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阿含经》【现代汉语】19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杂阿含经卷第十九  (SA.19)

SA.19.503-535


SA.19.503

五〇三【经旨】本经叙说帝释天告诉目揵连其以调伏悭垢,而得胜妙果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里。那时,大目揵连尊者住在耆阇崛山中。

当时,帝释天主释提桓因正居住在他那胜妙华丽的宫殿里,到了夜晚时分,他来到大目揵连尊者住处,向尊者顶礼后,退坐一边。这时,释提桓因的光明普照于耆阇崛山中,山的四周都很光明。那时,释提桓因坐下来后,就唱颂诗偈说:

“能降伏悭贪垢秽的心,有盛德而能随时布施予人,

这叫做布施中最贤善的事,来世必能见到殊胜的妙果。”

当时,大目揵连就问帝释说:“憍尸迦(天帝释过去世为人时之族姓)啊!为什么降伏了悭贪垢秽的心,必可见到殊胜的妙果,而使你说:‘能降伏悭贪垢秽的心,有盛德而能随时布施予人,这叫做布施中最贤善的事,来世必能见到殊胜的妙果。’呢?”

这时,天帝释回答说:“大目揵连尊者啊!因为那些尊贵的婆罗门大姓、尊贵的刹帝利大姓、尊贵的长者大姓、尊贵的四王天、尊贵的三十三天,都会向此人稽首礼敬的缘故。大目揵连尊者啊!我就是被尊贵的婆罗门大姓、尊贵的刹帝利大姓、尊贵的长者大姓、尊贵的四王天、尊贵的三十三天所恭敬作礼,我亲见这样的殊胜果报,所以才说出这首诗偈。

其次,大目揵连尊者啊!甚至是太阳所运行,遍照于诸方,至于千个世界,有一千个月亮、一千个太阳、一千个须弥山、一千个弗婆提舍(东胜身洲)、一千个郁多罗提舍(北俱卢洲)、一千个瞿陀尼迦(西牛贺洲)、一千个阎浮提(南赡部洲)、一千个四天王天(欲界第一属天)、一千个三十三天(欲界第二属天)、一千个炎摩天(欲界第三属天)、一千个兜率陀天(欲界第四属天)、一千个化乐天(欲界第五属天)、一千个他化自在天(欲界第六属天)、一千个大梵天(色界初禅天),名叫小千世界。在这小千世界中,没有一座宫殿可以和毘阇延宫殿(译为最胜殿,是天帝释的宫殿)相比的,毘阇延宫殿有一〇一栋楼观,每栋楼观有七层。每层有七房,每房有七位天后,每位天后各有七名侍女。大目揵连尊者啊!在小千世界中没有宫殿像毘阇延这样端丽庄严的,我自己看见是因降伏了悭贪的缘故,而得有这样胜妙的果报,所以我才说出这首诗偈来。”

大目揵连告诉帝释说:“真好啊!真妙!憍尸迦啊!你能看见如此胜妙果报,而说出这样的诗偈来。”

当时,天帝释听闻大目揵连尊者的说法,欢喜不已,忽然间便隐身不见了。

  第五〇三经注释:

1、释提桓因:即天帝释,是忉利天(三十三天)之主。

2、憍尸迦:天帝释过去世为人时,为憍尸迦族姓,故名。

3、小千世界:以须弥山为中心,四周围绕东、西、南、北四湖,七山八海交互拱绕,更有铁围山做外廓,日月于其中运行照耀,此称为一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名小千世界。


SA.19.504

五〇四【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以神通力至忉利天宫,见天帝释生活放逸,自称叹其新筑之堂观,目揵连即以神通力令其楼阁震动,使其心生厌离。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那时,大目揵连尊者住在耆阇崛山中。

当时,大目揵连尊者独自在一僻静处禅思,他这样想着:以前释提桓因在界隔山的石窟中,向世尊请问爱尽解脱的道理,世尊为他说法,他听后很欢喜,好像想更有所问的样子,我现在当前往请问他的喜意。做这样的想法后,就如大力士伸屈手臂那样短暂的时间里,在耆阇崛山中隐没,去到了三十三天(忉利天),就停在离一座分陀利(白莲花)池不远之处。

那时,天帝释正与五百位婇女在浴池这里游戏,并有诸天女随侍,她们的音声都很美妙。这时,天帝释遥见大目揵连尊者来到。便告诉诸天女说:“不要再唱歌了!不要再唱歌!”诸天女便随即默然不再发声。天帝释就去到大目揵连尊者处,向尊者顶礼后,退坐一边。

大目揵连尊者问天帝释说:“你以前在界隔山中向世尊请问爱尽解脱的道理,听后很欢喜,你的意见怎样呢?是因为听闻说法而感到欢喜呢?还是因为想更有所问,所以才感到欢喜呢?”

