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喵喵妈:加拿大多伦多快闪速记(2)浮光...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喵喵妈:加拿大多伦多快闪速记(2)浮光掠影中国城


forum
(@forum)
Trusted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1周 前
帖子: 93
Topic starter  

喵喵妈:加拿大多伦多快闪速记(2)浮光掠影中国城

LD到多伦多办事的地点离中国城不远,所以我们就在那附近订了一家民宿(AirBnB)过夜,是华人开的。当天晚上到达已经是半夜,做点儿晚饭吃后就洗洗睡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出门,LD办事我逛街。漫无目的地,我在中国城的街上游荡,看光景。多伦多挺有意思,到现在还有有轨电车。走在街上,漫天都是纵横交错的电线,地上是锃光瓦亮的铁轨,上面走着颇有现代风的子弹头电车,好几节呢,像个火车一样。一条街分成了三份,左边走汽车、右边走汽车,中间走有轨电车,互不干涉井井有条。在中国城以外的一些街上,铁轨和汽车道是共用的,我开车走起来就有些迷糊,不知道谁该给谁让道。

IMG_6304

在中国城的两头,中间的路段上,各有一个“门”。开头我还没注意这是个字,只是费劲琢磨盘在那俩柱子上的究竟是什么东东——像龙但面目不清它又像个羊,像凤却没有翅膀它又像个鱼,而且还盘得那么的纠结,我还以为这是多伦多华人社区特有的什么符号呢。来回走了三趟才发现,却原来那纠结是有缘故的,全是为了造那个“门”。

多伦多的中国城是个即破败又新潮的“城”。说它破败,是因为所有的建筑都很老旧,有的已经被废弃了。说它新潮,则是因为那里还有不少很与时俱进的店铺,从招牌上便可以看出来,有些还是直接从中国大陆来开的分店。以前去中国大陆,很多小店为了抓人眼目都给自己起个“个色”的名字,有些还真的挺不错,把谐音和写意用得炉火纯青。起得好的店名确实是赏心悦目,让人有想进去看看的冲动;但不知道店名起坏了是啥意图?

IMG_6307

比如上边这几个就蛮巧的(或者怪怪的)。那个Iron Rooster分明是个铁公鸡,店主偏要给翻译成“叫了个鸡”,很容易让人产生此店经营不正经的联想;那个Song Tea看上去多优雅啊,有茶有歌,击节品茶很有意境,偏偏店家起名叫个“丧茶”,谁敢进去喝呢?看见那个“秦”字我忽然得了灵感,心想这China是不是从Chine(秦——秦朝)而来的?结果仔细一看,原来这个店的店主是“秦妈妈”,跟秦朝八杆子都打不着。

IMG_6313 (1)

中饭我们是在狗不理包子店吃的——这可是我们在疫情之后第一次坐在店里吃饭!之所以敢堂食是因为在加拿大,想进店吃饭首先要检查身份证和疫苗卡,只有打了两次疫苗的人才得以坐在店里进食,否则只能外卖或者坐露天座。我觉得这狗不理包子还算是正宗,至少上面有(号称的)18个褶子,不过个儿小了些,一笼四个。我们点了包子、锅贴、冬瓜丸子汤,还有一个东坡肉,猪肉大葱包子和海鲜锅贴的味道都不错。可是墙上写的“狗不理”的渊源,“狗子卖包子不理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回来上网一查还真是有出处,是我孤陋寡闻了。

IMG_6305

总的来说,这中国城是一个古旧破败的城。街上没有很多人,而行人和购物者中至少有一半是老人。我观察这些老人的行为,觉得很像是在中国的三线城市里见到的那样。他们在超市挑蔬菜水果连捏带掰,一筐新的果蔬倒出来,立刻有一些人拥上去抢(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抢),买肉还会讨价还价。天至晌午时分,有些老人把家里种的菜、育的花苗用小手车拉过来在马路边摆摊卖。就在超市门口,也没有人驱赶他们。

在一条街的转角处,一个久违了的景象吸引了我的注意:一位中年人在打路边公用电话。现如今手机已经至少人手一个,很多地方的公用电话亭都拆除了,却没想到这里不但有电话亭,而且还真有人用它!不是我偷听,是他说话很大声,所以被我的耳朵捕捉到了几个字:“如果文件都齐全了,那……”我估计这是一位新移民,一位经济上并不富裕的初来乍到说不定还在办身份的准移民,没有钱办手机计划,只能用街边的公用电话来联系他人了。他让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的我们……在新大陆重新开始新的人生,谁都不容易。

哦,说起打电话来,有一件事必须提一下。我们从美国过来,一过境Verizon就掉链子了。我收到一个Verizon短信,说如果愿意交钱就可以怎么怎么样,5美元一天,我也没弄清楚。因为打着第二天就回美国,懒得弄,结果后来发现还真的是不太方便——我在外面想上网都没戏。幸好住的地方都有WiFi,没耽误大事。以后我如果再去加拿大,必须要有备无患,提前解决通讯问题。

