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亚瑟王:风雪夜归人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亚瑟王:风雪夜归人


forum
(@forum)
Honorabl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4月 前
帖子: 568
Topic starter  

亚瑟王:风雪夜归人

1968年我下乡的生产队 “杨崖村”,地形是典型的“两山夹一河”。河道很窄,河两岸的平地很少,大多数的田地位于两旁高高的土塬上,每天干活要不断地“上坡、下坡”。下坡倒好办,顺势而下即可。但是,要拉着几百斤重的车子上坡就费劲了,要靠老牛来帮忙。在土坡前,生产队安排一些七、八岁的小孩子牵着牛儿站在这里,等壮劳力拉车子来到时,把我们肩膀上套着的绳子挂在老牛拉的铁钩上。就这样,小孩子在前头牵着牛,牛帮我拉着车子,我只需掌握着车辕方向,“牛走前来我走后”,就能顺利登上陡峭的土坡了。

这样的土坡路在我下乡的“杨崖村”里很多,一个人拉着空车子上坡还行,要是几百斤的重车子,一个人根本别想拉上去。你以为有牛帮忙就轻松啦?——错!

那时候架子车没几辆,拉车子干活是奢侈的,老黄牛也是稀缺的。何况“牛走前来我走后”,一不小心就会被老黄牛踩中脚背。我不幸遭遇过几次,几百斤体重的老黄牛啊!尽管我大声吆喝,拼命抽打老黄牛,那畜生也不急不忙,好半天才挪开那又重又大的牛蹄子。

再看我的脚哇,简直痛死了!

所以,大多数的农活还是靠人的脊背,即山区特有的“背篓”。所有的种子、农家肥要靠人力一背篓一背篓的背上去,收割后的粮食要一背篓一背篓地从山坡上背下来。背篓是篾子编的,巨大无比,装满了足有140多斤重,可怜我那时的体重不过106斤(下乡前体检的数字)。每每让背篓压了一天后,总感到胸口处疼痛难耐,就像胸腔被挤压在一起似的。我从小生活条件不错,但长大后身高却不到170,远不如我的弟弟妹妹,估计就是16–18岁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在农村不但缺吃少喝,还天天让背篓挤压,给压成二级残废了。

“黄土高坡”留给我的不只是生活的艰辛,也有难忘的回忆。

话说一个冬天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到很远的地方拉粮食。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刚上路就开始下雪了。离生产队有20多里路,雪越下越大,田野越来越黑,那时候农村没有电,也没有灯光,四处旷野一片漆黑,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一个小人儿。鹅毛大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我两只冻僵的手抓住车把,肩膀上套着拉车的绳子,脚下踏着雪水泥泞,一步一滑地吃力走着。我知道,无论如何今晚我必须走回去,留在野外我会被冻死的。

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斗,爬了多少土坡,终于来到离村子不远的最后一个大土坡前。大约还剩下几里路,只要爬上这个土坡,前边就是平路可以滑着脚步回村了。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时间,估计已经是半夜了,由于摔了好几次跤,浑身上下都被地上的泥雪湿透了。我又冷又饿,但只能奋力向前。

稍稍喘口气,我咬紧牙关拉车子上坡,嘴里一边喊着号子给自己鼓劲儿,双脚使劲地踏入地上的泥雪中 ……… 但几次都是拉到半坡时,双脚滑得站不住,被迫滑下来。反复几次后,我累得一点儿力气都没了。当时我想,这个土坡平时也多次来过,没有这么难啊!就是因为今夜下大雪,泥泞路滑,脚下太滑了。事后回忆那晚的大雪,很美的,纷纷扬扬、漫山遍野,静悄悄地覆盖了原野、道路和村庄………

可那时候我毫无心情欣赏雪景。我无奈地站在高高的土坡下,仰望苍穹,北风呼啸、大雪飘飘,天地之间只剩下我自己,真是欲哭无泪啊。

眼泪没有用!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想了一下,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把车子和满车的粮食留在路旁,独自走路回村找人来帮忙。只是前边还有几里路,一来一回要很久。留在路旁的车子和粮食是不会丢的,那时虽然是“文革”中,但农村仍然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个方法虽好,只是太费时间了,实在没办法的话可以采用。

第二个办法,附近有人家吗?我放下车把,爬上一个高处观望,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户人家的院子。虽然看不到灯火,也听不到动静,但似乎能闻到晚炊的烟味,应该有人。我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咚咚咚”地敲响了那个家户的大门。不久,院子里传出了人声:“谁里克(是谁呀)?”