天帝释告诉大目揵连说:“我这三十三天(忉利天)里,大多贪著于放逸之乐,有时会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有时却也记忆不得了。世尊现今就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里,尊者您若想知

道我以前在界隔山中所请问的事情,现在您即可前往询问世尊,依照世尊的说法,您就应当去受持。然而我这天宫中有美好的堂观,刚落成不久,您可进去观看。”

这时,大目揵连尊者静默地接受邀请,就与天帝释一起进入堂观里。那些天女们遥见帝释来了,齐奏起天乐,有的唱歌,有的跳舞。天女们佩戴在身上的璎珞等庄严宝饰,都发出美妙的音声,合于五音之乐,就如善于演奏者的声音一样。然而当这些天女们见到大目揵连尊者后,都自感惭愧,进入室内隐藏起来。

这时,天帝释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您看这堂观地好而平正,墙壁、柱子、横梁、重阁、窗户、罗网、帘障等,全部都很庄严美好。”

大目揵连尊者告诉帝释说:“憍尸迦啊!这都是你以前所修善法的福德因缘,才成就如此美妙的果报。”

就像这样,帝释三次自我称叹,并请问大目揵连尊者,而大目揵连尊者也再三地如此回答。

当时,大目揵连尊者这样地想着:现在这帝释自己极为放逸,贪著天神所住的天界,赞叹这里的堂观,我应当使他生起厌离之心。于是他就入于三昧(禅定)里,运用神通力,用一脚趾撇动天帝释的堂观,使所有堂观都震动起来。这时,大目揵连尊者随时即隐没不见了。

所有的天女们见此堂观震动摇荡,仆倒惊吓,东西奔逃,禀告帝释说:“这位是憍尸迦您的大师,所以才具有如此的大功德力吧?”

当时,天帝释告诉天女们说:“这位并非我的大师,而是大师的弟子大目揵连,他梵行清净,是一位具大德大力的人。”

众天女们说:“真是奇异!憍尸迦啊!你竟然有如此梵行清净,具有大德大力的同学,那么大师(指世尊)的德力,当又如何呢?”(意谓一定是更不可思议了!)


SA.19.505

五〇五【经旨】本经叙说佛陀至三十三天为母及诸天众说法,四众弟子久不见世尊,特请大目揵连尊者往请世尊还阎浮提说法。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三十三天(忉利天)的骢虚软石上,就在距波梨耶多罗与拘毘陀罗香树不远的地方结夏安居,并为母亲及三十三天众说法。那时,大目揵连尊者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结夏安居。

当时,佛陀的四众弟子们去到大目揵连尊者住处,向尊者顶礼后,退坐一边,向大目揵连尊者问说:“您知道世尊结夏安居的地方吗?”

大目揵连尊者答说:“我听到世尊在三十三天的骢色虚软石上,就在距波梨耶多罗与拘毘陀罗香树不远的地方结夏安居,正为母亲及三十三天众说法。”

这时,所有的四众弟子听闻大目揵连尊者的话语,内心欢喜不已,便各从座席起来,向尊者行礼后,就离去了。

那时,所有的四众弟子在经过三个月的结夏安居后,又去到大目揵连尊者的住处,向尊者顶礼后,退坐一边。这时,大目揵连尊者就为这些四众们讲说种种的佛法,给予示教照喜(讲经说法之意),示教照喜后,便缄默不语。

这时,所有四众们便从座席起来,向尊者稽首作礼,禀告大目揵连尊者说:“大目揵连尊者啊!您应当知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世尊了,大众们都非常的渴望,想看世尊。大目揵连尊者啊!如果您不怕烦劳的话,愿您能为我们去到三十三天,为我们问讯世尊:‘是否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常感安乐呢?’又为禀告世尊说:‘阎浮提的四众弟子们很希望来见世尊,然而他们却无神通力升到三十三天来礼敬世尊您。三十三天众他们自有神通力来到人间,所以希望世尊您能回到阎浮提,这也是因为哀愍四众弟子的缘故。’”当时,大目揵连尊者静默地应允了。

这时,所有四众弟子知道大目揵连尊者已经静默地答应了,便各从座席起来,向尊者行礼后,就离去了。

那时,大目揵连尊者知道四众已离去后,即进入三昧(禅定)之中,并依其所入禅定,就如大力士屈伸手臂这样短暂的时间,便从舍卫国里隐没,去到三十三天的骢色虚软石上,距波梨耶多罗与拘毘陀罗香树不远的地方而显现。当时,世尊正被三十三天众及他们无量数的眷属们围绕着而说法。

