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反智主义的典型思想———业力的归零

2019.05.19中国佛教里存在的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 ) 思想,除了因错误而会成为修行的障碍以外,到底有没有在实际的人生里有害呢?答桉当然是肯定的。只是如果没有具正知见的人指出,许多人会不自觉而已。而其中最明显也最严重的有害处,是不少佛友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或以为预防性的健康体检不重要,因无关修行宏旨。更有不少人以为现代医学和佛法的「解脱」相抵触。

苟嘉陵:末法不可禅坐 — 反智论的邪见

有朋友在了解了我说佛法现代化最大的两个障碍,是神秘主义与玄学以后,常会要我举个佛法玄学化的实例。因神秘主义比较容易直接了解,而玄学就比较抽象。虽然神秘与迷信的界定是见仁见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里也常带有神秘色彩,但神秘主义的基本内容,大家应是有共同感觉的。可是佛法的玄学化到底是什么呢?能举个例子吗?

山海会:天降祥瑞

最近拜见了不少德学俱优且有修证的法师,并与他们交换了我所提倡佛法现代化的看法。我一再表明所谓的现代化,并不是创造什么新的教派,而是要在中国佛教里明确指出菩萨道的修行必须要有解脱道作基础,否则就会生出种种修行上的问题与流弊。

苟嘉陵:假如我是真的 — 谈佛法里的迷信

般若广场终于要讨论何为迷信了。这个议题是梁兆康兄所提。我想他想讲一些关于佛教里何谓迷信的话,已经有颇长的时间了。我同意他主张这应是佛法现代化重要部份的看法,所以用本期的般若广场来讨论这个议题。但同时我也深知这个题目不只是限于佛教内,同时也应是和全人类相关的一个议题。

苟嘉陵: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四念处的修行应如何运用在人的犯错与改过之上呢?这是郑健兄所提出的般若广场主题,我以为提得很好。这才是佛法现代化的要点。否则离开人的过错与改正,讲太多佛法的生活化或现代化,其实都可能不大实际。我以为在犯错与改过上,人最大的瓶颈常是不知道自己有错。而不知道的原因,正是智慧不够。四念处的修行是佛法裡智慧的修习,也就是三慧学裡的「修慧」。所以能帮助人见到自己有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修习四念处最怕的是对许多事或人存有成见,并对成见坚持不放。这在大乘法义裡,是说修行人应有「柔软心」,也就是人应维持开放而且柔软的心灵,不可对任何既定的看法坚持不放。

苟嘉陵:家祯先生的修行方法

先师家祯先生的修行方法,其实是很值得参考与深思的。我希望藉着此文介绍此法。同时也把它和佛陀所立的修行方法做个比较,以增益大家的修行。当时的说法因缘,是先生在大觉寺主讲了几周的「大手印愿文」。大手印是藏传佛教里俗称白教,也就是噶举派里的最胜法门,其地位和俗称红教里的「大圆满」一样,都是密教里最为修行人所尊敬的法门。

山海会:佛陀所立简单方便的修行

佛法里到底有没有什么简易方便的方法,能使忙碌的现代人得到佛法的益处呢?当然是有的。只是现代的佛法修行人往往不是要求太高,就是误会了佛法修行的真实目的,反而造成无法得到佛法的益处。其实人如果不要求过高,也不要误会了佛法修行的目的,得到法益是很容易的。

苟嘉陵:温柔的批评

佛教里到底是否存在着「反娱乐」的思想与心态呢?我想是肯定的。事实上佛教里不只是存在着反娱乐的思想,也存在着「反欲望」和「反情爱」的思想与心态。而这种心态,是否是佛陀所说?又是否是佛法的修行精神呢?

苟嘉陵:何为真实的佛法?

关于大乘佛法到底是不是佛陀所说的讨论与争议,在佛教里已有很久了。关于这个问题不少人以为是不可讨论的,我则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四谛法义,不可讨论的问题往往才是问题,也自然会构成佛法修行的障碍。所以我以为釐清如何才是符合佛法修行在此问题上的中道,是很重要的。否则愈来愈多的大乘学人会怀疑菩萨道的真实性,也就会失去对佛果与无上正等正觉的信心。以下是我对此问题的看法,写出来给所有的同修作参考。无论对与不对,我都维持着开放的心态而只是与大家分享心得,不是论断。

苟嘉陵:对自己所作过三大批评的反思

般若广场本月探讨佛法修行人可否批评他人。这令我反思自己往昔所做过的一切批评。我深切诚恳地问自己:「我是在用批评他人来彰显、抬高自我吗?」想想还是先不要太快地妄下结论,还是一件件地做个反省为佳。无论如何,我都不排除自己也许犯错的可能性。如果错了,还希望诸善知识慈悲指出,让我能有机会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