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現代漢語】19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雜阿含經卷第十九  (SA.19)

SA.19.503-535


SA.19.503

五〇三【經旨】本經敘說帝釋天告訴目揵連其以調伏慳垢,而得勝妙果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那時,大目揵連尊者住在耆闍崛山中。

當時,帝釋天主釋提桓因正居住在他那勝妙華麗的宮殿里,到了夜晚時分,他來到大目揵連尊者住處,向尊者頂禮後,退坐一邊。這時,釋提桓因的光明普照於耆闍崛山中,山的四周都很光明。那時,釋提桓因坐下來後,就唱頌詩偈說:

「能降伏慳貪垢穢的心,有盛德而能隨時布施予人,

這叫做布施中最賢善的事,來世必能見到殊勝的妙果。」

當時,大目揵連就問帝釋說:「憍屍迦(天帝釋過去世為人時之族姓)啊!為什麼降伏了慳貪垢穢的心,必可見到殊勝的妙果,而使你說:『能降伏慳貪垢穢的心,有盛德而能隨時布施予人,這叫做布施中最賢善的事,來世必能見到殊勝的妙果。』呢?」

這時,天帝釋回答說:「大目揵連尊者啊!因為那些尊貴的婆羅門大姓、尊貴的剎帝利大姓、尊貴的長者大姓、尊貴的四王天、尊貴的三十三天,都會向此人稽首禮敬的緣故。大目揵連尊者啊!我就是被尊貴的婆羅門大姓、尊貴的剎帝利大姓、尊貴的長者大姓、尊貴的四王天、尊貴的三十三天所恭敬作禮,我親見這樣的殊勝果報,所以才說出這首詩偈。

其次,大目揵連尊者啊!甚至是太陽所運行,遍照於諸方,至於千個世界,有一千個月亮、一千個太陽、一千個須彌山、一千個弗婆提舍(東勝身洲)、一千個郁多羅提舍(北俱盧洲)、一千個瞿陀尼迦(西牛賀洲)、一千個閻浮提(南贍部洲)、一千個四天王天(欲界第一屬天)、一千個三十三天(欲界第二屬天)、一千個炎摩天(欲界第三屬天)、一千個兜率陀天(欲界第四屬天)、一千個化樂天(欲界第五屬天)、一千個他化自在天(欲界第六屬天)、一千個大梵天(色界初禪天),名叫小千世界。在這小千世界中,沒有一座宮殿可以和毘闍延宮殿(譯為最勝殿,是天帝釋的宮殿)相比的,毘闍延宮殿有一〇一棟樓觀,每棟樓觀有七層。每層有七房,每房有七位天后,每位天后各有七名侍女。大目揵連尊者啊!在小千世界中沒有宮殿像毘闍延這樣端麗莊嚴的,我自己看見是因降伏了慳貪的緣故,而得有這樣勝妙的果報,所以我才說出這首詩偈來。」

大目揵連告訴帝釋說:「真好啊!真妙!憍屍迦啊!你能看見如此勝妙果報,而說出這樣的詩偈來。」

當時,天帝釋聽聞大目揵連尊者的說法,歡喜不已,忽然間便隱身不見了。

  第五〇三經注釋:

1、釋提桓因:即天帝釋,是忉利天(三十三天)之主。

2、憍屍迦:天帝釋過去世為人時,為憍屍迦族姓,故名。

3、小千世界:以須彌山為中心,四周圍繞東、西、南、北四湖,七山八海交互拱繞,更有鐵圍山做外廓,日月於其中運行照耀,此稱為一小世界。一千個小世界,名小千世界。


SA.19.504

五〇四【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以神通力至忉利天宮,見天帝釋生活放逸,自稱嘆其新築之堂觀,目揵連即以神通力令其樓閣震動,使其心生厭離。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那時,大目揵連尊者住在耆闍崛山中。

當時,大目揵連尊者獨自在一僻靜處禪思,他這樣想著:以前釋提桓因在界隔山的石窟中,向世尊請問愛盡解脫的道理,世尊為他說法,他聽後很歡喜,好像想更有所問的樣子,我現在當前往請問他的喜意。做這樣的想法後,就如大力士伸屈手臂那樣短暫的時間裡,在耆闍崛山中隱沒,去到了三十三天(忉利天),就停在離一座分陀利(白蓮花)池不遠之處。

那時,天帝釋正與五百位婇女在浴池這裡遊戲,並有諸天女隨侍,她們的音聲都很美妙。這時,天帝釋遙見大目揵連尊者來到。便告訴諸天女說:「不要再唱歌了!不要再唱歌!」諸天女便隨即默然不再發聲。天帝釋就去到大目揵連尊者處,向尊者頂禮後,退坐一邊。