那时,大目揵连尊者遥见世尊,内心非常欢喜,这样地想着:今天世尊为围绕着他的诸天大众说法,那情景就和在阎浮提为群众说法的大会没有差别。

这时,世尊已经知道大目揵连尊者心中的想法,于是就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大目揵连啊!这三十三天众并不是他们自力来会集的,而是当我想要为诸天说法时,他们就会来此聚集;想要使他们离去时,他们便立即回去。他们是随我心念而来,随我心念而去的。”

当时,大目揵连尊者便向佛陀顶礼,然后退坐一边,请问佛陀说:“种种的诸天大众来此云集,在那些天众之中,有曾经跟从佛世尊听闻说法,获得了坚定不移的净信,于身坏命终之后,来生于此天界的吗?”

佛陀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是的!是的!云集在这儿的种种诸天当中,是有从宿世的生命中曾听闻佛法,获得对佛功德坚定不移的净信,对法、僧坚定不移的净信,也成就了神圣的戒律,而于身坏命终之后,来生此天界的。”

这时,天帝释看见世尊与大目揵连尊者在叹说诸天众,等说完话后,他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是的!是的!大目揵连尊者啊!来此聚会的种种天众中,他们都是在宿世的生命中曾经听闻过正法,获得了对佛功德坚定不移的净信,对法、僧坚定不移的净信,也成就了神圣的戒律,所以身坏命终之后,来生于此天界的。”

当时,有一位比丘看见世尊和大目揵连尊者及天帝释在谈话,等他们彼此好好地述说完后,他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是的!是的!大目揵连尊者啊!来此聚会的种种诸天众当中,全都是在宿世的生命中曾闻过正法,获得了对佛功德坚定不移的净信,对法、僧坚定不移的净信,也成就了神圣的戒律,所以身坏命终之后,而来生于此天界的。”

这时,有一位天子从坐席起来,整理衣服,偏袒右肩,恭敬合掌禀告佛陀说:“世尊啊!我也是成就了对佛功德坚定不移的净信,所以来生于此天界的。”

又一位天子说:“我是获得对正法坚定不移的净信,(而来生此天界的。)”

又有说是获得对僧宝坚定不移的净信,也有说是已成就神圣的戒律,所以才来生于此天界的。像这样有无量千数的诸天众,在世尊之前各自记说已得到须陀洹(初果)之法,然后即在佛前全都隐没不见了。

这时,大目揵连尊者知道诸天众都离去了,不久即从座席起来,整理好衣服,偏袒着右肩,禀告佛陀说:“世尊啊!我代表阎浮提的四众弟子向世尊您顶礼,并问讯世尊:‘是否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常感安乐呢?’四众弟子都很想念,希望能见到世尊您。又禀告世尊说:‘我们在人世间没有神通力可升到三十三天来礼觐世尊,然而那些天人们都有大功德力,能下来到阎浮提,所以希望世尊您能回到阎浮提,也是因哀愍四众弟子的缘故。’”

佛陀告诉目揵连说:“你可回到那儿,告诉阎浮提的人们说:‘此后七天,世尊当会从三十三天回到阎浮提的僧迦舍城,就在外门之外的优昙钵树下。’”

大目揵连尊者接受世尊的教导,即入于三昧之中,譬如大力士屈伸手臂的短暂时间里,就从三十三天隐没,还至阎浮提,告诉所有四众说:“各位当知:世尊在此后七天,将从三十三天回到阎浮提的僧迦舍城,就在外门之外的优昙钵树下。”

如期约定的第七天,世尊果从三十三天回到阎浮提僧迦舍城优昙钵树下。天、龙、鬼神,乃至大梵天王,也都跟随下来,就在此时,称此聚会叫“天下处”。

  第五〇五经注释:

1、骢色虚软石:在须弥山顶上之巨石。骢,本指青毛白毛相杂之马。

2、波梨耶多罗:忉利天第一树之名,又译昼度、圆生等。长阿含卷二十忉利天品:“园中有树,名昼度,周围七由旬,高百由旬,枝叶四布五十由旬。”

3、拘毘陀罗:又译地破,为黑檀之一种。

4、夏安居:又名坐夏,或坐腊,即在夏季的三个月中,僧徒不得随便外出,以便致力于坐禅和修习佛法。

5、为母:指世尊为其生母。释尊之母,即摩耶夫人。生下世尊后,七日而没,生于忉利天中。

6、四众:有出家四众及僧俗四众之别。出家四众,即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僧俗四家,即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此处四众应指僧俗四众而言。


