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上海人的懂经  

  RS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203
04/07/2020 10:47 上午  

上海人的懂经

羊郎

上海人一向在乎懂经两字,甚至于以是否懂经来划分是不是真的上海人。

懂经,什么是经?我们都知道凡是可称之为经典的东西,都如教师爷一般受人膜拜的,如《道德经》《心经》《山海经》等等。“经”字在词义上原本指纺织上的纵线,从造字法说应是形声字,也可说是会意字,引申开来有治理、经营、遵循等意思,所谓古人云,经,法也,以经邦国。《诗经·大雅》中有“经之营之,不日成之”的句子,是说只要经营,用不多时,定能成功。中医里有“经脉”一说,在武侠小说里那奇经八脉更是性命交关的东西。可见,这个“经”字语义丰富,岂是一条纵线所能了得。

上海的世俗社会里有所谓的懂经爷叔之称谓,是孩子们对生活经验丰富、处世老到的长一辈人的尊称。

那么上海人心中的懂经到底是什么含义呢?

上海一直是一个领风气之先的前卫城市,一个自觉地与国际先进对标的城市,一个与国际潮流接轨的城市。遥想当年,在穿着上,国人都高度统一地以灰色和蓝色作为主基调,以至于有人诙谐地说,一眼望去犹如灰色的群山、蓝色的大海。那时女孩子还有搭襻的布鞋可穿,男孩子基本上是草绿色的军用跑鞋,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可是在上海的市井生活里,偏偏出现了一款黑色布面白色布底,鞋面两侧有两条宽紧带的鞋子,这在当时的上海就代表了时髦,于是美其名曰“懂经鞋”。那时做人好简单,懂经,就是穿着时尚,穿着时尚就是懂经。

懂经,还意味着“领市面”。于上海人而言,这个“市面”决不是眼皮底下的小市面,而是胸怀天下的大市面。世界上哪些是新潮,现在流行什么,将来会流行什么,侪要色色清,才算懂经。史载1895年法国巴黎第一次在公众场合放映电影,次年,电影就进入到上海,不过那时不叫电影,而叫“西洋影戏”,看过西洋影戏的就是领过市面。香烟出自于西洋,进入中国的首站也是上海,由美国人菲力克携带来沪零售,当时这种有别于中国大烟的西洋货在国人眼里是稀罕货色,而我国最早的国产香烟也出自上海,品牌是“三星”。

上海一直是国际时髦的风向标,过去是,现在还是,上海就是一个懂经的城市。

上海人喜欢对人讲“路子清爽(口伐)?”上海电视台五星体育频道开始直播上海人喜欢的扑克游戏“大怪路子”了,它讲究的也是路子。领过市面和经过世面不是一回事,识时务和顾大局,也不是一回事,虽然两者一定程度上都是懂经。问题在于前者格局小后者格局大。只是领领市面的往往打小算盘蛮精的,贪小便宜,反映在打牌上就是热衷于过自己的小牌,看看苗头不对就想着自己“滑脚”,投机心理,频频出牌,看上去蛮闹猛,给同伴一种争头家的假象,有时候反而妨碍了大局。而经过大世面的往往从大局着眼,不会动不动就刷存在感,相反很低调,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需要个人为大局作出牺牲时定然义无反顾,这种令人信赖,又可预期的确定性就是真的懂经。

懂经表现为懂规则,懂路径,懂道理,懂得为人处世如何受人欢迎。上海人一言以蔽之,叫作“懂事体”,大人小人侪要懂事体。

懂经,必须对规则、路子、方式真懂,不是似懂非懂。不懂装懂的是不懂经,懂装不懂的有时反而是懂经。毕竟有些场合需要人看破不说破的,有些道理需要人悟透不说透的,有些时候需要人低调行事以赢得大家支持的,有些事需要人有点钝感力不必过于敏感的,所以懂经的人有时会“装戆”,这戆不是真戆。

