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菩萨道与解脱道

中国佛教近百年来最重要的事,应是印顺论师承续了民初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理念,而指出了人间佛教的方向。他写出了极多着作,对中国佛教的影响深远,贡献也甚为宏巨。但许多佛友似乎尚未弄清楚一点,就是印顺学说的要点包括菩萨道不但不和解脱道相冲突,而且应以解脱道为基础。只是他表达的方式,是透过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与大乘不共法的架构来讲,而没有如般若广场讲得那么直白而已。

苟嘉陵:莫做自封的菩萨

般若广场多年来提倡佛法的现代化,一直是强调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这当然就会让传统的大乘学人们感到纳闷,而在心里提出合理的质疑:「难道大乘佛法的菩萨道无法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小乘佛法吗?」

另外也有不少的学人会问到:「佛陀在法华经里,不是已经很清楚地说过二乘只是通向佛果的一个过程,也是不究竟的吗?如果是这样,学人为什么不可以跳过这个不究竟的暂时过程,而直接修究竟的菩萨道,直通无上菩提呢?这难道不是更合理的途径吗?」

山海会:由反送中事件看佛教的金钱观

最近香港因逃犯条例的修订而闹腾了几个月的「反送中」抗议事件,看样子已经到达强弩之末的阶段了。同学的社交群组裡,有各种不同的看法与声音。但今天看到的一个分析让我深以为然,即有人把这次抗议事件会达到如此「强度」的原因,既不归咎给美国的CIA或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也没有把帐算在不够民主的中国政府头上,而是以为造成如此强度的脱序事件的根本原因,是香港自身的「既得利益阶层」。

是因为他们长期以来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没有使香港居民的住房问题得到改善,使房价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是直线上升,才造成年轻人感觉居住在香港实是前途无望。

苟嘉陵:到底是在护持,还是在毁坏佛法?

对金钱与持有金钱的看法,应该也是佛法是否能现代化的关键议题之一。因为金钱和人类的关係密切。财富也是大部分修行人生活裡的重要部份。

到今天为止,笔者所知南传佛教的出家人,仍在严守着「不捉持金钱生相与宝物」的戒律。笔者不是出家人。故不会,也不能对这件事持有任何意见。但整体的佛教与绝大多数的佛法修行人,到底应如何在现代对待金钱与财富,是实际而且需要被讨论的议题。所以笔者希望所有的佛法修行人与宏教者,能以平常心和笔者一起思索与探讨这个实际的议题,而毋需以为笔者是在对任何团体或个人作人身攻击。

苟嘉陵:女人的业障比较深重吗?

兆康兄要分析与讨论佛教如何看待女性。我想他的意思是要指出佛教一向都有男女不平等的制度与传统,所以佛教本身也是受到条件所制约的,也就会为当时的印度文化所影响。这个看法符合缘起,也正是佛法的现代化所需要的。我一直以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是应在每一个时代裡寻找「时代的中道」,才可能影响与利益更多的众生。但所谓时代的中道也必须是建筑在如法的修行与智慧之上,否则就可能适得其反,而造成实不如法的不良影响。关于男女是否平等的议题,在佛教的现代化上自然极为重要。所以我感谢兆康兄提出此议题供大家做法义的探讨,也希望自己能贡献己之所见给大家参考。

山海会:做个明白人

笔者提倡中国佛法与佛教的现代化,转眼之间已快三十年了。我曾在最近对不少人说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主题,应是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所以所有宗派的佛法修行人都须正解四谛与修行八正道与四念处。但在同时,我也极为肯定大乘法义里的「法门无量誓愿学」,而尊敬所有佛教内的宗派。于是就有法友问这件事是不是有些矛盾?还是只是一种从未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理想?

苟嘉陵:寻找佛教现代化「见和同解」的修行基础

在现代这种崇尚优胜劣败与高度竞争的人类文化环境里,什么才是弘扬佛法最好与最合适的模式呢?这个问题对关心佛法现代化的人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但这个问题不会有标准答案,而且必将会是众说纷纭。笔者仅能就自己的所知所见提出几点供大家参考。讲的是对还是不对,还要请十方的善知识们不吝指正。

山海会:什么是怀疑?

现代为什么会被称为「末法时代」呢?是因为与佛陀在世时相隔了「多少年」吗?事实上这个说法不只是似是而非,而且也是不合佛法的。因为时间也是万法中的一法,是没有自性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圣龙树才会在中观论裡说「因物故有时,离物何有时」。如果是这样,何以现代会是末法时代,而使得修行佛法好似变得比登天还难了呢?其实答桉仍是在修行人自己,而非关时间或时代的事。

苟嘉陵:怀疑是修行的常态

佛法里有五种修行的障碍,被称作「五盖」,即贪欲、瞋恚、昏睡、掉悔与怀疑。这五种东西能遮障修行人的智慧,所以被称为盖。它们会使修行人四念处与七觉支的修行无法前行与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