还有一个事儿是汽车加油。到了加拿大,不但限速牌上的时速都是以公里计,加油站也是用升来计量。本来想加油的,看到牌子上写着138.9都晕菜了。虽说我明白这是度量衡的差别问题,但因为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也打着我们油箱里的油足够开回美国了,就没去给自己添堵。

IMG_6306

最后再吐个槽。这个多伦多好像是在加拿大吧?这音像店里头怎么还庆祝共产党成立、书店里怎么还卖人民日报呢?大外宣都渗透到这儿了,真够那什么的。


引用
forum
(@forum)
Trusted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1周 前
帖子: 93
Topic starter  

喵喵妈:加拿大多伦多快闪速记(3)三顾大瀑布

都到了多伦多了,不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可是说不过去,更何况我们虽然已经去过两三次,却都是在美国一侧。所以,LD就把我们下一站的住处安排在加拿大边境上步行可达大瀑布的一家民宿,要就近去看夜晚的灯光秀。今年的灯光秀365天都有,从日落前一小时(左右)到午夜后两点,天天如此。

我记不清以前几次来大瀑布的具体细节了,印象是走下去过,还乘过雾中少女号(Maid of the Mist)游船。人们穿着统一发的雨衣被船载着在大瀑布形成的蒙蒙细雨中驶过,仰望壮观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确实震撼。但最后一次还是1993年陪老爸去的,已经将近30年了。

要说这出门旅行,我最佩服我家LD的是他对住处的安排非常有眼光。Location,Location,Location!这是他笃信的旅行规则。比如,去意大利佛罗伦萨我们住在乌菲兹美术馆的马路对面,去澳大利亚悉尼附近的蓝山我们住在下山路的边上,去台湾我们住在几个城市的夜市附近,都为我们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不但不必担心到景点停车的问题,下午还可以回去睡个午觉再继续晚上的节目,特别的安逸。尤其现在岁数大了,更需要出入便利,价格高些也划算。这是经验之谈,免不了叨叨几句。

IMG_6322

清静的街道

疫情期间出门旅行虽然有点儿担惊受怕,但好处是人少。我们入住民宿之后先睡了个午觉,起来吃过饭(狗不理包子店打包的剩饭)以后慢悠悠地出门向瀑布那边走去。一路上没见到几辆车,也没有很多人,到了地方人也不多,适合拍照。

尼亚加拉大瀑布其实是个瀑布群,由三个瀑布组成——美国大瀑布、新娘面纱瀑布,还有马蹄铁大瀑布。前两个是在美国一侧的纽约州立公园里,最大的那个马蹄铁瀑布(又叫加拿大大瀑布)则是在加拿大一侧,隔河隔国界相望。维基上说,尼亚加拉河90%的水是从马蹄铁大瀑布落下来,只有10%的水走美国那一侧。一个跨越尼亚加拉河谷的彩虹桥连接了美加两国。以前几次我们来这里的时候拿的是中国护照,没有加拿大签证不能过去。现在换了护照可以在美加之间自由通行,若不是让疫情闹的要做72小时内新冠检测,出入境是极方便的。

一顾大瀑布

从加拿大这一边看美国大瀑布是正面,特别适合观赏灯光秀。变换莫测的彩灯给大瀑布染上神秘的色彩,尤其是右边那自成一支的“新娘面纱”瀑布,依傍月亮岛,看上去虽窄窄的一条,却也有17米宽呢。

IMG_6113

晚上看马蹄铁大瀑布不是很合适,主要是因为这个瀑布太过巨大了。从维基上看来的,马蹄铁大瀑布有820米宽,落差为51米。巨大的落差形成了巨大的水雾,灯光打在上面雾蒙蒙的,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没有走到大瀑布的边上就返回了。

马蹄铁大瀑布

马蹄铁大瀑布夜景

二顾大瀑布

第二天上午,在返回美国之前我们又去了一趟大瀑布,想看看白天的景色。这次我们是开车,一口气开到了马蹄铁大瀑布旁边——LD早已探好,那边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因为是周末了,所以游人比头一天多了不少,但停车场仍然显得空荡荡的。

IMG_6118

马蹄铁大瀑布全景

IMG_6115

你站在瀑布边看风景,我站在半山上看你;水雾润湿了你的头发,水声敲进了我的梦

白天的马蹄铁瀑布,怎一个“美”字了得!碧绿的翡翠般的流水义无返顾地顺尼亚加拉河奔涌而来,在悬崖边跌宕而下,溅起了雪白的浪花,那个气势之宏伟、之势不可挡……我词穷了,只是把在栏杆边呆呆地望过去。这里我做了一个动图,也许能够反映出其美之一二:

horseshoe falls

出门旅行,听我家LD的安排多半没错,虽然我经常会有异议,但事后却不得不服。这倒让我省了不少心,只需LD打哪儿我指哪儿就成。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LD说要下去看看,我也不知道下哪儿,跟着走便是。他买了票,不算便宜,一个人$25加元。我们坐电梯下去,立马就进了隧道,感觉有点儿像孙猴子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那样,钻到了大瀑布的下边去看热闹。

