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中国人的吃辣史——摘自《餐桌上的中国史...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中国人的吃辣史——摘自《餐桌上的中国史》

1
1 Users
0 Likes
46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9760
Topic starter  

中国人的吃辣史——摘自《餐桌上的中国史》

张竞

  无论是烧烤摊还是下饭馆,你总是能听到一句灵魂拷问,“能吃辣吗?”在祖传吃辣的四川人面前,一份“微辣”的火锅底料无疑等于认怂。辣已经成了现代中国人的精神解药,那辣椒是从何时传入中国的?我们又是怎样爱上吃辣的? 明治大学张竞教授的《餐桌上的中国史》(中信出版社)给了我们答案。

  辣椒何时传到中国

  辣椒原本不是中国产的,是明朝末年由海外传来的。大航海时代,辣椒从原产地墨西哥、亚马孙等地区向世界传播,各地区的人们也开始种植辣椒(周达生,1989)。关于这一点现在已没有异议了。事实上,万历二十四年(1596)出版的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还没有关于辣椒的记载。因此,辣椒在中餐中的使用,不过300多年的历史。以至于以辛辣作为卖点的川菜,过去也是不用辣椒的。当然,在辣椒从国外传来之前,四川人和湖南人就喜欢吃辛辣的食物。芥子很早就是调味料,元代的贾铭在《饮食须知》中从养生的观点介绍过芥子的效用。辣椒进入中国后,中国人食用芥子的习惯并没有改变。李渔的《闲情偶寄》中有着这样的记载:“制辣汁之芥子,陈者绝佳,所谓愈老愈辣是也。以此拌物,无物不佳。”(制作辣汁的芥子,越陈越好,都说越老的芥子越辣。以这样的调味品烹调出来的菜肴都是很美味的。)说明到了清代,芥子仍旧是调味料。正因为原本有这样的嗜好,所以辣椒能够很快地被中国人所接受。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辣椒是何时被用于烹饪并推广开来的。调查发现,辣椒不是一进入中国就在烹饪中使用的。很刺激的辣菜出现并进入饮食文化中心,是此后很久才发生的事情。

  18世纪辣椒在饮食中仍毫无踪迹

  先来看看清初的饮食典籍吧。明朝末年出生的朱彝尊的《食宪鸿秘》中出现了“辣汤丝”,是用猪肉、蘑菇、竹笋切细制作的汤。

  但一查制作方法,并没有用到辣椒,只是在汤的表面撒了点芥子而已。还有一款菜肴叫作“辣煮鸡”,煮法如下:“熟鸡拆细丝,同海参、海蜇煮。临起,以芥辣冲入。和头随用。麻油冷拌亦佳。”(煮透的鸡扯成丝,同海参、海蜇一起再煮。盛碗之前,放入芥子。各种浇头都可拌入。凉了以后拌上麻油,口味也很不错。)“辣煮鸡”是现在的“棒棒鸡”的原型,虽然味道辛辣,却并没有用辣椒。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清代以后,用芥子的菜,在量上并没有增加。《食宪鸿秘》只记载了一样菜。当然,这本书并没有网罗清代中国所有的菜。但从记述下来的菜品种类来看,都是很有代表性的。17世纪的中国,辣椒尚未在饮食文化的中心位置出现。

  那么,18世纪的中国有什么变化呢?1798年82岁去世的袁枚可以说是18世纪的见证人。但堪称饮食百科全书的《随园食单》却没有一处提到辣椒。袁枚特别用一个章节来介绍调味品和香料,详细说明其作用与使用方法。种类涉及酱、食用油、料酒、醋、葱、花椒、生姜、肉桂、砂糖、盐、大蒜等十多种,但没有辣椒。还有,煮羊头、羊肚羮之类的菜使用了胡椒,而辣椒的使用在任何一个菜里都没有出现。也没有看到辣椒作为蔬菜食材的记录。

  袁枚出生于杭州附近,曾任江浦、江宁(现在的南京)等地的知事。据他本人在《随园记》里所述,38岁从陕西引退后,他便居住在座落于江宁小仓山麓的随园。这是他大约4年前购入的别墅,经过隐退后的精心经营,成了享誉四方的名园。袁枚在那里度过了大半生。他的生活半径一直局限在江苏、浙江一带,或许因此他并不了解川菜。

  四川人也不吃辣椒

  四川人是何时开始普遍吃辣椒的呢? 笔者曾多方查阅,但仍未查到记录18世纪川菜的史料,幸好有四川出生的人写的饮食书,就是前面提到的《醒园录》。然而,翻阅此书,仍然看不到辣椒的踪迹。根据序言中的记述,此书是作者在江南任职时收集的菜谱的汇编。如果是这样,没有出现辣椒并非不可思议。但《醒园录》却又介绍了四个芥子菜的烹调和加工方法。如果著者有吃辣椒的习惯的话,涉猎一点芥子与辣椒在风味上的不同,也未尝不可。然而,并未见到这样的记录。18世纪时,四川的老百姓是否已经食用辣椒? 至少目前仍无确凿证据来下结论。不过相对其他地区,四川人似乎更容易接受这种辛辣调味品。但在当时的四川,即便辣椒已成了老百姓的日常食品,或许士大夫中也不一定有这样的风俗。这绝非毫无根据的推测。明朝《本草纲目·果部》卷三十二出现了名为“食茱萸”的辛辣调味品。据李时珍记载“(民间)自古尚之矣,而今贵人罕用之”(古人尊崇此物,然今日上流人士亦用之甚少)。对香料的嗜好不仅有地域的差异,同一地区,不同的阶层间差异也很大。明代如此,清代也有可能一样。顺便提一句,李时珍描述的食茱萸为“高木长叶,黄花绿子,丛簇枝上。味辛而苦”。很明显,《本草纲目》中所说的食茱萸和辣椒完全不同。按照李时珍的描述,食茱萸应为落叶小乔木,而辣椒是茄科一年或有限多年生草本植物。两者完全不一样。不过,作为辛辣调味品,两者有相像之处,都有刺激食欲的作用。

