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九红:夏天的白兰花
 

九红:夏天的白兰花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2924
18/08/2019 11:14 上午  

 
 
九红:夏天的白兰花

发表于 2019 年 08 月 17 日 由 舟巷

我对花的认识很少,基本上十之八九叫不出花名,只有那些最大众、普遍、家常得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空气、阳光、水一样的花,才能像叫家人、老朋友名字般脱口而出。比如玫瑰、月季、牡丹、杜鹃、蔷薇、白合、郁金香、虞美人、太阳花、牵牛花、水仙、茉莉、玉兰、白兰、金银花、雏菊、等等。其实我也只知道它们的大名,对再细分出无数品种的繁多的小名,就一无所知了。有时觉得我自己太没趣了,无论看到多么艳丽、奇特、稀罕、精雕细琢的花,也只眼前一亮几秒,过后就忘了它们的倩影,更别说记住它们的芳名了。可是,我却对一朵很不起眼、很娇弱、很素净的花—-白兰花,魂牵梦绕,无限柔情。因为它的简单、雅致、纯洁、脱俗,更因为它每片花瓣所散发出的既清新又浓郁、既醇厚又香甜的香气,让我迷恋、沉醉、痴迷。还有就是,一想起白兰花,就想到了夏天,家乡的夏天,夏天里卖白兰花的老奶奶,夏天里给我买白兰花的妈妈、爸爸。

南京的初夏很潮湿、闷热,五、六月份时正是梅雨季节。高温下持续一个月的暴雨让整座城市像长了霉的大馒头般,膨胀、松弛、没劲、扭曲。人们的心也像身上似乎总也不干爽、汗津津的皮肤般,充满烦躁、恹气、晦暗。也在此时,白兰花悄悄上市了。

一大清早,马路边上、菜场门口,总会看到几个年龄稍大的老妇人,穿着普通的夏衣,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放个竹篮,在卖白兰花。她们的篮里一般垫着布,白兰花用别针或两、三只,或五、六只地串一排,整齐地摆在布上。老妇人们还会再用一块打湿的方帕,轻轻地盖在花上,以免热空气蔫了花儿。你都不需特意打探,只寻着白兰花那幽幽的香气,便能很快找到花摊。一掀开湿巾,白兰花独特、芬芳的气息扑面而来,你总会猛吸几口,贪婪地不想让这甜滋滋的香味飘散在空中。然后,你才细细端详这些花儿:青青白白、细细窄窄的片片花瓣,密密层层地包裹在一起,含苞待放;花瓣上浅浅地沾着露珠,晶莹剔透;小心地拿起它们,丝缎般光滑的质感,惹人怜爱。忘了潮湿、闷热、肮脏的天气,白兰花让心儿都化了。

从来一分钱掰两半花的妈妈,每每看到花摊,也会买个最少的别针串成两朵的白兰花,给我和姐姐。我俩喜欢把它们别在衣襟上,时不时地低头嗅一嗅,闭上眼、屏住呼吸,好陶醉。然后一整天,不停地拿下来,洒点水,再别上。爸爸是个不知浪漫为何物的粗糙汉子,又是个实用至上的大俗人,他对不当饭、不当豆的东西一概不闻不问。可经常地,在爸爸一清早买回的死鱼烂虾、鸡鸭鱼肉、土豆青椒的菜篮里,用他的大手帕包着一包湿湿的东西,暗香浮动。我们寻香而去,一打开大手帕,里面一包有点蔫的、有点锈的、有点散架的白兰花。爸爸那时,少有地现出羞涩的样子,嘟囔地说是卖花老太想收摊硬塞给他的,半价,他也就如一惯的买菜风格般打包了。我和姐姐开心地把白兰花插在头上、别在辫上、放在包里、夹在书里,然后再挂在灯绳上、摆在床头间,顿时,我们的小小的家充满了白兰花浓浓的香气,久久不散。

小小的白兰花,我心中的花。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