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登录或加入禅世界会员,或在边栏,或在此处用社交帐号登录,就可发贴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


远离阿胶 - 远离愚昧 - 远离贪婪 - 远离罪恶  

  RSS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1年  前
帖子: 1424
03/01/2018 9:50 上午  

远离阿胶 - 远离愚昧 - 远离贪婪 - 远离罪恶


中国阿胶需求巨大,非洲驴遭殃

肯尼亚内罗毕——“就是这里,”莫里斯·恩杰鲁(Morris Njeru)俯视着一片纵横交错的农田说。前不久,他在这里找到了戴维(David)、姆库里诺(Mukurino)和斯科莱奇(Scratch)血淋淋的尸体。它们是他最后的几头驴。

现年44岁的恩杰鲁是一名市场搬运工,靠自己养的牲口在这座城市里到处送货。今年早些时候,他已经失去了五头驴。窃贼每次都是割开驴的喉咙,从脖子以下剥皮,把驴肉留给兀鹫和鬣狗。

四个月后,恩杰鲁能找到的只有一只驴蹄。他把它装进衣服兜里,当作纪念。

恩杰鲁曾经舒适的生活也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没有了驴,他的收入从每天近30美元骤降到不足5美元。他无力再偿还为租一小块房产而欠下的贷款,还担心不得不让孩子从寄宿学校退学。

“我的生活彻底变了,”他说。“我靠这些驴养活一家人。”

对恩杰鲁和全世界其他数以百万计的人来说,驴是食物、水、柴火、商品和人的主要运输工具。但在中国,他们还有另一个用途:生产阿胶。阿胶是一种传统药物,由经过熬煮的驴皮中提取的明胶制成。

住在内罗毕郊区的莫里斯·恩杰鲁去年失去了八头驴和维持生计的工作。那些驴只剩下一只驴蹄,被他留作纪念。
住在内罗毕郊区的莫里斯·恩杰鲁去年失去了八头驴和维持生计的工作。那些驴只剩下一只驴蹄,被他留作纪念。 RACHEL NUWER

阿胶一度主要用于补血和平衡阴阳,但现在却被用来治疗一些疾病,从延缓衰老和增强性欲到治疗化疗的副作用和预防女性不孕、流产和月经不调。

阿胶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但它在现代的人气增长始于2010年左右。当时,中国最大的阿胶制造商东阿阿胶等公司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广告宣传。十五年前,中国的阿胶售价为每磅九美元(约合每公斤130元人民币)。现在的售价约为400美元一磅(约合每公斤5700元人民币)。

随着需求增加,中国的驴只数量——一度为全世界最多——从1100万头减少到不足600万头。一些人估计可能只有300万头。事实证明,增加驴只是一项颇为困难的任务:驴不像牛或猪,不适合密集繁殖。母驴一年只产一只驴崽,并且容易在有压力的情况下自然流产。

因此,中国公司已经开始从发展中国家购买驴皮。总部设在英国的非营利组织“驴庇护所”(Donkey Sanctuary)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4400万头驴中,每年大约有180万头因为制造阿胶被杀。

北京林业大学的研究人员在11月警告说,中国对阿胶的需求可能会导致驴“成为下一个穿山甲”。

“中国选择花高价从世界各地进口驴,这可能会导致世界其他地区的驴面临潜在的危机,”相关研究人员在《马兽医杂志》(Equine Veterinary Journal)上写道。

随着对阿胶的需求增加,中国驴只数量从1100万头减少到不足600万头。阿胶本质上是驴皮中的明胶。
随着对阿胶的需求增加,中国驴只数量从1100万头减少到不足600万头。阿胶本质上是驴皮中的明胶。WENG LEI/IMAGINECHINA, VIA ASSOCIATED PRESS

从吉尔吉斯斯坦到巴西再到墨西哥,进入中国的驴皮来源各异。但非洲仍是这项贸易的中心,无论是从被杀驴只数量还是对当地的影响来说。

“2016年,驴的生意爆发,”坦桑尼亚靠近肯尼亚边境的蒙杜利地区警司奥巴西·恩古维拉(Obassy Nguvillah)说。“越来越多的人带着驴进入马赛地区,并把驴送到中国人开办的加工厂。”

恩古维拉负责看守的村庄艾斯拉雷坐落在饱受干旱困扰的广袤热带稀树草原上,村民们一年内就丢了将近475头驴。警方追踪窃贼到灌木丛中找回了175头,但认为其余的都被卖给了屠宰场。由于无力购买替代的驴只,驴主们至今不知该怎么办。

