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現代漢語】7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雜阿含經卷第七  (SA.7)

SA.7.141-189


SA.7.141

一四一【經旨】本經敘說憂、悲、惱苦的起因在於有我見,聖弟子得到正慧之故,所以能解脫苦惱的束縛。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縛?貪著什麼?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還未生起的憂、悲、惱苦會使它生起;已生起的憂、悲、惱苦,而又使它更增廣加深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希望您能為眾弟子們廣為解說,眾比丘聽聞後,當會信受奉行。」

佛陀告訴眾比丘說:「是因為有物質現象存在的緣故,所以有物質現象的生起;是被物質現象系縛,對它貪著的緣故,所以就於物質現象中認見有我。以致於未生起的憂、悲、惱苦,就會使它生起;已生起的憂、悲、惱苦,而又使它更增廣加深。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像這樣子。眾比丘啊!你們意見怎樣?物質現象是常住不變的呢?還是變化無常的呢?」

比丘答說:「是變化無常,世尊!」

佛陀又問:「如果是變化無常的話,會令人覺得苦惱么?」

比丘答說:「是令人苦惱,世尊!」

佛陀接著說道:「就像這樣,比丘啊!變化無常會令人苦惱,就是有苦惱的緣故,所以就有苦惱的事物生起,被它所系縛,執著於它,就在苦惱的事物中認見有我,以致於使未生起憂、悲、惱苦,就會使它生起;已生起憂、悲、惱苦,而又使它更增廣加深。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像這樣子。

所以,眾比丘啊!所有一切物質現象,無論過去、未來或現在,無論在內或在外,無論粗糙或細緻,無論美好或醜惡,無論遠處或近處,那一切都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有、我不在物質現象中、物質現象也不在我之中,這就叫正慧。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像這樣子。

如果又能對所見、所聞、所覺、所識、所求、所得、及心意所思惟的事物,隨即覺知、隨即觀察,那一切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我不在這事物之中、這事物也不在我之中,這就叫正慧。

如果認見有我、有世間、有此世、有他世,有常住、永恆、不會變易的事物,然而那一切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我不在事物之中、事物也不在我之中,這就叫正慧。

如果又有所認見:沒有此世的我,也沒有此世的我所擁有的事物;沒有未來的我,也沒有未來的我所擁有的事物。那一切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我不在事物中、事物也不在我之中,這就叫正慧。

如果多聞聖弟子對這六根處,能夠觀察沒有實體的我、沒有我所擁有的事物,像這樣觀察的話,就可斷除對佛的懷疑不信,斷除對法、僧的懷疑不信,這就叫凈信三寶的比丘了。

多聞聖弟子不會再造作身、口、意三業,而趨入於三惡道之中,即使偶有懈怠的時候,但聖弟子決定向正覺的道路邁進,最多在天界、人間各受生七次後,便能解脫生死輪迴之苦了。」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一四一經注釋:

1、「起、求、憶」:比對第一三五、第一三八經,應作「求、得、隨憶」。

2、若復見有:此對第一三五、第一三八經,應作「若復有見」。


SA.7.143-146

  一四二、一四三【經旨】一四二、一四三、兩經內容請參閱一四一經。

  一四四【經旨】本經敘說生起我、我所、我慢、系著的因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原未生起的我見、我所見、我慢、系著、結使的煩惱,就會使它生起;已生起的我見、我所見、我慢、系著、結使的煩惱,而又使它更增廣加深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就像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一四五、一四六(一四三、一四四)第二、第三經亦復如上。【經旨】一四五、一四六、兩經敘述如同前經,請參閱。


SA.7.147  

一四七【經旨】本經敘說有漏、障礙、燒燃、憂、悲、惱苦的起因。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如果還未生起有漏(煩惱)、障礙、燒燃、憂、悲、惱苦,而又使它更增廣加深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48

一四八【經旨】本經敘說苦、樂、不苦不樂三種感受的起因。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三種感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在世間不斷地流轉生起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四八經注釋:

1、三受:即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苦受,是環境不如意時,心中所生起的苦惱感受;樂受,是環境順意時,心中所生起的快樂感受;不苦不樂受,又名舍受,即處於不順不逆的環境時,心中所生起的不苦不樂感受。


SA.7.149

一四九【經旨】本經說明三苦是由五陰生起。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三種苦惱(苦苦、壞苦、行苦)在世間不斷地流轉生起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四九經注釋:

1、三苦:即苦苦、壞苦、行苦。苦苦,是心身受苦時所生的苦;壞苦,是偶現之樂境失去時所感受的苦;行苦,是諸行無常,遷流不息,不得安定的苦。


SA.7.150

一五〇【經旨】本經敘說稱、毀、譏、譽、利、衰、苦、樂等世間八法的起因。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人世的八法在世間不斷地流轉生起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1

