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已经被佛陀发现的错误

如果是站在佛法现代化的立足点来讨论“修定”,我就要指出正定虽的确是八正道之一,六度也包含了“禅波罗蜜”,但这只说明“定”很重要,却并没有说修行佛法就必须修到四禅八定(注释一)的程度。这不代表我反对人修定修到甚深,而是我以为了解什么是修行佛法的“必须”很重要。否则反而会造成修行的障碍。

山海会-禅宗何以会衰落?

禅宗在中国已衰落很久了。但其衰落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以为尝试把其中的原因找出来是有意义的,也可以对现代人的修行提供帮助。禅世界与般若广场既然肯定四觉知处(四念处)应是现代人佛法修行的主要所依,我们就不妨比较一下禅宗和四念处修行的异同。这样应会比把禅宗作历史性归类来得较有意义。

苟嘉陵-我如何看禅宗

如果是站在佛教现代化的立场,修行人到底应如何看待禅宗呢?这个问题恐怕是必须得到解决。因为它曾多次引起争议。

例如胡适博士就曾在多年前和日本禅德铃木大拙打过笔战。我就听过教内德高望重的长老表示比较倾向支持铃木的看法。近代中国佛教的论师印顺长老更是曾站在佛教史观的立场,指称禅宗属大乘后期唯心论与真常思想的体现,故不能代表佛教的本来面目。

山海会-对无分别心的误解

对「无分别心」的错误解读与阐述,应是佛法被玄学化的核心原因之一。

这个误解已然存在很长的时间,故不能说是哪一朝代哪一个人的错。但它所造成的结果很明显,就是使本来如宝剑般锋利的般若智慧失去了「明空双运」里明的部份,而只剩下空。宝剑也就因此而变钝了。最后就连中国人自己都对此有所觉察,而说出如「颟顸般若」、「笼统真如」等观察。但有这种觉知的人可能并不知道,问题的形成其实和对大乘法义里「无分别心」的解读相关。

山海会-学法的必要条件

有人学了许多年佛法,也明白八正道与四念处在讲些什么,但仍在修行上「原地踏步」。这是什么原因呢?

我想原因可能很多,各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但今天听到的一句话让我感觉很有道理,愿与大家分享。即原因是许多人不懂得谦虚为何物。

苟嘉陵-关于无分别智

最近群组里有人在讨论「无分别智」,觉得我对无分别智的看法可能有问题而提出了质疑。我就到网路上去看看大家怎么说,结果竟发现教导佛法的老师们(包括出家人与在家居士)对无分别智有完全南辕北辙的看法。

苟嘉陵-对三量(圣言量、现量和比量)的严重误解

近来有人因圣严法师在其著作里对三量的一些讨论,就凭一己之见得到了圣言量没有如现量和比量一般地具有「说服力」的结论。这实在是荒谬已极了。我对圣严法师了解不多,不愿去议论他的思想。但这种结论显然是一种误解,想来是此人误会了法师的意思。为了避免现代佛法修行人对三量的误解,我要对这个结论予以驳斥。

苟嘉陵-佛教内的伪自由主义!

近来听闻法友提到:「佛说的圣言量经得起考验吗?」我就以为有需要予以澄清,否则有可能会影响到不少人的修行。

因为圣言量只是指圣者因对法有所见,而表达出来的见地,并非指一种绝对真理。佛法的基础是缘起,并不存在放诸四海皆准的绝对真理。所以圣言量或正教量只是见法者的见地。但这个见地对学法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它是闻思修三慧学里闻慧的基础。若因为有一个「圣」字,就把圣言量视为封建迷信,就是彻底误会了。

苟嘉陵-管理概念的佛法修行能力

孔子门人所记孔子的话———《论语》,对中国文化的影响可以说是巨大的。宋儒甚至有「半部论语治天下」(注释一)的说法。于是就有人问我佛教里是否也有类似的说法?可不可以用来支持中国佛教的现代化?我就笑答据我所知,佛教是不大可能有如此论述的。

苟嘉陵-涅槃寂静是无诤

佛法里既然有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也就是三个可以用来检验是否符合佛法的准绳(criteria),修行人是否就可以用这个作标准(standard)来衡量与批判其他宗教呢?我想许多佛法修行人虽没有如是说,但心里确是这样想的。

山海会-论暴力革命

如果有人说佛教是反革命,我不会同意。因为佛法的修行其实就是一种革命。在佛法里,所谓的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为,包括身、语、意三个方面。故所谓的「正精进」,就是指人应不断地内省与提升,使自己的生命每天都能「更新」。也就是儒家所说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苟嘉陵-杀戮是人类少喜的结果

无论是在基督教的摩西十诫里,或伊斯兰教的古兰经里,都有「不可杀人」的训诫。这和佛教五戒中的不杀是一样的。可见非暴力与尊重生命是所有宗教的共通价值。人类如果都能在各自的文化因缘里遵守「先知」或「见法者」们不杀的教诲,就不会相互荼毒杀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