该还能买得到,就是贵。我姐姐在老家买N95口罩,45块钱一个,据说现在好多了。我买的时候15块一个,当时我姐姐还开玩笑,说,你这边才15块钱,买了来我这里卖,就赚大发了。
看病的时候我遇到一个患者,在求医院让他住院。我在旁边听着,他判断自己得了新型肺炎,原本想去同济医院住院,但同济住满了。和医生说话的时候,那个人一直哭,说自己好怕。
后来武汉的朋友给我发了一些视频。一则视频里,医院里人满为患,人人戴着口罩。另一则视频,一个女人托着一个年长的男人,喊着医生救命,又哭着喊:“我也在发烧啊。”我心塞了很久,不相信这是假视频,因为我无法想象哪里的医院会是这样的景象。
原本,我有机会在封城之前回家去,但我主动留了下来。家里人都知道我感冒了,想来武汉城里照顾我,也让我拦住了。我骗他们说,我很安全,不发烧。那天晚上,我一整晚断断续续地做噩梦,我梦到自己要死了,醒来发现才过去半个小时。一个晚上做了无数个噩梦,梦特别长,时间特别慢。

市内交通停运之后,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病倒了该怎么办,担心到时候叫不到车。

知道有不明原因肺炎,但一开始没太在意
口述:马雅
武汉市 公司职员
讲述时间:1月23日下午
我现在网上看官方通报,卫健委的,央视新闻的。
(疫情)爆出来是12月底,那时大家都很害怕,新闻通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迹象”,同时,宣布抓了8个“造谣”的人。我个人觉得有一点不太好的是,在一开始发通报、辟谣的时候,应该提醒医护人员和民众做好充分准备,引起警惕。
我因此放松了警惕。当时群里有人发了华南海鲜市场被封锁、消毒的照片,我让她最好撤回,等官方通知,不要造谣传谣。后来官方出来辟谣后,虽然知道有这个不明原因肺炎的存在,但是就没太在意了。
后面,病例陆续增多,我也还没太在意。我觉得很多人是跟着官方在走,官方传达出来的感觉如果显得没那么紧要,大家就放松警惕了。后来,我发现国外出现病例,才真正觉得不对劲……
我22号决定退票,23号就封(城)了。新闻里说疫情的传染性太强、潜伏期长。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刚好和生理期碰在一起,不知道我的不舒服,是因为生理期,还是我已经染病,怕回家传给家人,所以一个人留在了武汉。独自在家,每天都很害怕,怕突然出事。也不敢去医院,我还没有明显的症状,去医院风险更大。
在出租屋,我白天注意给房间通风,外出穿严实保暖、戴好口罩,回来用医用酒精洗手,然后把衣服挂到阳台通风的地方,然后赶紧洗头才算放心。
封城当天,我出去买了点干粮。没有去人多的超市,在一个小商店里买了饼干、面条、调味、酱料,准备在电商上再买点玉米、红薯、牛奶。我不会做饭,蔬菜肉类就不买了,保持基本营养就行。外卖也是不敢点了,只能先这样。
我出去时,大街上的人基本都戴口罩了,除了极个别老年人。很多人在囤货。药店买口罩的人很多,好些药店已经断货了,消毒液很多也卖空了。没有买到消毒液,我只带回了十几个口罩和一支温度计。我买的东西都没有涨价。温度计8块,我买的那家药店口罩只有稳健医疗的医用护理口罩了,1.5元一个,为了保证每个人都能买到,每人只给买15个。

我们公司除了我,大多同事21号、22号都回家了。他们的防范意识都有待提高。我提醒回家的同事做好防护隔离,戴口罩分餐,因为潜伏期确实看不出来,没有人知道自己是不是携带者。但他们回答我,感染的估计是身体本身有点问题的老年人,儿童青少年很难得这个病。我觉得过于乐观了。