一五一【經旨】本經敘說我勝、我等、我卑等見解起因於五陰的系著。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我勝他、我與他相等、我比他卑劣』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2

一五二【經旨】本經敘說有勝我者、有等我者、有卑我者等見解起因於五陰的系著。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有勝過我的人、有與我相等的人、有比我卑劣的人』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3

一五三【經旨】本經敘說無勝我者、無等我者、無卑我者等見解起因於五陰的系著。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沒有勝我的人、沒有與我相等的人、沒有比我卑劣的人』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4

一五四【經旨】本經敘說有我、有此世、有他世的見解,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有我、有這世間、有其它世間,這些都是常住、永恆、不會變易之法,我們就如此的安住在其中。』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

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5

一五五【經旨】本經敘說我與大梵天,一切不二、不異、不滅的見解,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我與彼(彼,指大梵天)是這樣子,一切沒有兩樣、沒有差別、常住而不滅。』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五五經注釋:

1、「如是我、彼,一切不二、不異、不滅」:此即「梵我一元論」,彼,指「梵」,即宇宙我。乃印度正統婆羅門教思想的最高原理。在「阿達婆吠陀」、「梵書」、古「奧義書」中,「梵」被視為萬有的統一原理。相對於個人我原理之「阿特曼」(神我),「梵」意味着大宇宙的原理、宇宙我。其後,此二者又被視為同一而形成「梵我一如」之學說,成為後世貫串印度正統宗教、哲學的中心原理。此一中性原理的「梵」,後來漸被擬人化、神格化,而成為男性神祇「梵天」。自古以來被認為是印度最高級的神,是印度教三位主神之一,也是世界的創造神,在佛教則為佛法的守護神,諸天之一。


SA.7.156

一五六【經旨】本經敘說各種沒有果報邪見,乃起因於對五陰的執取。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無施(沒有布施的功德)、無會(沒有祭典大會的功德)、無說(沒有祝願咒說的功德),無善趣、惡趣業報(善惡與業報無關),無此世、他世(此世與他世無關),無母、無父(正行、邪行都無果報),無眾生、無世間阿羅漢正到正趣(沒有死後再生的眾生、沒有證果的阿羅漢證悟往生正趣),也沒有能在這一世或其它世而能圓滿的徹見正法,自己知道能夠以身做證:『我再生的因素已滅盡,清凈的梵行已建立,所應做的事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後身,不再流轉於生死輪迴中了。』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7

一五七【經旨】本經敘說持宿命論的人,否定精進努力的果報,也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無力(自己任何能力都無效)、無精進(自己任何精進努力都無效)、無力精進(自己任何能力與精進努力都無效),無士夫方便(人們怎樣運用方法都無效)、無士夫之精勤(人們怎樣地精進努力都無效)、無士夫方便精勤(人們怎樣運用方法去精進努力都無效)、無自作(自己的造作都不能改觀)、無他作(別人的造作也都不能改觀)、無自他作(自己與他人的造作,一樣都不能改觀);一切的人、一切的眾生、一切的天神,怎樣運用方法都無效、怎樣有能力都無效、怎樣有威勢都無效、怎樣精進努力都無效,都不能改變:已宿定的命運相續地轉變,受到苦樂六道輪迴的業報。』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58

一五八【經旨】本經敘說人們之所以生起斷滅的見解,乃至於否定布施的功德,也都是起因於對五陰的執取。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所有一切眾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死後便一切毀壞斷滅,一無所有了。這由地、水、火、風四大元素和合而成的人們,身死命終的時候,屬於地大的元素回歸地大、屬水大的元素回歸水大、屬火大的元素回歸火大、屬風大的元素回歸風大,而我們人類平常能生起善惡作業的根性,此時也隨空而轉去。由弟子四人抬着擔架,把死者抬往墳場去,甚至還未焚屍火葬,就可知道燃燒後的情狀了,就只剩下如白鴿色的骨頭殘存。然而世上那些傲慢的愚夫卻還認為布施會有功德;聰明有智慧的人,也還認為會有果報。如果說人死後還有什麼存在的話,那一切都是虛妄騙人的說法。無論愚夫或有智慧的人,所說的死後還有他世,其實都將毀壞斷滅,一無所有了。』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一五八經注釋:

1、四大:指構成一切物質的四種要素,又名四大種、四界。即指地大、水大、火大、風大。此四種元素之體遍存於一切物質,故稱為大。依「俱舍論」卷一所述,地水火風皆非指世間人所謂的地水等,而是唯以身根能感觸,「無見有對」,屬觸處所攝色者為四大。所謂四大,即:以堅性,能任持物者為地大;以濕為特性,能攝收物者為水大;以暖為特性,能成熟物者為火大;以動為特性,能增長物者為風大。此四大相倚而造極微,極微相聚而成色法。又以其能造,故名種;以其體寬廣能通一切色法,故名大。

