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

美國佛教會菩提比丘:Get Out and Vote

here are only five more days until Election Day, Tuesday November 3rd. This is our chance to vote in what is likely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election in our lifetime. Remember that voting is our voice, the way we silently say what we think is right, an act by which, as mere individuals, we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whole. With our vote we speak on behalf of the entire nation, for future generations, and indeed—given the leading role that the U.S. plays on the world stage—for the future destiny of humankind. The election is just too critical for anyone to sit out. It is our responsibility, our sacred duty as U.S. citizens, to vote: to choose the candidate that best represents our values and our hopes for the future.

梅塔-個人解放是佛教現代化的主題之一

在佛法修學中我們經常看到有關解脫(liberation)和覺悟(Enlightenment)關係的討論,往往涉及佛教的宗派如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的區別與聯繫。我們所提倡的佛教現代化,主張將歷史上的門戶之見擱置一旁,特別是要把古代佛教發展中受制於當時文明程度和人們理性認識而產生的佛教古董如大量的無名或託名的論師所造教義、腐敗的印度後期秘密大乘教法及其流續加以清除,回歸佛陀的核心教義,讓佛教煥發佛陀解脫覺悟精神的光輝,利在當代,澤及未來。

山海會-解脫是菩薩的能力

這句話可能不少法友會不愛聽。但我們既然要弘揚佛法,並希望佛法的修行能現代化,就不能不把這層法義予以釐清。因為由菩薩道的角度來看,解脫自在力是菩薩必備的能力。如果沒有它,所謂的行菩薩道會成為失能與失衡。這也就是筆者多年以來一直提倡「菩薩道應以解脫道為基礎」的主要原因。而且這不是筆者硬要如是說,而是菩薩道本來如此。因為三十七道品(註釋一)原本就是大乘佛法的基礎部份。而三十七道品主要講的就是解脫道的修行。

苟嘉陵-別解脫與別別解脫

一個人活在世間,有可能獨求解脫嗎?這是法友梁兆康兄在一個月一次的佛法研討會上所提出來的疑問。

我覺得這個疑問很重要,所以用它作般若廣場十月的討論專題。因為它不只是牽涉到北傳與南傳佛教法義上的一個分岐(關於菩薩道的價值),而且也牽涉到佛法現代化的核心議題———菩薩道是應以解脫道為基礎嗎?還是它們根本就存在著本質性的矛盾,而無法相容呢?對此,我必須提出看法予以釐清。

10-23研討會-個人修行與生活層面關係的思考

歡迎參加,現在就在日曆上標記好。請轉發給感興趣的朋友們。謝謝。
歡迎同修投稿和作主題發言。

主辦:世界佛教青年會(WYMBA)和禪世界(Chanworld.org)

個人修行與生活層面關係的思考
Reflections on Individual Practice and Relationships between Life Aspects

禪世界修學組
包括個人修行在佛教中的定位,對個人修行與生活層面包括親密關係的思考等等。
【關鍵詞】:佛教、個人修行、生活層面、關係(親密關係)
美國東部時間 2020年10月23日 周五  晚8:00-10:00pm ET
(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4日 周六早晨 8:00-10:00am)

【轉載】王瑞芸:如法的修行-對自己懈怠的反省

我是一個文化工作者,做歷史研究,在美國學佛已經有20年以上了,然而學佛修行卻不是一個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要如法的問題。可說來慚愧,自己在很長時間中並不知道什麼是如法的修行。

開始我親近佛教只是喜歡其教義,找了很多書來看,書看多了,道理多少也會明白一些。只是讀得多了就想,反反覆復去看這些道理,究竟又能如何呢?怎麼才能把這些道理和自己的生命發生關係呢?這麼想也是因為自己隱約感到,學佛好像不是僅明白道理的事,世間有的是道理,就比如說佛教講慈悲,但即使不通過學佛,也能從很多地方了解行善助人的道理啊,那麼學佛究竟意味着什麼不同呢?

梅塔-無我和個人修學

當偉大的玄奘法師跋山涉水去國多年而從印度取回多卷佛經時,釋迦牟尼佛已經在這個紛擾的世間逝去約一千餘年。在這漫長歲月里,佛教在古印度已經由早期印度部派佛教、早期大乘佛教演化為印度中期大乘佛教。在古印度的十多年間,玄奘跟隨和請教過許多著名的高僧,他停留過的寺院包括當時如日中天的著名佛教中心那爛陀寺。在那裡,他向該寺的住持戒賢法師學習《瑜伽師地論》與其餘經論;而那時佛教的主流便是印順導師所判教歸類的“虛妄唯識”瑜伽行派。

苟嘉陵-由諸佛說法依二諦-紀念鴻洋

日前收到博蕙傳來的訊息,不覺一驚。她說的沒錯—鴻洋的離去,竟然真的已經三年了⋯

但在這三年之中,與鴻洋的對話幾乎可以說是存在於我寫的每一篇文章裡,無論是他提出來的質疑,還是他本人的見解。鴻洋曾不只一次地對我說:「嘉陵!佛法現代化最大的問題,應是現在已經極少有人希望了生脫死斷輪迴了。」現在想想,他實在是講得沒錯,也一直都是最了解我所期盼的中國佛教現代化的人。多年來,我們都在探索中國佛教的未來,常在一起交換最新的想法。鴻洋對我的影響,當然是極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