大目揵連尊者問天帝釋說:「你以前在界隔山中向世尊請問愛盡解脫的道理,聽後很歡喜,你的意見怎樣呢?是因為聽聞說法而感到歡喜呢?還是因為想更有所問,所以才感到歡喜呢?」

天帝釋告訴大目揵連說:「我這三十三天(忉利天)里,大多貪著於放逸之樂,有時會回憶起以前的事情,有時卻也記憶不得了。世尊現今就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尊者您若想知

道我以前在界隔山中所請問的事情,現在您即可前往詢問世尊,依照世尊的說法,您就應當去受持。然而我這天宮中有美好的堂觀,剛落成不久,您可進去觀看。」

這時,大目揵連尊者靜默地接受邀請,就與天帝釋一起進入堂觀里。那些天女們遙見帝釋來了,齊奏起天樂,有的唱歌,有的跳舞。天女們佩戴在身上的瓔珞等莊嚴寶飾,都發出美妙的音聲,合於五音之樂,就如善於演奏者的聲音一樣。然而當這些天女們見到大目揵連尊者後,都自感慚愧,進入室內隱藏起來。

這時,天帝釋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您看這堂觀地好而平正,牆壁、柱子、橫樑、重閣、窗戶、羅網、簾障等,全部都很莊嚴美好。」

大目揵連尊者告訴帝釋說:「憍屍迦啊!這都是你以前所修善法的福德因緣,才成就如此美妙的果報。」

就像這樣,帝釋三次自我稱嘆,並請問大目揵連尊者,而大目揵連尊者也再三地如此回答。

當時,大目揵連尊者這樣地想著:現在這帝釋自己極為放逸,貪著天神所住的天界,讚歎這裡的堂觀,我應當使他生起厭離之心。於是他就入於三昧(禪定)里,運用神通力,用一腳趾撇動天帝釋的堂觀,使所有堂觀都震動起來。這時,大目揵連尊者隨時即隱沒不見了。

所有的天女們見此堂觀震動搖蕩,仆倒驚嚇,東西奔逃,稟告帝釋說:「這位是憍屍迦您的大師,所以才具有如此的大功德力吧?」

當時,天帝釋告訴天女們說:「這位並非我的大師,而是大師的弟子大目揵連,他梵行清凈,是一位具大德大力的人。」

眾天女們說:「真是奇異!憍屍迦啊!你竟然有如此梵行清凈,具有大德大力的同學,那麼大師(指世尊)的德力,當又如何呢?」(意謂一定是更不可思議了!)


SA.19.505

五〇五【經旨】本經敘說佛陀至三十三天為母及諸天眾說法,四眾弟子久不見世尊,特請大目揵連尊者往請世尊還閻浮提說法。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三十三天(忉利天)的驄虛軟石上,就在距波梨耶多羅與拘毘陀羅香樹不遠的地方結夏安居,並為母親及三十三天眾說法。那時,大目揵連尊者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結夏安居。

當時,佛陀的四眾弟子們去到大目揵連尊者住處,向尊者頂禮後,退坐一邊,向大目揵連尊者問說:「您知道世尊結夏安居的地方嗎?」

大目揵連尊者答說:「我聽到世尊在三十三天的驄色虛軟石上,就在距波梨耶多羅與拘毘陀羅香樹不遠的地方結夏安居,正為母親及三十三天眾說法。」

這時,所有的四眾弟子聽聞大目揵連尊者的話語,內心歡喜不已,便各從座席起來,向尊者行禮後,就離去了。

那時,所有的四眾弟子在經過三個月的結夏安居後,又去到大目揵連尊者的住處,向尊者頂禮後,退坐一邊。這時,大目揵連尊者就為這些四眾們講說種種的佛法,給予示教照喜(講經說法之意),示教照喜後,便緘默不語。

這時,所有四眾們便從座席起來,向尊者稽首作禮,稟告大目揵連尊者說:「大目揵連尊者啊!您應當知道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世尊了,大眾們都非常的渴望,想看世尊。大目揵連尊者啊!如果您不怕煩勞的話,願您能為我們去到三十三天,為我們問訊世尊:『是否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常感安樂呢?』又為稟告世尊說:『閻浮提的四眾弟子們很希望來見世尊,然而他們卻無神通力升到三十三天來禮敬世尊您。三十三天眾他們自有神通力來到人間,所以希望世尊您能回到閻浮提,這也是因為哀愍四眾弟子的緣故。』」當時,大目揵連尊者靜默地應允了。

這時,所有四眾弟子知道大目揵連尊者已經靜默地答應了,便各從座席起來,向尊者行禮後,就離去了。

那時,大目揵連尊者知道四眾已離去後,即進入三昧(禪定)之中,並依其所入禪定,就如大力士屈伸手臂這樣短暫的時間,便從舍衛國里隱沒,去到三十三天的驄色虛軟石上,距波梨耶多羅與拘毘陀羅香樹不遠的地方而顯現。當時,世尊正被三十三天眾及他們無量數的眷屬們圍繞著而說法。

