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做个明白人

笔者提倡中国佛法与佛教的现代化,转眼之间已快三十年了。我曾在最近对不少人说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主题,应是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所以所有宗派的佛法修行人都须正解四谛与修行八正道与四念处。但在同时,我也极为肯定大乘法义里的「法门无量誓愿学」,而尊敬所有佛教内的宗派。于是就有法友问这件事是不是有些矛盾?还是只是一种从未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理想?

苟嘉陵:寻找佛教现代化「见和同解」的修行基础

在现代这种崇尚优胜劣败与高度竞争的人类文化环境里,什么才是弘扬佛法最好与最合适的模式呢?这个问题对关心佛法现代化的人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但这个问题不会有标准答案,而且必将会是众说纷纭。笔者仅能就自己的所知所见提出几点供大家参考。讲的是对还是不对,还要请十方的善知识们不吝指正。

梅塔:当代佛教弘扬的问题和办法

最近听到有网友说在四十岁前佛教修行对现代人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这种说法虽然过于苛刻,但每当看到佛教法会参与者的年龄分布情况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佛教对年轻人的影响确实有限。设想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时代的年轻人,进入香烟缭绕的庙堂,匍匐在佛菩萨的偶像前,面色枯槁艰难地打死念头,祈福于虚无缥缈的神幻境界,这会是一副多么不协调的画面。

苟嘉陵:怀疑是修行的常态

佛法里有五种修行的障碍,被称作「五盖」,即贪欲、瞋恚、昏睡、掉悔与怀疑。这五种东西能遮障修行人的智慧,所以被称为盖。它们会使修行人四念处与七觉支的修行无法前行与深入。

梅塔:怀疑精神与佛教现代化

传统的佛教宗派如上座部、大乘和金刚乘等,一般来说对待佛陀和其教导是万分崇敬的。虽然在历史上中国禅宗某些禅师“呵佛骂祖”(如云门文偃),可是会其意者知道他们本意是破除修行人对佛陀和佛教教条的的盲目崇拜,要求佛学修行人自立自强而已。甚至佛陀提到的所谓使心烦恼而障碍智慧的五盖中的“怀疑”也是禅宗大师们所鼓励的 – “有疑才有悟”,他们参禅让人累积疑情,

山海会:反智主义的典型思想———业力的归零

2019.05.19中国佛教里存在的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 ) 思想,除了因错误而会成为修行的障碍以外,到底有没有在实际的人生里有害呢?答桉当然是肯定的。只是如果没有具正知见的人指出,许多人会不自觉而已。而其中最明显也最严重的有害处,是不少佛友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或以为预防性的健康体检不重要,因无关修行宏旨。更有不少人以为现代医学和佛法的「解脱」相抵触。

苟嘉陵:末法不可禅坐 — 反智论的邪见

有朋友在了解了我说佛法现代化最大的两个障碍,是神秘主义与玄学以后,常会要我举个佛法玄学化的实例。因神秘主义比较容易直接了解,而玄学就比较抽象。虽然神秘与迷信的界定是见仁见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里也常带有神秘色彩,但神秘主义的基本内容,大家应是有共同感觉的。可是佛法的玄学化到底是什么呢?能举个例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