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任何一法皆如筏

真以了義的佛法修行來看,世上並沒有一個法門不是如渡河所用的竹筏———是用來幫人「渡河」的。因為以緣起故,法門本身並無實義,而只是在那種「苦」的情況下方有意義。法的存在目的,是在除苦。故任何的「法」均是相對於苦才成立,也是因苦方有的。

法心尊者介紹【轉載】

—— 法心尊者介紹 ——

Ashin.Dhammasāra

2014年 接觸南傳上座部佛教,並參加內觀禪修營學習禪修方法。

2016年 放下工作全身心獨自住山修行。

2017年 赴緬甸仰光雪烏敏禪修中心(Shwe Oo Min Dhamma Sukha Tawya),於德加尼亞西亞多(U Tejaniya Sayadaw)座下剃度出家。隨後在因德嘉長老(U Inndaka Sayadaw)座下達上成為比庫,並長住於恰密棉禪修中心(Chanmyay Myaing Meditation Centre)。

劉新憲:哀傷療愈家園

簡介:本書兩位作者都有過不同但都極為艱辛的喪親歷程,籍着對喪親之痛的深刻體驗和理解,作者注重理論與實踐的結合。本書較詳細地介紹了哀傷、延長哀傷障礙,及近代哀傷研究的主要理論及其臨床應用,並提供具體的案例。

苟嘉陵:民主無自性

不少佛友會覺得「無自性」這三個字好像有點玄,不知道它到底是在講些什麼。也有人以為它似乎只存在於大乘論典里,就懷疑它到底是不是佛法。其實無自性當然是佛法,也是緣起的同義語,和無常、無我與空都是緣起法的一個面向。

山海會:如實面對自己是四諦的真義

今天的學佛人如果對佛法稍有涉獵,應是大都明白佛陀主要所教的,就是四聖諦(苦諦、苦集諦、苦滅諦、苦滅道諦)了。

但是直到今天,四諦對多數人而言,可以說仍是相當程度地被包裹在玄學與神秘的「觀念外衣」里,而未能直接地被應用於人生。這當然是一種可惜。但這個可惜是完全沒必要的。

苟嘉陵:念處隨筆——緣起是否為絕對真理?

最近看到有人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緣起法是否為絕對真理呢?

我想不少修行人都曾有過這個疑問。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這個問題其實是個悖論(paradox)。

金剛經里有「如來無所說」(注釋一)的記述。甚至說如果有人以為如來有所說,即為謗佛。但如果事情真是這樣,所謂的「佛教」意義又在哪裡呢?這難道不就等於是說有沒有佛教都一樣嗎?佛法真的是如此嗎?而正念禪的修行對「緣起是否為絕對?」又是如何看待呢?

Arthur C. Brooks-正念讓人疼。這就是它起作用的原因。

直面生活中的種種痛苦部分是讓自己感到賓至如歸的唯一方法。
Arthur C. Brooks 是《大西洋月刊》的特約撰稿人、哈佛肯尼迪學院公共領導實踐的威廉亨利布隆伯格教授以及哈佛商學院的管理實踐教授。他是播客系列《如何建立幸福生活》的主持人,也是《從力量到力量:在人生的下半場尋找成功、幸福和深刻的目標》一書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