那時,大目揵連尊者遙見世尊,內心非常歡喜,這樣地想著:今天世尊為圍繞著他的諸天大眾說法,那情景就和在閻浮提為群眾說法的大會沒有差別。

這時,世尊已經知道大目揵連尊者心中的想法,於是就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大目揵連啊!這三十三天眾並不是他們自力來會集的,而是當我想要為諸天說法時,他們就會來此聚集;想要使他們離去時,他們便立即回去。他們是隨我心念而來,隨我心念而去的。」

當時,大目揵連尊者便向佛陀頂禮,然後退坐一邊,請問佛陀說:「種種的諸天大眾來此雲集,在那些天眾之中,有曾經跟從佛世尊聽聞說法,獲得了堅定不移的凈信,於身壞命終之後,來生於此天界的嗎?」

佛陀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是的!是的!雲集在這兒的種種諸天當中,是有從宿世的生命中曾聽聞佛法,獲得對佛功德堅定不移的凈信,對法、僧堅定不移的凈信,也成就了神聖的戒律,而於身壞命終之後,來生此天界的。」

這時,天帝釋看見世尊與大目揵連尊者在嘆說諸天眾,等說完話後,他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是的!是的!大目揵連尊者啊!來此聚會的種種天眾中,他們都是在宿世的生命中曾經聽聞過正法,獲得了對佛功德堅定不移的凈信,對法、僧堅定不移的凈信,也成就了神聖的戒律,所以身壞命終之後,來生於此天界的。」

當時,有一位比丘看見世尊和大目揵連尊者及天帝釋在談話,等他們彼此好好地述說完後,他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是的!是的!大目揵連尊者啊!來此聚會的種種諸天眾當中,全都是在宿世的生命中曾聞過正法,獲得了對佛功德堅定不移的凈信,對法、僧堅定不移的凈信,也成就了神聖的戒律,所以身壞命終之後,而來生於此天界的。」

這時,有一位天子從坐席起來,整理衣服,偏袒右肩,恭敬合掌稟告佛陀說:「世尊啊!我也是成就了對佛功德堅定不移的凈信,所以來生於此天界的。」

又一位天子說:「我是獲得對正法堅定不移的凈信,(而來生此天界的。)」

又有說是獲得對僧寶堅定不移的凈信,也有說是已成就神聖的戒律,所以才來生於此天界的。像這樣有無量千數的諸天眾,在世尊之前各自記說已得到須陀洹(初果)之法,然後即在佛前全都隱沒不見了。

這時,大目揵連尊者知道諸天眾都離去了,不久即從座席起來,整理好衣服,偏袒著右肩,稟告佛陀說:「世尊啊!我代表閻浮提的四眾弟子向世尊您頂禮,並問訊世尊:『是否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常感安樂呢?』四眾弟子都很想念,希望能見到世尊您。又稟告世尊說:『我們在人世間沒有神通力可升到三十三天來禮覲世尊,然而那些天人們都有大功德力,能下來到閻浮提,所以希望世尊您能回到閻浮提,也是因哀愍四眾弟子的緣故。』」

佛陀告訴目揵連說:「你可回到那兒,告訴閻浮提的人們說:『此後七天,世尊當會從三十三天回到閻浮提的僧迦舍城,就在外門之外的優曇缽樹下。』」

大目揵連尊者接受世尊的教導,即入於三昧之中,譬如大力士屈伸手臂的短暫時間裡,就從三十三天隱沒,還至閻浮提,告訴所有四眾說:「各位當知:世尊在此後七天,將從三十三天回到閻浮提的僧迦舍城,就在外門之外的優曇缽樹下。」

如期約定的第七天,世尊果從三十三天回到閻浮提僧迦舍城優曇缽樹下。天、龍、鬼神,乃至大梵天王,也都跟隨下來,就在此時,稱此聚會叫「天下處」。

  第五〇五經注釋:

1、驄色虛軟石:在須彌山頂上之巨石。驄,本指青毛白毛相雜之馬。

2、波梨耶多羅:忉利天第一樹之名,又譯晝度、圓生等。長阿含卷二十忉利天品:「園中有樹,名晝度,周圍七由旬,高百由旬,枝葉四布五十由旬。」

3、拘毘陀羅:又譯地破,為黑檀之一種。

4、夏安居:又名坐夏,或坐臘,即在夏季的三個月中,僧徒不得隨便外出,以便致力於坐禪和修習佛法。

5、為母:指世尊為其生母。釋尊之母,即摩耶夫人。生下世尊后,七日而沒,生於忉利天中。

6、四眾:有出家四眾及僧俗四眾之別。出家四眾,即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僧俗四家,即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此處四眾應指僧俗四眾而言。


