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現代漢語】25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五 (SA.25)

SA.25.637-653


SA.25.637

六三七【經旨】本經敘說若使士夫手持油缽從世間美女及觀眾中過,若漏失一滴油則將被殺,其必不敢顧眄此世間美女。如是沙門、婆羅門亦應一其心念,不顧聲色,善攝心法,住於四念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波羅奈國仙人住處的鹿野苑中。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世人常談論美女,所謂世間的美女,她能引起眾人集聚圍觀嗎?」

眾比丘回答佛陀說:「是的,世尊!」

佛陀又問比丘說:「如果有世間的美女,而這世間的美女,她又能歌善舞,表演種種的歌舞,那麼她會引起更多觀眾的圍觀嗎?」

比丘回答說:「是的,世尊!」

佛陀告訴比丘說:「如果有世間的美女,而這世間的美女,她在一個地方表演著令人歡樂的種種歌舞節目,又有很多的群眾雲集圍觀。這時,如果有一位不愚不痴的人,他喜歡快樂,逃避痛苦,貪生怕死。有人對他說:『漢子!你應該端著裝滿油的缽盂,從美女及觀眾中走過,又派一位殺手,拔刀跟隨你,如果有一滴油漏失的話,他就會取你的性命。』怎樣呢?比丘啊!那位端著油缽的漢子,他能不關注著油缽,不關注殺手,而去觀賞那表演歌舞的美女及觀眾嗎?」

比丘回答佛陀說:「不能的,世尊!為什麼呢?世尊啊!因為那位漢子看見自己身後跟著拔刀的殺手,就會一直想著:我如果漏掉一滴油,那位拔刀的殺手就會砍斷我的腦袋。我只有一心一意,關注著油缽,從世間美女及觀眾中慢步通過,不敢東張西望。」

「就像這樣,比丘啊!如果沙門、婆羅門能正身自重,專一心念,不顧聲色,善於攝持一切的心法,繫心於身念處的話,那麼他就是我的弟子,是遵循我教法的人。怎樣叫做比丘能正身自重,專一心念,不顧聲色,善於攝持一切的心法,繫心於身念處呢?比丘啊!就是這樣,要繫心於對色身的觀察,運用方法,精勤修行,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對感受、心念、諸法等,也是要如此地去做觀察。這樣就叫做比丘能正身自重,專一心念,不顧聲色,善於攝持心法,繫心於四念處了。」

這時,世尊又唱誦一首詩偈說:

「要專心致志地護持油缽,

對於隨護自心,如還未能達其道,

就很難超越那勝妙微細的淫慾貪纏。

諸佛的言教說法,就如利劍,

應要一心一意,專精地護持。

這不是那些凡愚之人苟且隨便,

就能入於此不放逸的教法中的。」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六三七經注釋:

1、美色:巴利本作「美人」。

2、顧眄:回顧環視。

3、住身念處:此「身」字,依前後經文之意,或應作「四」。

4、說偈言:巴利本相對經文並無此偈文。本詩偈文句簡略,白話譯解僅作參考。

5、勝妙微細:根樣「瑜伽師地論」對本經的解說:「復有三法(指精進力、不放逸力、對治力),尚能斷餘一切勝妙淫慾貪纏,況乎鄙劣諸欲貪纏!」勝妙微細,或即指「一切勝妙淫慾貪纏」而言。


SA.25.638

六三八【經旨】本經敘說世尊告訴郁低迦,應先凈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而後修習四念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郁低迦尊者去到佛陀住處,向佛陀頂禮後,退坐一邊,稟告佛陀說:「慈悲的世尊啊!請您為我說法,我聽法後,將獨自在一僻靜之處,專心思惟,不放逸懈怠,思考著:一位善男子之所以要剃除鬚髮,正信佛法,以俗家為非究竟歸處,而出家學道,就如前面已經詳說過的,……乃至不受未來的生死輪迴果報。」

佛陀告訴郁低迦說:「是的!是的!就如你所說的。但是對於我所說的法,如不能被我認可喜悅的話,那麼他所作的勝業也不能成就,雖然是跟隨在我的後面,也不能得到法利,反而會生起障礙來。」

郁低迦告訴佛陀說:「對於世尊所說,我一定能令世尊認可心悅,成就自己的勝業,不會生起障礙。希望世尊您能為我說法,我將會獨自在一僻靜之處,專心思惟,不放逸懈怠。就如前面已經詳說過的,……乃至不受未來的生死輪迴果報。」他就這樣地向世尊又做第二次、第三次的請求。

