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法念處是反洗腦

昨天和博蕙再度來到了那個記憶里的步道。那是我最後一次和她及鴻洋一起談天的地方。時光飛逝。轉眼之間,鴻洋離開我們已經五年了。博蕙告訴了我許多關於佛教的消息,也和我一起分享交換了彼此最近的心得

山海會:任何一法皆如筏

真以了義的佛法修行來看,世上並沒有一個法門不是如渡河所用的竹筏———是用來幫人「渡河」的。因為以緣起故,法門本身並無實義,而只是在那種「苦」的情況下方有意義。法的存在目的,是在除苦。故任何的「法」均是相對於苦才成立,也是因苦方有的。

苟嘉陵:民主無自性

不少佛友會覺得「無自性」這三個字好像有點玄,不知道它到底是在講些什麼。也有人以為它似乎只存在於大乘論典里,就懷疑它到底是不是佛法。其實無自性當然是佛法,也是緣起的同義語,和無常、無我與空都是緣起法的一個面向。

山海會:如實面對自己是四諦的真義

今天的學佛人如果對佛法稍有涉獵,應是大都明白佛陀主要所教的,就是四聖諦(苦諦、苦集諦、苦滅諦、苦滅道諦)了。

但是直到今天,四諦對多數人而言,可以說仍是相當程度地被包裹在玄學與神秘的「觀念外衣」里,而未能直接地被應用於人生。這當然是一種可惜。但這個可惜是完全沒必要的。

苟嘉陵:念處隨筆——緣起是否為絕對真理?

最近看到有人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緣起法是否為絕對真理呢?

我想不少修行人都曾有過這個疑問。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這個問題其實是個悖論(paradox)。

金剛經里有「如來無所說」(注釋一)的記述。甚至說如果有人以為如來有所說,即為謗佛。但如果事情真是這樣,所謂的「佛教」意義又在哪裡呢?這難道不就等於是說有沒有佛教都一樣嗎?佛法真的是如此嗎?而正念禪的修行對「緣起是否為絕對?」又是如何看待呢?

山海會:修行人須能容忍異己嗎?

佛陀有說過修行人應能容忍異己嗎?容忍異己是現代佛法修行人所應具備的品質嗎?

這些至少都應被視為佛教現代化里程上的實際問題。因為這些問題牽涉到現代人類主流文化里的精神價值,即自由與民主。所以到底應如何看待「容忍異己」,恐怕會是佛法修行人無法迴避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