“饿(我)是杨崖的,前边那个坡饿(我)上不去了,你给帮忙掀一哈(推一下)吧。”我扯着嗓子操着当地的方言,隔着院墙回答。没有声音了。不一会儿,院子里有脚步声走到大门口,“吱扭儿”一声大门开了,一个壮实的汉子站在我面前,黑暗中看不清面容,但像是个中年人。

我把刚才的话对他重说了一遍。那汉子先不回答,反而问我:“你霍(喝)了吗?先来屋里霍(喝)一哈(喝一些)吧。”

我一愣。原来,这里的方言把“吃晚饭”说成是“霍(喝)汤”。问我“喝了吗?”是问我“没吃晚饭吧?”那汉子见我浑身是雪,可能想到我还没吃晚饭,请我先进屋吃点晚饭呢!

见我推辞,那汉子也不多说,跟着我来到土坡前。我在前头双手紧握车把,肩上套着绳子使劲拉,那汉子在车后用力推,两人一起用劲,不一会儿就推上去了。我能感到,那汉子力大无比。在农村天天干活,互相之间经常帮忙推车,谁的力气大小,一上手就知道。

在土坡顶上那汉子又问我“前边能行吗?莫事(没事)吧?”我肯定地说“莫(没)事了。”那汉子转身下坡离去。我则拉着车子轻松地回村里去了。

整个过程就这么简单。我没问那个汉子姓什么,黑夜中我连他长的什么样也没看清。他也没问我是谁。他毫不防备,就在半夜里为一个陌生人开门,还在雪地里帮我推车子上坡。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汉子,虽然他的家离我们村庄并不远。那时的人们,老死不相往来,可陌生人之间并不猜疑。

整整四十六年后的今天,我又站在这个高高的土坡上,向坡下的远方张望。

土坡还是那个土坡,远处的那个院落却不见了。不知道那户人家是搬到别处盖新房了,还是到城里去打工了?当年的那个汉子如今该是老人了,他的晚年生活幸福吗?

他还记得整整四十六年前,雪夜中的那个十六岁的少年吗?

没有人能回答我。

只有土坡旁的野花,比四十六年前开得更加旺盛。

写于 2014年11月

1968年我下乡的生产队 “杨崖村”,地形是典型的“两山夹一河”。河道很窄,河两岸的平地很少,大多数的田地位于两旁高高的土塬上,每天干活要不断地“上坡、下坡”。下坡倒好办,顺势而下即可。但是,要拉着几百斤重的车子上坡就费劲了,要靠老牛来帮忙。在土坡前,生产队安排一些七、八岁的小孩子牵着牛儿站在这里,等壮劳力拉车子来到时,把我们肩膀上套着的绳子挂在老牛拉的铁钩上。就这样,小孩子在前头牵着牛,牛帮我拉着车子,我只需掌握着车辕方向,“牛走前来我走后”,就能顺利登上陡峭的土坡了。

这样的土坡路在我下乡的“杨崖村”里很多,一个人拉着空车子上坡还行,要是几百斤的重车子,一个人根本别想拉上去。你以为有牛帮忙就轻松啦?——错!

那时候架子车没几辆,拉车子干活是奢侈的,老黄牛也是稀缺的。何况“牛走前来我走后”,一不小心就会被老黄牛踩中脚背。我不幸遭遇过几次,几百斤体重的老黄牛啊!尽管我大声吆喝,拼命抽打老黄牛,那畜生也不急不忙,好半天才挪开那又重又大的牛蹄子。

再看我的脚哇,简直痛死了!

所以,大多数的农活还是靠人的脊背,即山区特有的“背篓”。所有的种子、农家肥要靠人力一背篓一背篓的背上去,收割后的粮食要一背篓一背篓地从山坡上背下来。背篓是篾子编的,巨大无比,装满了足有140多斤重,可怜我那时的体重不过106斤(下乡前体检的数字)。每每让背篓压了一天后,总感到胸口处疼痛难耐,就像胸腔被挤压在一起似的。我从小生活条件不错,但长大后身高却不到170,远不如我的弟弟妹妹,估计就是16–18岁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在农村不但缺吃少喝,还天天让背篓挤压,给压成二级残废了。

