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读王蒙先生《黄昏哲学》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读王蒙先生《黄昏哲学》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8556
Topic starter  

  读《黄昏哲学》 

          陈贤庆 

王蒙先生比我先进入“黄昏阶段”,因而,他讲授“黄昏哲学”,是完全有资格的。

当然,不一定人老了就一定会成为哲学家,人活一辈子,能总结出一两点带有哲理的经验,就很不错了。有些老人,更是老而不化,致死也不化的呢。所以,看看王蒙先生的《黄昏哲学》一文,对照一下自己,也是很有意义很有必要的事。近日和在美国的老同学刘先生通电,他说中国男人60岁就退休,太浪费人才了,60岁还只是壮年,他在美国,起码得65岁才能退休。但是,中国的国情不同,男的60,女的55如不退休,年轻一辈的就业问题就更严峻了。所以,哪怕你还精力充沛,60岁时,领到退休证,领到免费乘车证,每月看到存折上打进的退休费,你想拒绝进入老人行列也难矣。我于2008年5月退休,转眼间,又过去一年半有余,用“光阴似箭”来形容怕不准确,光阴也“提速”了,达到 “高铁”的速度了。

王蒙说:“人老了之后,要有三点:一是要有自己的专业;二是要有自己的朋友;三是要有自己的爱好。我愈来愈感觉到老年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成熟,沧桑,见识,自由,超脱;可以更客观地审视一切,审视自己;已经有权利谈论人生,谈论青年人,中年人和自己这一代人了。”

王蒙说的三点,幸而我都有。因在职时我是教语文的,也写了40年的诗词,所以,退休之后,还有自己的专业,也就是市老干部大学聘了我当诗词班的教师,虽是一种半义务的工作,但也是一种有意义的工作。我自己的爱好是文艺,退休前已经常写作,退休后更有时间参加诗社、作协、孙中山研究会、曲艺协会等团体的活动,诗文亦不时见诸报刊。年轻时就喜欢唱歌玩乐器,退休后,买了把中胡,参加粤曲乐社,担任伴奏的乐师。在风和日丽的早晨,带上小提琴,到逸仙湖畔,为一群歌者伴奏,有时自己也唱上一会。有两三位唱歌发烧者,还定时邀我到她们所住的小区的花园,一起唱歌。在职时,我的朋友多数局限在学校,而现在,我有老干部大学的同事,有学员,有诗友,有文友,有歌友,有曲友等, 因而,似乎也真的如王蒙感觉的那样,“愈来愈感觉到老年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王蒙说:“我们常常讲不服老,该不服的就不服,例如人老了一样能够或更有条件学习,不能因一个自命的‘老’字就满足于不学无术。”

王蒙这话甚对。我就常常不服老。在职时,我办公桌周围多是中青年人。我就常与他(她)们较劲:踢足球、打排球、打乒乓球、打羽毛球、下象棋……都要和他(她)不相上下。他(她)们不会的,我常常会,他(她)们会的,我也要争取学会并超过他(她)们,包括唱流行歌曲、聊演艺明星、韩剧、日剧等;2000年我就开办了个人的网站,他(她)们有的还不知如何开启电脑,不知如何发电子邮件;后来在QQ领域中,我也远比他(她)们的级别高,而我的农场、牧场兴旺发达之时,他(她)们有的还不知“偷菜”为何物……

不过,王蒙还有话说:“该服的就一定服,我年轻时扛过二百斤麻袋,现在扛不动了,我没有什么不安,感谢上苍给我的豁免;我年轻时能够一顿喝半斤酒,现在根本不能喝了,那就不喝,这也是上苍给我的恩惠。”

“该服的就一定服”,这也是人老了时应有的一种豁达的心态。我有什么事是一定要服的?那还真有。在职时,我参与学校的的教师足球队,常与学生打比赛。妻子就常责怪我,也不想一想自己是什么岁数的人,还参加这样激烈的运动!我因为觉得自己还行,当然还有不服老,所以一直没有举行告别赛。退休后,环境不同了,球友没有了,也迫使我要服老而结束这项运动。过去,经常夜间爬起床,看欧洲的足球赛直播,但是,现在,渐渐觉得养生重要,没有必要非看直播不可,事后知道结果亦无妨。

