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如:認識佛教的現狀

突然想到,人們為何要修學佛法,做個世俗之人,每天在愛恨情仇里浸泡,哭哭笑笑不好嗎?真正的佛法是給一部分想超越的人的,並不適合此世間的大多數人。這就是佛法傳播的兩難局面:。。。。。。

山海會-禪宗何以會衰落?

禪宗在中國已衰落很久了。但其衰落的原因是什麼呢?

我以為嘗試把其中的原因找出來是有意義的,也可以對現代人的修行提供幫助。禪世界與般若廣場既然肯定四覺知處(四念處)應是現代人佛法修行的主要所依,我們就不妨比較一下禪宗和四念處修行的異同。這樣應會比把禪宗作歷史性歸類來得較有意義。

苟嘉陵-我如何看禪宗

如果是站在佛教現代化的立場,修行人到底應如何看待禪宗呢?這個問題恐怕是必須得到解決。因為它曾多次引起爭議。

例如胡適博士就曾在多年前和日本禪德鈴木大拙打過筆戰。我就聽過教內德高望重的長老表示比較傾向支持鈴木的看法。近代中國佛教的論師印順長老更是曾站在佛教史觀的立場,指稱禪宗屬大乘後期唯心論與真常思想的體現,故不能代表佛教的本來面目。

冉雲華-中國早期禪法的流傳和特點

本文以“高僧傳”和“續高僧傳”所記“習禪篇”為中心,研究了中國早期的禪法流傳和特點。研究證明小乘禪法在公元第二世紀,介紹入華;大乘禪法的傳譯,開始於第三世紀。五世紀初禪學典籍曾被大量譯出。由五世紀末年到七世紀中葉,禪法在中國有了實質性的發展:由個人獨習變為集體努力,中華禪典的創作和取代譯本,師資承傳的重視,和宗派的形式。當時的宗派、四家最為著名:中原的“念處”禪法,江洛之間的“壁觀”,江南的天台止觀和華北的頭陀行。 其中“壁觀”一家的達摩禪法,後來人多勢眾,形成有名的禪宗。 其它諸家,未能繼續; 只有天台宗,以“教門”而流傳。 習禪之事遂成為禪宗一家的世界。

梅塔-玄學、哲學的黃昏和佛教現代化

佛教里是否有玄學?一般人常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句話本身頗有模糊不清之狀。很多熟悉中國文化的人喜歡把佛陀的覺悟之道等同於老子《道德經》里眾妙之門的自然之“道”,以為佛陀也化身一位哲學家而大談所謂存在有無的本體論。有人不了解所謂玄學的本來面目而以為是魏晉玄學流傳近兩千年後所遺留的中國世俗社會裡算命占卜之類的表象。

八邪道和八正道-SN.45.1-181

“比丘們!無明是進入諸不善狀態(不善法)的先導,而無慚和無愧(shamelessness and fearlessness of wrongdoing)隨其而至。對一個沉浸於無明的無智者來說,邪見(wrong view)湧現。對一個邪見者來說,邪志(wrong intention)湧現。對一個邪志者來說,邪語(wrong speech)湧現。對一個邪語者來說,邪業(wrong action)湧現。對一個邪業者來說,邪命(wrong livelihood)湧現。對一個邪命者來說,邪精進(wrong effort)湧現。對一個邪精進者來說,邪念(wrong mindfulness)湧現。對一個邪念者來說,邪定(wrong concentration)湧現。

山海會-對無分別心的誤解

對「無分別心」的錯誤解讀與闡述,應是佛法被玄學化的核心原因之一。

這個誤解已然存在很長的時間,故不能說是哪一朝代哪一個人的錯。但它所造成的結果很明顯,就是使本來如寶劍般鋒利的般若智慧失去了「明空雙運」里明的部份,而只剩下空。寶劍也就因此而變鈍了。最後就連中國人自己都對此有所覺察,而說出如「顢頇般若」、「籠統真如」等觀察。但有這種覺知的人可能並不知道,問題的形成其實和對大乘法義里「無分別心」的解讀相關。

《長部》【禪世界版】15大緣經

DN.15.1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一個名為葛馬沙達馬(Kammasa-dhamma)市鎮(market town)的俱盧國人(the Kulus)中。那時,尊者阿難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如是說道:“不可思議啊,大德!非同尋常啊,大德!這緣起(dependent origination)極為深邃,並且顯得十分深刻。但對我來說,它似乎很清晰!”

【預告】2021年10月22日研討會:上座部《大因緣經》及注釋簡介

《大因緣經》(巴利文:Mahānidānasutta),是南傳上座部佛教《巴利語藏經•長部》中的第十五經。本經是佛陀在古盧國(Kuru)的甘馬薩曇馬城時,對阿難講述:九支緣起法、四種施設我的邪見和四種不施設我的正見、三種受(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實是無常、有為、緣起之法、滅盡之法、敗壞之法、離欲之法、滅法;)、七種識住、八種解脫。是一本認識緣起的重要經典。

莊博蕙: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英文系、東亞系雙碩士,東亞系博士。

覺如:傾聽別人和環境的聲音-修習法念處

禪修並非佛教所獨有,在佛陀之前,一些古印度宗教和沙門流派就有修習止和觀的方法,某些人禪定的境界甚至達到所謂四禪八定里的最高的境界 – 當佛陀達到那些境界後,卻意識到到自己仍然沒有真正覺悟,於是在菩提樹下經歷內心的洞徹過程

苟嘉陵:玄學——純思維的快樂

存在於中國佛教里最大的問題,是修行頗大程度地被玄學化了。三十年前我就以為如此。至今依舊。

這不代表我不認同大乘法義,或反對凈土宗與禪宗。而是中國佛教的發展到了近代,幾乎已完全失去了以「覺」為修行主軸的精神。而佛法的修行如果離開了覺,就不能說是佛法了。但何以中國佛教到今天幾乎已失去了覺的精神呢?佛法的被玄學化,至少是主要原因之一罷!

【預告】2021年9月24日研討會:佛教中的玄學化與《金剛經》(4)

第24回 禪世界佛法修學研討會

主辦:世界佛教青年會(WYMBA)和禪世界(Chanworld.org)

佛教中的玄學化與《金剛經》(4)

佛教中有玄學化嗎?金剛經是如何看待佛教中的神秘和玄學的?

《金剛經》與當代 – 串講、研讀、體驗、討論系列 – 大家一起來講《金剛經》第6-10品

禪世界修學組

美國東部時間 2021年9月24日 周五  晚8:00-10:00pm ET

(北京、台北時間 2021年9月25日 周六早晨 8:00-10:00am)

【關鍵詞】:佛教現代化、經典、修行、講經、金剛經、研讀、體驗、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