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萧恒生:梁山众豪杰,只为智深哭
 

萧恒生:梁山众豪杰,只为智深哭  

  RSS

Many
 Many
(@many)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3591
12/11/2019 2:17 下午  

萧恒生:梁山众豪杰,只为智深哭

liang
九里山前做战场,
牧童拾得旧刀枪。
顺风吹动乌江水,
好似虞姬别霸王。

《水浒传》里的这首诗,轻描淡写的就把曾经水浒英雄们在战场上与敌人搏斗的惨烈,兄弟间生离死别的悲壮,刻画得淋漓尽致。

我在年少时,对《水浒传》里的英雄人物有一种盲目崇拜的情结,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是非善恶观念,只觉得要是能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就是无比惬意的事情。那时候,我对梁山好汉们是个个都崇拜。

我小时候就看过多遍的《水浒》连环画和《水浒》长篇小说,只是七十年代的小说是删减版的。

在我人到了中年之后,读过全本的《水浒全传》,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这个时候再来看那帮英雄豪杰,我心里对他们的评判标准就发生了一个大逆转,这些所谓的梁山英雄好汉,如今看来,哪一个不是强盗抢劫犯,流氓地痞恶霸啊,即使全部拖出去杖毙也没有几个是冤枉的。

因此现在来看,我觉得梁山好汉中只有一人可称为是真心英雄,这个人就是花和尚鲁智深。因为其他的梁山好汉大都是因为自己抢劫杀人或是遭到构陷被迫杀人而被逼上梁山的,只有鲁智深是完全没有一点个人恩仇的因素,他只是为了秉持心中的正义,为别人所遭受的恶霸欺凌而出手相救,行侠仗义,然后无处可逃才出家当和尚,从而落草为寇,最终被迫上梁山的。

鲁智深虽是朝廷命官,可他平时从不欺压良善,专好打抱不平,当他在酒楼里,听到金翠莲父女诉说恶霸镇关西逼迫金翠莲为妾,最后被镇关西的大老婆赶出家门,还要他们父女俩卖唱还债时,心中的那股怒火顿时就喷涌而出,再也忍耐不住,结果他三拳打死屠夫镇关西,从此再无安身立命之所,只有孤身一人亡命天涯。

九十年代初,我在杭州做生意,那时有空我就常去杭州的灵隐寺玩,看金碧辉煌的大佛和身穿袈裟的和尚们念经打坐。当时我正在读《红楼梦》,想到鲁智深就是葬在杭州,很自然地就想起了《红楼梦》里清人邱圆专为鲁智深写的一段戏曲唱词:“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词意中所表达出来的英雄末路的悲情与苍凉,深深地打动了我,因为这首词,使我对鲁智深的遭遇更有了一番深切的同情之心。

鲁智深为人豪爽任性,凭他自身的本事,完全可以在战场上一刀一枪,为自己搏取一生富贵功名。可由于他秉性善良,为人耿直,一腔铁汉柔情,看不惯朝廷的腐败无能,内心里对人间一切不平事又疾恶如仇,才终因自己惩恶扬善的义举,彻底与朝廷决裂,走上了与官府对抗的另一条人生之路。

有一次看电视剧《水浒传》时,看到鲁智深在五台山文殊院里剃度出家的那一幕场景,再联想起《红楼梦》里的那句唱词:“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想他一介英雄豪杰,最终落得一个出家为僧,落草为寇的地步,那种人世变迁中人生命运变幻莫测的悲怆感,在我心底泛滥,令我突然就止不住为鲁智深的人生际遇而泪水涟涟。

后来鲁智深随宋江南下征讨方腊,大功告成后,不愿接受朝廷封官,就在杭州六和寺出家。

那时,正是钱塘江大潮来临的季节,鲁智深在寺内听得外面大潮汹涌之声,以为是战鼓敲响,贼人来了,便跳将起来,摸了禅杖,一声大喝,冲出房门。

众僧都吃了一惊,忙问:“师父为何如此?要到哪里去?”鲁智深说:“我听得战鼓响,待要出去和贼人撕杀。”众僧都笑将起来道:“师父听错了!不是战鼓响,是钱塘江潮信响。”

鲁智深听后,吃了一惊,问道:“什么是潮信?”众僧答:“今朝是八月十五日,合当三更子时潮来。”鲁智深顿悟,拍掌笑道:“当年俺师父智真长老,曾嘱付与我四句偈言,是”逢夏而擒“,我在万松林里,活捉了个夏侯成,”遇腊而执“,我生擒方腊,今日正应了”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众和尚,我问你,如何唤做圆寂?”

寺内众僧答道:“你是出家人,还不省得佛门中圆寂便是死?”

鲁智深笑道:“既然死乃唤做圆寂,洒家今已必当圆寂。烦与俺烧桶热水来,洒家沐浴。”寺内众僧听后,忙烧热水,让鲁智深洗浴。鲁智深一边沐浴,一边叫部下军校去报宋公明哥哥来看他。

宋江见报,急忙引众头领来看他时,鲁智深已经坐在禅椅上不动了。宋江与卢梭义看了偈语后,嗟叹不已。众多头领来看视鲁智深,焚香拜礼。那寺内大惠禅师手执火把,直来龛前,指着鲁智深,道出几句法语:“鲁智深,鲁智深,忽然随潮归去,果然无处跟寻。”

众僧诵经忏悔,焚化龛子,在六和塔后,收取骨殖,葬入塔院。一代英雄豪杰,终在佛门中获得正果。

梁山众豪杰里,能得善终的人不多,鲁智深是其中之一。

鲁智深如果不是因为心中义字当头,暴怒打死镇关西,走上叛逆之路,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结局呢?是一生寂寂无名,还是最终功成名就,位列朝廷大殿之上?

可惜,历史无法假设。

也许,这已是他此生最好的结局:路见不平奋勇而怒,顿悟成佛安然圆寂,生前活得轰轰烈烈,死后留下千古美名。

读者推荐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