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現代漢語】23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三 (SA.23)

SA.23.575-618


SA.23.575

五七五【經旨】本經敘說兜率陀天壽命極長,但若愚痴無聞,死後仍會墮生於三惡道中;而多聞聖弟子則不生三惡道中。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人間的四百年是兜率陀天(欲界第四重天)的一日一夜,如此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兜率陀天的壽命有四千歲(等於人間五億七千六百萬歲)。可是愚痴無聞的凡夫在那兒命終之後,還是會墮生於地獄、畜生、餓鬼等惡道中;然而多聞聖弟子在那兒命終之後,就不會墮生在地獄、畜生、餓鬼等惡道中了。」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七五經注釋:

1、據「佛光阿含藏」註:「本卷為麗本卷第三十一,今依印順長老所編次序改為卷二十三,原卷二十二佚失,為保存雜阿含經原有之五十卷數,故從缺。」

2、兜率陀:為欲界第四重天。譯為知足。彌勒菩薩於此天中內院為諸天眾說法。


SA.23.576

五七六【經旨】本經敘說化樂天的壽命極長,但若愚痴無聞,於彼命終後,仍會墮生於三惡道中;而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則不會墮於三惡道中。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祗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人間的八百年是化樂天(欲界第五重天)天上的一日一夜,如此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化樂天的壽命有八千歲(等於人間二十三億四百萬歲)。可是愚痴無聞的凡夫在那兒命終之後,還是會墮生於地獄、畜生、餓鬼等惡道中;然而多聞的聖弟子在那兒命終之後,就不會墮生在地獄、畜生、餓鬼等惡道中了。」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3.577

五七七【經旨】本經敘說他化自在天壽命極長,但若愚痴無聞,死後仍會墮生於三惡道中;而多聞聖弟子則不生惡道中。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人間的一千六百年是他化自在天(欲界第六重天)的一日一夜,如此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他化自在天的壽命有一萬六千歲(等於人間四十六億八百萬歲)。可是愚痴無聞的凡夫在那兒命終之後,還是會墮生於地獄、畜生、餓鬼等三惡道中;然而多聞的聖弟子在那兒命終之後,就不會墮生在地獄、畜生、餓鬼等惡道中了。」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佛陀所說有關六欲天的經文,同樣地,異比丘問六欲天的經文、佛問諸比丘六欲天的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

  第五七七經注釋:

1、佛說六經:依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注說:「佛說六經,即別說六欲天。但前三天——四王天、忉利天、炎摩天,在上卷中,已佚。」


SA.23.578

五七八【經旨】本經敘說能住於初禪,而對五蘊作如理的觀察,則能離愛而至於涅槃。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無論是行作、或形態、或相狀,都已遠離五欲、五蓋邪惡不善之法,有覺有觀,遠離於慾念而生喜樂,他就能圓滿地安住於初禪。他不再憶念這行作、這形態、這相狀,然而對那色、受、想、行、識等五蘊的現象,會作如疾病、如癰腫、如利刺、如兇殺、無常、苦、空、非我的思惟,對那五蘊現象產生厭嫌、怖畏、防護的心理;產生厭嫌、怖畏、防護的心理後,就會用佛法的甘露來利益自己,如此而得寂靜,如此而得勝妙,就是所謂的舍離殘餘的愛欲,滅盡貪愛、無欲、息滅凈盡、體證涅槃。」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五七九【經旨】本經敘說若比丘具足初禪,並對五蘊正思惟,則可得欲、有、無明有漏心的解脫。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的話就如前經所說,有所差別的是:「有這樣的認知,這樣的見識後,就能得到欲界煩惱心的解脫、色界與無色界煩惱心的解脫、三界無明煩惱心的解脫,解脫知見:我再生的因素已滅盡,清凈的梵行已建立,所應做的事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後身,不再流轉於生死輪迴中了。」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3.579

  第五七九經注釋:

1、「欲有漏心解脫、有有漏心解脫、無明有漏心解脫」:欲有漏、有有漏、無明有漏,此謂之三有漏。漏是煩惱的異名,統收三界之煩惱為三種。一欲漏:欲界一切煩惱中除無明者。二有漏:有者苦果之異名,總稱色界、無色界,是於色界、無色界中除無明外之一切煩惱。三無明漏:是三界一切之無明。


SA.23.580

五八〇【經旨】本經敘說若比丘具足初禪,並對五蘊正思惟,則可得中般涅槃、或生般涅槃。或生有行般涅槃、或生無行般涅槃、或生上流般涅槃、或生於梵天中。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的話,就如前經所說,有所差別的是:「如果還不能得到解脫的話,由於能希求正法、憶念正法、愛樂正法的緣故,死後能得中般涅槃。如不能這樣的話,或會得生般涅槃;如不能這樣的話,或會得生有行般涅槃;如不能這樣的話,或會得生無行般涅槃;如不能這樣的話,或會得生上流般涅槃;如不能這樣的話,或又因這希求正法、憶念正法、愛樂正法的功德,得以受生於大梵天中,或生梵輔天中,或生梵身天中。」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五八〇經注釋:

1、中般涅槃:五種不還之一。即修得不還之聖者,於欲界死而往生色界,於其中有(中陰身)之位斷除余惑,證阿羅漢果而得般涅槃者。

2、生般涅槃:五種不還之一。即修得不還之聖者,生於色界後,不久斷除余惑,而得般涅槃者。

3、有行般涅槃:五種不還之一。即修得不還之聖者。於其所生色界天處長時加行勤修,以斷除余惑,而得般涅槃者。

4、無行般涅槃:五種不還之一。即修得不還之聖者,於其所生色界天處,無加行勤修,懈怠而經長時,余惡才斷,而得般涅槃者。

5、上流般涅槃:五種不還之一。即修得不還之聖者,生於色界之初禪,由此漸次上生至色究竟天,或至於無色界之有頂天而八般涅槃者。

6、大梵天:色界初禪第三重天。

7、梵輔天:色界初禪第二重天。

8、梵身天:色界初禪第一重天,又叫梵眾天。


SA.23.581

五八一【經旨】本經敘說第二禪定之精神狀態,及對於五蘊作正思惟之效益。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如是的行作、如是的形態、如是的相狀,息止了有覺有觀的現象,心靈清凈,住心於一處,沒有覺也沒有觀,由禪定而生起喜樂,就能圓滿地安住於第二禪。如果不憶念如是的行作、如是的形態、如是的相狀,而是對於色、受、想、行、識五蘊的現象作思惟如疾病、如癰腫、如利刺、如兇殺、無常、苦、空、非我,對於這些現象而心生厭離、怖畏、防護;生厭離、防護後,就能於涅槃境界而自得利益。這就是寂靜,這就是勝妙,所謂舍離了一切的有餘,滅盡貪愛、無欲、息滅凈盡,至於涅槃。」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八一經釋:

1、甘露法界:喻涅槃界。


SA.23.582

五八二【經旨】本經敘說若具足第二禪,而於五蘊作正思惟所得之果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的話,就如前經所說。有所差別的是:「他如此地認知、如此地觀察後,就能得到欲界煩惱心的解脫、色界與無色界煩惱心的解脫、三界無明煩惱心的解脫,解脫知見:我再生的因素已滅盡,清凈的梵行已建立,所應做的事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後身,不再流轉於生死輪迴中了。如果還不能解脫的話,然而因他能希求正法、憶念正法、愛樂正法的緣故,或可得中般涅槃;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可得生般涅槃;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可得有行般涅槃;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可得無行般涅槃;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可得上流般涅槃;如果再不能如此的話,由於他希求正法、憶念正法、愛樂正法的緣故,或可受生至自性光音天;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可生無量光天;如果不能如此的話,也會生於少光天。」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八二經注釋:

1、而以彼法:「法」字依據經意及後面類句,疑為衍字。「雜阿含經論會編」也持此看法。

2、自性光音天:即光音天,又稱極光凈天。為色界二禪之終天。

3、無量光天:色界二禪之第二天。

4、少光天:色界二禪之第一天。


SA.23.583

五八三【經旨】本經敘說第三禪定之精神狀態及對五蘊正思惟之果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如是行作、如是形態、如是相狀,厭離對二禪的貪喜,攝心不受,有正念正智,身受三禪之樂,這種捨棄二禪喜念而行三禪之樂的妙樂,非凡夫所知,唯修行到此境的聖者能說得出(感受得到),也能知所棄捨,而圓滿地安住於第三禪。如果不如此的話,以如是行作、如是形態、如是相狀,而對於色、受、想、行、識的現象思惟這些就如疾病、如癰腫、如利刺、如兇殺……乃至能得到上流般涅槃;如果不能如此的話,也會因他的希求正法、憶念正法、愛樂正法,而受生於遍凈天;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能生於無量凈天;如果不能如此的話,也會生於少凈天。」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八三經注釋:

1、「若不爾者……如是相」:此處經意應同第五七八經作「彼不憶念如是行……如是相」,或同於第五八一經「若不如是行……如是相憶念」。

2、遍凈天:色界三禪三天之第三天。

3、無量凈天:色界三禪三天之第二天。

4、少凈天:色界三禪三天之第一天。


SA.23.584

五八四【經旨】本經敘說第四禪之精神狀態及對五蘊正思惟之果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如是行作、如是形態、如是相狀,出離了憂苦,也息止了喜樂之心,先前的憂喜皆已息滅,只有不苦不樂的「舍受」,意念極清凈,住心一處,就能圓滿地安住於第四禪。如果不如此地去憶念,而是對於色、受、想、行、識等現象思惟就如疾病、如癰腫、如利刺、如兇殺……乃至得到上流般涅槃;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會生於因性果實天;如果不能如此的話,或會生於福生天;如果不能如此的話,也會生於少福天。」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對四禪的敘述;同樣地,對四無色定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五八四經注釋:

1、因性果實天:即廣果天,是色界四禪八天之第三天。

2、福生天:色界四禪八天之第二天。

3、少福天:即無雲天,是色界四禪八天之第一天。


SA.23.585

  五八五【經旨】本經敘說風雲天、焰電天……乃至寒天、熱天等天人的神通力。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位風雲天人生起這樣的想法:我現在要運用神通力遊戲。當他做這樣的想法時,風雲就自然湧起。就如風雲天人一樣,像這焰電天、雷雲天、雨天、晴天、寒天、熱天等天人,也說他們各自都有如此的神通力。」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經所說,有異比丘問佛、佛問諸比丘的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


SA.23.586

五八六【經旨】本經敘說雨夜中世尊出遊,教阿難持傘蓋覆燈隨行,梵天、帝釋天及四大天王皆亦持傘蓋覆燈跟隨於諸大弟子後,世尊見後微笑,告訴阿難此事。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那時,世尊在暗夜中,天空下著小雨,雷電的光焰閃耀。佛陀告訴阿難說:「你可以拿支傘覆著燈,我們出遊去。」

阿難尊者立即遵照指示,拿支傘蓋覆著燈,跟隨在佛陀後面,走到一個地方,世尊忽然露出微笑。阿難尊者向佛陀請問說:「世尊您是不會無緣無故而笑的,不知世尊您今日是為何緣故而發出微笑呢?」