2、根隨空轉:根,有二義:一、指觸境能生識之六根;二、指我人能生起善惡作業之根性。本經應指根性而言。空,虛空。根隨空轉,言我人死後,根性也隨空轉去,絲毫無存。

3、輿床第五:輿,扛舉。床,指抬舉屍體的擔架。第五,宋、元、明三本皆作「弟子」。輿床弟子,指為抬舉擔架的弟子。但佛光阿含藏注釋本經「輿床第五……妄說」引巴利本經文說:「巴文意為第五人(四人?)將死者(置)於床(或長凳)上,抬往墓地,可知骨成灰白色,祭祀物變灰。所謂布施,是愚者所施設,皆為空虛(無益),凡是說(死後)有之語者,為妄談戲論。」此經亦見於南傳長阿含沙門果經中,此處作「人以擔架為第五」,並對此補充注釋云:「『第五為擔架』者,是四個人抬一擔架以搬運屍體,故第五搬運者是擔架。」解釋稍有不同,可參閱。


SA.7.159

一五九【經旨】本經敘說「眾生煩惱,無因無緣」的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眾生所生起的煩惱,是沒有原因,也沒有助緣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五九經注釋:

1、「眾生煩惱,無因無緣」:意為「煩惱非惡行因果」之邪見。


SA.7.160

一六〇【經旨】本經敘說「眾生清凈,無因無緣」的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眾生所獲得的清凈,都是沒有原因,也沒有助緣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六〇經注釋:

1、「眾生清凈,無因無緣」:意為「清凈非善行因果」之邪見。


SA.7.161

一六一【經旨】本經敘說「眾生無知無見,無因無緣」的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眾生的無知無見,是沒有原因,也沒有助緣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62

一六二【經旨】本經敘說執取五陰而生邪見、邪說,但不明記內容。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63

一六三【經旨】本經敘說七身常住不變的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認為七身不是被造作出來的,也不是被能造作的事物造作出來的(即沒有造作者);不是被變化出來的,也不是被能變化的事物變化出來的(即沒有變化者)。不能殺壞、不能移動、極為堅實,是哪七身呢?就是所說的地身、水身、火身、風身、樂身、苦身、命身等七種。這七種身不是被造作出來的,也不是被能造作的事物造作出來的;不是變化出來的,也不是被能變化的事物變化出來的。不能殺壞、不能移動、極為堅實,不會轉移、不會改變、彼此也不會相逼迫。無論是福、禍或有福有禍,無論是苦、樂或有苦有樂,或者是有人砍斷別人的頭等情況,在這世間中也都不會互相逼迫。無論是生命或色身,在這七身當中,可以容許刀劍出入,也不會危害到身命,因為在這七身當中並沒有什麼殺害,也沒有殺害的人;沒有什麼系縛,也沒有系縛的人;沒有什麼想念,也沒有想念的人;沒有什麼教導,也沒有教導的人。』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64

一六四【經旨】本經敘說各種惡行並無惡因緣,也不會遭惡果,及各種善行也不能作福的邪見,都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自己作或教他人作,自己截斷或教他人截斷,自己煮或教他人煮,自己殺或教人去殺;傷害眾生,取他人財物,行邪淫,明知而說妄語,飲酒;穿鑿牆壁,壞斷鎖煉,偷盜搶奪,攔路搶劫,危害村莊,毀壞城市,殘害人民。用極銳利的劍或輪鉛(以鉛塊為輪)去斷斫,把人截斷做成大肉塊的堆聚,像學這樣的惡行,那也不是什麼惡的因緣所致,也不會招來什麼惡果。在恆河之南殺害人而去,在恆河之北又作起祭典的大會而來,像那樣並不是有什麼福、惡的因緣,也不會招來什麼福、惡的事。布施予人、調伏諸惡業、護持他人、利益於人的作法、與人同利等,對於做這些行為,也是不能作福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六四經注釋:

1、「作、教作……復道害村、害城、害人民」:這些都是指邪惡的行為造作而言。其中「復道」一詞,復,是「伏」的意思,言埋伏於路旁伺機搶劫,即攔路搶劫的強盜行為。

2、作大會:指舉辦祭典大會。


SA.7.165

一六五【經旨】本經敘說眾生經過定量生死往來後,可得究竟苦邊,在此之間無論如何修行,都是徒勞無功的邪見,也是起因於執取五陰。本經外道所說諸內容,大多不可解,或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境界。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在這一百四十萬主要誕生的生命形態中,又有六萬個生命形態,六百個生命形態。造作了五業(眼、耳、鼻、舌、身業)、三業(身、口、意業)、二業(或即指身、口業)、一業(身或口業)、半業(意業)。有六十二種修行方法。經過六十二中劫、一百二十種地獄、一百三十種能感覺的眾生、三十六種塵染的眾生界、四萬九千種龍家、四萬九千種金翅鳥家、四萬九千種邪命外道家、四萬九千種外道中出家、七種有想的胎生界、七種無想的胎生界、七種阿修羅、七種毘舍遮(噉精鬼)、七種天、七種人、七百個海、七種有夢欲界、七百種有夢欲界、七種高山深嶮、七百種高山深嶮、七種覺界、七百種覺界、六種種族、十增進、八種大士地位,在這八萬四千大劫期間,無論愚笨或聰明的人,一定要如此往來經歷,才能徹底地脫離生死輪迴的苦海。在這當中沒有沙門或婆羅門會這樣地說:我經常持守戒律,受持各種苦行,修持一切清凈的梵行,使未成熟的業讓它成熟,已成熟的業就捨棄,但業的升起或沉淪,卻仍不可知。因為在這期間,苦樂是經常持續着,生死也有定量;就好比把線球拋到空中一樣,那線會漸漸墜下,到了地面自然停止。同樣地,在這八萬四千大劫期間,生死會有定量,也同是這樣子。』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六五經注釋:

1、生門:指誕生的生命形態。

2、內劫:即中劫。

3、泥黎:地獄。

4、百三十根:根,指能感覺的眾生。

5、三十六貪界:漢譯南傳大藏經作「塵界」,即污染的眾生界。

6、七想劫、七無想劫:漢譯南傳大藏經作「七想胎、七無想胎」。

7、七百海:漢譯南傳大藏經作「七池」。

8、六生:漢譯南傳大藏經作「六種族」。

9、八大士地:漢譯南傳大藏經作「八人地」,指八種人間的地位。

10、縷丸:即絲球、線球。


SA.7.166
  一六六【經旨】本經敘說「風不吹、火不燃」等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風不能吹拂、火不能燃起、水不能流動、箭不能飛射、懷妊不產、乳而不哺,日月或出或沒,或明或闇,是不可了知的。』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六六經注釋:

1、【殼-幾+牛】:擠牛、羊乳。


SA.7.167

一六七【經旨】本經敘說大梵天為自在造作的唯一主神,是眾生父的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這大梵天王能隨心自在的造作自然界,是一切眾生之父。』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68

  一六八【經旨】本經敘說色就是我,無色就是我等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物質現象就是我,其餘都是虛名;非物質現象就是我,其餘都是虛名;是物質現象也是非物質現象就是我,其餘都是虛名;非物質現象也不是非物質現象就是我,其餘都是虛名。我是實有存在,其餘都是虛名;我是虛無不存在,其餘都是虛名;我是既存在又不存在,其餘都是虛名;我是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其餘都是虛名。我是只有一種想法、有種種想法、多種想法、無量想法;我是一向快樂、一向痛苦、或有苦有樂、不苦不樂,其餘都是虛名。』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69

一六九【經旨】本經敘說與前經相同,只是「虛名」與「妄想」一詞之別而已。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物質現象就是我,其餘都是妄想;不是物質現象、不是非物質現象就是我,其餘都是妄想。我是實有存在,其餘都是妄想;我是虛無不存在,其餘都是妄想;我是既不是實有存在,也不是虛無不存在,其餘都是妄想。我是只一種想法、有種種想法、只些微想法、有無量想法;我是一向快樂、一向痛苦、或有苦有樂、不苦不樂。』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一七〇【經旨】本經敘說世間常等四種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我們世間的一切事物都是有常、世間一切事物都是無常、世間一切事物是既有常也是無常、世間一切事物不是有常也不是無常;世間一切事物都是實有存在、世間一切事物都是虛無不存在、世間一切事物是實有存在也是虛無不存在、世間一切事物不是實有存在也不是虛無不存在;生命(指神識或一般所說的靈魂)就是身體、生命與身體相異;如來死後還存在、如來死後就不存在、如來死後是既存在也不存在、如來死後不是存在也不是不存在。』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71

一七一【經旨】本經敘說世間我常等四種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世間一切事物和我都是有常、世間一切事物和我都是無常、世間一切事物和我是既有常也無常、世間一切事物和我是既非有常也不是無常;我的苦惱是有常、我的苦惱是無常、我的苦惱是既有常也無常、我的苦惱是既非有常也不是無常;世間一切事物和我都是自己所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是別人所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既有自己的造作也有別人的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是既非自己所造作也非別人所造作,而是非自己非他人毫無原因的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的苦惱是自己所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的苦惱是別人所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的苦惱是有自己也有別人的造作、世間一切事物和我的苦惱是既非自己也非別人毫無原因的造作。』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SA.7.172