當時,世尊告訴郁低迦說:「你應該先清凈善法的初業,然後再修習梵行(清凈的宗教行持)。」

郁低迦請問佛陀說:「我現在要如何清凈善法的初業,而後修習梵行呢?」

佛陀告訴郁低迦說:「你應該要先清凈戒律,正直己見,具足身、口、意三勝業,然後再修習四念處。是那四念處呢?就是繫心對內身的觀察,要運用方法,專精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也同樣地對外身、內外身去做觀察。對於受、心、法念處等,也是要如此地去做觀察。」

當時,郁低迦聽聞了佛陀的說法,內心歡喜不已,就從座席起來離去。

這時,郁低迦聽聞佛陀的教授後,獨自在一僻靜之處,專心思惟,不放逸懈怠,思考著:一位善男子之所以要剃除鬚髮,穿著袈裟法衣,正信佛法,以俗家為非究竟歸處,而出家學道,……乃至不受未來的生死輪迴果報。

就如本篇「郁低迦所問」經文的敘述,像這異比丘所問的經文,也是如同前面的說法一樣。

  第六三八經注釋:

1、汝當先凈其初業:南傳相對經文此處作「汝應清凈於善法之初」。


SA.25.639

六三九【經旨】本經敘說若修習四念處,則能超越諸魔。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有一位名叫婆醯迦的比丘來到佛陀住處,向佛陀頂禮後,退坐一邊,稟告佛陀說:「世尊啊!慈悲的世尊啊!請您為我說法。」

世尊就如前面「郁低迦經」一樣地詳為解說,差別的是:「就像這樣,婆醯迦比丘啊!能使善法的初業清凈,繫心對色身觀察的話,就能超越諸魔縛;能繫心對感受、心念、諸法做觀察的話,也都能超越諸魔縛。」

當時,婆醯迦比丘聽聞了佛陀的說法教誡後,內心歡喜不已,向佛陀行禮後離去。他獨自在於僻靜之處,專心思惟,不放逸懈怠,……乃至不受未來的生死輪迴果報。


SA.25.640

六四〇【經旨】本經敘說內容與前經相同,差別處為能超越生死。

第二經內容也是跟前篇經文一樣,差別的是:「就像這樣,比丘啊!……就能超越生死煩惱。」


SA.25.641

 六四一【經旨】本經敘說住於學地之比丘,欲得上進安穩涅槃,則當修習四念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阿那律陀尊者去到佛陀住處,向佛陀頂禮後,退坐一邊,稟告佛陀說:「世尊啊!如果有住於學地修習的比丘,他還未能上進到安穩的涅槃境地,而想方便去求取,這位聖弟子應該如何於正法、戒律中修習多修習,才能滅盡一切煩惱,……乃至自己知道不再受到未來的生死輪迴果報呢?」

佛陀告訴阿那律陀說:「如果聖弟子仍住於學地修習,還未能上進到安穩的涅槃境地,而想方便去求取,當這時候,他就應當繫心於對色身的觀察,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同樣地,也應當繫心對感受、心念、諸法等去做觀察,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聖弟子能如此地多修習後,就能滅盡一切煩惱,……乃至自己知道不再受到未來的生死輪迴果報。」

當時,阿那律陀尊者聽聞佛陀的說法,內心歡喜不已,向佛陀行禮後離去。


SA.25.642

六四二【經旨】本經敘說佛陀為使比丘修習四念處故,為諸比丘說聖戒。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

那時,優陀夷尊者與阿難陀尊者也是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中。

當時,優陀夷尊者去到阿難尊者住處,彼此互相問訊慰勞後,退坐一邊,向阿難尊者問說:「如來、應供、等正覺以他的所知所見,為眾比丘講說神聖的戒法,使他們不斷聖戒、不缺聖戒、不簡擇聖戒、不離聖戒、不會有戒禁取見(以不如理之戒為戒),得究竟之善,也善於受持,被有智慧的人所讚歎,所不憎惡。為什麼如來、應供、等正覺要以他的所知所見,為眾比丘講說神聖的戒法,使他們不斷聖戒、不缺聖戒……乃至被有智慧的人所讚歎、所不憎惡呢?」

阿難尊者告訴優陀夷說:「是為了修習四念處的緣故。是那四念處呢?就是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當時,二位正士互相論議後,就各自回到住處。