佛陀告訴阿難說:「是的!是的!如來不會無緣無故而笑,你現在拿著傘蓋覆著燈,隨我而行,我看見大梵天王也一樣地拿支傘覆著燈,跟隨在拘鄰比丘後面走;天帝釋提桓因也是拿支傘蓋覆著燈,跟隨在摩訶迦葉後面走;袟粟帝羅色吒羅天王(東方持國天王)也是拿支傘蓋覆著燈,跟隨在舍利弗後面走;毗樓勒迦天王(南方增長天王)也拿支傘蓋覆著燈,跟隨在大目揵連後面走;毘樓匐叉天王(西方廣目天王)也拿支傘蓋覆著燈,跟隨在摩訶拘絺羅後面走;毘沙門天王(北方多聞天王)也拿支傘蓋覆著燈,跟隨在摩訶劫賓那後面走。」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阿難尊者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願遵奉修行。


SA.23.587

五八七【經旨】本經敘說四種善調伏眾之光輝。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四種善好調伏的大眾。是那四種呢?就是指善好調伏的比丘、善好調伏的比丘尼、善好調伏的優婆塞、善好調伏的優婆夷,這些就叫做善好調伏的四眾。」

那時,世尊就唱說詩偈:

「如果辯才無礙又能無所畏懼,博學多聞且通達正法,

依循法的秩序修行而向涅槃之道,這就是所謂的善眾。

比丘能夠受持凈戒,比丘尼能夠多聞。

優婆塞能夠凈信,優婆夷也是如此,

這樣就叫做是善眾,他們都如日光一樣地自己照耀著光輝。

如此的話就是善好的僧人,如此的話就是僧眾中善好的人,

而這都是正法才使僧眾善好,就如日光一樣地自己照耀著光輝。」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如本篇「調伏」的經文所敘述,像這辯、柔和、無畏、多聞、通達法、說法、法次法向、隨順法行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五八七經注釋:

1、有四種善好調伏眾:增一阿含二十七品第七經與本經為相對經文,此處作「今有四人,聰明勇悍,博古明今,法法成就」。


SA.23.588

五八八【經旨】本經解說三種兒子——隨生子、勝生子、下生子。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三種兒子。是那三種呢?就是隨從父母的兒子、勝過父母的兒子、低劣於父母的兒子。怎樣叫隨從父母的兒子呢?就是說這孩子的父母能夠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做兒子的人也隨學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這樣就叫做隨從父母的兒子。怎樣叫勝過父母的兒子呢?就是說如果孩子的父母不能受持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的戒律,然而做為兒子的人卻能受持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的戒律,這樣就叫做勝過父母的兒子。怎樣叫低劣於父母的兒子呢?就是說如果孩子的父母能夠受持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的戒律,然而做為兒子的人卻不能受持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的戒律,這樣就叫做低劣於父母的兒子。」

當時,世尊就唱誦詩偈說:

「生下能隨從父母或勝過父母的兒子,這是有智慧的父母所想要的;

生個低劣的兒子就非父母所想要,因為他不能紹繼父母的志業。

人世間做為兒子的人,應當做一位優婆塞,

於佛、法、僧三寶,勤修清凈的心,

就能像雲散而月光顯耀一般,榮耀著父母與家眷。」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經「五戒」所述,像這信、戒、施、聞、慧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五八八經注釋:

1、「生隨及生上……光榮眷屬眾」:本經也出現於南傳小部經,今據大林靜舍所印黃謹良譯文,此處詩偈作「諸智者眾,望得優生,及隨生子,不望劣生,壞族姓子。有諸兒子,是優婆塞。如是兒子,是世間子,有信有戒,知父母心,無有慳吝。於諸眾中,最為榮美,如明分月,無黑雲蔽。」可互為參閱。


SA.23.589

五八九【經旨】本經敘說有四正斷。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遮斷惡法,令善法增長的四正斷法。是那四種呢?就是:一斷斷(斷除已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二律儀斷(使未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不會生起);三隨護斷(使未生的善法生起);四修斷(使已生起的善法更增長)。」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八九經注釋:

1、四正斷:又譯四正勤,即勤於遮斷惡法,令善法增長。

五九〇【經旨】本經意同前經。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祗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遮斷惡法,令善法增長的四正斷法。是那四種呢?就是:一斷斷(斷除已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二律儀斷(使未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不會生起);三隨護斷(使未生的善法生起);四修斷(使已生起的善法更增長)。」

當時世尊就唱誦詩偈說:

「斷斷及律儀斷,隨護斷與修習斷,

如此四正斷法,是諸佛所說之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3.591

五九一【經旨】本經敘說四正斷的內容。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四正斷法。是那四種呢?就是:一、斷斷,二、律儀斷,三、隨護斷,四、修斷。怎樣叫斷斷呢?就是比丘對已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使它斷除,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這樣就叫做斷斷。怎樣叫律儀斷呢?就是未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不使它生起,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這樣就叫做律儀斷。怎樣叫隨護斷呢?就是未生起的善法使它生起,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這樣就叫做隨護斷。怎樣叫修斷呢?就是對已生起的善法更加修習使圓滿,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這樣就叫做修斷。」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九一經釋:

1、生欲、方便、精勤、心攝受:「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起志欲、精進、發勤、策心而持」。

2、已起善法增益修習:「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為對已生之善法令住、不忘失、倍修習、廣修習、令圓滿。」