SA.19.506

〇六【经旨】本经叙说有四十天子来诣大目揵连尊者,言其于佛、法、僧三宝不坏净,圣戒成就,故身坏命终后,得生天上。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里。那时,有四十位天子来到大目揵连尊者住处,向尊者顶礼后,退坐一边。

当时,大目揵连尊者告诉诸位天子说:“真好啊!诸位天子们!你们能成就对佛功德坚定不移的净信,成就对法、僧坚定不移的净信。”

这时,这四十位天子从座席起来,整理衣服,偏袒右肩,恭敬合掌禀告大目揵连尊者说:“我们就是于佛功德有坚定不移的净信,也对于法、僧有坚定不移的净信,并成就了神圣的戒律,所以才得生天上。”有一天子说:“我是获得了对佛功德坚定不移的净信。”有的说是获得对于法宝坚定不移的净信,有的说是获得对僧宝坚定不移的净信,有的说是成就了神圣的戒律,所以身坏命终之后,才得生天上。

当时,这四十位天子在大目揵连尊者面前,各自记说已得到了须陀洹果后,便即隐没不见了。

就如四十天子的经文所说,像这四百、八百、十千天子的经文,也是同样的说法。


SA.19.507

五〇七【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于行乞途中,见一众生,身如楼阁,啼哭号呼,忧悲苦痛。佛告诸比丘,该众生前世为屠牛儿,以屠牛因缘受地狱苦报后,仍有屠牛余罪,故得此报身。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里。那时,大目揵连尊者和尊者勒叉那比丘一同住在耆阇崛山中。

一天早晨,勒叉那尊者去到大目揵连住处,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我们一起走出耆阇崛山,进去王舍城乞食吧!当时,大目揵连尊者静默地应允了,于是就一起走出耆阇崛山,进入王舍城中乞食。两人共行到一个地方,大目揵连尊者忽然心有所思,会意的微笑着。

勒叉那尊者看见大目揵连尊者微笑后,就向大目揵连尊者问说:“如果佛陀或佛弟子们露出喜悦地微笑。不会是没有原因的,请问尊者您今日是为何因缘而发出喜悦的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答说:“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我们且先进入王舍城中乞食。等回到世尊之前,你再问这件事情,这才是应该发问的时候,我将会为你解说。”

这时,大目揵连尊者与勒叉那尊者进去王舍城乞食回来了,他俩洗完脚,收好了衣钵,就一起到佛陀处,向佛陀顶礼后,退坐一边。勒叉那尊者就问大目揵连尊者说:“我今天早晨和您一起走出耆阇崛山去乞食,您在路上一个地方发出喜悦的微笑,我当时问您微笑的原因,您跟我说:‘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现在我再请问您,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你发出会心的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告诉勒叉那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身体就像楼阁一样,他啼哭号叫,忧悲苦痛,乘空而行。我看见这种景像后,这样地思考着:像这个众生受到这样的报身,竟然有如此的忧悲大苦,所以我就露出了微笑。”

这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说得真好啊!说得真好!我声闻弟子之中,如果能保持实眼、实智、实义、实法,而决定通达的话,就能看见这种众生。我也曾看见过这种众生,而我之所以不说,是怕人们听了不相信。为什么呢?因为对如来的说法,要是有所不信的话,这愚痴人一定会长夜地受苦。”

佛陀告诉众比丘说:“在过去世的时候,那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就住在这王舍城里做个宰牛的屠夫,因为他在世时屠杀牛只的因缘,死后百千岁都堕于地狱之中,从地狱出来之后,仍有屠牛的余罪,所以得到如此的身体,常受这样的忧悲恼苦。就像这样,众比丘啊!大目揵连尊者所见是没有错的,你们应好好地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持。

第五〇七经注解:

1、“我路中见一众生,身如楼阁……乘虚而行”:“汉译南传大藏经”相对经文此处作“友!我由耆阇崛山下来,见锁骨行空,兀鹰、鸢等随之,由肋骨之间啄之离离散散,见彼举痛苦之声。”巴利圣典协会英译本此处作just now,friend,as i was descending vulture’s peak hill,i saw a skeleton going through the air,and vultures,crows and falcons kept flying after it,pecking at its ribs,pulling it apart while it uttered cries of pain.英译经意与之相当。唯“锁骨”英译作skeleton,是“骨瘦如柴的人”。与北传“身如楼阁”或“大身众生”说法不同。