凌晨等超市开门采购的上班族
口述:曾迩纯
武汉市武昌区 出版行业从业者

口述时间:1月23日晚

2020年1月23日凌晨3点05分,我被朋友的电话叫醒。她很直白地说,刚刚看到武汉通知23号早上10点会封城的消息,问我有没有看到,就在电话里把防控指挥部的通告念了一遍,还建议我囤点物资。挂掉电话,确认了信息后,我与其他在武汉的朋友联络了一下,决定一早出门采购。
我住的附近没有24小时便利店。即使有,便利店也无法满足我个人吃、用的需求。所以我决定干脆早点出发,去大型超市买东西。最近几天,武汉的马路上车和人都少,早上更没什么车,一路畅通。我到超市的时候,超市还没开门,不过已经有几位市民到了,大家一起站在门口等。
采购大概花了一个小时。不知道是不是去得早的缘故,超市里的东西还很全。结账的时候排队,也没有以往我下班来买时那么长。回家后,我看到网上在传一颗白菜卖好几十块的图,特意去看了一眼我买到的大白菜价签,跟平时没什么区别,只要三块多。不过早上9点多回家后,我就没出去过了,菜价是否发生变化,也说不准。

真故读者供图 | 1月23日早9:30,武汉某超市一角

我的朋友则在生鲜平台网购,凌晨跟我打完电话后就下了单,当天下午送到的。换作平时,平台上班后一两个小时也应该到了。
武汉现在公共交通停运了,的士也比较少见(还限号),很快网约车也停了。路上的外卖小哥也比平时少了很多。封城期间我并不打算出门,宅在家里刚好可以追番补剧、打打游戏,避免添乱。不过毕竟身在疫情的“重灾区”,我在开始娱乐活动之前,我先忙着打扫卫生、全屋消毒,一天忙下来,游戏差点断签了——开个玩笑。

前几天我看新闻的时候,刷到目前的疫情地图。逐渐变红的各个感染区,让我莫名想起手机里的游戏“瘟疫公司(Plague.Inc)”。三年没怎么玩,它一直还在我手机里。身在武汉,又在封城的氛围里,点开这个游戏简直既视感MAX。这两天,莫名其妙地,几个特别难的关卡我都打出了很好的分数,大概是因为我本人身在疫区的原因吧(笑),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市民们在路边拦车,说只要能出武汉去哪里都行
口述:许山
武汉市洪山区 出租车司机

口述时间:1月23日下午

以往武汉是个不夜城。
1月21号晚上,我在大路上开车,8点多就看不到什么人了,我才意识到这次肺炎疫情的严重性。一整天,不断有新闻出来,确诊人数不断增加。
1月22号出车,我戴了口罩,同时带了一瓶84消毒液。每载一名乘客,我都要消毒一次,门把手、坐垫等乘客能碰到的地方,我都喷上消毒水,然后擦一遍。
那天下午6点多,我送一个朋友去外地时,武汉市内车辆已经比较少了。我在司机群里看到,市内的出租车司机差不多8点钟就收班了。送完朋友回城的路上,我被拦下来,工作人员用电子体温计测了体温,没问题才让我通行。
到1月23号早上6点54分,我收到了客管处的短信,通知我们10点后实施交通管制,全市公共交通暂停运营,因此我们出租车将成为市里出行的重要交通方式。短信里呼吁我们遵守职业和社会道德,不要拒载、绕道、借机讹财。那之后,我出门送我的对班司机回汉口,发现路上的交通工具只剩下出租车和少数网约车了。送他的时候,路过了华南海鲜市场,那边早就封了起来,现在已经变成了无人区。
送完同事,回到武昌大概10点半左右。路过武昌火车站的时候,我看到那里一片寂静,隐约看见有医务人员在火车站里,估计是为了应对突发情况。路边行人比头一天多,许多推着行李箱的人,戴着口罩在等车。