SA.23.592

五九二【經旨】本經經文內容與前經相同,詩偈則與第五九〇經詩偈相同。譯文略。


SA.23.593

五九三【經旨】本經詳說四正斷的內容。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四正斷法。是那四種呢?就是:一、斷斷,二、律儀斷,三、隨護斷,四、修斷。怎樣叫斷斷呢?就是比丘對已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使它斷除,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未生起的邪惡不善法使他不會生起,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未生起的善法使它生起,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已生起的善法更加修習使圓滿,生起欲願、方便、精勤、攝心受持,這樣就叫做斷斷。怎樣叫律儀斷呢?就是比丘善於攝護眼根,使它隱密、調伏、進於正向;同樣地,耳、鼻、舌,身意根等也善於攝護,使它隱密、調伏、進於正向,這樣就叫做律儀斷。怎樣叫隨護斷呢?就是比丘對於每一種真實的三昧(禪定)相狀善能守護保持,對所觀境相所謂的青瘀相、腫脹相、膿爛相、腐壞相、蟲噉食不凈相等,要修習守護,不使它退失,這樣就叫做隨護斷。怎樣叫修斷呢?就是要修習四念處等法,這樣就叫做修斷。」

當時,世尊就又唱誦詩偈說:

「斷斷及律儀斷,隨護斷與修習斷,

這四種正斷,是得正覺的佛陀所說;

比丘如能運用方法精勤修習,就可以滅盡一切的煩惱。」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經「四念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道支、四道、四法句、止觀修習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594

五九四【經旨】本經敘說修習禪法須以不放逸為根本。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人在世間有所建造設立,那一切都要依於大地;同樣地,比丘要修習禪法,一切也要依不放逸為根本,依不放逸而集,依不放逸而生,依不放逸而顯現。比丘不放逸的話,才能修習四禪定。」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3.591

五九五【經旨】本經敘說比丘不放逸,則能斷貪、瞋、痴。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的話,就如前經所說一樣,有所不同的是:「像這樣不放逸的比丘就能斷除貪慾、瞋恚、愚痴三毒的煩惱。」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經「斷貪慾、瞋恚、愚痴」的經文所述,像這調伏貪慾、瞋恚、愚痴,貪慾究竟,瞋恚、愚痴究竟,出要、遠離、涅槃等經,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596

五九六【經旨】本經廣舉三十五事為喻,詳說一切善法皆以不放逸為本。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祗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百草藥木,都要依於大地然後才能生長;同樣地,種種的善法,也都要以不放逸做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黑沉水香是眾香中最為上等;同樣地,種種的善法,也是以不放逸最為重要。

譬如堅固的香料中,赤旃檀最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都是以不放逸為根本。如此,……乃至涅槃。

譬如水裡與陸地一切花中,以優缽羅花(青蓮花、睡蓮)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都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乃至涅槃。

譬如陸地所生的花中,以摩利沙花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乃至涅槃。

比丘啊!譬如一切畜生的足跡中,象的足跡最大;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最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畜生中,以獅子為第一,是所謂的畜生之王;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屋舍堂閣,以棟樑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

譬如世界上一切果樹,只有叫閻浮果的果實最美好;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

譬如一切的俱毘陀羅樹(黑檀樹),以薩婆耶旨羅的俱毘陀羅樹最好;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山,以須彌山王最高;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的黃金,以閻浮河所產的黃金最高貴;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的衣料中,伽屍國所產的細毛布最好;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顏色中,以白色最精純;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眾鳥之中,以金翅鳥最大;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國王,以轉輪聖王最為高貴;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的天王,以四大天王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三十三天,以帝釋為最上首;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焰摩天中,以宿焰摩天王為最上首;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兜率陀天中,以兜率陀天王為最上首;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化樂天,以善化樂天王為最上首;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他化自在天,是以善他化自在天子為最上首;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梵天,以大梵天王為最上首;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閻浮提(即我們世間)的一切水流都順趨於大海,大海是最為廣大,因它能容納百川;同樣地,一切的善法都是隨順於不放逸。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雨滴都將歸於大海;同樣地,一切善法也都是順趨於不放逸的大海。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薩羅(即婆羅樹)以阿耨大薩羅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第一。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閻浮提的一切河流,以四大河為第一,就是所謂的恆河、新頭河、搏叉河、司陀河(以上為印度四大河);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第一。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眾星的光明,以月亮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第一。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身體高大的眾生中,以羅睺阿修羅最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所有享受色、聲、香、味、觸五欲的人,頂生王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欲界的一切神通力量,以天魔波旬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的眾生,無足、兩足、四足、多足,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想、非無想等,以如來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所有的一切法,有為法或無為法,以出離貪慾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的法眾(習法的大眾),以如來的法眾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譬如所有一切諸界的苦行,以梵行聖界為第一;同樣地,一切的善法,是以不放逸為根本。余如前經所說,……乃至涅槃。」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九六經注釋:

1、「如上說,……乃至涅槃」:依南傳「相應阿含」第五正勤相應之第一為「恆河廣說」,第二即「不放逸品」。「恆河廣說」之內容最後即說「比丘如是對四正勤修習,對四正勤多修習,則趣向涅槃、傾向涅槃、臨入於涅槃。」這些句子在北傳有關經文(第五八九經至五九三經)中皆無。南傳的「不放逸品」因經文雷同於前面的「恆河廣說」,所以經文省略,只附攝頌「如來與足跡,屋頂與根核,夏生花王月,日衣等十句。」並附記說:「依正勤之可廣說不放逸品。」北傳廣舉三十五事以詳說「不放逸」,比南傳多了二十五事之多。由南傳的經文敘述,可知北傳本經省略諸處應作「如是對不放逸修習,對不放逸多修習,則趣向涅槃、傾向涅槃、臨入於涅槃。」