还有五头驴的时候,莫科每天可以完成两件事情:比如去遥远的水井打水或者去拾柴。但只剩一头驴,她只够时间做一件事,因为需要来回好几趟。

“我们的工作量增加了,”她说。

十四个非洲国家与巴基斯坦一同实施了各种各样的禁令来禁止国际驴只贸易。坦桑尼亚在六月也加入了这个名单,理由是担心如果继续屠杀,国内的驴很快就会彻底消失。

艾斯拉雷的村长利莫内·山布里(Rimoinet Shamburi)表示,自禁令发布后窃驴事件已在减少,但并未完全消除。他认为这要归咎于肯尼亚的合法贸易。

“事情还是很糟糕,因为内罗毕有一个支持偷驴的产业,”他说。

和坦桑尼亚不同,肯尼亚的驴皮贸易没有放缓的迹象。2016年的驴皮价格是2014年的50倍,活驴价格从60美元涨到了165美元,涨幅近三倍。

根据政府的一份备忘录报道,肯尼亚的三个屠宰场——均为中国人所有或与中国人合作——两年内处理的毛驴将近10万头。驴皮和驴肉均被运往中国,一般途经越南或香港。

还有17个毛皮贸易商开设了商店,大多开在内罗毕,并且据说第四个屠宰场也正在筹备。屠宰场主人坚称自己通过创造就业,花高价收购没有用的驴只,正在使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肯尼亚的金牛屠宰场。虽然驴只交易的禁令减缓了这个行业在一些国家的发展速度,但在没有禁令的肯尼亚,对阿胶的需求没有减少的迹象。
肯尼亚的金牛屠宰场。虽然驴只交易的禁令减缓了这个行业在一些国家的发展速度,但在没有禁令的肯尼亚,对阿胶的需求没有减少的迹象。 RACHEL NUWER

“这个产业帮助了那么多人,”奈瓦沙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Star Brilliant Donkey Export Abattoir)的负责人约翰·卡里乌基(John Kariuki)说。“马赛牧民们不用买卖牛羊,他们通过卖驴来支付孩子的学费。”

(左)驴在被送往Goldox屠宰场的路上。(右)肯尼亚奈瓦沙的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的主管约翰·卡里乌基举起一块驴皮。“这项生意帮助了很多人,”卡里乌基说。
(左)驴在被送往Goldox屠宰场的路上。(右)肯尼亚奈瓦沙的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的主管约翰·卡里乌基举起一块驴皮。“这项生意帮助了很多人,”卡里乌基说。 RACHEL NUWER

巴林戈郡的金牛公司驴屠宰场(Goldox Donkey Slaughterhouse)号称一天能处理450头驴,是肯尼亚最大的屠宰场,它也在试着通过向邻里免费供水,为四个当地孩子支付学费来示好。

批评者认为,这项贸易的利益被夸大了,带来了很多问题。

“驴被偷走后,要么在灌木丛中被屠杀,要么以非常恶劣的方式被运走,没有适当的文件或公共卫生标准,”肯尼亚的一名兽医官员说。由于担心遭到政府上级的报复,他要求匿名。

“我们所有人——驴的所有者和兽医专业人士——都反对这项贸易,但政府不太关心我们的想法,因为它能给他们带来收入。”

根据2009年的最新普查,肯尼亚约有180万头驴,支持着约1000万人的生活。据肯尼亚驴保护组织(Donkey Sanctuary Kenya)的兽医科学项目开发经理所罗门·奥尼扬戈(Solomon Onyango)预计,到2019年下一次统计公布时,这一数字将大幅下降。

“肯尼亚的驴只无法维持这种需求,”奥尼扬戈说。

据该组织称,旺盛的需求已经耗尽了邻国的驴,一些驴是从乌干达、索马里或坦桑尼亚运到肯尼亚的。

肯尼亚奈瓦沙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的驴只尸骸。这些垃圾的处理让当地人很头疼。
肯尼亚奈瓦沙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的驴只尸骸。这些垃圾的处理让当地人很头疼。 RACHEL NUWER

在极少数情况下,住在屠宰场附近的驴主成功地辨认并救回了自己的驴。因此,Goldox屠宰场的主管卢东林(音)在10月份宣布,该屠宰场将开始发放三天后到账的支票,以便该公司在出现被偷来的驴被村民要回的情况时取消支付。

