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核心佛教沒有虛無主義

現實社會中的人們,經常將作為宗教的傳統佛教批評和詬病為人生態度消極、虛無縹緲、對現實世界漠不關心和缺乏進取心。特別是在華語地區的某些地方,由於意識形態方面的因素,佛教在當代歷史中首先作為共產主義鼻祖馬克思所指稱的“精神鴉片”受到批判和迫害,教科書和政府政策用對宗教的敵對態度系統教化了幾代人;而當極左烏托邦破滅後,人們在金錢至上和腐敗流行的社會壞境中發現自己喪失精神家園而無所依靠之時,打着佛教旗號的種種組織乘虛而入,兜售包括神通他力加持和升官發財保佑等投其所好的精神萬能葯,使得很多知識分子產生所謂佛教宣揚迷信和虛無主義的印象,並進而加重人們的精神危機。傳統佛教是否包含虛無主義,是否應該被貼上虛無主義的的標籤呢?

梅塔:現代人所需要的出離

中文博大精深很有意思,如果從字面上看一個概念,是無法知道其確切含義的,比如厭離、舍離、出離和斷離等,對現代人來說不太容易區分它們之間的差別。從概念到概念的演繹,只是名相的遊戲,佛陀他老人家如果看到這種文字遊戲,要麼保持聖默,要麼直斥荒謬,因為這種名相遊戲與佛教的目標即解脫覺悟毫不想干。

梅塔:解脫覺悟之道與菩薩道的關係

人們常說“條條道路通羅馬”,羅馬作為一個目標,的確可以從四面八方達到,只要那些道路的確通往羅馬 – 如果有人說只有某條通向羅馬唯一道路,人們自然是不會相信的。佛學修行的最終目的地,如同那些道路所要抵達的羅馬一般,就是解脫覺悟,而非道路兩旁的池塘、湖泊、大海、雪山或佛陀的塑像這些景象和境界,同時通向解脫覺悟的修行方法或道路,可以有很多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和因時制宜的選擇。

梅塔:男女平等的佛學修行

在現實社會裡,我們常常發現性別平等的程度已經成為衡量一個國家的文明和現代化水平的標誌。在政壇上,女總統、女首相、女議員和女法官在歐美和亞洲的發達國家和地區層出不窮;在商界,美國的跨國公司如百事可樂、通用、惠普、AMD和IBM等的女性CEO們也獨領風騷;在體育界,甚至更多的女性選手在中國大陸比男性選手更能叱吒世界體壇。

梅塔:當代佛教弘揚的問題和辦法

最近聽到有網友說在四十歲前佛教修行對現代人來說沒有什麼吸引力。這種說法雖然過於苛刻,但每當看到佛教法會參與者的年齡分布情況時,我們不得不承認佛教對年輕人的影響確實有限。設想人工智能和量子計算時代的年輕人,進入香煙繚繞的廟堂,匍匐在佛菩薩的偶像前,面色枯槁艱難地打死念頭,祈福於虛無縹緲的神幻境界,這會是一副多麼不協調的畫面。

梅塔:懷疑精神與佛教現代化

傳統的佛教宗派如上座部、大乘和金剛乘等,一般來說對待佛陀和其教導是萬分崇敬的。雖然在歷史上中國禪宗某些禪師“呵佛罵祖”(如雲門文偃),可是會其意者知道他們本意是破除修行人對佛陀和佛教教條的的盲目崇拜,要求佛學修行人自立自強而已。甚至佛陀提到的所謂使心煩惱而障礙智慧的五蓋中的“懷疑”也是禪宗大師們所鼓勵的 – “有疑才有悟”,他們參禪讓人累積疑情,

梅塔:反智與佛教現代化

在當今社會上,反智主義(anti-intellectualism)在某些文化圈和人群里還是很時髦的。比如在某些社會學領域,有所謂學者推崇天馬行空的思辨、直覺和神秘化,反對實證的科學方法並與自創的“科學主義”作堂吉柯德式的虛妄之爭。在醫學上,相信神秘的簡單粗暴的傳統辦法和另類醫療,幻想解決現代醫學的難題。

梅塔:錯誤與修行

佛學的修行者會不會犯錯?如果從是否存在貪嗔痴的角度來看,在沒有獲得完全覺悟和達致徹底寂靜的境界前,大多數人都會或多或少過犯身語意的錯誤。漢語里的“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和“金無足赤,人無完人”這樣的俗語,權宜地說明大家存在的毛病相當普遍 – 甚至某些有名的修行之人,被揭露違反了戒律和世俗法律,我們仍能看到很多信徒為他們巧妙地辯護或者遮蓋,所謂”為尊者諱“是也。那些俗語除了常常成為人們拒絕接受批評和改正自己的擋箭牌外,並沒有告訴人們如何對待自己的錯誤。

梅塔:鞏固直指人心的佛經

不時有人提起佛經太多和真偽參差,現代社會大多數人沒有時間去閱讀,更不要說去辨別真偽。佛教自釋迦牟尼佛創立以來,吸納了歷代學人對佛陀教導的闡發和他們自己的創造,形成了蔚為大觀的經律論三藏。其中佛經靠歷史的積累和學者們的整理收藏,數量越來越多。基於佛教歷史學術研究的理性的看法是,流傳下來汗牛充棟的佛經可能包括佛陀的親自教誡、歷代佛教大師們的撰述和因為文獻收藏之不易而竄入的其他學派的篇章。

梅塔:要提倡佛教界的有效批評

充滿貪嗔痴的凡夫俗子往往不能接受批評,這可以從娛樂明星到家庭成員對別人批評的態度輕易看到,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一言難盡的體會。其實批評一詞,在漢語里早先是指批註或評論,比如金聖嘆批評小說《水滸》,那些“批評”之言有助於讀者欣賞小說技巧之妙;文學界有文藝批評的專業,也是對文學作品和作家的各種風格和思想施行評論和判斷。

梅塔:佛學和作為工具的理性

設想把一隻螞蟻看作一種二維生物,讓它在平整的二維桌面上自由地爬動。由於它所活動的空間是沒有第三維的,當然它就無法知道在頭頂上還有其他東西,如控制照明的燈和屋頂。它發現桌面的某個區域有時雪亮,有時昏暗,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它無法了知在三維世界中一個觀察螞蟻的人正將照亮桌面的燈光隨機地打開和關閉。根據最新前沿的現代物理學的弦論猜想,各種事物(佛學所說的諸法)都是由高至若干維如十一維空間中各種微小的振動形態所構成的,

梅塔:“面子”和現實

對於“面子”,一般人都十分喜愛,古今中外,無論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這應該源於人們在精神上的自尊和功利性行為:一方面,心理學指出正常人格對“面子”的心理需要;而另一方面,人類社會的政治經濟環境賦予了“面子”利益上的屬性,在某些場合,“面子”也是可以用金錢來計算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