一七二【經旨】本經敘說若無五欲的娛樂,就是見法般涅槃等邪見,都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一個人如果能夠沒有五欲的娛樂的話,這樣就能在現世中,獲得涅槃寂靜的境地了;如果能夠離棄五欲、五蓋邪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遠離貪慾而生起喜樂,進入初禪……甚至到第四禪,這就是第一義般涅槃了。』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七二經注釋:

1、五欲:有二義:一、指對色、聲、香、味、觸生起的貪慾;二、指財欲、色慾、飲食慾、名欲、睡眠欲,這裡是指第一種說法。

2、「若離欲、惡不善法,……離生喜樂」:欲,指五欲;惡不善法,指五蓋。覺、觀、喜、樂皆為禪支,加定的話,就叫「五禪支」。五禪支意涵如下:一、覺,或譯作尋,尋求推度之意,即對事理之粗略思考。但在南傳「阿毘達摩論」里,它精確地代表把心投入,或令它朝向目標的心所。對於修習禪定,覺的特別作用是對治昏沉睡眠蓋。二、觀,或譯作伺,是細心思維諸法名義等之精神作用,是於「覺」之後,保持此心繼續專註於目標。覺有如投向花朵的蜜蜂;觀則有如在花朵上方嗡嗡作響的蜜蜂。禪那中的「觀」能暫時制止疑蓋。三、喜,是喜歡或對目標有興趣之意,屬於行蘊。南傳佛教把修定當中升起的喜分為五個層次——小喜,能令體毛豎直;剎那喜,有如閃電;流喜,有如拍打海灘的大浪,一陣陣流遍全身;上升喜,能夠令使身體升起;遍滿喜,有如洪水注滿山洞般遍布全身。禪那之喜是最後一種喜。喜禪支可制伏瞋恨蓋。四、樂,此禪支是心的樂受,屬於受蘊。此樂是脫離欲樂而後生,所以稱為精神之樂,或非世俗之樂。它能對治掉舉與惡作(散亂與追悔)。五、定,又作一境性、一心支。此心所是所有禪定的主要成份與必要因素。其作用是緊密地觀察目標,這是禪那的特徵。但它並不能獨自執行其作用,它需要其它四禪支配合運作,各執行其作用:覺把相應法投入目標;伺則維持它們於目標;喜激起對目標的歡喜;樂體驗禪那之樂。(參考南傳阿毘達摩概要精解)

3、第一義般涅槃:第一義:即至高無上的真理。本經指有些邪見者,認為修行達到色界的四禪天,就認為是至高無上的涅槃境地了。


SA.7.173

一七三【經旨】本經說明種種「我正斷」的邪見,是起因於執取五陰。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到底是有什麼存在的緣故,所以才會有什麼的生起呢?是被什麼所系著?在何處察見有我呢?以致於使眾生會作這樣的見解、這樣的說法:『如果我這由粗糙的地、水、火、風四大元素和合的色身毀壞斷滅,便一無所有了,這就叫「我正斷」;又如在欲界的我毀壞斷滅,死後便一無所有了,這就叫「我正斷」;又如在色界的我死後毀壞斷滅,便一無所有了,這就叫「我正斷」;如果得入無色界的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我在那兒死後毀壞斷滅,便一無所有了,這就叫「我正斷」。』呢?」

眾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您是正法的根本、正法的眼目、正法的憑依,……。」像這樣地廣為解說,經文內容次第都如同前面三經一樣。

  第一七三經注釋:

1、正斷:正確的斷滅。

2、欲界:三界之一,即有色慾與食慾的眾生所住的世界,上自六欲天,中至人界四大部洲,下至八大地獄等,都屬欲界的範圍。

3、色界:三界之一,在欲界之上,因此界的眾生,但有色相,而無男女諸欲,故名色界。色界範圍包括初禪至四禪等,一共十二屬天。

4、空入處:即空無邊處,是無色界第一天之名。是在人間修空無邊處禪定,厭形色之身,思無邊之空,作空無邊之解的修行人,死後所生之處。「大毗婆沙論」謂其壽二萬劫。

5、識入處:即識無邊處,是無色界第二天之名。由於憎厭第一天(空無邊處天)之空無邊,乃依轉心緣識所加行之定而得之果報。「大毗婆沙論」謂其壽為四萬劫。

6、無所有入處:即無所有處,是無色界第三天之名。系由厭棄空無邊處的虛空無邊,與識無邊處的三世流動無涯際,故修無所有處定而感得此天之果報。此天一如其定,怡然寂靜,不起諸相。「大毗婆沙論」謂其壽六萬劫。

7、非想非非想入處:即非想非非想處,是無色界第四天之名。此天為三界最高處,生於此處的人,沒有下地粗想的煩惱,故叫非有想,又叫非想,但不是沒有細想的煩惱,故叫非無想,又叫非非想。外道錯認此處為真的涅槃處。