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的冷库,大多数的驴肉最终会出口到中国。
璀璨明星毛驴出口屠宰场的冷库,大多数的驴肉最终会出口到中国。 RACHEL NUWER

不过,人们对这些屠宰场的抱怨已经不只是它们助长了盗窃行为。那些驴送来时的情况往往非常糟糕,有些驴的腿断了或者有生了蛆的伤口,还有很多处于快饿死的状态。肯尼亚动物保护关爱协会(Kenya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and Care of Animals)提出的虐待动物指控——包括驴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日晒雨淋了好几天——导致政府关闭了璀璨明星屠宰场一个月。

“他们没有提供食物、水或兽医治疗的动力,”波普说。“从动物福利的角度讲,这种情况极其可怕。”

他还说,那些死在路上的驴经常被当场剥皮,尸体就留在原地腐烂。

随着人们不满情绪的加深,驴主和肯尼亚兽医协会(Kenya Veterinary Association)在内罗毕等城市举行了抗议活动。去年7月,恩杰鲁和另外一千多名盗窃受害者在向肯尼亚农业、畜牧业和渔业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Livestock and Fisheries)递交的请愿书中呼吁立即停止驴皮交易。该部门负责监管该行业。

“有人在盗窃和出售偷来的驴,政府却不制止,”恩杰鲁说。“我向警方报了案,他们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该部门的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采访要求,但从去年9月发布的一份备忘录来看,没有迹象表明,官员们将取缔该贸易。相反,该备忘录指出,驴皮行业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和经济发展潜力。奥尼扬戈等批评者不赞同这一结论。

“我们应该为了赚钱去做可卡因生意或者卖象牙吗?”他说。“你不能以发展商业的名义允许那些害人的贸易。”

金牛屠宰场附近的驴子尸体倾倒场。当地村民抱怨了污染和恶臭问题。
金牛屠宰场附近的驴子尸体倾倒场。当地村民抱怨了污染和恶臭问题。 RACHEL NUWER
一头驴在金牛屠宰场溜达。这种动物不适合集约化养殖,在一些非洲国家,它们的数量正在减少。
一头驴在金牛屠宰场溜达。这种动物不适合集约化养殖,在一些非洲国家,它们的数量正在减少。RACHEL NUWER

回复引用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1年  前
帖子: 1424
20/03/2018 5:30 下午  

最好是别浪费钱吃阿胶,不管用啥皮都是骗人的。


@fangshimin

阿胶用牛皮做还是用驴皮做成分不会有什么不同。这个人如果身体不适真的是吃阿胶引起的,可能是吃了用皮革下脚料做的阿胶,有毒素。中医古籍记载的阿胶配方就是用牛皮做的。现在全世界的驴都被杀了剥皮送到中国做阿胶,都快杀光了,应该恢复用牛皮。当然,最好是别浪费钱吃阿胶,不管用啥皮都是骗人的。

 

 


回复引用
editor
(@editor)
Noble Member Admin
已加入:1年  前
帖子: 1424
29/03/2018 9:23 下午  

单若水:驴胶技穷

阿胶、冬虫夏草、燕窝、海参这些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神奇之处,却被中医神话为高级滋补佳品,近年来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和科普的深入,逐渐被从神坛上拉下来而遭到冷遇,受骗被愚弄的人幡然悔悟。连多年来一直为这些骗子站台撑腰的国家卫生部门,也破天荒地发声,抹黑了罩在阿胶上千年之久的光环。2月18日,国家卫计委下属的公益热线官微发布了一条微博称:“《过年不值得买之阿胶》:阿胶在保健品中的段位一直很高,有种种功效的光环加持:补血、止血、养颜、安胎、抗疲劳、抗癌……不过,请透过现象看本质,阿胶只是‘水煮驴皮’。驴皮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而这种蛋白质缺乏人体必需的色氨酸,并不是一种好的蛋白质来源。”原以为这是国家卫生部门在做利国利民的好事,并祈望以后能多看到他们类似于此、为人民健康负责的言行,尤其是盼着出台严厉限制和打击这些以健保名义诓骗钱财不法行为的政策和法规,名副其实,不负民众所望。