受访者供图 | 路边等车的武汉市民

这些人都想出城,我听到他们拦车时说,只要能出武汉就行,随便去哪里,开的价钱也高。我下车,把当时的场景拍成了一段小视频,发到了家庭群里,然后就走了。实际上,出去的人,在高速上都会被拦下来测体温、往衣服上喷消毒水,体温正常的人才能出去。
今天(23号)还在出车的人,大多数是觉得今年生意不景气,想冒险赚点钱。另一方面,公共交通都没有了,大家也是想贡献一份力。
只要不是去医院的乘客,司机们都很乐意载。看到手里提着医院袋子的人,大家会害怕,防护措施再好,也怕有个万一。去医院的人也知道司机们害怕,为了打上车,他们有的人会挡在车子前面,恨不得趴上去。这样的乘客,往往自己已经做了到位的防护,都戴着口罩,我们载着他们去医院,唯独能做的只是戴口罩、消毒、不收现金、少交流。
我想起1月21号白天,我载过一个乘客去武汉中心医院,那时候还一切正常。医院门口还有出租车在等着载人——现在都没有了。

这两天,我回家后第一件事是换衣服、洗澡,家里有小孩,即使我出事,也不能传染给孩子。从今天开始我不打算出门了,该过年了。今年武汉过年,亲戚之间不走动了,不拜年就是这个春节的特色。

一线医护人员缺少防护服
口述:黄卓
武汉同济医院 医生

口述时间:1月23日晚

有关试剂盒供不应求的问题,我了解到的是,包括捷诺、辉睿在内的试剂商,已经生产了数万份试剂盒。试剂盒下发了,却没有用起来,中间有多少环节出问题不得而知。我院检验科也很着急,想给病人做却做不了。
我们今天最后一天班,但之后都得待命,有需求随时到岗。非特殊时期我们科室主要负责手术病人诊断、指导、预后,所以,本次肺炎我们原本不算一线科室,其实帮不上什么忙。只不过,这次波及面太广,基本医院所有科室都受影响——第一,每个科室都有前台接待病人,有感染的风险;第二,我们科不少人员的家属都在临床一线上,一线人员不少因疑似感染隔离,他们也就有被感染的风险。
我有一位同事,她丈夫在协和医院一线,所以为了科室其他人的安危,对她进行了调岗隔离观察。好在目前已经确定没事了,她没有感染肺炎。
我们肯定会担忧,但是大家依然要把手上的临床工作做完,这个时候作为医护人员,使命感很强。
我们医院很早就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病例(官方说是12月27日)。当时,因为查不出来原因,我们高度怀疑是非典,开始响应防护措施。后来,有相同症状的人越来越多,12月底专家组下来调查,那时候我们医护已经很担心会越来越严重。我们多次试着在朋友圈呼吁提高防范,但是,不是圈内人真的毫无防范意识,觉得我们大惊小怪,还是该干嘛干嘛,这点让我觉得很悲哀。加上前期卫健委说未发现人传人、持续传染力低的官方说法,大家更不以为然了。
1月初就已经很严重了,早期具体收了多少病人不太清楚。呼吸内科有4层楼,大概300个床位。我估计在一周前床位开始紧缺,人手也紧缺。医院的新内科楼建成后,原本的老内科楼腾空开始装修。因为床位不够,这次直接划了一层楼给感染科用,大概可以增加100个床位,但还是不够。据我所知,有的医院连皮肤科和内分泌科病房都被征用当发热患者病房了,有的医院原本只有2个呼吸病区,2周内扩充到了6个病区。
科室里弥漫消毒水的味道,因为我们每天用1:100的84消毒液熏蒸。
正常来说,不直接接触病人的二线人员只需戴口罩,但发热门诊、出勤救护车,病房工作人员必须穿防护服。目前的状况是,防护服数量有限,又是一次性的,条件不允许人人都穿戴。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我们医院和其他医院都由于防护服紧缺,有部分一线医护人员穿不上防护服。
我们在科室必须戴口罩,但大概从1月21日开始,为了保证一线物资需求,口罩优先供给发热门诊和病房。其他科室,医院每人每天限量2个普通外科口罩。我们自己之前买了N95,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这几天,我看到好多医院都在请求社会支援,市儿童,一医院,二医院,省中医,中南,协和等等。最让人生气的是,现在网上还有骗子用自己手机号码冒充医院骗资助。目前,我院也已经开始向社会求助,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物资援助。