SA.19.506

〇六【經旨】本經敘說有四十天子來詣大目揵連尊者,言其於佛、法、僧三寶不壞凈,聖戒成就,故身壞命終後,得生天上。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那時,有四十位天子來到大目揵連尊者住處,向尊者頂禮後,退坐一邊。

當時,大目揵連尊者告訴諸位天子說:「真好啊!諸位天子們!你們能成就對佛功德堅定不移的凈信,成就對法、僧堅定不移的凈信。」

這時,這四十位天子從座席起來,整理衣服,偏袒右肩,恭敬合掌稟告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們就是於佛功德有堅定不移的凈信,也對於法、僧有堅定不移的凈信,並成就了神聖的戒律,所以才得生天上。」有一天子說:「我是獲得了對佛功德堅定不移的凈信。」有的說是獲得對於法寶堅定不移的凈信,有的說是獲得對僧寶堅定不移的凈信,有的說是成就了神聖的戒律,所以身壞命終之後,才得生天上。

當時,這四十位天子在大目揵連尊者面前,各自記說已得到了須陀洹果後,便即隱沒不見了。

就如四十天子的經文所說,像這四百、八百、十千天子的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19.507

五〇七【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於行乞途中,見一眾生,身如樓閣,啼哭號呼,憂悲苦痛。佛告諸比丘,該眾生前世為屠牛兒,以屠牛因緣受地獄苦報後,仍有屠牛餘罪,故得此報身。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裡。那時,大目揵連尊者和尊者勒叉那比丘一同住在耆闍崛山中。

一天早晨,勒叉那尊者去到大目揵連住處,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們一起走出耆闍崛山,進去王舍城乞食吧!當時,大目揵連尊者靜默地應允了,於是就一起走出耆闍崛山,進入王舍城中乞食。兩人共行到一個地方,大目揵連尊者忽然心有所思,會意的微笑著。

勒叉那尊者看見大目揵連尊者微笑後,就向大目揵連尊者問說:「如果佛陀或佛弟子們露出喜悅地微笑。不會是沒有原因的,請問尊者您今日是為何因緣而發出喜悅的微笑呢?」

大目揵連尊者答說:「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我們且先進入王舍城中乞食。等回到世尊之前,你再問這件事情,這才是應該發問的時候,我將會為你解說。」

這時,大目揵連尊者與勒叉那尊者進去王舍城乞食回來了,他倆洗完腳,收好了衣缽,就一起到佛陀處,向佛陀頂禮後,退坐一邊。勒叉那尊者就問大目揵連尊者說:「我今天早晨和您一起走出耆闍崛山去乞食,您在路上一個地方發出喜悅的微笑,我當時問您微笑的原因,您跟我說:『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現在我再請問您,到底是什麼原因,使你發出會心的微笑呢?」

大目揵連尊者告訴勒叉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身體就像樓閣一樣,他啼哭號叫,憂悲苦痛,乘空而行。我看見這種景像後,這樣地思考著:像這個眾生受到這樣的報身,竟然有如此的憂悲大苦,所以我就露出了微笑。」

這時,世尊告訴眾比丘說:「說得真好啊!說得真好!我聲聞弟子之中,如果能保持實眼、實智、實義、實法,而決定通達的話,就能看見這種眾生。我也曾看見過這種眾生,而我之所以不說,是怕人們聽了不相信。為什麼呢?因為對如來的說法,要是有所不信的話,這愚痴人一定會長夜地受苦。」

佛陀告訴眾比丘說:「在過去世的時候,那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就住在這王舍城裡做個宰牛的屠夫,因為他在世時屠殺牛隻的因緣,死後百千歲都墮於地獄之中,從地獄出來之後,仍有屠牛的餘罪,所以得到如此的身體,常受這樣的憂悲惱苦。就像這樣,眾比丘啊!大目揵連尊者所見是沒有錯的,你們應好好地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持。

第五〇七經註解:

1、「我路中見一眾生,身如樓閣……乘虛而行」:「漢譯南傳大藏經」相對經文此處作「友!我由耆闍崛山下來,見鎖骨行空,兀鷹、鳶等隨之,由肋骨之間啄之離離散散,見彼舉痛苦之聲。」巴利聖典協會英譯本此處作just now,friend,as i was descending vulture’s peak hill,i saw a skeleton going through the air,and vultures,crows and falcons kept flying after it,pecking at its ribs,pulling it apart while it uttered cries of pain.英譯經意與之相當。唯「鎖骨」英譯作skeleton,是「骨瘦如柴的人」。與北傳「身如樓閣」或「大身眾生」說法不同。