2、摩利沙:又作「末利迦」,「素馨」之一種,花黃金色,用以作高貴花鬘,故又名鬘花。

3、一切閻浮果:指閻浮洲上一切果實,即此世界上所有果實。

4、閻浮:此為果實之名。

5、閻浮提金:又作閻浮檀金,為閻浮河所產之金。色赤黃而帶有紫焰氣,為金中最為高貴者。

6、伽屍:國名,在中印度,為十六大國之一,薩羅之北鄰。

7、金翅鳥:又作「迦樓羅」,為八部眾之一,翅金色,雙翅廣三百六十萬里,住須彌山下,常捕龍為食。

8、四大河:印度的四大河:一恆河,又作殑伽河。二新頭河,又作信度河、辛頭河。三搏叉河,又作縛芻河。四司陀河,又作徙多河。

9、羅睺阿修羅:古時不知日蝕月蝕之因。以為有「大身者」遮住日、月,而此「大身者」為羅睺阿修羅王。

10、頂生王:據本生經記載:往昔有王,名布殺陀王,王頂上忽生皰,自皰生一子。後長大為金輪王,稱頂生王。頂生金輪王既征服四天下,遂上忉利天欲害帝釋而己代之,不成還下地,困病而死。頂生王者,今之釋迦佛是也。可知頂生王也是佛陀前生之一。


SA.23.591

五九七【經旨】本經敘說依三昧或正受之善與非善而有種種之「四種禪」。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善巧而非於正受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善巧,而非於三昧善巧;有一種禪為於三昧善巧,也於正受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善巧,也非於正受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有一種禪為於住三昧善巧,而非於住正受善巧;有一種禪為於住正受善巧,而非於住三昧善巧;有一種禪為於住三昧善巧,也於住正受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住三昧善巧,也非於住正受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起(出離)善巧,而非於正受起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起善巧,而非於三昧起善巧;有一種禪為於三昧起善巧,也於正受起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起善巧,也非於正受起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時善巧,而非於正受時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時善巧,而非於三昧時善巧;有一種禪為於三昧時善巧,也於正受時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時善巧,也非於正受時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處善巧,而非於正受處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處善巧,而非於三昧處善巧;有一種禪為於三昧處善巧,也於正受處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處善巧,也非於正受處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又有一種禪為於三昧迎善巧,而非於正受迎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迎善巧,而非於三昧迎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迎善巧,也於正受迎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迎善巧,也非於正受迎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為於三昧念善巧,而非於正受念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念善巧,而非於三昧念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念善巧,也於正受念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念善巧,也非於正受念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念或不念善巧,而非於正受念或不念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念或不念善巧,而非於三昧念或不念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念或不念善巧,也於正受念或不念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念或不念善巧,也非於正受念或不念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來善巧,而非於正受來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來善巧,而非於三昧來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來善巧,也於正受來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來善巧,也非於正受來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惡善巧,而非於正受惡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惡善巧,而非於三昧惡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惡善巧,也於正受惡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惡善巧,也非於正受惡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方便善巧,而非於正受方便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方便善巧,而非於三昧方便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方便善巧,也於正受方便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方便善巧,也非於正受方便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禪為於三昧止善巧,而非於正受止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止善巧,而非於三昧止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止善巧,也於正受止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止善巧,也非於正受止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為於三昧舉善巧,而非於正受舉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舉善巧,而非於三昧舉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舉善巧,也於正受舉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舉善巧,也非於正受舉善巧。

其次,又有四種禪有一種為於三昧舍善巧,而非於正受舍善巧;有一種禪為於正受舍善巧,而非於三昧舍善巧;有一種禪為既於三昧舍善巧,也於正受舍善巧;有一種禪為既非於三昧舍善巧,也非於正受舍善巧。」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九七經注釋:

1、「有四種禪——有禪三昧善,非正受善;有禪正受善,非三昧善;有禪三昧善,亦正受善;有禪非三昧善,非正受善」:三昧與正受,統而言之皆謂之禪定,若細而分之,則三昧系修行者之心定於一處而不散亂之狀態;正受則行者禪定時,身心經由定的勢力所領受的平等安和之相。南傳相對經文英譯本此處作

there are these four,brethren,who practice the jhanas what four?

herein,brethren,a certain one who practices meditation is skilled in concentration,but is not stilled in the attainment thereof.

again,brethren one who practices meditation is skilled in the attainments of concentration,but is not skilled in concentration(itself)。

again,brethren,a certain one who practices meditation is neither concentration nor skilled in the attainment sthereof.

again,brethren,a certain who practices meditation is both skilled in concentration and skilled in the fruits thereof.

(大意是:比丘們!有四種習禪的人。是那四種人呢?比丘們!此中有一種習禪的人,他熟練於三昧,但是他卻不熟練於正受。其次,比丘們!有一種習禪的人,他熟練於正受,但是卻不熟練於三昧。其次,比丘們!有一種習禪的人,他是既不熟練於三昧,也不熟練於正受。其次,比丘們,有一種習禪的人,他是既熟練於三昧,也熟練於正受。)南北經文對照,可見北傳經文中之「善」字,即英文之skilled,是作「善巧、善長」之意。但經中所說三昧或正受之住、起、時、處、迎、念、念不念、來、惡、方便、止、舉、舍等法,用詞簡略,詳細內容仍待考究。「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作止住、出起、安樂、所緣、行境、引發、恭敬(作)、常作、隨應等法,與北傳出入甚大。(參閱漢譯南傳大藏經相應部(三)第十三禪定相應)。


SA.23.598

五九八【經旨】本經敘說阿羅漢之三明。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阿羅漢所證得的三種神通智慧。是那三種呢?就是無學宿命智證通、無學生死智證通、無學漏盡智證通。」

當時,世尊即唱誦詩偈說:

「觀察而知一切宿命之事,能看見人天或惡趣的生死,

生死的一切煩惱都已滅盡,這些就是阿羅漢的智慧。

他的心已解脫了一切的貪愛,

對宿命、生死、漏盡等三處的真義都已通達明白,所以稱為三種智慧。」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九八經注釋:

