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現代漢語)9

1234567891011121314


《維摩詰所說經》(9)

 

姚秦  三藏鳩摩羅什  原譯

佚名大德  譯


入不二法門品第九

這時候,維摩詰對眾菩薩說:“各位仁者,菩薩如何進入不二法門,請隨各位的見解說一下吧!”

法會中即有叫法自在菩薩的發言:“各位仁者,生與滅為兩對立法。但諸法本來無生,現今也就不滅,得到這種諸法無生滅的無生法忍認識,便稱為入不二法門。”

德守菩薩又說:“內在自我與外在對象為我我所兩者。因為有這個我,便會有我所。如果斷除自我的見解,也就拋棄了執著外在事物之我所見解,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不啕菩薩又說:“諸感官對外界的攝取或不攝取稱受與不受二者。若法不受為不取相不可得,因為不可得,也就無所取著,也就無所謂捨棄,無所謂造作,無所謂心有所行。由於無舍無作無行,便是入不二法門。”

德肯菩薩又說:“污垢與清凈是兩相對立的。了解污垢的本質空性,也就沒有離垢的清凈相了,滅除了凈垢二相,便是入不二法門。”

善宿菩薩又說:“惑心生起是動,深心取實相為念,動與念是兩相對立的。若無動心則無念心。無念心即不作分別。通達這一點,便是入不二法門。”

善眼菩薩又說:“事物各各有一相,但其本質為空而無相,一相與無相兩相對立。如果知道一相即是無相,以至不取著於無相,這就是進入平等之想了,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妙臂菩薩又說:“菩薩心以大悲為本質,聲聞心以獨善為目標。菩薩心與聲聞心兩相對立,如果有能觀,心之相狀原本如空而不過是幻化分別,則既沒有菩薩心,又沒有了聲聞心,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弗沙菩薩又說:“善與不善兩相對立為二。如果心中沒有善與不善的分別,心b入無相境界而通達諸法莫不如此。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師子菩薩又說:“因煩惱於三界造身口意惡業為罪,—切有漏之善業為福,罪與福兩相對立為二。如果了達罪之本性即空,則罪與福並無區別。以金剛智慧了解罪福兩者之間並不障礙,從而懂得無受縛無解脫的道理;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師子意菩薩又說;“有煩惱為有漏,無煩惱為無漏。有漏與無漏兩相對立為二。如果了知一切諸法平等無二;則沒有漏與不漏的分別想,從而不取著於法相,也不停滯於空無之相,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凈解菩薩又說;“有造作為有為,無造作為無為。有為與無為兩相對立為二;若離除一切法數的區別,心如虛空,以清凈智慧行無所障礙之境地,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那羅延菩薩又說:“十三界世間與出離世間兩相對立為二。世間的本質為空性,這與出世間是完全一致的。於生死世間不取入不求出,不增加不減少,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善意菩薩又說:“生死與涅磐兩相對立不二。如果證見生死的本性空寂,則否定了生死的現象,亦即沒有什麼生死,從而便無受縛生死,亦無解脫生死,無縛無解,無燃無滅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現見菩薩又說:“除滅煩惱為盡,煩惱不除為不盡。盡與不盡兩相對立為二。一切事物無論是否滅除煩惱,都有無盡之相,此無盡之相便是空性。既然為空,則無所謂盡與不盡的分別。這樣看待,便是入不二法門。”

普守菩薩又說:“我與無我兩相對立為二。我,從根本上無法把握;相應地,非我(無我)也就無從把握。證見自我的實性是空性,便不會再生起我或無我的見解,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電天菩薩又說:“明與無明兩相對立為二。無明本質為空,這與明的實性是—致的。明也不可以取著,不能以任何法數來限定。對於明與無明能作平等不二觀待的,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喜見菩薩又說:“有形狀顏色質礙為色。色與色空兩相對立為二。色即p是空,並非色消滅而後是空。色的性質本身就是空。受、想、行、識等也同色一樣。譬如說識與空相對為二,但識即是空,非識滅後才是空,識之本性便是空。對於相待二者之間的空有不異的道理能夠通達者,便是入不二法門。”

明相菩薩又說:“地水火風稱四種異,虛空稱空種異。四種異與空種異兩相對立為二。但四種的本性即是空種的本性,四大種無論在產生前,消滅後、還是生滅之間都只是空性。如果能這樣了解諸種的本性的人,便是入不二法門。”