SA.19.508

  五〇八【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於行乞途中,見一眾生筋骨相連,舉身不凈,臭穢可厭,鳥、鵰、餓狗等隨而食之,啼哭呼號。佛告諸比丘,該眾生前世為屠牛者,以屠牛因緣受地獄苦報後,仍有屠牛餘罪,故得此報身。經文內容與前經(五〇七)大多相同,譯文略。

  第五〇八經注釋:

1、 「我於路中見於眾生,筋骨相連……而受如是不饒益苦」:我在路中看見一位眾生,筋骨相連著,全身都不清凈,既臭又臟,令人討厭。那些鳥、鵄、鵰、鷲、野 干、餓狗,都隨著來取食。有的從他的脅肋,探取內臟來吃,使他極為痛苦,啼哭呼號。我看見這種情形後,心裡就想著:像這個眾生得到這樣的報身,竟然有如此 沒有利益的痛苦。


SA.19.509

  五〇九【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於行乞途中,見一眾生,全身無皮,純為一肉塊,乘空而行,鳥、鵰、野干、餓狗等隨而食之,啼哭呼號。佛告諸比丘,該眾生前世為屠羊者,以屠羊因緣受地獄苦報後,仍有屠羊餘罪,故得此報身。經文與前經大多相同,譯文略。


SA.19.510

五一〇【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於行乞途中,見一大身(身體高大)眾生,全身無皮,形如脯臘(熟肉乾),乘空而行。佛說其前世為屠羊弟子,以屠羊故,受餘罪之報。經文同前,譯文略。


SA.19.511

五一一【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墮胎者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 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路中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他全身無皮,形狀就如肉塊,乘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 的時候,住在王舍城中,自己曾經墮胎過,因為這件罪過,死後墮入地獄中已經百千歲,受到無量的苦,因為還有餘罪的緣故,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受到 這樣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持。


SA.19.512

 五一二【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調象士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全身長毛,每根毛都如大針刺一樣,每根毛針都起火燃燒,還燒到自己的身體,痛徹骨髓,……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就是住在這王舍城裡,他是一為調象士(馴象師,訓練大象表演或操作的人),因為這件罪過,已經歷百千年墮於地獄中受無量的苦報,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受到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調象士」的經文所說,像這調馬士、調牛士、好讒人(好說他人壞話者)、以及用種種苦迫的方式逼害他人的人,也是同會受到這樣的苦報。


SA.19.513

 五一三【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好戰者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全身長毛,每根毛都銳利如刀,毛上又起火燃燒,還會割到自己的身體,痛徹骨髓,……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就住在這王舍城裡,他很喜好戰爭,拿刀劍傷人,已經歷百千年墮於地獄中受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受到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14

  五一四【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獵師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全身長毛,每根毛就像箭一樣,全都起火燃燒,還燒到自己的身體,痛徹骨髓,……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就住在王舍城裡,他曾做過獵師,射殺各種禽獸,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有百千年墮在地獄中受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受到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15

 五一五【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屠豬人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全身長毛,每根毛就像矛一樣,全都起火燃燒,還燒到自己的身體,痛徹骨髓,……。」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就住在王舍城裡。是一位殺豬的人,他用矛來屠殺群豬,由於這樣的罪,已經有百千年墮在地獄中受無量的苦報,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受到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16

  五一六【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好斷人頭者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而沒有頭的眾生,眼睛生在身體的兩側,胸前長一個嘴巴,身上經常流著血水,各種蟲類都來吃食,痛徹骨髓,……。」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就住在王舍城裡,他喜歡砍斷人頭,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有百千年墮在地獄中受無量的苦,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受到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斷人頭」的經文所說,「捉頭」的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


SA.19.517

  五一七【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偽器欺人者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乃至「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睾丸大如水缸,坐下來時就蹲坐其上,行路時須用肩擔,……。」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就住在王舍城裡,做一個鍛鑄銅器的師傅,他曾用虛假不實的器物騙人,由於這樣的罪,已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但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鍛銅師」的經文所說,像這斗秤欺人、村主、市監等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SA.19.518

五一八【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捕魚師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用銅鐵制的羅網纏住自己的身體,熾烈的火在羅網上經常燃燒著,還燒到自己的身體,痛徹骨髓,乘空而行,……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住在這王舍城裡,是個捕魚師,由於這樣的罪,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捕魚師」的經文所說,像這捕鳥、網兔等的經文,也是這樣的說法。


SA.19.519

五一九【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卜占女人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頭頂上有一鐵磨,烈火熾熱地燃燒著,鐵磨轉而磨到自己的頭頂,乘空而行,受到無量的痛苦,……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住在王舍城裡,是以占卜為業的女人,她常轉式(同栻字,一種卜具,上圓下方,以象天地,轉之可以為卜)占卜,妄言吉凶,欺騙迷惑他人,以求取財物,由於這樣的罪過,已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0

