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佛教并没有反对情爱与性

现代不少人之所以对佛教不大有好感,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误以为佛教反对和性(sex) 有关的一切。但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

因为事实只是佛陀在世时,跟随他学法的“常随众”大都是出家人。但这绝不代表佛弟子里就没有在家人,佛陀也从没有要求在家人必须出家才可学法。笔者既然提倡佛教的现代化,当然就有需要对此误解予以澄清。否则不少人会误以为佛教反对情爱与性,以为修学佛法就须“断欲”。但这不是事实。以修行角度来说,这种看法也是不正确的。

《小部》之《经集》【禅世界版】第一、第二和第四品完成

《经集》是最接近原始佛教的早期佛教的经文汇编,属于巴利语三藏《小部》,列在经藏《小尼柯耶》的第五部。它汇集了部分早期佛教经文,其中多数经文的产生年代相当古老,有的甚至是最古老的。《经集》分为五品,七十二章,共1149偈诵。《经集》禅世界版参考了郭良鋆的现代汉语版、Thanissaro Bhikkhu和菩提比丘(2017)等的英译版本。中华电子佛典协会的元亨寺古汉语版本,未作参考。

章号:KN.5.m.n – m: 品号 (1-5); n: 在该品中的章号。
经句号:Snp.m.o – m: 品号 (1-5); o: 该经句在《经集》中的序号 (1-1149)。

【翻译进展】KN.5.1、KN.5.2和KN.5.4完成;KN.5.3和KN.5.5翻译中。

苟嘉陵-现代人应如何了解四谛

【禅世界按】:本文反映了苟嘉陵居士在佛教现代化领域的重要思想突破,值得致力于用佛教利益现代人和当代社会的修学者的反复阅读和思考。
佛陀所说的四谛(苦、集、灭、道)之所以没有被现代人普遍了解、亲近与接受,是因为它被许多人误解为很灰,很冷,也很玄的东西。但这个误解的形成,其实是一种“时空错乱”。因为事实上四谛一点也不玄,更不灰色,反而是很实际,也是和人的生活与经验密切相关的。若要把这其中的因缘搞清楚,就需要我人对佛教所发源的文化土壤有些认识。

美国佛教会 会长 菩提比丘:Get Out and Vote

There are only five more days until Election Day, Tuesday November 3rd. This is our chance to vote in what is likely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election in our lifetime. Remember that voting is our voice, the way we silently say what we think is right, an act by which, as mere individuals, we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whole. With our vote we speak on behalf of the entire nation, for future generations, and indeed—given the leading role that the U.S. plays on the world stage—for the future destiny of humankind. The election is just too critical for anyone to sit out. It is our responsibility, our sacred duty as U.S. citizens, to vote: to choose the candidate that best represents our values and our hopes for the future.

梅塔-个人解放是佛教现代化的主题之一

在佛法修学中我们经常看到有关解脱(liberation)和觉悟(Enlightenment)关系的讨论,往往涉及佛教的宗派如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的区别与联系。我们所提倡的佛教现代化,主张将历史上的门户之见搁置一旁,特别是要把古代佛教发展中受制于当时文明程度和人们理性认识而产生的佛教古董如大量的无名或托名的论师所造教义、腐败的印度后期秘密大乘教法及其流续加以清除,回归佛陀的核心教义,让佛教焕发佛陀解脱觉悟精神的光辉,利在当代,泽及未来。

山海会-解脱是菩萨的能力

这句话可能不少法友会不爱听。但我们既然要弘扬佛法,并希望佛法的修行能现代化,就不能不把这层法义予以厘清。因为由菩萨道的角度来看,解脱自在力是菩萨必备的能力。如果没有它,所谓的行菩萨道会成为失能与失衡。这也就是笔者多年以来一直提倡“菩萨道应以解脱道为基础”的主要原因。而且这不是笔者硬要如是说,而是菩萨道本来如此。因为三十七道品(注释一)原本就是大乘佛法的基础部份。而三十七道品主要讲的就是解脱道的修行。

苟嘉陵-别解脱与别别解脱

一个人活在世间,有可能独求解脱吗?这是法友梁兆康兄在一个月一次的佛法研讨会上所提出来的疑问。

我觉得这个疑问很重要,所以用它作般若广场十月的讨论专题。因为它不只是牵涉到北传与南传佛教法义上的一个分岐(关于菩萨道的价值),而且也牵涉到佛法现代化的核心议题———菩萨道是应以解脱道为基础吗?还是它们根本就存在着本质性的矛盾,而无法相容呢?对此,我必须提出看法予以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