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讓德先生在生命裡升起

2020.5.03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的中國,迄今已有一百零一年了。

當時的近因導火線是青年學生不滿於北洋政府的無能,使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被列強「轉讓」給了日本,而完全無視於也同為戰勝國中國的存在。當時學生抗議的口號,就是「外爭國權,內除國賊」。但大家都知道這種荒謬的結果其實是緣於中國長期的積弱,也就是弱國無外交。所以五四運動後來發展成中國的新文化運動,促使著無數知識分子們反思:到底是什麼原因,自己的國家會受到列強如此的的欺凌?

苟嘉陵-答清雲法友–關於大小乘

清雲法友,

很高興收到你的來信。知道現在仍有人如此關心佛法與佛教,讓我不勝欣喜。謹在此提出一些看法給你參考。

政治是人類生命存在的一部份,所以我同意它會是影響大小乘發展與分歧的因素之一。但是不是主要因素呢?我以為應不是。

大乘之所以為大,是有其原因的。即其「法門無量誓願學」的開闊性,與同時而有的包容性,可使各種不同根性的眾生都一個程度地受到佛法的利益。換句話說,有的人不一定可直接與原始佛說的解脫道修行相契。但在大乘佛法裡仍有許多其他的「法門」,可使其至少能親近佛法,而最終有機會再領會、悟入。由這個角度來看,大乘佛法不但有其卓越性,同時也是有其「如法性」的。

苟嘉陵:莫做人類思想的病毒

美國的聯邦調查局(FBI) 今天已經發聲,要在美國的亞洲人提高警覺,以防備可能會在亞裔社區發生的仇恨犯罪。因為部份美國人在新冠疫情的延燒之下,可能會把怒火發洩在華人與亞裔的身上。這不是一種惡意的威脅或煽動,而是一種善意的提醒,希望亞裔能提高自我防護的覺知。但對因新冠疫情產生的種族歧視,我要由佛法的角度講一些話給大家作參考。也希望能對歧視的偏見,與正在醞釀延燒的怒火有些許降溫的幫助。

苟嘉陵:由李文亮到馬克思

新冠肺炎正在全世界延燒著,尚沒有看見盡頭的跡象。人們確實是恐慌了。一些荒腔走板的行為也就跟著發生。

有少數亞洲人在歐洲和美國受到歧視性的咒罵,甚至是被暴虐對待。大賣場裡的一些商品如衛生紙及洗手液,則是被人們搶購一空。美國總統川普更是硬要堅持把這病毒稱為「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無視於世界衛生組織(WHO) 及不少美國人已數度提醒他此病毒有世界通用的名稱。但這類的事在川普身上,大家已經是見怪不怪了。筆者不想花力氣來討論他。只是覺得他的當選與執政,可以說已經把「美式民主」的弱點暴露無遺了。

山海会-必须经历彻骨彻髓的改变

记得在佛青会曾有人谏言与批评过我,说佛法不能解决政治问题,也希望我不要再用佛教思想去讨论和政治有关的「世俗之事」。因为佛陀并没有教过这些。他以为般若广场花了这么多篇幅与心力去讨论这些俗事,其实无关佛法的根本教义或修行宏旨,也就是指我们是在本末倒置。讲得好听是我们轻重不分。如果不好听,就是我有藉着佛法来达到自己「私人目的」的嫌疑。虽是言者谆谆,但我也未曾听者藐藐。更没有因此就怀恨此人,或以后就不让其发言。但今天要探讨佛教应如何面对人类的下一代,我就不得不说说为何正是因为这种思想与心态,才会造成愈来愈多的年轻人感觉无法亲近佛教。

苟嘉陵-如何用佛法教育下一代

曾经有纽约的佛友做过统计,要看看在美的中国佛教圈里有多少人的子女是佛教徒。结果竟然是几乎没有。

这个现象难道不奇怪吗?难道不值得佛友们深思吗?

我并不觉得自己的两个儿子是佛教徒。但他们至少听我讲解过几星期週末一次的「佛陀的启示」,对佛法至少没有太大的误解。

山海会-爱的盲点 — 没有一己人格的顺帝之则

爱到底是不是苦呢?
爱这个字在今天,当然有需要去釐清语意上的可能误会。因为它的意义已经被发展成崭新的样貌,而成为人类主流思想的一个部份。爱的意义已经不再只是「贪爱」与「爱染」,甚至也不只是博爱、兼爱或近代人讲的大爱。笔者以为深入探究现代心理学所讲的爱,可以帮助了解佛法里所讲的慈悲。因为佛法里的慈悲是和空性慧相应的。

苟嘉陵-无明缘行 — 不知道如何去爱

这世界上有到底有没有一种爱,是绝不会有苦的呢?我看虽然是有,但绝对是很少的。除非是如那些无国界医生们在叙利亚对难民们的帮助,或是如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或是如佛菩萨们的「无缘大慈」,我想绝大多数人的爱是有杂染,也就是苦乐参半的。有杂染是因为当我们爱的时候,也会夹杂着自我,与由「我之所见」所生的各种染着。要一个普通人能完全无条件也没有杂染地爱,当然会是很难的。

苟嘉陵-无端踏破岭头云-论虚无主义

终于有法友提出这个问题了- 佛法是虚无主义吗?这让我回想起当年在台北读书时的大学岁月。那时候读了不少新潮文库的书,对近代西方虚无主义与存在主义的思想也稍有涉猎。但那也是我与自己内心的空虚做挣扎的一段时间。如今想想,后来真正让我不再空虚的原因,实是因为学了佛法。现在就让我报告一下自己对虚无主义之所见罢。

苟嘉陵:我為何以為佛教徒可慶祝耶誕節?

筆者的朋友裡有不少基督徒,其中有人反對慶祝耶誕節。經筆者好奇地詢問,才知道他們以為耶誕節已經被世俗化而成為世人狂歡的藉口,失去了紀念基督誕生的意義,所以他們不贊成慶祝耶誕節。這種看法有其嚴正的立場,所以筆者對他們予以尊敬。但既然如此,筆者何以還要強調佛教徒可以慶祝耶誕節,而且以為這種態度對中國佛教的現代化很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