SA.19.508

  五〇八【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于行乞途中,见一众生筋骨相连,举身不净,臭秽可厌,鸟、雕、饿狗等随而食之,啼哭呼号。佛告诸比丘,该众生前世为屠牛者,以屠牛因缘受地狱苦报后,仍有屠牛余罪,故得此报身。经文内容与前经(五〇七)大多相同,译文略。

  第五〇八经注释:

1、 “我于路中见于众生,筋骨相连……而受如是不饶益苦”:我在路中看见一位众生,筋骨相连着,全身都不清净,既臭又脏,令人讨厌。那些鸟、鵄、雕、鹫、野 干、饿狗,都随着来取食。有的从他的胁肋,探取内脏来吃,使他极为痛苦,啼哭呼号。我看见这种情形后,心里就想着:像这个众生得到这样的报身,竟然有如此 没有利益的痛苦。


SA.19.509

  五〇九【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于行乞途中,见一众生,全身无皮,纯为一肉块,乘空而行,鸟、雕、野干、饿狗等随而食之,啼哭呼号。佛告诸比丘,该众生前世为屠羊者,以屠羊因缘受地狱苦报后,仍有屠羊余罪,故得此报身。经文与前经大多相同,译文略。


SA.19.510

五一〇【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于行乞途中,见一大身(身体高大)众生,全身无皮,形如脯腊(熟肉干),乘空而行。佛说其前世为屠羊弟子,以屠羊故,受余罪之报。经文同前,译文略。


SA.19.511

五一一【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堕胎者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 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路中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他全身无皮,形状就如肉块,乘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 的时候,住在王舍城中,自己曾经堕胎过,因为这件罪过,死后堕入地狱中已经百千岁,受到无量的苦,因为还有余罪的缘故,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受到 这样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持。


SA.19.512

 五一二【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调象士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全身长毛,每根毛都如大针刺一样,每根毛针都起火燃烧,还烧到自己的身体,痛彻骨髓,……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就是住在这王舍城里,他是一为调象士(驯象师,训练大象表演或操作的人),因为这件罪过,已经历百千年堕于地狱中受无量的苦报,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受到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调象士”的经文所说,像这调马士、调牛士、好谗人(好说他人坏话者)、以及用种种苦迫的方式逼害他人的人,也是同会受到这样的苦报。


SA.19.513

 五一三【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好战者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全身长毛,每根毛都锐利如刀,毛上又起火燃烧,还会割到自己的身体,痛彻骨髓,……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就住在这王舍城里,他很喜好战争,拿刀剑伤人,已经历百千年堕于地狱中受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受到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14

  五一四【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猎师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全身长毛,每根毛就像箭一样,全都起火燃烧,还烧到自己的身体,痛彻骨髓,……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就住在王舍城里,他曾做过猎师,射杀各种禽兽,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有百千年堕在地狱中受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受到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15

 五一五【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屠猪人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全身长毛,每根毛就像矛一样,全都起火燃烧,还烧到自己的身体,痛彻骨髓,……。”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就住在王舍城里。是一位杀猪的人,他用矛来屠杀群猪,由于这样的罪,已经有百千年堕在地狱中受无量的苦报,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受到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16

  五一六【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好断人头者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而没有头的众生,眼睛生在身体的两侧,胸前长一个嘴巴,身上经常流着血水,各种虫类都来吃食,痛彻骨髓,……。”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就住在王舍城里,他喜欢砍断人头,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有百千年堕在地狱中受无量的苦,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受到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断人头”的经文所说,“捉头”的经文也是这样的说法。


SA.19.517

  五一七【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伪器欺人者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乃至“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睾丸大如水缸,坐下来时就蹲坐其上,行路时须用肩担,……。”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就住在王舍城里,做一个锻铸铜器的师傅,他曾用虚假不实的器物骗人,由于这样的罪,已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但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锻铜师”的经文所说,像这斗秤欺人、村主、市监等经文,也是同样的说法。


SA.19.518

五一八【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捕鱼师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用铜铁制的罗网缠住自己的身体,炽烈的火在罗网上经常燃烧着,还烧到自己的身体,痛彻骨髓,乘空而行,……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住在这王舍城里,是个捕鱼师,由于这样的罪,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捕鱼师”的经文所说,像这捕鸟、网兔等的经文,也是这样的说法。


SA.19.519

五一九【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卜占女人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头顶上有一铁磨,烈火炽热地燃烧着,铁磨转而磨到自己的头顶,乘空而行,受到无量的痛苦,……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住在王舍城里,是以占卜为业的女人,她常转式(同栻字,一种卜具,上圆下方,以象天地,转之可以为卜)占卜,妄言吉凶,欺骗迷惑他人,以求取财物,由于这样的罪过,已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0

