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佛陀眾生平等的教導與全球抗議-2020年6月19日周

歡迎參加。請轉發給可能感興趣的朋友們。謝謝。

禪世界佛法修學研討會

主辦:世界佛教青年會(WYMBA)和禪世界(Chanworld.org)
佛陀眾生平等的教導與全球抗議
Buddha’s Teaching on ‎Equality of All Living Beings and Global Protests
美國東部時間 2020年6月19日 周五  晚8:00-9:30pm ET
(北京時間2020年6月20日 周六早晨 8:00-9:30am)

苟嘉陵-因為我深愛美國

有朋友問我,美國發生了因非洲裔佛洛伊德被虐待而喪生導致的全國性示威與抗爭,已經有十幾天了。佛法的修行對種族歧視問題,有何說法與立場嗎?有什麼對治之道嗎?有任何出處的根據嗎?

苟嘉陵-大大小小人間事

同修們討論法華經裡天台宗特別重視的「十如是」,也就是所謂的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有人認為這些東西太偏重於思想,缺乏人的情感。也有人覺得太抽象,好像和人的生活無甚關係。筆者因過去曾在天台宗四十五代傳法長老顯明老法師座前聞法,所以對此略知一二。願在此提出一點小小的個人心得,給同修們參考。

梅塔:“以信入道”和“以理入道”

我讀了佛陀大多向聖弟子們開示的原始經典後,也能體會佛陀作為一位宣揚自己教義的老師的苦心:一方面他看到了傳統婆羅門教和六師外道的教義的種種非理性、迷信和宗教徒的貪嗔痴,因此他提出了一個基於理性的核心教義(真實道)。另一方面,他不得不藉助當時人們所熟悉的宗教、文化的概念、傳說和表達方式來推廣他的教義(方便道)。

苟嘉陵-答清雲法友–關於大小乘

清雲法友,

很高興收到你的來信。知道現在仍有人如此關心佛法與佛教,讓我不勝欣喜。謹在此提出一些看法給你參考。

政治是人類生命存在的一部份,所以我同意它會是影響大小乘發展與分歧的因素之一。但是不是主要因素呢?我以為應不是。

大乘之所以為大,是有其原因的。即其「法門無量誓願學」的開闊性,與同時而有的包容性,可使各種不同根性的眾生都一個程度地受到佛法的利益。換句話說,有的人不一定可直接與原始佛說的解脫道修行相契。但在大乘佛法裡仍有許多其他的「法門」,可使其至少能親近佛法,而最終有機會再領會、悟入。由這個角度來看,大乘佛法不但有其卓越性,同時也是有其「如法性」的。

【轉貼】《老諶對駱遠志兄《對佛教的簡單質疑》一文的回答》

{老諶和我是老朋友。我們在學校時就很熟,經常談心。可惜的是,當時沒有多少機會深入交流關於信仰的問題。很多年過去了,我們又重新聯繫上。他已變成了虔誠的佛教徒,並且對佛經有深入研究,於是我們就有了思想的碰撞。這篇文章是基於我寫給他的一封信,討論我對佛教的粗淺認識與疑問。}

【老諶回答:是的,遠志兄和老諶相識於交大,成為好朋友是在紐約上州的一所大學裡。那時,一個商學院的窮學生和一個前途渺茫的窮學者惺惺相惜,兩個人伴隨着大量對未來的討論,消耗了一箱又一箱加拿大Molsen啤酒,唯獨沒有談論埋在心裡的信仰。

山海會-必須經歷徹骨徹髓的改變

記得在佛青會曾有人諫言與批評過我,說佛法不能解決政治問題,也希望我不要再用佛教思想去討論和政治有關的「世俗之事」。因為佛陀並沒有教過這些。他以為般若廣場花了這麼多篇幅與心力去討論這些俗事,其實無關佛法的根本教義或修行宏旨,也就是指我們是在本末倒置。講得好聽是我們輕重不分。如果不好聽,就是我有藉着佛法來達到自己「私人目的」的嫌疑。雖是言者諄諄,但我也未曾聽者藐藐。更沒有因此就懷恨此人,或以後就不讓其發言。但今天要探討佛教應如何面對人類的下一代,我就不得不說說為何正是因為這種思想與心態,才會造成愈來愈多的年輕人感覺無法親近佛教。

苟嘉陵-如何用佛法教育下一代

曾經有紐約的佛友做過統計,要看看在美的中國佛教圈裡有多少人的子女是佛教徒。結果竟然是幾乎沒有。

這個現象難道不奇怪嗎?難道不值得佛友們深思嗎?

我並不覺得自己的兩個兒子是佛教徒。但他們至少聽我講解過幾星期週末一次的「佛陀的啟示」,對佛法至少沒有太大的誤解。

疫情、醫療和陰謀論 – 新冠病毒是一場測試

起源於中國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世界大流行,各國和地區採取了不同的應對策略,目前產生了不同的效果。由於地理遠近、爆發梯度和演化方向的不同,疫情在某些地方看起來得到控制,而大多數地區正在興起,還未達頂點。出於種種動機的無根據謠言和陰謀論,在全世界的抗擊疫情的當下紛紛產生,一方面迎合了人們的恐懼心理和國家等政治概念的自我認同,另一方面掩蓋了大多數人所具有的基本常識、邏輯、事實判斷和求真意識,為釐清清病毒來源以制定適當合理的抗疫和診療方案帶來源自各種政治和利益集團的干擾。

山海會-愛的盲點 — 沒有一己人格的順帝之則

愛到底是不是苦呢?
愛這個字在今天,當然有需要去釐清語意上的可能誤會。因為它的意義已經被發展成嶄新的樣貌,而成為人類主流思想的一個部份。愛的意義已經不再只是「貪愛」與「愛染」,甚至也不只是博愛、兼愛或近代人講的大愛。筆者以為深入探究現代心理學所講的愛,可以幫助了解佛法里所講的慈悲。因為佛法里的慈悲是和空性慧相應的。

苟嘉陵-無明緣行 — 不知道如何去愛

這世界上有到底有沒有一種愛,是絕不會有苦的呢?我看雖然是有,但絕對是很少的。除非是如那些無國界醫生們在敘利亞對難民們的幫助,或是如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或是如佛菩薩們的「無緣大慈」,我想絕大多數人的愛是有雜染,也就是苦樂參半的。有雜染是因為當我們愛的時候,也會夾雜着自我,與由「我之所見」所生的各種染着。要一個普通人能完全無條件也沒有雜染地愛,當然會是很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