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浅谈进化论与现代人的修行

日前在游泳池的蒸汽房,和一位义大利裔的美国友人聊天。因为那天是耶稣受难日,我就询问了他几个关于耶稣受难的问题,如他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否是犹太长老们的决定等等。最后因我要为般若广场写有关进化论的文章,就询问他作为一个基督徒的他对进化论真伪的看法。本来以为他会为天主教廷辩护,因为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天主教廷一直把进化论视为异端,以为人只能是上帝所创造,故不可能是由猿猴演化而来。但这位友人的回答意外地令我刮目相看,因他提出了画龙点睛的看法,再度让我看到佛教思想实在是属于人类的,而不是只在宗教的范围。

山海會:單細胞的演化

我和老朋友严家祺大约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这次协同谌飚去拜访他,畅谈了六个小时。临走他送了我一本近来的思想着作「普遍进化论」,我就说般若广场本月也是在探讨达尔文的演化论及佛教思想的看法。但回家后想想,感觉这件事委实太巧。何以我们二十多年没有见面,而见了面就发现这种生命轨迹的交集?可见我人生裡的许多事不但和严老师有缘,而且「相关係数」也颇高。他当时问我以为佛教如何看待进化论,我略说了一下,但无法尽意。现在再顺着这个思绪把我的看法稍加整理,算是对严老师的这个问题比较详尽的回应。

苟嘉陵:念显公师父

看到明光法师透过书记维光兄转来的信函,希望纪念显明法师,真是百感交集。显公师父的慈颜与明光法师的笑容一时都在我心头萦绕着,久久未逝。想想自己虽为显公的弟子,却从未写过文章称颂他老人家的法恩与德行,实在是我的过失。谨此纪录一些他老人家的行谊,给法友们看看。除了怀念,也希望能给我及大家一些法的反思。

苟嘉陵:修行为何要管众生平等?

梁兆康兄常有在般若广场及他所主持修学网页群上的论述,指出修行佛法应关心社会、环境与文化,并指出现代人类的女权问题、种族歧视问题、甚至同性恋的平权问题,都应是我人菩萨道的修行范畴。这就引起了不少佛友的质疑,以为「这到底是你梁兆康说,还是如来所说?」我看这话倒是问得有点像中国人打的「太极拳」,看似柔弱,但内藴深厚。大有一句话就堵住人嘴之势。有点像是四两拨千斤。昨日在纽约皇后区的 Bayside 与兆康兄喝咖啡,畅谈佛法现代化与未来的发展,受益颇多。深感佛法的现代化实在是极大的工程,需要由各个角度去讨论与切入。般若广场既然三月探讨的是「众生平等」,就让我从个人一直在中国佛教圈裡大力弘扬的四念处谈起罢!

山海会:做个喜悦的法行人

有朋友批评苟嘉陵只讲四念处,而对其它的佛教修行法门都不重视。也有人说我虽不是只讲四念处,但因把它过份地放大,就造成对其它法门的不够尊重,而形成一种不合佛法精神的排他性。对于这些看法,我虽一向含笑地尊敬与感谢,但同时也以为不可不答。因为四念处的修行是我所大力提倡的「佛法现代化」的基础,不可有丝毫的误会。

山海会:就应讲真话

事实上佛法的修行,并不主张追求任何人生的终极价值或意义。不但不主张,而且会提醒修行人追求任何的终极价值,都有可能会成为执着而形成「苦因」。这一点都不是虚无主义或玩世不恭的思想,而是佛陀所说四谛法义的精神。当一个人已经在追求任何的终极意义,这个追求本身就会是苦。

山海会:无苦集灭道的真义

佛陀为什么会在般若心经裡有一连串让一般人感觉「没有这,也没有那」的话,包括「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甚至到最后会说「无苦集灭道」呢?这是在对原始佛教裡的解脱道予以否定吗?还是在说原始佛教裡佛陀所开示的解脱道「不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