  五二〇【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占卜师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他的身体独自旋转,犹如旋风一样,乘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住在这王舍城里,做一个占卜师,误惑好多人,以求取财物,由于这样的罪过,已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1

  五二一【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好行他淫者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弯曲着身体隐藏行迹,其状好像很恐怖的样子,全身都披着衣服,全部衣服都起火燃烧,还烧到自已的身体,乘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住在这王舍城,他喜好与他人行淫,由于这样的罪过,已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2

  五二二【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卖色女人侮辱僧宝的苦报。

我听见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波罗国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中。那时,大目揵连尊者和尊者勒叉那比丘早晨一起进入波罗城里乞食。在半路上,大目揵连尊者心里有所思惟顾念,喜悦地微笑着。

当时,勒叉那尊者就问大目揵连尊者说:“世尊或世尊的弟子如果喜悦地微笑,一定是有因缘的,尊者您今日是为了什么因缘而喜悦地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告诉勒叉那尊者说:“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我们暂且去乞食,等回到世尊前,你再来问这件事情吧!”

这时,他们就一起进入城里乞食,乞食完后回来洗了脚,收好了衣钵,便一同到世尊那儿,向世尊顶礼后,退坐一边。这时,勒叉那尊者就问大目揵连尊者说:“早晨去乞食的半路上,你是为什么缘故而喜悦地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告诉勒叉那尊者说:“我是因为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全身流脓溃烂,又脏又臭,很不清净,乘空而行,后头有鸟、鵄、雕、鹫、野干、饿狗等物跟随争逐吃食,他痛苦的啼哭呼号着。我思惟这位众生得到这样的报身,接受如此的苦报,是多么的痛苦啊!”

佛陀告诉众比丘说:“我也曾看见过这一位众生,而我之所以不说出来,那是担心大家不相信的缘故。为什么呢?因为对如来的说法,如果有不信的人,这个愚痴人必会长夜地受苦。目揵连所见的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就住在波罗城里,身为女人而卖色自活。当时,有一位在迦叶佛处出家的比丘,那女人以不清净的心去请那位比丘,而那位比丘就以直心老实地受邀请,可是并不了解那女人的心意,女人因而生起瞋恚之心,拿不净水来泼洒在比丘身上,由于这样的罪过,她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3

  五二三【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自在王第一夫人侮辱圣王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波罗国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中,……乃至“我(指目揵连)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全身着火燃烧,乘空而行,啼哭呼号,受到诸多的苦痛,……。”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于过去世时,就住在这波罗城里,做了自在王的第一夫人,她与君王共宿时,曾起瞋恚心,拿燃灯用油泼洒在君王身上,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4

  五二四【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婆罗门因憎嫉心欺侮僧人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波罗国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中,……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众生,全身沾满粪便,自己也吃食着粪便不净之物,乘空而行,又脏又臭,极为苦恼,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住在波罗城里,做了自在王的老师,是一位婆罗门。他因生起憎嫉的心理,在请迦叶佛的声闻弟子时,把粪便藏置在饭下,试着要激恼众僧,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5

  五二五【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贪吝知事比丘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头上顶着一个大铜锅,里头装满了已融化的炽热铜液,而铜液又流灌着整个身体,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就在舍卫国的迦叶佛处出家,做了知事比丘(寺院司事务之僧),有位檀越(施主)送油来供应众比丘的需要。当时,寺里有很多客居的比丘,这位知事比丘却不依时分油给客僧,等这些客居比丘离去后,他才来分油给住众,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6

  五二六【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沙弥守园自盗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有一颗炽热的铁丸就从身上进出,乘空而行,苦痛迫切,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个沙弥,顺次轮守众僧果园时,他盗取了七个水果,拿去供养和尚(老师),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7

  五二七【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沙弥盗取沾黏于斧刃上石蜜自食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他的舌头又广又长,又见有一把锐利的斧头,被炽盛的烈火烧热,然后用来砍断他的舌头,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个沙弥。他拿斧头砍取石蜜用来供养众僧,可是沾黏在斧刃上的石蜜,他就盗取来自己食用,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8

  五二八【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沙弥盗取二石蜜饼着于腋下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这身体高大的众生,有一双铁轮就在他的两胁下,炽热地旋转着,还烧到自己的身体,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一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沙弥,他在拿石蜜饼供养众僧时,盗取二个饼藏置于腋下,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话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29