1、無學:阿羅漢之別稱。證阿羅漢果之聖者,梵行已立,所作已作,對不受後有之法已無須再學,故叫無學。

2、三明:在佛曰三達,在羅漢曰三明。智之知法顯了,故名為明、又曰智證明。有:一、宿命明(宿命智證明)二、天眼明(生死智證明)三、漏盡明(漏盡智證明)。三明是六通中宿命、天眼、漏盡三通。

3、牟尼:譯曰寂,又作寂默、寂靜。是佛及阿羅漢之通稱,此指阿羅漢而言。


SA.23.599

五九九【經旨】本經詳細說明阿羅漢所證得三明之內容。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阿羅漢所證得的三種神通智慧。是那三種呢?就是所謂的無學宿命智證通、無學生死智證通、無學漏盡智證通。

怎樣叫無學宿命智證通呢?就是說聖弟子能夠知道種種過去世的事情,從一生至百千萬億生,乃至劫數的由成而壞階段,我及眾生的過去世所經歷的如是之名、如是之生、如是之姓、如是之食、如是受苦樂、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所受的範圍界限,我和眾生在這裡死了,受生到別處,在別處死了,又在這兒受生,有如此之行、如此之因、如此信受等,種種過去世的事情,都能清楚地知道,這樣就叫做宿命智證的神通智慧。

怎樣叫生死智證的神通智慧呢?就是說聖弟子的天眼明凈勝過凡人之眼,他可看到一切眾生的死時與生時,是好的形色或不好的形色,是尊貴的形色或卑賤的形色,是向於惡道,或隨業而受生等事,他都能如實知道;也知道如此的眾生成就身的惡行、成就口的惡行、成就意的惡行,毀謗聖人,因為邪見受邪法的緣故,身死命終之後,墮生於惡道地獄中;而此眾生由於身的善行、口的善行、意的善行,不毀謗聖人,成就了正見,所以身死命終之後,受生於善道天人之中,這樣就叫做生死智證的神通智慧。

怎樣叫漏盡智證的神通智慧呢?就是說聖弟子能夠如實知道這苦諦,也能夠如實知道這苦的集起、苦的息滅、苦息滅的方法;有如是的認知、如是的見識後,就能得到欲界有漏心的解脫、色界或無色界的有漏心解脫、三界無明的有漏心解脫,解脫知見:我再生的因素已滅盡,清凈的梵行已建立,所應做的事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後身,不再流轉於生死輪迴中了,這樣就叫做漏盡智證的神通智慧。」

這時,世尊就唱誦詩偈說:

「觀察而知過去世的事,也能看到是生於天道或惡道,

滅盡了生死的一切煩惱,這就是阿羅漢的智慧。

知道心靈已解脫了一切的貪愛,

對宿命、生死、漏盡等三處的真義都已通達明白,所以稱為三種智慧。」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3.600

六〇〇【經旨】本經敘說佛陀告訴婆羅門阿羅漢的三種神通智慧。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有一位婆羅門來到佛陀住處,和世尊見面,彼此相慰勞,相慰勞後,退坐一邊,他這樣地說:「這就是婆羅門的三種智慧,這就是婆羅門的三種智慧。」

當時,世尊就問婆羅門說:「什麼叫做婆羅門的三種智慧呢?」

婆羅門告訴佛陀說:「瞿曇啊!就是(一)婆羅門的父母具有好相,沒有瑕疵垢穢;父母七世相承,沒有一切的譏諷批評;世世相承,常為師長,具足言辯的才能。(二)能誦讀一切經典,且對物類的名字,萬物品類的差別,字類的分合,歷世的始末,這五種記說,都能通曉明白。(三)容貌端正。瞿曇啊!這樣就叫做婆羅門的三種智慧。」

佛陀告訴婆羅門說:「我是不以名字的言說做為三種智慧,賢聖法門所說的是真實的三種智慧,是賢聖的知見,賢聖的正法、戒律所說真實的三種智慧。」

婆羅門問佛陀說:「瞿曇啊!什麼是賢聖的知見,賢聖的正法,戒律所說的三種智慧呢?」

佛陀告訴婆羅門說:「有三種無學(阿羅漢)的神通智慧。是那三種呢?就是無學宿命智證的神通智慧、無學生死智證的神通智慧、無學漏盡智證的神通智慧,余如前經一樣地廣為解說。」

這時,世尊就唱誦詩偈說:

「一切法都是無常的,能持戒修習寂靜的禪定,

就能知道一切的過去世,看見是已生於天道或惡道中,

也能斷盡生死煩惱,這就是阿羅漢的神通。

他詳知心靈已解脫了一切的貪、瞋、痴。

我說這三種真實的神通智慧,不是一般言語所說的。

婆羅門啊!這就是賢聖的正法、戒律所說的三種智慧。」

婆羅門回答佛陀說:「瞿曇啊!這確實是真正的三種智慧。」

當時,婆羅門聽聞佛陀的說法,內心歡喜不已,就從座席起來離去。


SA.23.601

六〇一【經旨】本經敘說佛陀告訴婆羅門,所謂信乃是信增上戒、施、聞、舍、慧。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有一位婆羅門來到佛陀住處,和世尊見面,彼此互相慰勞,相慰勞後,退坐一邊,他告訴佛陀說:「瞿曇啊!我的名字就叫做信。」

佛陀告訴婆羅門說:「所謂信的意義,是信於增上的戒律、布施、多聞、舍離、智慧,這樣才叫做信,不是光把名字叫做信。」

當時,婆羅門聽聞佛陀的說法,內心歡喜不已,就從座席起來離去。


SA.23.602

 六〇二【經旨】本經敘說佛陀告訴婆羅門,所謂增益,乃是指增益信、戒、聞、舍、慧。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祗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有一位婆羅門來到佛陀的住處,彼此見面,互相慰勞,相慰勞後,退坐一邊,他告訴佛陀說:「瞿曇啊!我的名字就叫做增益。」

