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武康路记忆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849
Topic starter  

武康路记忆

李宁

记事起,我家就住在武康路上。幼儿园在武康路拐弯过去的华山路上,小学在武康路拐弯过去的安福路上。后来天南地北“修地球”回来,大学又在武康路拐弯过去的华山路上了。再后来,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武康路拐弯过去的华山路上工作。

武康路往华山路是左拐,那里一向安宁肃静。记得路口2号那幢幽暗的洋房,在当年市委领导搬走后,那里成了机关幼儿园。暑假里终日大门洞开着,我们一帮小孩跑进去玩捉迷藏。三层楼的大洋房里阴森森的房间,有好多小孩子分头藏进房间后,根本谁也找不到谁了,最终,孩子们在宽大的楼梯上下大喊大叫,大家才悻悻然地自己跑出来,结束游戏。

后来,2号的大门关紧了,听说里面是个“写作班子”,批《海瑞罢官》的文章就出自此处,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文章应该也是在那许多阴森森的房间里大喊大叫跑出来的吧。再后来,2号门又开了,门口挂着“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的牌子,堂堂正正的。再再后来,修缮一新的大门又紧闭了,门前挂了“优秀历史建筑”的铭牌,正本清源的说法,这里最早是“丝业大王”莫觞清的住宅,据说就是茅盾小说《子夜》里的原型人物。

武康路往安福路是右拐。那里一向是热闹非凡的,东边头上是上海电影发行公司,大门外总是停着跑片用的机器脚踏车。记得1978年前后,西方电影开禁那会儿,门口日夜都是黑压压的脚踏车。当时的我路过时,会盯着那些脚踏车两边的布袋痴看,布袋里装满亟待跑片的胶片盒,多看两眼就会觉得心脏在扑扑欢跳。

跨过窄窄马路的西头,就是后来著名的“马里昂吧”那块地方。说来也许没人会相信,那儿原来根本没有房子,只是一片简陋的院子,是归“乌中菜场"所用的。院子里到处叠笼架棚,关着鸡啊鸭的活禽。每天一清早,宽敞的三岔路口会搭出几块木板,拎出一桶桶滚烫的开水,那是专门用来宰杀鸡鸭的。我上小学的六年里,天天要从这个宰杀场经过,鸡飞鸭叫满地血水,膻味难闻臭气熏天。那时小学生上学既没有家长护送,更没有口罩遮护,大多是住在附近的同学一起结伴同行。记得小朋友们一走到拐角处就集体捂上口鼻,嘴里喊着“冲啊,冲过封锁线”奔跑前行。后来,干脆还未走到路口就先过马路,到了对面放映公司那边,笃悠悠地边走边讪笑对面飞越封锁线的同学们。


引用
Topic Tag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849
Topic starter  

似曾相识燕归来

费滨海

“似曾相识燕归来——谢稚柳陈佩秋作品展”在上海闵行新落成的谢稚柳陈佩秋艺术中心举办无疑是件喜事。17组24件书画作品都是谢稚柳和陈佩秋各个时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58年谢稚柳和陈佩秋合作的《闵行一条街》(手卷)所绘场景就是今日闵行区江川路当年的“一号路”。60多年过去了,《闵行一条街》又重新回到了它的诞生地,这也许就是缘分。

在中国美术史上以夫妻之名共享盛誉的首推元代书画家赵孟頫和管道升,而改写这一历史的则是著名书画家、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和陈佩秋伉俪。谢稚柳和陈佩秋生于20世纪前叶,两人的前期生活和艺术经历不尽相同。谢稚柳书画以自学临摹前人为主,同时得到江南大儒钱名山和兄长谢玉岑点拨并受到张善孖、张大千昆仲影响。陈佩秋乃杭州国立艺专科班出身,前后六年先后得到潘天寿、黄君璧、郑午昌和黄宾虹等名家亲授。1950年,谢稚柳、陈佩秋在上海结秦晋之好,潜移默化之下,两人绘画天赋几乎被发挥到了极致。谢稚柳和陈佩秋都推崇宋元绘画艺术,并以光大弘扬为己任,然而他们俩并不守旧,始终行进在“变法革新”的路上。谢稚柳经过多年的研究探索,重现了早已失传的“徐熙落墨法”,陈佩秋则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吸收西方印象派绘画用色和光影技法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青绿重彩绘画艺术风格。谢稚柳和陈佩秋在生活中是伴侣,在艺术上则是棋逢对手,平分秋色,所谓“一家眷属,两家画格”。

作为一代书画鉴定大家,谢稚柳鉴定了《柳鸦芦雁》(宋徽宗)、《高逸图》(孙位)、《烟江叠嶂图》(王诜)和王羲之《上虞帖》(唐摹本)等一批中国古代书画名作。1983—1990年谢稚柳率全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历时八年鉴定了中国文保机构和部分个人藏家6.1万余件中国历代书画作品。陈佩秋晚年对阎立本的《步辇图》,董源的《夏山图》《潇湘图》和《夏景山口待渡图》以“画家的眼光”重新进行审定,其“否定说”考证为学界所关注。1956年他们双双成为上海中国画院首批画师。1997年,谢稚柳和陈佩秋共同将北宋王诜的《烟江叠嶂图》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849
Topic starter  

冬天阳光最宜人

周丹枫

 