IMG_6204

隧道里的墙壁上有不少图片展示,讲述着这个大瀑布的故事。幸好游人稀少,我们得以一个一个看过去。给我印象最深的故事是有记录的第一个冒险“跳”(stunt)瀑布而且幸存的人——是个女人!她叫安妮·埃德森·泰勒(Annie Edson Taylor, 1838 – 1921),是老师。为了成为“网红”并以此赚点儿养老钱,1901年10月24日(将近120年以前了!),已经63岁的泰勒钻进一个专制的橡木桶里从马蹄铁大瀑布落下,20分钟之后救援队把她救了起来,发现她除了头上有个小伤口之外基本上完好无损。这其实得感谢一只猫。在泰勒跳瀑布前两天,为了检测橡木桶的结实程度,她把那只猫放在桶里漂流下去。猫没事,泰勒才敢跳。所以严格地说,第一个跳瀑布而且存活下来的是一只猫!(不公平的是,没有人提到猫的名字。)泰勒的橡木桶后来被她的管事儿偷走,连人带桶再无踪影。为了找这个桶泰勒还雇了私人侦探却徒劳无功,倒把她因跳瀑赚到的一点儿钱消耗个殆尽。但不管怎么说,她也可以和圣诞老人Santa的红鼻子麋鹿鲁道夫一样 Go down in history了。

annie Taylor

泰勒与猫的合影(重点请看那个小猫!)

后来追随泰勒脚步的人挺多,但不是每个人都像她那么幸运,有大约四分之一的人为此丧命。到了1951年,安大略省省长要求尼亚加拉瀑布委员会逮捕任何敢于冒险跳瀑布的人,美加两国也都规定要对试图跳水的人罚款。尽管如此,统计数字显示每年还是有20-30人跳瀑布,但大多是为了自杀。从美国一侧跳瀑布的尚未有幸存者的记录。美国大瀑布砸下去就是巨石,从那边跳绝对是以卵击石,必死无疑。

under the fall gif

从下面看马蹄铁大瀑布又是另一番景象,它让我想起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诗句,如果篡改一下,就成了“绿瀑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啦( )。飞溅的水花、迷蒙的水雾、奔腾的水流、轰鸣的水声,还有时隐时现的彩虹,真是迷人又震撼。“Mesmerizing”是此时此刻循环播放在我脑海里的唯一单词。

三顾大瀑布

从马蹄铁大瀑布出来,开上车,越过连接美加的彩虹桥,便回到了美国的土地。

过了桥一转弯我们直奔美国瀑布一侧而去。因为是周六,游人比较多,大概其排了十多分钟的队进停车场,一次性预先收费$15。停车场里的车位很多,毕竟游人不如以前多了。没有了外国包括中国大陆的观光客,清静不少。

说实在的,在加拿大一侧看过了大瀑布再到美国一侧看,虽然也觉得stunning,但毕竟是从同一侧歪着头看,别扭点儿不说,也难以充分欣赏瀑布之美。倒是俯瞰水边栈道上的人们挺有趣的,尤其是下图红箭头指着的貌似洗脚的那位——我怀疑他是在冲澡!

IMG_6246_LI (2)

从美国看瀑布是斜着背朝太阳,所以得天独厚的,在水雾中能看到彩虹,尽管歪着身子看有点儿费劲。

rainbow boat

眼见得那船驶进了双彩虹,感觉蛮神奇的

美国大瀑布和新娘面纱瀑布被月亮岛(Luna Island)隔开,从边缘算起长度为323米,高53.5米。但是!由于美国大瀑布下方是岩石堆,瀑布的实际落差仅为21.3米。难怪从这里跳下去就没命,不被水砸死也得摔成饼了。

us side falls

瞧瞧下边那些大石头(远处的就是彩虹桥)

上面的视频是在月亮岛上拍的,右边粗犷点儿的是美国大瀑布,左手那个秀气一些的是新娘面纱瀑布。让人奇怪的是,被水冲刷了多少年的岩石却依然是四棱八角的糙岩,它怎么就没有被打磨圆滑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离开了纽约州立尼亚加拉瀑布公园,踏上了归程。

最后一个comment:从加拿大一侧看瀑布景观最佳,从美国一侧看瀑布取其次,有条件的话两边都看一看,那您跑这一趟就忒值啦!(全文完)

2021年10月8日完成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