佛陀告訴婆羅門說:「所謂增益的意義,是要增益凈信,以及增益戒律、多聞、舍離、智慧,這樣才叫增益,不是光把名字叫做增益。」

當時,婆羅門聽聞佛陀的說法,內心歡喜不已,就從座席起來離去。


SA.23.603

六〇三【經旨】本經敘說佛陀告訴婆羅門,所謂等起,乃是指生起信、戒、聞、舍、慧。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有一位婆羅門來到佛陀住處,彼此互相問訊道安,問訊後,退坐一邊,他告訴佛陀說:「世尊啊!我的名字就叫做等起。」

佛陀告訴婆羅門說:「所謂等起的意義,是說要生起凈信,以及生起戒律、多聞、舍離、智慧,這樣才叫做等起,不是光把名字叫做等起。」

當時,婆羅門聽聞佛陀的說法,內心歡喜不已,就從座席起來離去。


SA.23.604

六〇四【經旨】本經敘說無為法,及無為道跡的內涵。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我將為你們講說無為法及無為道跡(通達無為法的途徑)的內涵。你們要仔細地聽!好好地去思考!什麼是無為法呢?就是永遠滅盡貪慾,永遠滅盡瞋恚、愚痴,永遠地滅盡一切的煩惱,這樣就是無為法。什麼是通達無為法的途徑呢?就是所謂的八聖道法——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這些就是通達無為法的途徑。」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無為法」的經文所述,像這難見、不動、不屈、不死、無漏、覆蔭、洲渚、濟渡、依止、擁護、不流轉、離熾焰、離燒然、流通、清涼、微妙、安隱、無病、無所有、涅槃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05

六〇五【經旨】本經敘說具足正見,正無間等之聖弟子,其所斷苦多如大湖水,而所余之苦則少如毛端之水滴。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有一湖水池,寬長有五十由旬,深度也是如此。如果有一個人用一根毛端來沾起那湖水,怎樣泥?比丘啊!是那湖水較多呢?還是那個人所拿毛端的一滴水較多呢?」

比丘回答佛陀說:「世尊啊!那個人所拿毛端的水滴極為稀少,而湖水無量,比它多千萬億倍,不能相比。」

佛陀告訴比丘說:「能圓滿地觀見真諦,具足正見的世尊弟子,就能見到真諦之果,正確地得到證悟。他在那個時候,已經斷除、已經知道,斷滅了苦蘊的根本,就如砍斷多羅樹頭一樣,將不會再生起;而所斷除的一切苦惱多得無量,就如大湖水,所殘餘的苦惱就只如毛端的水滴那麼少。」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毛端渧水」的經文所述,像這草籌之端渧水的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又如「湖池水」的敘述,像這薩羅多吒伽、恆水、耶扶那、薩羅、伊羅跋提、摩醯、大海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00

六〇六【經旨】本經敘說於內六入處能觀察安忍,或信行、或法行皆可得須陀洹果,乃至不起諸漏,離欲解脫,得阿羅漢。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內六入處(即六根)。是那六入處呢?就是眼內入處,以及耳、耳、鼻、舌、身、意等內入處。對於這六法能觀察安忍,就叫做信行(信他人教導而行),可超升而遠離三界的生死,出離凡夫地,若未得須陀洹果(預流果),乃至未命終,就一定會得到須陀洹果。如果對這六法能更增進觀察安忍,就叫做法行(依聖法而行),可超升而遠離三界的生死,出離凡夫地,若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就一定會得到須陀洹果。如果對這六法能夠如實地以正智去做觀察,那麼對三種結惑就能滅盡、也能知道,這三種結惑就是所謂的身見結(執持有一實體之我)、戒取結(取非理之禁戒)、疑結(懷疑不信正法),能這樣就叫做須陀洹。他決定不會再墮入惡道中,一定可以趨向於正覺,在天上或人間最多往返受生七次,就能徹底地脫離生死苦海了。如果對這六法能夠以正智觀察,不生起一切煩惱,遠離貪慾而得解脫的話,就叫做阿羅漢。他已滅盡了一切的煩惱,所應做的事已做好,脫離了一切的重擔,得到了自己的利樂,盡除所有的結縛,有正智而心靈得到完善的解脫。」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內六入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外六入處、六識身、六觸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六愛身、六界身、五陰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六〇六經注釋:

1、忍:忍耐也。忍耐違逆之境而不起瞋心也。又安忍也,安住於道理而不動心也。


SA.23.607

六〇七【經旨】本經敘說譬如種子須得土、水才能生長;同樣地,緣起之流轉與還滅,也必各具因緣。

我聽到這樣的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五種能生長的種子。是那五種呢?就是根種子、莖種子、節種子、枝種子、果實種子。這五種種子不折斷、不破損、不腐壞、不傷害、堅硬不穿,新得土地,可是卻得不到水,那些種子還是無法生長高大;如果有水灌溉,卻沒有土壤,那些種子一樣無法生長高大;一定要得到土壤與水,那些種子才能生長得高大。同樣地,這業也需要有煩惱、貪愛、邪見、驕慢、無明,才會生起各種業行;如果有業而卻無煩惱、貪愛、邪見、無明的話,業行就會息滅。」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行」的經文所述,像這識、名色、六入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08

 六〇八【經旨】本經敘說佛陀以如實知世間及世間集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我對於世間以及世間的集起不能夠如實知道的話,我終究不能於諸天、魔王、梵天、沙門、婆羅門及一切世間中,成為解脫、超出、出離,遠離顛倒之想的人,也不能叫做是得到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因為我對於世間以及世間的集起能夠如實知道,所以我於諸天、世人、魔王、梵天、沙門、婆羅門及其餘眾生當中,能成為解脫、超出、出離的人,內心圓滿地遠離顛倒之想,得以成就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世間、世間集」的經文所述,像這世間集、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世間味、世間患、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道跡,世間集、世間滅、世間集道跡、世間滅道跡,世間集、世間滅、世間味、世間患、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世間集道跡、世間滅道跡、世間味、世間患、世間出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六〇八經注釋:

1、如世間、世間集:「如」下原有「是」字,今據「阿含經論會編」予以刪除。

2、如是:原作「世間滅」。今據「雜阿含經論會編」改定。

3、亦如是說:此四字原缺。今據「雜阿含經論會編」補上。


SA.23.609

六〇九【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三愛,當求大師。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三種貪愛。是那三種呢?就是欲界的貪愛、色界的貪愛、無色界的貪愛。為了斷滅這三種貪愛的緣故,應當去訪求大師。」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求大師」的經文所述,像這次師、教師、廣導師、度師、廣度師、說師、廣說師、隨說師、阿闍梨、同伴、真知識之善友、哀愍、慈悲、欲義、欲安、欲樂、欲觸、欲通、欲者、精通者、方便者、出者、堅固者、勇猛者、堪能者、攝者、常者、學者、不放逸者、修者,思惟者、憶念者、覺想者、思量者、梵行者、神力者、智者、識者、慧者、分別者、念處、正勤、根、力、覺、道、止觀、念身、正思惟求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六〇九經注釋:

1、真知識之善友:「雜阿含經論會編」作「真知識、善友」。

2、常者、學者:「雜阿含經論會編」作「常學者」。


SA.23.600

六一〇【經旨】本經敘說為斷三有漏,當求大師。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祗樹給孤獨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有三種煩惱。是那三種呢?就是欲界的煩惱、色界與無色界的煩惱、三界無明的煩惱。為了斷滅這三種煩惱的緣故,應當去訪求大師。」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求大師」的經文所述,像這……乃至求正思惟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11

六一一【經旨】本經敘說若能正智觀察內六入處,則於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不憶念,可於其中間盡諸有漏。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羅睺羅尊者來到佛陀住處,向佛陀頂禮後,退坐一邊,他向佛陀問說:「世尊啊!要怎樣認知、怎樣觀察,才能對我這有意識的身體,以及外在境界的一切事務,不會去憶念它,而就在這二者之間滅盡一切的煩惱呢?」

佛陀告訴羅睺羅說:「有內六入處(即六根)。是那六種呢?就是眼入處,以及耳、鼻、舌、身、意入處。對於這些法,能以正智觀察,就能滅盡一切的煩惱,有正智而心靈得到完善的解脫,這樣就叫做阿羅漢。他已滅盡了一切的煩惱,所應做的事都已做好,已舍離了重擔,獲得自己的利樂,盡除一切的結縛,有正智而心靈得到了完善的解脫。」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內六入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外六入處,乃至五陰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12

六一二【經旨】本經敘說若能斷除六根貪慾,則於未來世成不生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斷除眼根的欲貪,欲貪斷除的話,這就叫做已斷除了眼根,已經了知斷除它的根本,就如砍斷多羅樹頭一樣,在未來世不再受生死身。就如對眼根的敘述,像這耳、鼻、舌、身、意等根,也是同樣的說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內六入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外六入處,乃至五陰的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11

六一三【經旨】本經敘說若比丘眼等六根生、住、顯現,則苦、病、老死顯現﹔反之則苦、病、老死沒。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的眼根生起、留住、成就顯現,那麼痛苦就會跟著生起、疾病就會留住,老死就會顯現;同樣地……乃至意根,也是如此的說法。如果眼根寂滅、息止、不再生起,那麼痛苦就會跟著寂滅,疾病就會息止,老死也不再生起;……乃至意根,也是如此的說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內六入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外六入處,乃至五陰的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14

六一四【經旨】本經敘說若於六入處味著,則生上煩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如果比丘對於眼根愛樂貪著,就會生起各種煩惱;生起各種煩惱的話,那麼內心就會有種種的染污,而不能遠離貪慾,那些障礙也無法斷除;……乃至對於意入處(意根),也是這樣的說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內六入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外六入處,乃至五陰的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六一四經文注釋:

1、上煩惱:有二義,一指十大惑之根本煩惱強盛者(十大惑即十使——貪、瞋、痴、慢、疑、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二指現起之煩惱。


SA.23.615

六一五【經旨】本經敘說一切善法皆依內六入處而得建立。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譬如世間的一切造作,都要依於大地才得以建立;同樣地,一切的善法,也都要依於內六入處才得以建立。」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內六入處」的經文所述,像這外六入處、乃至五陰的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23.616

六一六【經旨】本經敘說所有一切眾生中,如來最為第一。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所有的眾生,不管是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亦非無想,對於這一切,如來最為第一,……乃至聖戒,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六一六經注釋:

1、色、無色:色,即有色,指欲界、色界眾生;「無色」指無色界眾生。

2、想、無想、非想非非想:「無想」指滅盡定者及無想天有情,其它眾生則屬「有想」;非想非非想,為無色界第四天,三界中最高天之有情。


SA.23.617

六一七【經旨】本經敘說一切法以離貪慾法最為第一。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所有世間眾生的造作,那一切都要依於大地才得以建立;同樣地,一切的法——有為法或無為法,也是以遠離貪慾法最為第一。就像這樣地加以廣說,……乃至聖戒也是同樣的說法。」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23.618

六一八【經旨】本經敘說世間一切諸眾,以如來聲聞眾最為第一。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

那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所有世間的眾生,他的一切都要依於大地才得以建立;同樣地,一切的大眾中,如來的聲聞弟子最為第一。就像這樣地廣為解說,……乃至聖戒。」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二十三卷終。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8.06.09-2018.06.09-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