  五二九【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看见为众僧乞衣食之比丘,将供僧之余而自受用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被炽热的铁片缠住他的身体,衣服、被褥、卧床都是热铁打造,烈火炽热地燃烧着,并且吃食着炙热的铁丸,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比丘,当他为众僧乞得衣食时,经常把供僧以后剩余的衣食,拿来自己享用,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比丘”的经文所说,像这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等的经文,也是同样的说法。

  第五二九经注释:

1、铁鍱:被椎薄成叶的铁片。

2、式叉摩那:僧团七众之一,译为正学女,或学法女。沙弥尼之欲受具足戒者,须于两年之间别学六法,始允受戒,此学法二年,谓之式叉摩那。

3、沙弥:僧团七众之一,译为勤策,息慈。勤策者,以其为大僧勤加策励,故名。息慈者,息恶行慈之义。沙弥为男子出家受十戒而未受具足戒之通称。

4、沙弥尼:僧团七众之一,译为勤策女,女性之沙弥,为女子出家受十戒而未受具足戒之称。

5、优婆塞:僧团七众之一,译为近事男、清信士,为亲近奉事三宝之义,即受五戒之男子。

6、优婆夷:僧团七众之一,译为近事女、清信女,为亲近奉事三宝之义,即受五戒之女子。


SA.19.530

  五三〇【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驾乘牛车以自生活者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他用颈部驾着一辆炽热的铁车,颈部的筋脉连及四脚的筋脉都被拔起,而缠缚着自己的颈子,走在炙热的铁地上,乘空而去,痛苦地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里以驾乘牛车而谋取生活,由于这样的罪过,已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31

  五三一【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自私自利,待人傲慢之比丘所受的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他的舌头既长又广,被炽热的铁钉钉着他的舌头,乘空而行,痛苦地啼哭呼号,……。”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比丘,他自私自利,待人傲慢,责骂众比丘说:‘诸位长老们!你们可离开了,我这儿生活俭薄,不能供给所需,各随你们心意离去吧!就找个丰乐之处,衣食富足的地方,你们的衣服、食物、卧床、给病的汤药等,才能得到不缺乏。’先住的比丘们因此都舍此而去,客僧们听到这样的话,也都不再前来。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第五三一经注释:

1、摩摩帝:意为“我所执”,即自我本位者,性具自私、自利、自爱、自满、我慢的人。


SA.19.532

 五三二【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自私自利,以恶口形名诸比丘者的恶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说:“我在半路上看见一位身体高大的众生,是作比丘的模样,所穿都是用铁片做成的衣服,全身被火燃烧,而且又用铁钵盛着炙热的铁丸来吃,……。”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比丘,他自私自利,常以恶劣污秽的言语来形容或指称诸比丘,有时骂说这人是恶秃,这是恶风法,这是粗劣的衣服。因为他喜恶口骂人的缘故,所以原先住在这里的人离开了,还没来的也不愿来了。由于这样的罪,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喜欢,都愿遵奉修行。

  第五三二经注释:

1、恶口形名诸比丘:言以恶劣污秽之言语形容或指称诸比丘。


SA.19.533

  五三三【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好起诤讼恶比丘之苦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里,……。乃至佛陀告诉众比丘说:“这位众生过去世时,在这舍卫国的迦叶佛法中出家做个比丘,他喜好与人诤讼,使众僧争斗纷扰,又到处搬弄是非,使众僧不能和合,原先住在这里的比丘都感厌恶舍此而去,还没来的人也不愿来,由于这样的罪过,已经在地狱中受过无量的苦,而仍有地狱的余罪,所以现在得到这样的报身,继续接受如此的苦报。众比丘啊!大目揵连所看见是真实没有错的,你们应当信受修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SA.19.534

  五三四【经旨】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向阿那律尊者请教怎样叫信乐四念处,而阿那律尊者即给予解说。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那时,阿那律尊者住在松林精舍里。同时,大目揵连尊者住在跋祇国的聚落——失收摩罗山恐怖稠林,禽兽所聚之处。

当 时,阿那律尊者独自处于僻静之处,在禅思思惟时,他这样地想着:“有一种至高无上的正道,可使众生清净,远离忧、悲、恼苦,得到真如法性,就是所谓的四念 处。是哪四种念处呢?就是观察色身的身念处,以及观察感受的受念处、观察内心的心念处、观察诸法的法念处。如果远离四念处的话,就是离了贤圣法;远离贤圣 法,就是远离了圣道;远离了圣道,就是离了甘露法;远离甘露法,那么就不能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了。如果能够信乐四念处的话,就是信乐圣法; 信乐圣法,就是信乐圣道;信乐圣道,就是信乐甘露法;信乐甘露法,那就能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了。”