  五二〇【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占卜師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他的身體獨自旋轉,猶如旋風一樣,乘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住在這王舍城裡,做一個占卜師,誤惑好多人,以求取財物,由於這樣的罪過,已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1

  五二一【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好行他淫者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王舍城,……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彎曲著身體隱藏行跡,其狀好像很恐怖的樣子,全身都披著衣服,全部衣服都起火燃燒,還燒到自已的身體,乘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住在這王舍城,他喜好與他人行淫,由於這樣的罪過,已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2

  五二二【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賣色女人侮辱僧寶的苦報。

我聽見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波羅國仙人住處的鹿野苑中。那時,大目揵連尊者和尊者勒叉那比丘早晨一起進入波羅城裡乞食。在半路上,大目揵連尊者心裡有所思惟顧念,喜悅地微笑著。

當時,勒叉那尊者就問大目揵連尊者說:「世尊或世尊的弟子如果喜悅地微笑,一定是有因緣的,尊者您今日是為了什麼因緣而喜悅地微笑呢?」

大目揵連尊者告訴勒叉那尊者說:「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我們暫且去乞食,等回到世尊前,你再來問這件事情吧!」

這時,他們就一起進入城裡乞食,乞食完後回來洗了腳,收好了衣缽,便一同到世尊那兒,向世尊頂禮後,退坐一邊。這時,勒叉那尊者就問大目揵連尊者說:「早晨去乞食的半路上,你是為什麼緣故而喜悅地微笑呢?」

大目揵連尊者告訴勒叉那尊者說:「我是因為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全身流膿潰爛,又臟又臭,很不清凈,乘空而行,後頭有鳥、鵄、鵰、鷲、野干、餓狗等物跟隨爭逐吃食,他痛苦的啼哭呼號著。我思惟這位眾生得到這樣的報身,接受如此的苦報,是多麼的痛苦啊!」

佛陀告訴眾比丘說:「我也曾看見過這一位眾生,而我之所以不說出來,那是擔心大家不相信的緣故。為什麼呢?因為對如來的說法,如果有不信的人,這個愚痴人必會長夜地受苦。目揵連所見的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就住在波羅城裡,身為女人而賣色自活。當時,有一位在迦葉佛處出家的比丘,那女人以不清凈的心去請那位比丘,而那位比丘就以直心老實地受邀請,可是並不了解那女人的心意,女人因而生起瞋恚之心,拿不凈水來潑灑在比丘身上,由於這樣的罪過,她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3

  五二三【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自在王第一夫人侮辱聖王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波羅國仙人住處的鹿野苑中,……乃至「我(指目揵連)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全身著火燃燒,乘空而行,啼哭呼號,受到諸多的苦痛,……。」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於過去世時,就住在這波羅城裡,做了自在王的第一夫人,她與君王共宿時,曾起瞋恚心,拿燃燈用油潑灑在君王身上,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4

  五二四【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婆羅門因憎嫉心欺侮僧人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波羅國仙人住處的鹿野苑中,……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眾生,全身沾滿糞便,自己也吃食著糞便不凈之物,乘空而行,又臟又臭,極為苦惱,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住在波羅城裡,做了自在王的老師,是一位婆羅門。他因生起憎嫉的心理,在請迦葉佛的聲聞弟子時,把糞便藏置在飯下,試著要激惱眾僧,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5

  五二五【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貪吝知事比丘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頭上頂著一個大銅鍋,裡頭裝滿了已融化的熾熱銅液,而銅液又流灌著整個身體,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就在舍衛國的迦葉佛處出家,做了知事比丘(寺院司事務之僧),有位檀越(施主)送油來供應眾比丘的需要。當時,寺里有很多客居的比丘,這位知事比丘卻不依時分油給客僧,等這些客居比丘離去後,他才來分油給住眾,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6

  五二六【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沙彌守園自盜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有一顆熾熱的鐵丸就從身上進出,乘空而行,苦痛迫切,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個沙彌,順次輪守眾僧果園時,他盜取了七個水果,拿去供養和尚(老師),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7

  五二七【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沙彌盜取沾黏於斧刃上石蜜自食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他的舌頭又廣又長,又見有一把銳利的斧頭,被熾盛的烈火燒熱,然後用來砍斷他的舌頭,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個沙彌。他拿斧頭砍取石蜜用來供養眾僧,可是沾黏在斧刃上的石蜜,他就盜取來自己食用,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8

  五二八【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沙彌盜取二石蜜餅著於腋下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這身體高大的眾生,有一雙鐵輪就在他的兩脅下,熾熱地旋轉著,還燒到自己的身體,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一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沙彌,他在拿石蜜餅供養眾僧時,盜取二個餅藏置於腋下,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話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29