“黄土高坡”留给我的不只是生活的艰辛,也有难忘的回忆。

话说一个冬天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到很远的地方拉粮食。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刚上路就开始下雪了。离生产队有20多里路,雪越下越大,田野越来越黑,那时候农村没有电,也没有灯光,四处旷野一片漆黑,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一个小人儿。鹅毛大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我两只冻僵的手抓住车把,肩膀上套着拉车的绳子,脚下踏着雪水泥泞,一步一滑地吃力走着。我知道,无论如何今晚我必须走回去,留在野外我会被冻死的。

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跟斗,爬了多少土坡,终于来到离村子不远的最后一个大土坡前。大约还剩下几里路,只要爬上这个土坡,前边就是平路可以滑着脚步回村了。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时间,估计已经是半夜了,由于摔了好几次跤,浑身上下都被地上的泥雪湿透了。我又冷又饿,但只能奋力向前。

稍稍喘口气,我咬紧牙关拉车子上坡,嘴里一边喊着号子给自己鼓劲儿,双脚使劲地踏入地上的泥雪中 ……… 但几次都是拉到半坡时,双脚滑得站不住,被迫滑下来。反复几次后,我累得一点儿力气都没了。当时我想,这个土坡平时也多次来过,没有这么难啊!就是因为今夜下大雪,泥泞路滑,脚下太滑了。事后回忆那晚的大雪,很美的,纷纷扬扬、漫山遍野,静悄悄地覆盖了原野、道路和村庄………

可那时候我毫无心情欣赏雪景。我无奈地站在高高的土坡下,仰望苍穹,北风呼啸、大雪飘飘,天地之间只剩下我自己,真是欲哭无泪啊。

眼泪没有用!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想了一下,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把车子和满车的粮食留在路旁,独自走路回村找人来帮忙。只是前边还有几里路,一来一回要很久。留在路旁的车子和粮食是不会丢的,那时虽然是“文革”中,但农村仍然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个方法虽好,只是太费时间了,实在没办法的话可以采用。

第二个办法,附近有人家吗?我放下车把,爬上一个高处观望,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户人家的院子。虽然看不到灯火,也听不到动静,但似乎能闻到晚炊的烟味,应该有人。我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咚咚咚”地敲响了那个家户的大门。不久,院子里传出了人声:“谁里克(是谁呀)?”

“饿(我)是杨崖的,前边那个坡饿(我)上不去了,你给帮忙掀一哈(推一下)吧。”我扯着嗓子操着当地的方言,隔着院墙回答。没有声音了。不一会儿,院子里有脚步声走到大门口,“吱扭儿”一声大门开了,一个壮实的汉子站在我面前,黑暗中看不清面容,但像是个中年人。

我把刚才的话对他重说了一遍。那汉子先不回答,反而问我:“你霍(喝)了吗?先来屋里霍(喝)一哈(喝一些)吧。”

我一愣。原来,这里的方言把“吃晚饭”说成是“霍(喝)汤”。问我“喝了吗?”是问我“没吃晚饭吧?”那汉子见我浑身是雪,可能想到我还没吃晚饭,请我先进屋吃点晚饭呢!

见我推辞,那汉子也不多说,跟着我来到土坡前。我在前头双手紧握车把,肩上套着绳子使劲拉,那汉子在车后用力推,两人一起用劲,不一会儿就推上去了。我能感到,那汉子力大无比。在农村天天干活,互相之间经常帮忙推车,谁的力气大小,一上手就知道。

在土坡顶上那汉子又问我“前边能行吗?莫事(没事)吧?”我肯定地说“莫(没)事了。”那汉子转身下坡离去。我则拉着车子轻松地回村里去了。

整个过程就这么简单。我没问那个汉子姓什么,黑夜中我连他长的什么样也没看清。他也没问我是谁。他毫不防备,就在半夜里为一个陌生人开门,还在雪地里帮我推车子上坡。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汉子,虽然他的家离我们村庄并不远。那时的人们,老死不相往来,可陌生人之间并不猜疑。

整整四十六年后的今天,我又站在这个高高的土坡上,向坡下的远方张望。

土坡还是那个土坡,远处的那个院落却不见了。不知道那户人家是搬到别处盖新房了,还是到城里去打工了?当年的那个汉子如今该是老人了,他的晚年生活幸福吗?

他还记得整整四十六年前,雪夜中的那个十六岁的少年吗?

没有人能回答我。

只有土坡旁的野花,比四十六年前开得更加旺盛。

写于 2014年11月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