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請勿用緣起批評他人

事實上我自己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用佛法裡的緣起法義去批評別的宗教,以為自己很有理。年紀較長,就明白自己其實是不懂緣起。因為它不是讓人用來批評別人,而是讓人瞭解與明白自己的。真瞭解佛陀所說緣起法義的人,不會把緣起或無我當成一種「真理」,而用它來衡量別的宗教。因為那是在基本的修行心態上搞錯了。

苟嘉陵-無我應是瞭解與同情

見到老友再次於討論會上因佛教的「無我」而不同意於淨土法門,以為那相當於有神教裡的靈魂論,不禁令我啞然失笑。
因老友瞭解無我和無常是同義語,都是佛陀所說緣起法的一個面向。既是如此,我就感覺他瞭解的無我恐怕仍只是佛法的片面。因為佛法裡的無我是指「一切法無我」

苟嘉陵-仁遠乎哉?

和朋友討論佛法,講到人和機器人robot 是否有不同。朋友以為人的開悟,其實就像機器人瞭解到自己的存在其實只是一些原先被設定好的邏輯。我聽了就覺得有些不妥。以為和我所瞭解的佛法修行好像有些不同。就向朋友表達了我的感覺。朋友說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free will) 的問題。他以佛法的「緣起法」為理由,指出人其實並沒有自由意志。因為人只是「以為」自己在做自由選擇。但其實是被各種外在的社會因素(文化與教育等)與自己的內在因素(基因、個性等)所決定。故人其實沒有太多的自由。

苟嘉陵-人生是苦嗎?

有老友說人生是苦。並指出不只他如此說,而是從佛陀以來幾乎所有教佛法的人,都如此說。

我聽了就表示並不同意,並以為這種說法正是佛法未能為大多數人類親近的原因。因為他們當然會因此而感覺佛法很灰色。我以為佛法宏教者如果不能對此論述深思而調整,再多的「解釋」都會是事倍功半。

苟嘉陵-關於涅槃

涅槃是古印度文化裡的宗教用語,並非佛教所獨有,也非佛陀所首創。它基本上是一種古印度人的修行目標。但當時各家學說與宗派對它的含義為何,及如何才能到達到這個目標,可說是看法各異。但在佛教裡涅槃的含義很明確,即佛陀所說四聖諦(苦、苦集、苦滅、苦滅道)裡的苦滅———煩惱的止息。

山海會-涅槃合唱團

涅槃這個詞對不少美國人而言,是個搖滾樂團的名字。它的主要創團者名叫柯特·科本(Kurt Cobain),已於 1994年在美國的西雅圖自殺身亡,年僅二十七歲。涅槃合唱團(Nirvana)的唱片全球銷量超過7500萬張,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暢銷的樂團之一。

山海會-淨土行者亦可修四念處

有法友以為目前的中國佛教之所以無法發揮出佛法「覺的修行」的精神與能量,是因為淨土法門盛行之故。他們以為淨土是佛教後來衍生出來的「天堂」,而使佛法變成了一種封建迷信。也使得修行人一天到晚滿腦子的「出世思想」,不關心當下與人生。這種看法我以為並不正確。本期的般若廣場既然探討勝義諦與世俗諦,就讓我針對淨土法門略陳己見罷!

苟嘉陵-諸佛依二諦  為眾生說法

修學佛法為何應知道有二諦呢?這難道不正是在把簡單的事愈搞愈複雜,反而使一般的學人望而卻步嗎?的確,一般宗教並沒有這個說法。故二諦———勝義諦與世俗諦———是佛教的特色。但這其中是有其實際原因的。

因佛法在本質上並不是宗教。所以不能只靠信仰而得解脫,而是需要人自己去努力。但傳佈佛法的人所面對的實際問題,常常是人不肯學。也正是因為人不肯學,佛法裡就有二諦了。

樂觀派對-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

台灣發生了中天新聞台換照風波事件,引起了島內的反對聲浪與海內外不少華人的關注。此事件簡而言之就是台灣有一新聞控管單位,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每六年負責審查各電視台的執照是否可延續。這次NCC的七名委員一致投票通過,決定不再發給中天電視台營運執照,也就是要其關門。而中天電視台在台灣的媒體光譜裡,是被一般人視為「親中」或不與執政黨同調的。事件發生後,蔡英文發表了聲明,說NCC的決定可受社會公評,也顯現民主的台灣不是只有一種聲音。既然如此,就讓我直抒己見罷。

苟嘉陵-佛教並沒有反對情愛與性

現代不少人之所以對佛教不大有好感,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誤以為佛教反對和性(sex) 有關的一切。但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

因為事實只是佛陀在世時,跟隨他學法的「常隨眾」大都是出家人。但這絕不代表佛弟子裡就沒有在家人,佛陀也從沒有要求在家人必須出家才可學法。筆者既然提倡佛教的現代化,當然就有需要對此誤解予以澄清。否則不少人會誤以為佛教反對情愛與性,以為修學佛法就須「斷慾」。但這不是事實。以修行角度來說,這種看法也是不正確的。

苟嘉陵-現代人應如何了解四諦

【禪世界按】:本文反映了苟嘉陵居士在佛教現代化領域的重要思想突破,值得致力於用佛教利益現代人和當代社會的修學者的反覆閱讀和思考。
佛陀所說的四諦(苦、集、滅、道)之所以沒有被現代人普遍了解、親近與接受,是因為它被許多人誤解為很灰,很冷,也很玄的東西。但這個誤解的形成,其實是一種「時空錯亂」。因為事實上四諦一點也不玄,更不灰色,反而是很實際,也是和人的生活與經驗密切相關的。若要把這其中的因緣搞清楚,就需要我人對佛教所發源的文化土壤有些認識。

苟嘉陵-別解脫與別別解脫

一個人活在世間,有可能獨求解脫嗎?這是法友梁兆康兄在一個月一次的佛法研討會上所提出來的疑問。

我覺得這個疑問很重要,所以用它作般若廣場十月的討論專題。因為它不只是牽涉到北傳與南傳佛教法義上的一個分岐(關於菩薩道的價值),而且也牽涉到佛法現代化的核心議題———菩薩道是應以解脫道為基礎嗎?還是它們根本就存在著本質性的矛盾,而無法相容呢?對此,我必須提出看法予以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