我十分留恋在浦东洋泾中学任教时于南大楼度过的二十八个冬天。冬天,在阳光洒满的教室里,与学生共同切磋,其乐融融。透过南窗,可望见校外一大片田野,阡陌纵横。即使在冬雪覆盖下,也是美丽如画。南北两幢教学楼遥遥相对,校园中两棵高大的雪松左右矗立着,四周围着各种花草。雪后的雪松,银装素裹,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腊梅花时时传来幽香。东侧有小桥流水,鱼儿在水中悠游。这校园的景色,至今使我难以忘怀。我爱那三尺讲台,爱那二十八个冬天在这课堂里享受过的温暖阳光。

退休多年,冬天我喜欢坐在阳台上,沐浴着灿烂的阳光,读读书,拣拣刚买回来的新鲜蔬菜;或者到小区花园的小径散散步,这里也有几树腊梅在冬天里绽放。它会使我回忆起洋泾中学美丽的校园和那有意义的教书生涯。

我国的冬天到处有美丽的风景。我欣赏得最多的冬天美景,是在我的故乡无锡。披上白雪的惠山,久负香雪海盛名的梅园,都是雪后放晴时我常去的地方。我多次去过北京,但都不是在冬天。我读了郁达夫的《北平的四季》,对北京冬天的晴日,十分向往。他写道:“在阳光照耀之下,雪也一粒一粒地放起光来了,蛰伏得很久的小鸟,在这时候会飞出来觅食振翎,谈天说地,吱吱地叫个不休。”这是多么动人的描写!我从未去过济南,但是读过老舍的《济南的冬天》。他是这样描写的:“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经他这样一描写,冬天阳光下的济南,实在太可爱了!

我长期生活在江南,深爱江南的冬天。正如郁达夫在《江南的冬景》中所写:“江南的地质丰腴而润泽,所以含得住热气,养得住植物;因而长江一带,芦花可以到冬至而不败,红叶亦有时候会保持得三个月以上的生命。”他喜欢在冬日到郊外散步,他说:“说起了寒郊的散步,实在是江南的冬日,所给予江南居住者的一种特异的恩惠……”对此我也深有同感。我尤其钟爱嘉定的秋霞圃。冬日的水池,显得特别清澈。整个园林,分外静谧。山坳曲径,林木参天。园中的池上草堂、屏山堂、丛桂轩等建筑,使人流连忘返。此时,偶尔可见鸟儿扑翅飞翔于林间,清脆地鸣叫着。阳光透过树木,照在你身上,此时此景,令人沉醉。

冬天可爱,古代的文学家也曾留下许多描写冬日的名篇佳句。像李白的《冬日归旧山》中“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你对他写的小径和远处白雪皑皑的层峦叠峰,一定会有历历在目之感。苏轼《贺范端明启》中的“白日一照,浮云自开”,今天我们在阳光明媚的冬天,也随时可以欣赏到。

冬天,也十分适宜于锻炼、游览,适宜老年人养生。尤其是多晒晒太阳,可以补钙,这正是老人需要的。我已鲐背之年,但希望前面还有多一些岁月,让我享受这冬日“特异的恩惠”。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8849
Topic starter  

何时秋风起

稼穑

“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于是有了一叶知秋。西风起,蟹脚痒,于是食客馋了。这些物候、时节是前人对自然现象的总结,留下了因时而食的智慧。

今年的天公并不作美,夏季悠长得把秋要挤了,立冬将至,秋色仍未深,西风总是迟迟不肯露面,不少人有点急了。

蟹习性是闻风而起的,西风不至脚不痒,没有横行向洋的冲动,也懒得爬上岸。但人编的日历到了吃蟹时节,商机不可失,养蟹的,卖蟹的,吃蟹的都等不及了,你不爬上来,我就把你捞上来吧。

捞上来的蟹与爬上来的蟹固然不一,捞上来是不问情由,爬上来不仅是心甘情愿,而是迫不及待地往上爬。原本每年西风起了,河蟹都急行军至长江口,在淡水海水交汇完成繁衍后代的神圣使命。现在人们不许它们去了,它们只得在傍晚时分,从塘里成群结队地爬上来,横行于滩,尽管滩涂不广,但还是有点壮观。说蟹有了这样的行为,是成熟的表现,也是人们食蟹的最佳时节。

自然是美妙的,西风不起,蟹不鲜美。犹如瓜熟蒂落,瓜甜瓜香;霜浓之后萝卜变甜,青菜软糯,这是自然之神奇。现在蔬果不少催熟之品,熟是熟了,熟得生硬,还不如不熟。自然界是催不动的,也是不容催的,大凡催出来的自然就不自然了,不自然的东西哪会有自然之味呢?

因时而食,现在是吃蟹的季节,蟹是大了肥了,但口感总觉得还不是时候,蟹黄香气不浓,蟹肉甜味不足,蟹膏也浓稠不起来,也许就是只欠了那一股西风吧。

九雌十雄,是前人美食之经验。雌蟹九月抱卵,蟹黄饱满,是最佳食期;而雄蟹十月性腺发育最好时候,膏是美滋滋的。今年雌蟹最佳口味还没出现,时令要过了,雄蟹正值最佳食期,蟹脚不痒,膏还是淡淡的。养蟹的跺脚,吃蟹的望眼欲穿,若西风再不下江南,想吃好蟹恐怕又要伸长脖子望一年了。

有一种自然现象反映在果蔬上叫大小年,大年丰收,小年少收了点。如葡萄酒讲年份,就是葡萄不是每年长得一样好的。今秋西风迟迟不来,自然也有点不自然了,这偶尔的不自然,最为不爽的不知是蟹,还是想吃蟹的人。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