不料遗憾的是,国家卫计委这个不起眼的举动,因着触动了阿胶产业资本利益集团,招致资本家和利益集团的报复和公关,逼得这个国家部委随后公开道歉:“因审核不严,我们转发了博文《过节不值得买之阿胶》,虽发现问题后迅速删除,但仍引起关注并造成误解。对此,我们向广大网友和12320的用户诚恳致歉。”看来,利益集团已绑架了政府部门,也或许他们本来就在同一个利益集团,和巨大的经济利益相比,民众的健康在当局和有关部门眼里实在微不足道。联系到这个国家最高医药卫生的衙门数十年来,借改革之机,层层盘剥、诓骗民众,使多数民众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种种劣迹,实在太高看他们了,前述那个被寄予厚望的帖,不过是一些有良知的个别工作人员的个人行为罢了。

据说阿胶一物竟牵动着浩大的经济规模,2015年11月,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曾言,“目前中国阿胶产业的总体规模在200亿元以上,未来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放开以及大众保健意识的增加,阿胶产业超过千亿元规模可期。”而且自2000年开始,阿胶价格就一路飞涨。以东阿阿胶为例,公开数据显示,2001年—2016年,15年间其阿胶产品零售价从每公斤130元涨到5400元,涨幅超过40倍,远超同期的房地产、茅台,甚至黄金。而在二级市场上,东阿阿胶公司的股价也从2006年年初的5.4元左右一路上涨至目前的62元附近。不愧是唯利是图的精明商人,秦玉峰已从“国家二胎政策的放开”看到了阿胶的巨大商机,不佩服都不行。

关于阿胶莫须有的药效和滋补功能,早被有关医药科学工作者和有识之士揭了个底朝天。正如科普作家方舟子所言,“阿胶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胶原蛋白是一种蛋白质,需要在消化道里被消化成各种氨基酸,才被人体吸收进体内。所以吃阿胶和吃其他蛋白质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能起到补充氨基酸的营养作用。而且由于胶原蛋白缺乏人体必需的氨基酸,并不是优质蛋白质,吃它还不如吃富含优质蛋白质的鸡蛋、牛奶、肉类。有人会说,除了主要成分,还有次要成分啊,焉知阿胶的次要成分里没有能够‘补血’的神奇物质?目前并没有发现动物皮里含有什么神奇物质,如果有的话,含量必定极低,在体内也不会起到作用——一种物质要在体内起作用,需要达到一定的浓度才行。如果你真的相信在动物皮里含有含量极低的神奇物质而且还能在体内起作用,那就直接吃动物皮好了,何必吃昂贵的阿胶?”(见《方舟子:阿胶能补血? 只是昂贵的补充劣质蛋白》,2015年01月12日,《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jk/2015/01-12/6959769.shtml)实际上吃一块阿胶和吃等量的猪皮肉冻在营养上没有本质的差别,而且猪皮所含胶原蛋白还远优于驴皮,所谓的滋补,所谓的补血滋阴、润燥、止血等功效更是子虚乌有。还不如去吃价廉、营养丰富的普通鸡蛋、猪、牛、羊 、鸡鸭等肉类和鱼更有利。

当然,对以此骗术为生、从中谋取暴利的利益集团来说,这些无可辩驳的科研数据和事实无疑揭穿了他们的骗局,砸了他们的饭锅,任其广泛传播,自会带来灭顶之灾。他们那会轻易就范,更不会心甘情愿地舍弃这块肥肉。他们勾结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和无良的所谓“专家”、“教授”,甚至雇佣如变色龙一样不停变换身份的骗子们,穿梭于各大媒体,用虚假的所谓“科研数据”和无中生有的药效来为阿胶宣传。君不见,由阿胶发了不义之财的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还攀上了权力的高枝,该公司的党委书记、总裁秦玉峰贵已为全国“人大代表”。虽然,作为“橡皮图章”的人大,其“代表”并不代表任何“人民”,不过是各级权贵和一些“不给政府添麻烦”的肉身表决器,还假模假式地立起“选举”的牌坊,又要修什么“宪”,为帝王上位引幡招魂。其廉价的作秀功能也早为外界视为儿戏,无人在乎其蒙骗民众和舆论的拙劣表演,但还至少是被当局标榜为一个参政议政、讨论国是和大政方针的严肃政治场所。在此次人大会议3月9日、10日的会议间隙,秦玉峰还不忘行骗,竟借记者之口,大放厥词,为这个没有任何药用功能的水煮驴皮胶做免费宣传广告,还吹嘘什么“养驴扶贫”。

