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以凡夫心度圣贤智

佛法虽的确是讲「一切法无我」,但并不代表所有人一旦修了佛法,立马就能「立地成佛」,而充分通晓这个教说的内涵。

这个现象很正常,也是发生在绝大多数修行人身上的事实。所以修行人无须以为自己已在修学佛法,就该一切都以众生或他人为第一考量。而事实上这种顾虑,反而会使不少人的修学无法进步。因为那会是在要求自己做一件其实做不到的事。就算是勉强做了,也会在心裡积累一种不悦或不满足。这样反而不符合佛法的修行原则。因所谓如实观的修行,就是如实地瞭解与接受自己。不去勉强自己做超乎自己能力的事,也不去勉强他人。这样才是瞭解了佛陀所说缘起法的修行。

苟嘉陵:金箍与紧箍咒

人有荣誉心,并不见得是不好。也没有就违背佛法的修行。而违背了佛法修行的,应是「高下之见」,也就是一种看轻他人的傲慢,以为自己的境界比较高,或是地位比较殊胜。这种心态,在我们的佛教界应是存在且普遍的。

苟嘉陵:修四念处应如何对待己所不知

最近在自己四周发生的许多事,其实多少都和修四念处者应如何对待自己所「不知道的事物」相关。

想我自从写书提倡四念处的修行以来,已经有三十多年了罢!虽然至今没有后悔,但总感觉还是有没讨论清楚的地方。也可能因此而造成一些误会。修行人应如何对待己所不知,正是此中未被清楚探讨的部分之一。

山海会:四念处的修行是如实观吗?

最近看到有法友在质疑:四念处到底是不是如实观?

我看到了以后,觉得很高兴。终于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了。因为这个问题无疑是重要的。而且这是佛法的修行裡一个很根本的问题,即人到底能不能知道所谓的实相。而所谓的如实观,就是彻见诸法实相吗?还是只是彻见「是诸法空相」呢?实相与空相有差别吗?如果有,差别又在哪裡呢?

山海会:二谛的根本义理

圣龙树其实在「中观论」裡,已经言简意赅地把佛法修行人对轮迴的看法与态度讲得很清楚了,就是「八不偈」裡的「不常亦不断」。(附录一)凡是以为有一个「我」或灵魂或神识,在三界裡作由一生到另一生的旅行,就是常见,是一种错误的佛法知见。这种见解是佛世时印度文化裡原先有的见解,也是后来又逐渐回到「佛教」裡的见解。而之所以要用引号,是因为这个见解并非佛陀所教,而是后来的人自己发明出来的,也就是重回了印度教的怀抱。龙树在佛去世几百年后见到这个现象,就作了许多论典去阐扬空义,也就是因「不忍圣教衰」而批评了这些知见。而他所批评的那些知见,自然也包括了落于常见的「轮迴观」。中国佛教自诩为大乘法义的传承者,但如果不能把这个基本的大乘法义的立场弄清楚,是没有资格自称为大乘佛教的。

苟嘉陵: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 是谁在轮迴?谁又在开悟?

有大学同学成立了网路上的群组,希望我和同学们一起讨论佛法,我欣然从命。讨论了一段时间,就到了佛陀所说五蕴的部分,即人是由色、受、想、行、识五种因缘和合所生,而其中的任何一样,都是念念地迁流不住而无有自性。所以佛说我人的生命,只是一个根尘相触而生的影像,其中并无长恆不变的实体。这就是佛法裡面的「无我论」。而且不只是死后无我,而是当下的现在就是无我。此语一出,同学们大都愕然。因为此语和大家原先瞭解的佛法,有颇大的差距。

苟嘉陵:道一法师的法谈

昨晚去曼哈顿听道一法师的法谈,深有所感,于此和大家分享。

我想最主要的,是法师指出了无论理想多么高远伟大,但我人的修行必须和自己的生命与生活连上线,也就是要能由「如实了解自己」开始。我想这一块就是人间佛教最需要在修行上澄清并加强的地方。而这一块的加强,我以为也就是中国佛教(包含美佛会及佛青会)在今世现在应有的觉知。

苟嘉陵:浅谈进化论与现代人的修行

日前在游泳池的蒸汽房,和一位义大利裔的美国友人聊天。因为那天是耶稣受难日,我就询问了他几个关于耶稣受难的问题,如他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否是犹太长老们的决定等等。最后因我要为般若广场写有关进化论的文章,就询问他作为一个基督徒的他对进化论真伪的看法。本来以为他会为天主教廷辩护,因为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天主教廷一直把进化论视为异端,以为人只能是上帝所创造,故不可能是由猿猴演化而来。但这位友人的回答意外地令我刮目相看,因他提出了画龙点睛的看法,再度让我看到佛教思想实在是属于人类的,而不是只在宗教的范围。

山海會:單細胞的演化

我和老朋友严家祺大约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这次协同谌飚去拜访他,畅谈了六个小时。临走他送了我一本近来的思想着作「普遍进化论」,我就说般若广场本月也是在探讨达尔文的演化论及佛教思想的看法。但回家后想想,感觉这件事委实太巧。何以我们二十多年没有见面,而见了面就发现这种生命轨迹的交集?可见我人生裡的许多事不但和严老师有缘,而且「相关係数」也颇高。他当时问我以为佛教如何看待进化论,我略说了一下,但无法尽意。现在再顺着这个思绪把我的看法稍加整理,算是对严老师的这个问题比较详尽的回应。

苟嘉陵:念显公师父

看到明光法师透过书记维光兄转来的信函,希望纪念显明法师,真是百感交集。显公师父的慈颜与明光法师的笑容一时都在我心头萦绕着,久久未逝。想想自己虽为显公的弟子,却从未写过文章称颂他老人家的法恩与德行,实在是我的过失。谨此纪录一些他老人家的行谊,给法友们看看。除了怀念,也希望能给我及大家一些法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