  五二九【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看見為眾僧乞衣食之比丘,將供僧之餘而自受用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被熾熱的鐵片纏住他的身體,衣服、被褥、卧床都是熱鐵打造,烈火熾熱地燃燒著,並且吃食著炙熱的鐵丸,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比丘,當他為眾僧乞得衣食時,經常把供僧以後剩餘的衣食,拿來自己享用,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比丘」的經文所說,像這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等的經文,也是同樣的說法。

  第五二九經注釋:

1、鐵鍱:被椎薄成葉的鐵片。

2、式叉摩那:僧團七眾之一,譯為正學女,或學法女。沙彌尼之欲受具足戒者,須於兩年之間別學六法,始允受戒,此學法二年,謂之式叉摩那。

3、沙彌:僧團七眾之一,譯為勤策,息慈。勤策者,以其為大僧勤加策勵,故名。息慈者,息惡行慈之義。沙彌為男子出家受十戒而未受具足戒之通稱。

4、沙彌尼:僧團七眾之一,譯為勤策女,女性之沙彌,為女子出家受十戒而未受具足戒之稱。

5、優婆塞:僧團七眾之一,譯為近事男、清信士,為親近奉事三寶之義,即受五戒之男子。

6、優婆夷:僧團七眾之一,譯為近事女、清信女,為親近奉事三寶之義,即受五戒之女子。


SA.19.530

  五三〇【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駕乘牛車以自生活者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他用頸部駕著一輛熾熱的鐵車,頸部的筋脈連及四腳的筋脈都被拔起,而纏縛著自己的頸子,走在炙熱的鐵地上,乘空而去,痛苦地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里以駕乘牛車而謀取生活,由於這樣的罪過,已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31

  五三一【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自私自利,待人傲慢之比丘所受的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他的舌頭既長又廣,被熾熱的鐵釘釘著他的舌頭,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號,……。」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比丘,他自私自利,待人傲慢,責罵眾比丘說:『諸位長老們!你們可離開了,我這兒生活儉薄,不能供給所需,各隨你們心意離去吧!就找個豐樂之處,衣食富足的地方,你們的衣服、食物、卧床、給病的湯藥等,才能得到不缺乏。』先住的比丘們因此都舍此而去,客僧們聽到這樣的話,也都不再前來。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三一經注釋:

1、摩摩帝:意為「我所執」,即自我本位者,性具自私、自利、自愛、自滿、我慢的人。


SA.19.532

 五三二【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自私自利,以惡口形名諸比丘者的惡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大目揵連尊者說:「我在半路上看見一位身體高大的眾生,是作比丘的模樣,所穿都是用鐵片做成的衣服,全身被火燃燒,而且又用鐵缽盛著炙熱的鐵丸來吃,……。」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比丘,他自私自利,常以惡劣污穢的言語來形容或指稱諸比丘,有時罵說這人是惡禿,這是惡風法,這是粗劣的衣服。因為他喜惡口罵人的緣故,所以原先住在這裡的人離開了,還沒來的也不願來了。由於這樣的罪,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喜歡,都願遵奉修行。

  第五三二經注釋:

1、惡口形名諸比丘:言以惡劣污穢之言語形容或指稱諸比丘。


SA.19.533

  五三三【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看見好起諍訟惡比丘之苦報。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里,……。乃至佛陀告訴眾比丘說:「這位眾生過去世時,在這舍衛國的迦葉佛法中出家做個比丘,他喜好與人諍訟,使眾僧爭鬥紛擾,又到處搬弄是非,使眾僧不能和合,原先住在這裡的比丘都感厭惡舍此而去,還沒來的人也不願來,由於這樣的罪過,已經在地獄中受過無量的苦,而仍有地獄的餘罪,所以現在得到這樣的報身,繼續接受如此的苦報。眾比丘啊!大目揵連所看見是真實沒有錯的,你們應當信受修持!」

佛陀說完這段經文後,眾比丘聽聞佛陀的說法,滿心歡喜,都願遵奉修行。


SA.19.534

  五三四【經旨】本經敘說大目揵連尊者向阿那律尊者請教怎樣叫信樂四念處,而阿那律尊者即給予解說。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那時,阿那律尊者住在松林精舍里。同時,大目揵連尊者住在跋祇國的聚落——失收摩羅山恐怖稠林,禽獸所聚之處。

當 時,阿那律尊者獨自處於僻靜之處,在禪思思惟時,他這樣地想著:「有一種至高無上的正道,可使眾生清凈,遠離憂、悲、惱苦,得到真如法性,就是所謂的四念 處。是哪四種念處呢?就是觀察色身的身念處,以及觀察感受的受念處、觀察內心的心念處、觀察諸法的法念處。如果遠離四念處的話,就是離了賢聖法;遠離賢聖 法,就是遠離了聖道;遠離了聖道,就是離了甘露法;遠離甘露法,那麼就不能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了。如果能夠信樂四念處的話,就是信樂聖法; 信樂聖法,就是信樂聖道;信樂聖道,就是信樂甘露法;信樂甘露法,那就能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了。」

