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

山海會:修行人須能容忍異己嗎?

佛陀有說過修行人應能容忍異己嗎?容忍異己是現代佛法修行人所應具備的品質嗎?

這些至少都應被視為佛教現代化里程上的實際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牽涉到現代人類主流文化里的精神價值,即自由與民主。所以到底應如何看待「容忍異己」,恐怕會是佛法修行人無法迴避的問題。

梅塔-嗔恨與正念禪

在不同的時代,佛法的基本精神都會被人們拿出來重新檢視。比如中國禪宗六祖慧能就突然將印度佛教後期真常唯心學派的如來藏思想推到自性本自清凈的地步,一下子贏得了沉浸於中國傳統文化「不二而一」思維方式的許多佛教徒的心。

念清:是哪根筋搭錯了地方?-轉載

本期討論瞋心,就是兆康兄在提案中所提到的,人在面對政治迫害、種族歧視、不公待遇、侮辱人格、違反契約、不法侵害等等遭遇時,應不應該起瞋心?修行人應該如何看待瞋心?到底有沒有解決瞋心的方法呢?

客觀派對:無聲的瞋

中國人有句話說「除惡務盡,樹德務滋。」 有人就以此說美國在全世界「宣揚民主」的作為其實沒錯。並指出這些作為就算是「偶有瑕疵」,但因大方向正確———是在與極權政權對抗,至少也應算是瑕不掩瑜。

無慮:所有的嗔皆是苦-轉載

佛陀說,貪是苦、嗔是苦、愚痴是苦。毫無疑問,所有的嗔皆是苦,無論這個嗔因何而起,也不論嗔的大小,或是如何表現,概莫能外,都是修行人應去除的惡不善法。

苟嘉陵:莫以為修行不可生氣

有人說三毒煩惱(貪、瞋、痴)里的瞋,其實不是什麼壞東西,而應被視為所有世間改革運動所須具備的元素。換句話說,他是以為人如果對世間的不平都「無感」也「無瞋」,就不可能有什麼抗議或改革了。故他以為佛教的現代化應重新界定什麼是「瞋」,而不可把其視為絕對的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