  19世纪:辣椒的亮相

  19世纪,辣椒终于在饮食典籍中出现了。1861年初版的王士雄的《随息居饮食谱》中,以“辣茄”的名称介绍了辣椒。从书中“种类不一,先青后赤”的记述看,可能是一种相当辛辣的辣椒。不过,这种辣椒并未归入《蔬食类》,而是与花椒、胡椒、肉桂等放在一起,归在《调和类》(调料作料一类)中的。很明显,当初辣椒并不是作为新鲜的蔬菜来食用的。但用作调味料出现在什么样的菜中、如何使用,却没有任何说明。同一本书中也没有一道菜用到辣椒。需注意的是书中说到“辣茄”时的“人多嗜之,往往致疾”一语。作者王士雄是浙江海宁出生的,也在杭州、上海生活过。这可能表明19世纪中叶,辣椒在某种程度上已在长江下游地区的百姓中传播开来了。但读书人对这种新来的食物似乎仍有强烈的偏见。

  关于辣椒的名称,那时有多种说法。《随息居饮食谱》中举出了“樧”“越椒”“辣子”“辣虎”“辣枚子”等辣椒的八个别名,并称“各处土名不一”;而方言不同,其名称各不相同的情况,正说明对辣椒的嗜好已分布得相当广泛了。顺便提一句,《本草纲目》中,“樧”“越椒”“辣子”是“食茱萸”的别名。同一名词在不同时代的不同资料中有可能指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点要特别注意。

  宫廷菜里无辣椒

  那么,宫廷菜的情况呢? 刘若愚的《酌中志》记载,明代每年滇南、五台山、东海、江南、苏北、辽东等各地,都向宫廷奉献各种食材,但未见到辣椒出现。调味料中有芝麻油、甜面酱、豆豉、酱油、醋等,也没有辣椒。

  书中还记载了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期间庆祝节日所用的菜,其中有“麻辣活兔”一菜。但这是怎样一道菜,并没有详细说明。接下来的清代,《调鼎集》里也出现了名为“麻辣兔丝”的料理。切丝鸡汤煨,加黄酒、酱油、葱、姜汁、花椒末,豆粉收汤。

  没有用辣椒,加了花椒,因此菜名有“麻辣”两字。应与《酌中志》中的“麻辣活兔”中的“麻辣”是同一种味道吧。没有辣椒也能做出这样两种味道来。至于有没有用兔肉,为何菜名叫“麻辣活兔”,则是个未解之谜。《酌中志》中举出了数十种宫廷中的名菜,除了前面提到的“麻辣活兔”外,还有名为“辣汤”的一道菜,是到了11月,为防寒而每天早上要喝的汤。现在,为了防寒经常也要喝姜汤。而此处所说的“辣汤”也许是同一种类型的东西。至于其他用到辣椒的地方,却一个也没有发现。

  即使到了清代,辣椒仍然没有进入宫廷。而满族是连吃芥子的习惯也没有的。《红楼梦》中描写了用醋做的菜,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烹饪方法,但辣菜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

  辣椒的大进军

  19世纪以后,辣椒在西南地区的百姓中间逐渐推广开来。不只是四川,据《清稗类钞》记载,湖南、湖北、贵州等地的人都非常喜欢吃辣,特别是湖南、湖北,无论什么山珍海味放在桌上,没有芥子和辣椒,就没有人动筷子。曾国藩任两江总督时,有一下级官僚贿赂为曾国藩做菜的厨师,打听上司在饮食上的喜好。这位厨师回答道:“该做啥就做啥,不用多想。每样菜由我过目就行了。”某日,他做了个燕窝料理,让厨师过目,厨师拿出个竹筒,胡乱撒上些调味料。问其中缘由,厨师透露了这样的秘密:“辣椒粉,曾国藩最喜欢的东西。每样菜只要撒上这,肯定会被褒奖。”之后那下级官僚依样行事,果然如厨师所言(《清稗类钞·饮食类》)曾国藩是湖南人,1872年60岁时去世。可见辣椒在19世纪已成为湖南人的嗜好品。

  但在此之外的地区,辣椒似乎还未被大量使用。1850年出生、1926年去世的薛宝辰,在《素食说略》一书中,介绍了清朝末年的素食,种类达170余种之多,其中用辣椒的菜肴不过5种。作者在例言中道明:“故所言做菜之法,不外陕西、京师旧法。”西北和北方至今不多吃辣,该书中用辣椒的菜少,也许是很自然的事。但尽管如此,在19世纪末前后,辣椒的食用已推广至北方的黄河流域了。(作者系明治大学教授)

  (本文摘自《餐桌上的中国史》,张竞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4月第一版,定价:58.00元)

  (本版文字由燕婵整理)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