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就应讲真话

事实上佛法的修行,并不主张追求任何人生的终极价值或意义。不但不主张,而且会提醒修行人追求任何的终极价值,都有可能会成为执着而形成「苦因」。这一点都不是虚无主义或玩世不恭的思想,而是佛陀所说四谛法义的精神。当一个人已经在追求任何的终极意义,这个追求本身就会是苦。

山海会:无苦集灭道的真义

佛陀为什么会在般若心经裡有一连串让一般人感觉「没有这,也没有那」的话,包括「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甚至到最后会说「无苦集灭道」呢?这是在对原始佛教裡的解脱道予以否定吗?还是在说原始佛教裡佛陀所开示的解脱道「不究竟」?

苟嘉陵:到底是不是众生?

到底是不是众生?

苟嘉陵

December 16th, 11:52

今年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台大商学系同学会,已经结束两週了。回来以后中国的法友提出了般若广场十二月份的讨论主题:「佛法的修行如何能帮助人类的知易行难」。看到这个提桉,一时真是百感交集。

苟嘉陵:自焚是暴力

自从在般若广场写了批评达赖喇嘛的「不作为之恶」一文后,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在这段期间裡,我和不少僧俗二众的友人交换过对此事的看法。有人觉得达赖没有表达对自焚者的批评,并无可厚非。因为他是流亡在外的藏族领袖,会对中共政权有发自内心的愤怒,可以想见。更何况文革时期西藏的佛教庙宇大多数尽毁于红卫兵之手。所以要达赖对那些抗议中共而自焚的年轻喇嘛们,表达否定他们行为价值的看法,有人就觉得委实太过。本期的般若广场既然要再次探讨什么是佛教徒对政治的中道,我就打算再以出家人的自焚为题,来讨论这个作为到底是不是佛法的中道。而我之所以要再次讨论此事,是因为我以为此事的讨论很重要。

山海会:最难修行是中道

我想我很能了解为什么台湾的慈济功德会,会不主张会员公开表达对台湾政治的看法。因为台湾的政治生态要能走上佛法讲的中道,可以说是非常困难。理论上说,佛教徒的确是应关心政治。因为不关心政治的结果,是终有一天会被政治关切。而这个代价,是所有人都不希望付出的。但在台湾,从政者想要走中道,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一个人一旦走中道,偏向蓝营的人就会视你为骨子裡希望台独,而偏向绿营的人,就会把你看成中共的走狗,「不爱台湾」。而这个罪名一旦坐实,恐怕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既然说不清,那就还不如不说。我想这大概就是台湾不少佛友的心态。

苟嘉陵: 如实观六道

苟嘉陵: 如实观六道 – 禅世界 许多人会觉得在今天讲佛法,如果还要讲什么六道轮迴,未免是有些陈腐。也以为基督教不是都因为这些天堂、地狱等无法证实的观念,而愈来愈无法让受过科学洗礼的现代知识份子们所信服?在人类的物理学已进步到量子物理学时,

山海会: 人間八卦年年有,今年何以特別多?

山海会: 人間八卦年年有,今年何以特別多?禅世界 这件事的缘起,应是某位台湾的出家人因对自己的佛教团体不满意而离开。他认为自己有责任「护法」,就爆料揭露了许多不为外人知道的内幕,也就是我所说的八卦。我从不会去和任何人辩论任何人的转世「是真是假」。因为我并没有这个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