那 时,大目揵连尊者已知道阿那律尊者心中的想法,就如大力士屈伸手臂那样短暂的时间,他运用神通力自跋祇国的聚落——失收摩罗山恐怖稠林,禽兽所聚之处隐 没,去到舍卫城的松林精舍,在阿那律尊者面前显现,然后问阿那律说:“你独自处于僻静之处,在禅思思惟时,有作这样的想法:‘有一种至高无上的正道,可使 众生清净,远离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得到真如法性,就是所谓的四念处。是那四种念处呢?就是观察色身的身念处,以及观察感受的受念处、观察内心 的心念处、观察诸法的法念处。如果不信乐四念处、就是不信乐贤圣法;不信乐贤圣法,就是不信乐圣道;不信乐圣道,也就不信乐甘露法;不信乐甘露法,那么就 不能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了。如果信乐四念处的话,就是信乐贤圣法;信乐贤圣法,就是信乐圣道;信乐圣道,就能得到甘露法;能得到甘露法,就 能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了。’吗?”

阿那律尊者答大目揵连尊者说:“是的,是的,尊者啊!”

大目揵连问阿那律尊者说:“到底怎样叫信乐四念处呢?”

(阿 那律尊者说:)“大目揵连尊者啊!如果比丘将心安住于观察色身的身念处时,心就会专注于此色身,保持正念,调伏妄念,息止烦恼,至于寂静,专一心念,而增 进于道;同样地,如果将心安住于受、心、法念处时,也都能住于正念,调伏贪欲烦恼,息止妄念,至于寂静,专一心念,而增进于道。大目揵连尊者啊!这样就叫 做比丘信乐四念处了。”

当时,大目揵连尊者就进入他的三昧正受(即禅定)中。从舍卫国的松林精舍隐没,回到跋祇国的聚落——失收摩罗山恐怖稠林,禽兽所聚之处。

  第五三四经注释:

1、阿那律:为天眼第一、见十方域所第一比丘。

2、松林精舍:巴利本作“祇树给孤独园”。

3、跋祇:为古印度十六大国之一。

4、失收摩罗山:为一村名。

5、恐怖稠林:森林。

6、一乘道:成佛唯一之道,是至高无上之道。

7、甘露法:甘露,为不死灵药之名。佛教以如来之教法,能度人生死,得到涅槃,譬如甘露,谓之甘露法。


SA.19.535

  五三五【经旨】本经叙说修习四念处应常保持正念正知。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乃至大目揵连尊者问阿那律尊者说:“怎样叫做于四念处修习多修习呢?”

阿 那律尊者告诉大目揵连尊者说:“就是比丘对于自已的身体生起厌离想,或对于自己的身体生起不厌离想,或者是厌离与不厌离俱舍想时,都能有正念正知。就如对 自身的叙述一样,像这对外身、内外身,对内受、外受、内外受、对内心、外心、内外心,对内法、外法、内外法等,生起厌离想、不厌离想、或厌离与不厌离俱舍 想时,也一样要能保持正念正知。就像这样,大目揵连尊者啊!这就叫做于四念处修习多修习了。”

这时,大目揵连尊者就从舍卫国的松林精舍这儿进入三昧神通力中,就如一位大力士屈伸手臂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回到跋祇国的聚落——失收摩罗山恐怖稠林禽兽所聚之处。

  第五三五经注释:

1、“如内身,如是外身、内外身……外法、内外法”:根据“阿毘达磨法蕴足论”的说法:

内身——谓自身,若在现相续中,已得不失。

外身——谓自身,若在现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身相。

内外身——合说前二种,名内外身。

内受——谓自受,若在相续中已得不失。

外受——谓自受,若在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诸受。

内外受——合说前二种,名内外受。

内心——谓自心,若在现相续中,已得不失。

外心——谓自心,若在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所有诸心。

内外心——合说前二种,名内外心。

内法——谓自想蕴、行蕴,若在现相续中,已得不失。

外法——谓自想蕴、行蕴,若在现相续中,未得已失,及他有情想蕴、行蕴。

内外法——合说前二种,名内外法。

有关“四念处”经文的解说,尚可参阅北传中阿含念处经,以及南传中部念处经、长部大念处经。其中对“念法处”的解说经论不同,法蕴足论把“法”解说为“想”“行”二心所,但经中则指其为对四圣谛、五蕴、五盖、六入处、七觉支等法的观察。

2、入三昧:印顺导师“杂阿含经论会编”以为此三字是衍文。


第十九卷终。


序言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8.06.09-2018.06.09-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