懂经之经,古文字上通“径”,懂经就是要懂路数。懂经的人一定懂人,懂人心思,善解人意。为人处事少不了和人打交道,少不了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里就有一种合适的人际交往距离分寸在里面。如果你认为受人尊敬就可以随便对人提要求,甚至是让人为难的要求,那就是不懂经了。同样是帮人办事,上海人知道满口饭好吃,满口话不能说。所以,即使满心想着帮人办好事,即使有十分把握办成事,也只是说“试试看”“尽力办”,这样既给自己留余地,也给他人留余地,万一事出意外,不至于使人失望。

懂经之经,浅显又深奥,真懂,是知,有点难;懂了,还要会做,是行,更难,知行合一才是真正的懂经。


引用
Topic Tags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3年 前
帖子: 6203
04/07/2020 10:49 上午  

南风起,大麦黄

王季明

黄梅雨黄梅天,过去,户外,湿答答,阴沉沉,雨如丝,如麻,如雾。如豆?有,很少,到炎夏雷阵雨才有。时断时续,人蛮闷的。农家屋里,家家泥地上,本来邪气光溜,干、硬、净,现也在出汗,亮晶晶,湿汪汪。人也感到要发霉了。麦已割,秧已插。做点啥呢?

也许,现不懂的人会问,为啥不铺水泥、木地板呢?这与问吃不饱米饭的人为啥不吃面包,理一样。水泥,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乡下想买?做梦去吧!上海市区,凭户口本,拎了只铅桶去,骑车——自行车,只能几斤,补补什么缝,嵌个什么洞,还勉强行。那农民可难了。晓得?

说回来吧,那伲浦东人做点啥呢?浦东每个宅头上,竹篱笆小枝杨圈里,远近均无闲人,忙,做酱黄搨饼。准备做吃一年的酱菜。

不是割了麦吗?“四月南风大麦黄”,农历四月,推磨磨粉,大麦粉。再用粗绷筛筛出粉来,揉成黄黄的面团,做成像小鞋底似的酱黄搨饼,先放到蒸笼里蒸,蒸好了。冷却了,然后拿个干净栲栳(不懂的请查《水浒传》第25回武松杀嫂段)来,倒过来磕干净,铺上一层新麦秸秆,把饼一个个分开,铺在上面,铺满了,再铺一层麦秸,再是一层饼,直到栲栳装满。搁在闲处。不到一个月,六月初,大(念杜)日(念聂)头,打开都霉了,一股霉香味直冲鼻子。把霉尘用板刷刷干净,大太阳底下,晒干,备好。盐要粗盐,姜,再到药店买几束好甘草,切成一段一段,用上好井水,倒入酱缸里。这缸现已绝迹,得说说。比脸盆大,酱黄色,外面粗糙,里面略光滑点,都从宜兴来。家家都有,且有几只,或成套。是吃饭家生,要用格,能没?甏放米。缸做酱,踏咸菜。能没?不过,米甏,外壁要细巧些,开口处细腻光溜不剉手,下面横条丝纹,易搬移。家家都也有几个,富一点的,更多。现在姑娘要讲白富美,老法里时,要看缸甏多不多。很简单,会过日子,就行,没啥过多花样经。两三天,香气满宅,漫漫游荡,悠悠飘扬。一周以后,把糠筛格大里晒过的嫩黄瓜放进,三四天后,杨柳荫里榆树底下,泼过水扫过地,摆开小台子竹椅子木矮凳,一家人吃夜饭。品尝新酱瓜、一切两的新咸蛋,鲜,甜咪咪,咸呔呔,赞来难以言语。树上柴(念沪语音的柴)蝉在开始鼓噪了。那已是夏景了。一阵阵清风吹来,那可是天上人间!

但这都是老底子老法头的辰光,还不懂的,可问问老戏阿必大拉婆阿妈。

但要好太阳!现在的天气可能要弄僵格,做酱瓜。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