  第六四二經注釋:

1、巴連弗邑:即華氏城,為摩揭陀國之首都,位於恆河中流南岸,即今巴特那。

2、雞林精舍:又作雞園僧伽藍,位於中印度摩揭陀國華氏城。


SA.25.643

六四三【經旨】本經敘說修習多修習四念處,能令行者不退轉。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那時阿難尊者與跋陀羅尊者也住在這兒。

當時,跋陀羅尊者問阿難尊者說:「可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能得不退轉嗎?」

阿難尊者告訴跋陀羅尊者說:「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能使修行人得到不退轉,就是所謂的四念處。是那四念處呢?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當時,二位正士互相論說後,就各自回到住處。

  第六四三經注釋:

1、跋陀羅:辯才卒發,解人疑滯第一比丘。


SA.25.644

六四四【經旨】本經敘說多修習四念處,能令不凈眾生而得清凈,轉增光澤。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那時,阿難尊者與跋陀羅尊者也住在這兒。

當時,跋陀羅尊者問阿難尊者說:「可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能使不清凈的眾生而得到清凈,且轉增光澤嗎?」

阿難尊者告訴跋陀羅尊者說:「有一種法修習後多修習,能使不清凈的眾生得到清凈,而且轉增光澤,就是所謂的四念處,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當時,二位正士互相論說後,就各自回到住處。


SA.25.645

六四五【經旨】本經敘說多修習四念處,能令未度彼岸眾生得度彼岸。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那時,阿難尊者與跋陀羅尊者也住在這兒。

當時,跋陀羅尊者問阿難尊者說:「可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能使未渡彼岸(喻涅槃)的眾生得渡彼岸嗎?」阿難尊者告訴跋陀羅尊者說:「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就能使未渡彼岸的眾生得渡彼岸,就是所謂的四念處。是那四念處呢?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當時,二位正士互相論說後,就各自回到住處。


SA.25.646

六四六【經旨】本經敘說多修習四念處,可得阿羅漢。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那時,阿難尊者與跋陀羅尊者也住在這兒。

跋陀羅尊者問阿難尊者說:「可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就可證得阿羅漢嗎?」

阿難尊者告訴跋陀羅尊者說:「有一種法修習多修習後,就能證得阿羅漢,就是所謂的四念處。是那四念處呢?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當時,二位正士互相論說後,就各自回到住處。


SA.25.647

六四七【經旨】本經敘說一切法即四念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我所說一切法,所謂一切法,就是指四念處,這就是正說。是那四念處呢?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5.648

六四八【經旨】本經敘說比丘於四念處多修習,名賢聖出離。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對四念處修習又多修習的話,就叫做賢聖出離。是那四念處呢?即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出離」的經文所述,像這正盡苦、究竟苦邊、得大果、得大福利、得甘露法、究竟甘露、甘露法作證等經文,也都如上文一樣地廣為解說。

  第六四八經注釋:

1、賢聖出離:「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則此聖道導於出離,而修此者,是正至滅盡於苦。」


SA.25.649

六四九【經旨】本經敘說若多修習四念處,能令未凈眾生得凈,已凈眾生令增光澤。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雞林精舍里。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對四念處修習又多修習的話,那麼未得清凈的眾生就能使他得到清凈,已得清凈的眾生能使他更增光澤。是那四念處呢?就是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凈眾生」的經文所述,像這未度彼岸者令度、得阿羅漢、得辟支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等經文,也是如同上文的說法一樣。


SA.25.650

六五〇【經旨】本經敘說聖弟子從佛聞法,應正身習戒,善攝根門,住於四念處,以調伏世間之貪憂。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巴連弗邑的的雞林精舍里。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我將為你們講說修習四念處。怎樣叫做修習四念處呢?比丘們!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的出現而興起於世間,他演說正法,最初的法語是善的,中間的法語也是善的,最後的法語一樣是善的,是善的法義、善的法味,純一圓滿清凈,能顯示梵行。如果善男子、善女人從佛聞法,得到了清凈的信心,就應如此去修學:觀察在家和合欲樂的過咎,乃是煩惱的結縛;要樂於處在空曠幽靜之處,出家學道,不樂於居家,過著舍離家法的出家生活,欲願一向清凈,一生盡形壽,都是純一圓滿清凈,有鮮白潔凈的梵行,我應當要剃除鬚髮,穿著袈裟法衣,正信佛法,以俗家為非究竟歸處,而出家學道。做這樣地思惟後,便即放舍錢財親屬,剃除鬚髮,穿著袈裟法衣,正信佛法,以俗家為非究竟歸處,而出家學道。端正自身的行為,防護由口而出的四種罪過(惡口、妄言、綺語、兩舌)。有清凈的正命(如理的謀生方法),修習賢聖的戒法。守護六根的門戶,攝護內心,保持正念。當眼見色境時,不會執取形相;如果眼根住於不正確的律儀,那麼世間的貪憂及邪惡不善法,就會常煩擾此心;而今對於眼,已生起正確的律儀;對於耳、鼻、舌、身、意等也是已生起正確的律儀。