那 時,大目揵連尊者已知道阿那律尊者心中的想法,就如大力士屈伸手臂那樣短暫的時間,他運用神通力自跋祇國的聚落——失收摩羅山恐怖稠林,禽獸所聚之處隱 沒,去到舍衛城的松林精舍,在阿那律尊者面前顯現,然後問阿那律說:「你獨自處於僻靜之處,在禪思思惟時,有作這樣的想法:『有一種至高無上的正道,可使 眾生清凈,遠離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得到真如法性,就是所謂的四念處。是那四種念處呢?就是觀察色身的身念處,以及觀察感受的受念處、觀察內心 的心念處、觀察諸法的法念處。如果不信樂四念處、就是不信樂賢聖法;不信樂賢聖法,就是不信樂聖道;不信樂聖道,也就不信樂甘露法;不信樂甘露法,那麼就 不能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了。如果信樂四念處的話,就是信樂賢聖法;信樂賢聖法,就是信樂聖道;信樂聖道,就能得到甘露法;能得到甘露法,就 能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了。』嗎?」

阿那律尊者答大目揵連尊者說:「是的,是的,尊者啊!」

大目揵連問阿那律尊者說:「到底怎樣叫信樂四念處呢?」

(阿 那律尊者說:)「大目揵連尊者啊!如果比丘將心安住於觀察色身的身念處時,心就會專註於此色身,保持正念,調伏妄念,息止煩惱,至於寂靜,專一心念,而增 進於道;同樣地,如果將心安住於受、心、法念處時,也都能住於正念,調伏貪慾煩惱,息止妄念,至於寂靜,專一心念,而增進於道。大目揵連尊者啊!這樣就叫 做比丘信樂四念處了。」

當時,大目揵連尊者就進入他的三昧正受(即禪定)中。從舍衛國的松林精舍隱沒,回到跋祇國的聚落——失收摩羅山恐怖稠林,禽獸所聚之處。

  第五三四經注釋:

1、阿那律:為天眼第一、見十方域所第一比丘。

2、松林精舍:巴利本作「祇樹給孤獨園」。

3、跋祇:為古印度十六大國之一。

4、失收摩羅山:為一村名。

5、恐怖稠林:森林。

6、一乘道:成佛唯一之道,是至高無上之道。

7、甘露法:甘露,為不死靈藥之名。佛教以如來之教法,能度人生死,得到涅槃,譬如甘露,謂之甘露法。


SA.19.535

  五三五【經旨】本經敘說修習四念處應常保持正念正知。

我聽到這樣的說法: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裡,……乃至大目揵連尊者問阿那律尊者說:「怎樣叫做於四念處修習多修習呢?」

阿 那律尊者告訴大目揵連尊者說:「就是比丘對於自已的身體生起厭離想,或對於自己的身體生起不厭離想,或者是厭離與不厭離俱舍想時,都能有正念正知。就如對 自身的敘述一樣,像這對外身、內外身,對內受、外受、內外受、對內心、外心、內外心,對內法、外法、內外法等,生起厭離想、不厭離想、或厭離與不厭離俱舍 想時,也一樣要能保持正念正知。就像這樣,大目揵連尊者啊!這就叫做於四念處修習多修習了。」

這時,大目揵連尊者就從舍衛國的松林精舍這兒進入三昧神通力中,就如一位大力士屈伸手臂那麼短暫的時間裡,回到跋祇國的聚落——失收摩羅山恐怖稠林禽獸所聚之處。

  第五三五經注釋:

1、「如內身,如是外身、內外身……外法、內外法」:根據「阿毘達磨法蘊足論」的說法:

內身——謂自身,若在現相續中,已得不失。

外身——謂自身,若在現相續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身相。

內外身——合說前二種,名內外身。

內受——謂自受,若在相續中已得不失。

外受——謂自受,若在相續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諸受。

內外受——合說前二種,名內外受。

內心——謂自心,若在現相續中,已得不失。

外心——謂自心,若在相續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諸心。

內外心——合說前二種,名內外心。

內法——謂自想蘊、行蘊,若在現相續中,已得不失。

外法——謂自想蘊、行蘊,若在現相續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想蘊、行蘊。

內外法——合說前二種,名內外法。

有關「四念處」經文的解說,尚可參閱北傳中阿含念處經,以及南傳中部念處經、長部大念處經。其中對「念法處」的解說經論不同,法蘊足論把「法」解說為「想」「行」二心所,但經中則指其為對四聖諦、五蘊、五蓋、六入處、七覺支等法的觀察。

2、入三昧: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以為此三字是衍文。


第十九卷終。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8.06.09-2018.06.09-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