王蒙又说:“懂得了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舞台,有自己的机遇,有自己的限制,有自己的悲哀,有自己的激烈。”

退休之后,这个道理我也渐渐明白了。我明白,自己作为一位中学教师的职责已经完成,我还应该关注教育事业,关注高考等,但无须执着地去参与甚至干预。我有我现在的机遇,以及自己的舞台。我还可以参与老龄事业,还可以在文史研究方面作出些成绩,还可以用诗词讴歌新时代新事物。总之,我虽有老年的悲哀,但是,也还有“夕阳”的激烈。

保持健康的心态,就会有更健康更愉快的晚年生活。

附:《黄昏哲学》 ——王  原载《北京晨报》摘自《作家文摘》

人老了之后,要有三点:一是要有自己的专业;二是要有自己的朋友;三是要有自己的爱好。我愈来愈感觉到老年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 成熟,沧桑,见识,自由,超脱;可以更客观地审视一切,审视自己;已经有权利谈论人生,谈论青年人,中年人和自己这一代人了。

人生最缺少的是什么?是时间,是经验,是学问,更是一种比较纯净的心情。老了以后,这方面的“本钱”便多起来了。

人生最多余的时什么?是恶性竞争,是私利计较是鼠目寸光是浪费光阴是强人所难是蛮不讲理老了,惹不起也躲得起了

老年是享受的季节;又是和解的年纪,不是与邪恶和解,而是与命运,与生命死亡的大限,与历史的规律,与天道宇宙自然人类文明的和解。

达不到和解也还有所知会,达不到知会也还有所感悟,达不到感悟也还有所释然,无端的非经过选择的,然而又是由衷的释然。

和解并不排除批评,抗议,责难,直到愤怒与悲哀。但老年人的不平,它不再仅仅是情绪化的咒骂。它知其然,知其所以然,知其必然即无法不然, 知其如若不然也仍然会有另一种遗憾,另一种不平,另一种缺陷。

它不幻想一步进入天堂, 也就不动辄以为自己确已坠入地狱。

它的遗憾与愤懑应该是清醒的而不是盲目的,是公平的有据的从而是有限的有条件的,而不是狂怒抽搐一笔抹杀。

它可能仍然无法理解生老病死天灾人祸历史局限强梁不义命运打击冤屈痛惜阴差阳错……然而它毕竟多了一些自省,一些悔悟,一些自责。

懂得了除了怨天尤人还可以嗟叹自身;

懂得了除了历史的无情急流以外 毕竟还有自身的选择;

懂得了自己有可能不幸成为靶子成为铁砧,也未必没有可能成为刀剑成为铁锤;

懂得了有人负我处,也有我负人处;

懂得了自己有伟大也有渺小,有善良也有恶劣,有正确也有失误,有辉煌也有狗屎;

懂得了美丽的幻想由于其不切实际是必然碰壁的;

懂得了青春的激情虽然宝贵却不足为恃……

懂得了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舞台,有自己的机遇, 有自己的限制,有自己的悲哀,有自己的激烈。

你火过我也火过,你尴尬过我也未必没有尴尬过。

所有这些都会使一个老人变得更可爱,更清纯,更智慧,更光明,更哲学一些。

我们常常讲不服老,该不服的就不服,例如人老了一样能够或更有条件学习,不能因一个自命的“老”字就满足于不学无术。

该服的就一定服,我年轻时扛过二百斤麻袋,现在扛不动了,我没有什么不安,感谢上苍给我的豁免;我年轻时能够一顿喝半斤酒,现在根本不喝了,那就不喝,这也是上苍给我的恩惠。

现在,我可以,也乐于过更不夸张、也更健康的生活。


引用
Topic Tags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