“封城”首日下午,口罩脱销

口述:悟一
武汉市洪山区 外卖员

口述时间:1月24日上午 1月23号凌晨2点多,我刷微博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完了,忘了买点吃的喝的放家里了。后来又觉得,各级政府领导应该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我就没有太担心。 那一天,我送了十几单,绝大部分订单都跟防护用品有关,口罩、洗手液,还有一部分是粮油、零食、方便面。11点多,我去洪山区徐东一路一个菜市场取货时,发现菜市场里很多菜贩子都打烊了,菜已经卖完了,卖肉的档口都还剩很多。 下午3点半多,我去取货时,越来越多商家告诉我们,没有口罩(指可阻隔病毒的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卖了。有一个人下单了口罩,我取货时,发现取的是无纺布的口罩和棉口罩,我告诉店主,戴这种口罩没有用,店主说她不知道,一个劲谢谢我,说要想办法进点好口罩卖。

受访者供图 | 当日订单截图 昨天,送到医院的订单还是会有人派送。起初没人接单,但这个单子会继续挂在app上,平台或商家会往里加打赏,配送费高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人愿意送。不过,骑手之间也会沟通,尽量不送往门诊输液处,大家都知道现在门诊处情况混乱。 下午2、3点钟,我在送餐路上发现附近两个商场关闭,打开外卖软件,常吃的煲仔饭也打烊了,我这才开始担心,意识到晚上没饭吃了,就去买了些方便面,但没有额外储备吃的。我在家附近问了一圈便利店、水果摊、小型连锁超市,他们说会坚持开门。今天早上出门时,发现确实也都开门了,我感觉自己不用担心没有吃的。 我送餐的地方在武汉是相对繁华的区域,平时道路非常堵。昨天,路上没有公交车,私家车都在加油,其他地方道路都很顺畅,只有加油站那个路口堵车。街上的行人很少,年轻人九成都会戴口罩,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大多没有戴口罩。 有一些顾客比较谨慎,送东西给他的时候,他们会离得远一些,或者是门开一条小缝,把东西拿进去。 22号凌晨,隔壁社区发现了肺炎患者,来了警车和医护人员。听说之后,我开始有些后怕,因为我负责送餐的区域有四家医院,1月份以来,我陆续送过这几家医院的单子,近期我也还在往医院送餐。 现在想想,1月中旬开始,我去送医院的订单时,感觉在门诊打吊瓶的、候诊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病人们大多戴着口罩。医院本身好像没有什么防护措施,当时好多医生都没戴口罩。当时我以为是流感季,发烧的人多。 1月21号之后,我才戴上口罩进行防护,因为那时,新闻报道中疫情开始变得严重。以前根本不觉得严重,也没有人告诉我们要重视。 1月22号开始,外卖平台开始反复提醒我们要戴口罩、洗手、注意个人卫生、给餐箱消毒。随之而来,买口罩的人也越来越多,派送的订单里也有很多都是口罩、防护用品,我们才开始重视起来。 同一天,我送餐时看到一些小区里,清洁人员正在对电梯进行消毒,一些小区不让外卖员进,有些小区会在门口设置红外测温装置,出入小区的人要举手进行体温测试。 我老家是鄂西北的,今年春节,因为有事要处理,我没打算回家。看到封城消息后,第一时间担心同在武汉工作的弟弟能不能回家。接着,我想到这个城市的未来,我们还能做工作吗?毕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今天是大年三十,武汉下着雨,我没去送餐。下楼去买罐装粥的时候,因为没戴口罩,我还被人嫌弃了。便利店老板强行送我一个棉口罩让我戴上,其实这种口罩基本没什么用,但戴上后挺暖和。 明天我会戴上口罩,手套,准备好给自己、电动车和餐盒消毒的湿纸巾以及酒精,接着工作。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部分为化名。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