虽其喋喋不休数千言,但对民众最关心的阿胶究竟有无他们吹嘘的药效和神奇滋补功能,却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能以什么“阿胶是拥有近三千年悠久应用历史的传统中药瑰宝,久经考验,对中华民族的健康发挥着不可磨灭的呵护作用”来唬人,拉大旗做虎皮,以“作为名贵中药材,阿胶被列入1963年至今的历版《中国药典》,是国家批准的“药食同源”产品。阿胶具有补血滋阴、润燥、止血等功效,药典对阿胶的功效有非常明确、精准的表述,无论是传统中医理论还是现代药理研究,也都可以查询得到,我们严格按照有关规定生产和经营。”支吾来骗人,可谓驴胶技穷。

众所周知,《中国药典》的不科学、不严谨一直为外界所诟病,尤其是有关中药的部分更是没有科学性可言,只是将几千年以来,一些中医经典中没有经现代医药学验证的方剂、资料复制、粘结而成,以此为据并不能证明阿胶所谓的防病治病的特殊功效和作用。例如,被中医视为经典中经典的“《本草纲目》是药书,记载天下万物的目的是为了用它们来治病,例如服器部记载了裤裆、汗衫、衣带、头巾、裹脚布、蓑衣、草鞋、死人枕席、日历、钟馗像、桃符、蒲扇、蒲席、锅盖、蒸笼、竹篮、扫帚、马绊绳、厕筹、尿桶等种种日常用品,不是为了介绍它们的日常用途,而是为了说明把它们烧成灰或浸汁能治疗什么样的疾病。”,“更收录了大量的秽物入药:牛蹄中的水、三家洗碗水、磨刀水、猪槽中水、溺坑水、鞋底下土、床脚下土、烧尸场上土、冢上土、蚯蚓泥、犬尿泥、粪坑底泥、檐溜下泥、梁上尘、门臼尘、寡妇床头尘土等等都能治各种各样的疾病。”,“据说人的身上都是宝:头发、头垢、耳屎、膝头垢、爪甲、牙齿、人屎、人尿、乳汁、经水、人血、精液、唾液、齿垢、胡须、阴毛、人骨、天灵盖、胞衣、脐带、人势、人胆等等都是良药,都有种种神奇药效。”(见《方舟子:,的偏方是怎么来的, 2006年12月28日,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5222726.html)若依这样的“药典”、“经典”为据,来证明其可靠性、科学性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无稽之谈。

不可否认,《本草纲目》等中医典籍中也记载了古人依当时的认知水平所得的一些医药学经验,也许在当时堪称科学,但是没有经过现代医药学和临床检验的未必可靠。在医药学发展到分子水平的今天,若还以其为“典”、以其为据,就愚不可及了。流传千年以来的中医药典籍,作为历史、哲学和考古学研究,其有一定的价值,但作为医药学科学,其价值极其有限,必须用现代医药学科学对其鉴别,取其有限的精华,弃其海量的糟粕。

为了转移公众对阿胶药效的质疑,秦玉峰顾左右而言他,大谈什么“第一台蒸球化皮机在东阿阿胶问世,使阿胶行业迈入工业化时代。”、“东阿阿胶依靠智能抓手、基因测序、指纹图谱、近红外线检测、特征肽鉴别等一系列‘高精尖’技术,完成了科技与传承近3000年传统技艺的碰撞、结合。”、“一块小小的东阿阿胶胶块里,拥有345项专利技术,37项已纳入国家标准。”我们权当秦某人所言为真,不含任何夸大和水分,可不论阿胶的生产工艺如何先进、质量如何上乘,申请了多少专利,那又如何?不过仍旧是一块水煮的驴皮,是缺乏人体必需氨基酸、非优质蛋白质的胶原蛋白而已。

公允地说,阿胶行业以欺骗的罪恶行径,在为各种利益集团带来暴利的同时,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这个庞大的产业带来了数万工作岗位,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也许养驴还真能“扶贫”。就像被吹嘘为无病不治的灵丹妙药冬虫夏草一样,这个如今身价被炒得贵过黄金的神药治不了任何病,却成了有权、有钱人的新宠,放眼中国,也只有他们才吃得起虫草。在冬虫夏草的利益链上,除中间商赚得盆满钵满,最下部挖虫草的藏汉各族“低端人口”也从中得些微薄收益,一些人甚至以此脱贫。这也相当于将权贵们的部分不义之财以虫草的形式转到“低端人口”,算是一种劫富济贫式的“扶贫”吧。

作者投稿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要求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7.12.13-MG

%d 博主赞过:
  
工作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