他因成就了賢聖的戒律,善於攝護六根的門戶,與人周旋交往,瞻視屈伸,或坐、或卧,或眠、或覺,或語、或默,都能保持正確的智慧。他成就了如此的聖戒,能守護根門,有正智正念,樂於寂靜遠離,在空處、樹下、幽靜的房裡獨坐,正身正念,繫心安住,斷除了世間的貪憂,遠離貪慾,凈除貪慾;也斷除了世間瞋恚、睡眠、掉悔、疑惑的覆障,遠離了瞋恚、睡眠、掉悔、疑惑的覆障,凈除了瞋恚、睡眠、掉悔、疑惑的覆障。為了斷除使心力與慧力羸弱的五蓋煩惱,以及一切會障礙趨向涅槃之法,所以,要繫心於對內身的觀察,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對於外身或內外身,也同樣要繫心做觀察。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也是同樣的說法,這樣就叫做比丘修習四念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5.651

六五一【經旨】本經敘說內容與前經相同,所差別者,言學戒成就與修習四念處,如鳥之雙翼。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你們應該修習四念處。」余如前經所詳說的一樣,差別的是:「……乃至如此地出家後,住於僻靜之處,攝受波羅提木叉(戒律),防護戒行,具足戒行,對於細微的小罪生起大怖畏,受持學戒,離殺、斷殺、不樂於殺生,……乃至一切的業行,都如前面所說。比丘衣缽隨身,要像鳥的雙翼一樣,這樣地去成就學戒,修習四念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5.652

六五二【經旨】本經敘說舍利弗因病涅槃,阿難為此愁憂苦惱,佛陀告以生者必滅之理,勿徒悲傷。當修習四念處,自洲自依,法洲法依。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那時,舍利弗尊者住在摩竭提國的那羅聚落中,為重病所苦,由純陀沙彌侍候照顧他。

那時,舍利弗尊者因病而入於涅槃了。

這時,純陀沙彌供養舍利弗尊者後,取火葬遺余的舍利,擔持著舍利弗生前的衣缽,來到王舍城。他收好了衣缽,洗完腳,就去到阿難尊者住處。向阿難尊者頂禮後,退坐一邊,稟告阿難尊者說:「尊者您該知道:我的和尚(老師)舍利弗尊者已入涅槃了,現在我拿他所遺留的舍利及衣缽來了。」

阿難尊者聽聞純陀沙彌的話後,就去到佛陀住處,稟告佛陀說:「世尊啊!我現在全身就如離散一樣的酸軟無力,對於四方也無法分辨,失去了平日的辯才,因為純陀沙彌來告訴我說:『和尚舍利弗尊者已入於涅槃,就拿著他所遺留的舍利及衣缽來了。』」

佛陀說:「怎樣呢?阿難啊!舍利弗是持所受的戒身入於涅槃的呢?還是以定身、慧身、解脫身、解脫知見身入於涅槃的呢?」

阿難答說:「不是的,世尊!」

佛陀又告訴阿難說:「如果是持所受的法,那是我自己所知道,因為這是已成等正覺的我所說,舍利弗是依所謂的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道支等道品而入於涅槃的嗎?」

阿難告訴佛陀說:「不是的,世尊!雖然他不是持所受的戒身,乃至持三十七道品法而入於涅槃,然而舍利弗尊者他持戒多聞,少欲知足,常行遠離之道,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攝念安住,一心於正受禪定之境;他有敏捷的智慧、深利的智慧、超出的智慧、分別的智慧、大智慧、廣智慧、甚深的智慧、無等的智慧,成就了如此的寶貴智慧;他能視、能殺、能照、能喜舍、能讚歎,為大眾說法。所以,世尊啊!我是為了法的緣故,為了受法者的緣故,而愁憂苦惱!」