妙意菩薩又說:“眼指眼根;色謂色塵。眼與色相對為二。如果知道眼根這一感官對外在境色不貪戀、不嗔恚、不痴迷,便是寂滅;依據同樣的道理,耳與聲、鼻與香、舌與味、身與觸、意與法,也是相對為二的。如果了知意之本性對於作其認識對象一切諸法,根本沒有貪著、嗔恚、愚痴,便是寂滅。安穩停留於這種寂滅中,便是入不二法門。”

無盡意菩薩又說:“布施與迴向一切智相對為二。布施的本性即是迴向一切智的本性。依據同樣的道理,六度之中的其他,諸如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和智慧等,都與迴向一切智相對為二。以智慧為例,其本性與迴向一切智的性質完全一致。這中間凡能了解諸相為一相的。便是入不二法門。”

深慧菩薩又說:“空、無相、無作可以各各相對為二。空即是無相,無相即是無作。如果知道空、無相、無作三者兩兩相對,而其本性實為一相的道理,也便可以知道心、意、識本無差異的道理。依三者當中任一得解脫,也即是得三種解脫門。這也便是入不二法門。”

寂根菩薩又說:“佛祖、佛法和僧伽三者兩兩相對為二。其實,佛即是法,法即是僧眾。這三寶都呈現無為之相,與虛空完全等同無別。世間一切諸法莫不如此,都統一於無為相。能隨順這種認識而行動於世間的人,便是入不二法門。”

心無礙菩薩又說:“五受蘊所成為身,身滅即為涅磐。身與身滅相對為二。身即是身滅。為什麼呢?如果能證見此身實相不過是五蘊和合,則不會執著於身有之相,也不會執著於寂滅之相,便達到身與滅身無二無分別,並且對此不驚不懼。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上善菩薩又說:“身業、口業、意業三者兩兩相對為二,而這三種業其實都無造作相。身無作相也就是口無作相,口無作相也就是意無作相。三種業均無造作相,也就是一切諸法本性的無造作相。能依據這一原則,使意識以至智慧均無作相的人,便是入不二法門。”

福田菩薩又說;“福行、罪行、不動行三者兩兩相對為二。三種行為的本牲即是空。既然本性空,便沒有福行,沒有罪行,沒有不動行。能夠於此三行均不起分別的人,便是入不二法門。”

華嚴菩薩又說:“從自我主體生出的一切相符於我者均與我相對為二。如果能證見自我的實相,則不會有我與其他的二法之想。如果不執著二法的立場,也便不會有主體的認識與客體的所認識,也就是入不二法門。”

德藏菩薩又說:“有所得相肯定了我與我所相對立為二。如果無所得,便沒有取捨,這種泯除自我與其他的得與舍的立場,便是入不二法門。”

月上菩薩又說;“愚暗與明智相對為二。無暗且無明,則無相對之兩分。為什麼呢?如果證得滅受想定的功夫,也就無暗且無明了。同樣,—切法相也都可以消失於滅受想定中。保持此境界中的平等無二態度,便是入不二法門。”

寶印手菩薩又說:“樂於證涅磐與不樂於往世間兩者相對為二。如果不樂涅磐且不厭在世間,則沒有相對的兩者。為什麼呢?如果肯定受縛,則肯定了解脫。如果根本沒有受縛這回事,那麼又有誰求解脫呢?如果受縛與解脫都不存在,則無所謂樂貪與厭棄的態度了。這也就是入不二法門。”

珠頂王菩薩又說:“正道與邪道相對為二。若真正安住於正道之中、則不會分別什麼是正,什麼是邪。離開了正邪的分別,便是入不二法門。”

樂實菩薩又說:“真實與不真實相對為二。凡證見了真實之相的人只見無相之實,即是說不見真相,更何況證見那虛妄不實的呢。為什麼呢?一切法之實相,非肉眼能見,只有智慧法眼能見,但智慧法眼既一無所見又無所不見,這就是入不二法門。”

所有的菩薩都這樣各自講說了對於入不二法門的看法。他們又問文殊師利:“菩薩你對入不二法門的看法呢?”文殊師利便答道:“按我的理解,對一切諸法無言無說,無顯示無識別,不提問不作答,這便是入不二法門。”

於是,文殊師利便問維摩詰說:“我們都各自談了自己的理解。仁者,輪到你來說說什麼才是菩薩入不二法門呢?”可這時,維摩詰卻默然無言。文殊師利大為感嘆:“善哉,善哉直至放棄語言文字,才是真正的入不二法門呀!”

就在這樣議論入不二法門的過程當中,聽眾中便有五千菩薩都得入不二法門,達到了對於諸法不生不滅的認識境地。


1234567891011121314


【Chanworld.org】2018.07.21-2018.07.21-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