SA.7.174

一七四【經旨】本經敘說五陰為無常法,故應斷除。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那現象是變化無常的話,就應予以斷除,斷除那現象後,因為正法增長的緣故,便能得到長夜的安樂。什麼現象是無常的呢?就是物質現象是無常的,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無常的」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7.175

一七五【經旨】本經敘說過去的五陰是無常法,故應斷除。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對於過去無常的現象,應當予以斷除,斷除那現象後,因為正法增長的緣故,便能得到長夜的安樂。什麼是過去無常的現象呢?過去的物質現象就是無常的現象,過去的欲求也是無常的現象,那些現象都應當予以斷除。斷除了那些現象後,因為正法增長的緣故,便可得到長夜的安樂。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像這樣子。」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像這未來、現在、過去現在、未來現在、過去未來、過去未來現在等法,若是無常法的話,同樣地,也應加以斷除。


SA.7.176

一七六【經旨】本經敘說為斷無常法,當求訪大師。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為了斷除無常之法的緣故,所以應當去求訪大師。什麼是無常之法呢?我說物質現象就是無常法;為了斷除這無常法,應當去求訪大師;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要像這樣子。」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一七六經注釋:

1、「如是過去…:過去未來現在當求大師,八種經如是」:意謂像這過去……過去未來現在當求大師等法,有八種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

2、「種種教隨順……正憶念,一一八經亦如上說」:意謂自「種種教隨順」以下至「正憶念」等法,每一法各有八篇經文,也如上述。

3、「如斷義,如是知義……舍義亦如是」:意謂如「斷義」的經文一樣,像「知義」……「舍義」等五法的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


SA.7.177

一七七【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故應勤求大師。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要殷勤求訪大師。是為了斷滅什麼無常火的緣故,所以要殷勤求訪大師呢?我說就是為了斷滅物質現象的無常,所以要殷勤求訪大師;也是為了斷滅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要殷勤求訪大師。」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斷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同樣地,有八種「救頭燃譬經」,都如上述一樣地廣為解說。就如「求大師」的經文一樣,像這求種種教、隨順教等法,經文也都如上述地廣為解說。就如「斷義」的經文一樣,像這知義、盡義、吐義、止義、舍義、滅義、沒義等法,也是這樣的說法。

  第一七七經注釋:

1、頭衣:有二種解釋:一作帽子;一作頭髮和衣服,巴利本即作此解。

2、增上欲:增上,增強其向上之勢。欲,希求、欲願之意。增上欲,是指強烈的欲願而言。


SA.7.178

一七八【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當隨修內身身觀住。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為了斷滅無常的緣故,應當隨順修習對自己身體的觀察。到底什麼法是無常的呢?我說物質現象是無常的;為斷滅那物質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應當隨順修習自身的觀察。像這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無常的;為了斷滅那精神現象無常的緣故,應當隨順修習對自身的觀察。」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如經文所述無常一樣,像這過去色也無常,未來色、現在色、過去未來色、過去現在色、未來現在色、過去未來現在色等也都是無常,為了斷除那些無常的緣故,應當隨順修習對自身的觀察。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同樣要這樣地去觀察。

如「隨順內身身觀住」有八種經文一樣,像這外身身觀、內外身身觀、內受受觀、外受受觀、內外受受觀、內心心觀、外心心觀、內外心心觀、內法法觀、外法法觀、內外法法觀住等十一法,每一法各有八篇經文,也都如上述。

如為斷無常之義,要修習四念處一樣,像這為了知義、盡義、吐義、止義、舍義、滅義、沒義之故,所以要隨順修習四念處,也如上述。

  第一七八經注釋:

1、內身身觀住:指對自身之深刻觀察,又作身念住、身念處。


SA.7.179

一七九【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隨修內身身觀住,經意與前經相同。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要隨順修習自身的觀察。怎樣叫為斷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要隨順修習對自身的觀察呢?我說物質現象是無常的,為了斷滅物質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要隨順修習對自身的觀察;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無常的緣故,為了斷滅精神現象的無常,所以要隨順修習對自身的觀察。」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一七九經注釋:

1、「如無常,如是過去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意謂如「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經文敘述相同。

2、「如內身身觀住八經,如是外身身觀八經、內外身身觀八經如上說」:意謂如「內身身觀住」有八篇的經文一樣,像這外身身觀有八篇經文、內外身身觀有八篇經文,都如上述。

3、「如身念處二十四經,如是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二十四經如上說」:意謂像「身念處」的二十四篇經文一樣,同樣地,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等法,也有二十四篇經文如上述。

4、「如當斷無常九十六經,如是當知……當沒,一一九十六經亦如上說」:意謂如「當斷無常」有九十六篇經文一樣,同樣地,當知……當沒等七法,每一法各有九十六篇經文,也跟本經說法相同。