佛陀告訴阿難說:「你不要愁憂苦惱。為什麼呢?因為所有或產生、或現起、或造作的事物,都屬有為會敗壞之法,那能不壞滅呢?想要使它不壞滅,那是不可能的!我以前已經說過,一切所愛念的各種東西,以及適意的事情,一切都是乖離之法,不可能常保的。譬如大樹,它的根、莖、枝、葉、花、果都長得很茂盛,大的枝幹必會先斷折;又如大寶山,它那高大的山岩也一定會先崩壞。同樣地,如來的大眾弟子中,大聲聞弟子也會先入於般涅槃。如果那地方有舍利弗駐錫的話,在那兒我就比較沒有事;而在於那地方,我就不會覺得空虛,也是因為有舍利弗的緣故,我先前已說過其原因了。阿難啊!你現在應依照我先前所說的,所有可愛念的各種適意的事物,都是別離之法,所以你現在就不要太過愁苦了。阿難啊!你應該知道:如來不久之後也將逝去。所以,阿難啊!你應當以自己為洲渚而依止自己,以法為洲渚而依止於法;不以他人為洲渚,不依止於他人。」

阿難問佛陀說:「世尊啊!怎樣叫自己的洲渚而依止於自己呢?怎樣叫法的洲渚而依止於法呢?怎樣叫不以他人為洲渚,不依止於他人呢?」

佛陀告訴阿難說:「就是比丘能繫心於對內身的觀察,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也同樣地能繫心於對外身、內外身而去做觀察。對於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也是同樣的說法。阿難啊!像這樣就叫做自己的洲渚而依止於自己;法的洲渚而依止於法;不以他人為洲渚,不依止於他人的洲渚。」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六五二經注釋:

1、疾病涅槃:「漢譯南傳大藏經」想對經文此處作「因患重疾病而困苦」。

2、舉體離解:全身就如離解一樣,比喻由於過度悲傷而使全身失去平衡之意。「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我身惶懼」。

3、四方易韻:「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四面不明」。

4、持辯閉塞:言失去了平日之辯才。「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不辨諸法」。

5、自洲:他經或作「自燈」,都是以自己為依憑的意思。


SA.25.653

六五三【經旨】本經敘說舍利弗、大目揵連涅槃後,眾會空虛,佛陀乃為大眾講說生者必滅的道理、並勸大眾應自洲自依,法洲法依,修習四念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摩偷羅國跋陀羅河邊的傘蓋庵羅樹林中,舍利弗尊者與目揵連尊者剛入於涅槃不久。那時,世尊在於月的十五日布薩(說戒懺過)時,在於大眾前鋪座而坐。

這時,世尊觀察眾會後,告訴眾比丘說:「我觀察大眾,看後覺得眾會很空虛,因為舍利弗和大目揵連已入於般涅槃的緣故。我聲聞弟子中,只有這二人善能說法,能教誡律,教授正法,具足圓滿的辯才。有二種財,就是錢財和法財。錢財就要從世人中去求取;法財則要從舍利弗與目揵連處求得,至於如來,則已離開世財和法財了。

你們不要因為舍利弗和目揵連已入於涅槃,所以就愁憂苦惱。譬如大樹,它的根、莖、葉、花、果都長得很茂盛,那大的枝幹一定會先斷折;又譬如大寶山,它那高大的山岩也一定會先崩壞。同樣地,如來的大眾之中,舍利弗和目揵連二位大聲聞弟子也一定會先入於涅槃。所以,比丘們!你們不要再生起愁憂苦惱了。這世上有什麼緣生法、現起法、造作法、有為法、壞敗之法是不會磨滅的呢?想要使它不壞滅,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先前就已經說過了,一切可愛的事物都會歸於離散,我在不久的未來,也將逝去。所以你們應該知道:要以自己為洲渚而依於自己;以法為洲渚而依於法;不以他人為洲渚,不依止於他人。就是要繫心於對內身的觀察,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同樣地,也要繫心於對外身與內外身的觀察。對於受念處、心念處,法念處,也都能運用方法,精勤修習,有正智正念,以調伏世間的貪憂。這樣就叫做以自己為洲渚而依止於自己;以法為洲渚而依止於法;不以他人為洲渚,不依止於他人。」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二十五卷終。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8.06.09-2018.06.09-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