SA.7.180

一八〇【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斷已生之惡不善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已生起的邪惡不善之法,就應當把它斷除;要生起欲願精勤修習,收攝散亂的心,並且使它不斷地增長。到底是為了斷除什麼無常法的緣故?為了斷除什麼已生起的邪惡不善之法的緣故?所以才要生起欲願方便精進,收攝散亂的心,使它不斷地增進呢?我說就是為了斷除物質現象無常的緣故;也是因為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無常,應當把它斷除的緣故,所以已生起的邪惡不善之法要使它斷除,生起欲願方便精進,收攝散亂的心,使它不斷地增進。」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一八〇經注釋:

1、「如無常經,如是過去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八經,亦如上說」:意謂就如「無常」經文所述一樣,同樣地,過去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有八經也如上述。

2、「如已生惡不善法當斷故,如是未生惡不善法令不生……攝心增進,八經亦如上說」:意謂就如已生起的邪惡不善之法應當斷除的緣故;同樣地,未生起的邪惡不善之法使它不會生起……收攝散亂的心使不斷增長等法,有八篇經文也如上述。

3、「如當斷無常三十二經,如是當知……當沒,一一三十二經,廣說如上」:意謂如「當斷無常」之三十二經,同樣地,當知……當沒等七法,每一法也有三十二經,都廣說如上。


SA.7.181

一八一【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當修習「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欲三摩地斷行成就如意足』。應當斷滅什麼現象的無常呢?我說應當斷滅物質現象的無常,應當斷滅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的無常,所以要修習『欲三摩地斷行成就如意足』。」就如經文的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八篇經文,也如上述。

就如「修欲定」的經文一樣,同樣地,對精進定、意定、思惟定等法,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就如「當斷」的三十二篇經文一樣,像這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舍、當滅、當沒等法,每一法都有三十二篇經文,也都如同上述。

  第一八一經注釋:

1、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又作「欲三摩地斷行成就神足」,簡稱「欲如意足」,或「欲神定」,為「四神足」之一。原系一種禪定,修此禪定則能如意開發神通。欲是希求,謂由欲樂聖道所獲得的三摩地(即三昧,定之意),故名欲三摩地;又修習「四神足」時,為要求斷除所有煩惱,為圓滿成辦三摩地,有八種斷行,又叫作八種勝行,即欲、策勵、信、安(輕安)、念、正知、思、舍(行舍)。成就三摩地的斷行,所以叫作「斷行成就」。出世間法最勝自在,叫它作「勝行」。修習「四神足」,能得能證出世間法,所以叫作「神足」(瑜伽義)。或者所有思求、所欲願,一切如意,所以叫作「神」;能引發神,所以叫作「足」(婆沙義)。或者「神」是說諸神靈勝妙的功德,這「四神足」為諸神靈妙德所依止,所以叫作「神足」(俱舍義)。又據「大智度論」卷十九說,能獲得四種定以攝心,可使智力定力相等,所願皆得,所以叫做「如意足」。


SA.7.182

一八二【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修習信根。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相信正道及助道法的信根。到底是要32斷滅什麼無常法呢?我說應當斷滅物質現象的無常,應當斷滅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的無常,所以要修習相信正道及助道法的信根。」就像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的經文,也如上述

就如「信根」的八篇經文一樣,像這修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等四法,有八篇經文如上述。

就如「當斷」的四十篇經文一樣,像這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舍、當滅、當沒等法,每一法都有四十篇經文,也都如同上述。

  第一八二經注釋:

1、信根:為五根(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之一。所謂信根,就是要相信正道及助道之法,如此便能出生一切無漏禪定解脫。所說正道即指四念處:觀身不凈、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助道即指五停心觀:不凈觀、慈悲觀、因緣觀、念佛觀、數息觀。


SA.7.183-185 MGQUE

SA.7.186

一八六【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修習苦集盡道四諦。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苦集盡道四諦。是為了要斷滅什麼無常法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苦集盡道四諦的呢?我說是為了斷滅物質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苦集盡道四諦;為了要斷滅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苦集盡道四諦。」就像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的經文,也如上述。

如「苦集盡道」的八篇經文一樣,像這苦盡道、樂非盡道、樂盡道等法,每一法都有八篇經文,也如上述。

就如「當斷」的三十二篇經文一樣,像這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舍、當滅、當沒等法,每一法都有五十六篇經文,也都如同上述。

  第一八六經注釋:

1、苦集盡道:此即四聖諦,又作苦集滅道。苦諦,說明人生多苦的真理,人生有三苦、八苦、無量諸苦,苦是現實宇宙人生的真相;集諦,是說明人生痛苦是怎樣來的真理,人生的痛苦是由於凡夫自身的愚痴無明,和貪慾瞋恚等煩惱的掀動,而去造作種種的不善業,結果才會招集種種的痛苦;滅諦,是說明涅槃境界才是多苦的人生最理想、最究竟的歸宿的真理;道諦,是說明人要修道才能證得涅槃的真理,道有多種,主要是指修習八正道。此四聖諦括盡了世、出世間的兩重因果。集是因、苦是果,是迷界的因果;道是因,滅是果,是悟界的因果。


SA.7.187

一八七【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修習無貪法句。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要修習不貪愛五欲的法句。是為了要斷滅什麼無常法的緣故,所以要修習不貪愛五欲的法句呢?我說是為了斷滅物質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要修習不貪愛五欲的法句;為了斷滅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要修習不貪愛五欲的法句。」就像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的經文,也如上述如「當修無貪法句」的八篇經文一樣,像這無恚、無痴諸句的正句法句。每一法句都有八篇經文,也如上所述。

就如「當斷」的二十四篇經文一樣,像這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舍、當滅、當沒等法,每一法都有二十四篇經文,也都如同上述。

  第一八七經注釋:

1、無貪法句:無貪,心無貪慾的意思,尤指不貪愛五欲而言,是三善根(無貪、無瞋、無痴)之一。法句,正法的文句。


SA.7.188

一八八【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五陰無常,應修習止(禪定)。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已被火燒到頭髮和衣服了,你應當怎樣去救他呢?」

比丘稟告佛陀說:「世尊啊!這時應當生起強烈的欲願,殷勤運用各種方便善巧及時搶救,把火撲滅。」

佛陀告訴比丘說:「人們的頭髮和衣服遭火燒燃還可暫忘,可是無常的盛火就應當把它除盡斷滅掉。為了斷滅這無常盛火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禪定。到底是要斷滅什麼無常法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禪定呢?我說是為了斷滅物質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禪定;也是為了斷滅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無常的緣故,所以應當修習禪定。」就像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於……。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無常」的經文一樣,像這過去無常、未來無常、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無常、過去現在無常、未來現在無常、過去未來現在無常等法的經文,也如上述。

如「修止」的八篇經文一樣,像這「修觀」的八篇經文,也如上所述。

如「當斷」的十六篇經文一樣,像這當知、當吐、當盡、當止、當舍、當滅、當沒等法,每一法都有十六篇經文,也都如同上述。

「所有的一切物質現象,無論過去、未來或現在,無論在內或在外,無論粗糙或細緻,無論美好或醜惡,無論遠處或近處,那一切都不是我、不是我所有、我不在物質現象中、物質現象也不在我之中,這些情況要如實地去察知;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也是像這樣子。多聞聖弟子能這樣地去做正確觀察的話,就會對物質現象生起厭離,對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產生厭離;產生厭離後,就不再愛樂它,由於不愛樂它,所以心靈就可獲得解脫,解脫知見:我再生的因素已滅盡,清凈的梵行已建立,所應做的事已做好,自知此生是最後身,不再流轉於生死輪迴中了。」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一八八經注釋:

1、「如無常,如是動搖……煩惱動」:此段共計一〇五法,但經文實多不可知。

2、乃至斷過去未來現在無常: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注云:「即指無常等八法」。

3、乃至滅、沒: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注云:「即指斷、知等八法」。

4、當修止、觀: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注云:「即當修四念處……止觀,共四十六法」。止觀,止與觀。止是止息一切妄念,觀是觀察一切真理。止屬於定,觀屬於慧,止觀就是定慧雙修的意思。


SA.7.189

一八九【經旨】本經敘說由於貪慾成之故,所以不知五陰無常。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因為成就一法的緣故,所以就不再能察知物質現象無常,也不再能察知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的無常。到底是成就那一法呢?我說就是成就了貪慾一法,所以不能察知物質現象的無常,也不能察知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的無常。那麼應成就那一法呢?我說就是要成就無貪慾法;能成就無貪慾法的話,就能察知物質現象的無常,也能察知感受、想象、意志行為、心識等精神現象的無常。」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一八九經注釋:

1、貪慾:是三毒(貪慾、瞋恚、愚痴)之一,即引起順情之塵境而無厭,謂之貪慾。也就是貪愛世間之色慾財寶等而不知足的意思。

2、「如成就不成就,如是知不知……映翳不映翳亦如是」:意謂如「成就不成就」的經文一樣,像這知不知……映翳不映翳等類的經文,也同樣地說法。

3、「如是知……獨、證,亦復如是」:印順導師「雜阿舍經論會編」注云:「自『知』至作『證』為八類」。

4、「如貪,如是恚……愁憂、惱苦」:印順導師「雜阿舍經論會編」注云:「自『貪慕』至『惱苦』共六五類」。

5、映翳:遮蔽之義。

第七卷終。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8.06.09-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