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对自己所作过三大批评的反思

般若广场本月探讨佛法修行人可否批评他人。这令我反思自己往昔所做过的一切批评。我深切诚恳地问自己:「我是在用批评他人来彰显、抬高自我吗?」想想还是先不要太快地妄下结论,还是一件件地做个反省为佳。无论如何,我都不排除自己也许犯错的可能性。如果错了,还希望诸善知识慈悲指出,让我能有机会改正。

山海会:批评合乎四谛法义吗?

我一直主张的佛法现代化,是菩萨道的修行应以解脱道为基础,也就是应以原始佛说的四谛法义为基础。这个陈述若要能在法义上站得住脚,就必须把菩萨道的修行为何与四谛法义有一体的贯通性剖析清楚。否则就仍会让修行人有怀疑与质疑的空间。本月的般若广场既然要讨论「批评」是否合乎佛法,我就想先以四谛法义出发来申论,看看原始佛教的修行到底是如何看待批评。然后再由菩萨道来讨论,就能看出为何菩萨道的修行确是需有原始佛说的四谛法义为其基础。我讲的如有不对之处,还要请十方的诸善知识们不吝赐教指正。但我的目的只是一如既往地希望用现代人的语句表达佛法的精神。这个目的的达成,则需要修行人大家的共同努力。

山海会:恆顺包含妙观察

般若广场对普贤菩萨十大愿王裡「恆顺众生」的讨论,应是会引申出对菩萨道法义的甚深思维。这并非以凡夫心度圣贤智,而是如实探讨大乘法义裡的「中道」。因菩萨在世间度生,必会面临各种不同的众生根器与习性。当菩萨面对各种不同的众生习气与执着时,如何的作为与举措才是中道,才能真地对众生恆顺而有实益呢?这就不是猜度与衡量「菩萨智慧海」了,而是在实际地探讨波罗蜜多。因为菩萨道「度的修行」应在任何的场景裡应用般若智慧,也应永远都需要去抉择如何的作为才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裡的中道。而这个中道,是必须建立在对整体流转的如实了知之上的。

苟嘉陵:随顺因缘与恆顺众生

今年夏天在庄严寺佛学夏令营讲解四谛法义时,有一张幻灯片提到「随顺因缘可灭苦」。于是就有法友问随顺二字,是否可能会有语病?因为中国字的含义,是活泼而可随不同的前后文有变化的。随顺的意义亦然。如以原始佛法的修行来看,随顺二字的引用应是有大乘佛法菩萨道的影子,会让人联想到普贤菩萨的十大愿王里有「恆顺众生」的一愿。

苟嘉陵:修行佛法不可放弃理性

记得以前和佛友聊天,有人告诉我她的朋友裡有人修密宗。她就问她的朋友,如果妳的上师要求和妳一起修「双身法」,妳会拒绝吗?结果友人的答桉竟然是不能确定。人生裡往往会有这种很难决定的矛盾。一方面是理智告诉你这不可以,另一方面则是你的宗教告诉你对上师要百分之百地绝对相信与服从。

山海会:修行不可须臾放弃理性

2018.08.15

最近看到朋友传来关于发生在中国龙泉寺有弟子指控师父性侵的事。我就告诉友人这件事情的真相与始末,恐怕很难能被我们身在海外的人所知道。但有一件事我觉得不能不讨论,就是有法友因此而说根据密教的传统,「上师」无论要弟子怎么样,弟子只要有一点点怀疑,就是「不如法」。更不要说写长文去揭露、指控「上师」,就更是大不敬了。对于这个说法,我以为有讨论的必要。

山海会:以凡夫心度圣贤智

佛法虽的确是讲「一切法无我」,但并不代表所有人一旦修了佛法,立马就能「立地成佛」,而充分通晓这个教说的内涵。

这个现象很正常,也是发生在绝大多数修行人身上的事实。所以修行人无须以为自己已在修学佛法,就该一切都以众生或他人为第一考量。而事实上这种顾虑,反而会使不少人的修学无法进步。因为那会是在要求自己做一件其实做不到的事。就算是勉强做了,也会在心裡积累一种不悦或不满足。这样反而不符合佛法的修行原则。因所谓如实观的修行,就是如实地瞭解与接受自己。不去勉强自己做超乎自己能力的事,也不去勉强他人。这样才是瞭解了佛陀所说缘起法的修行。

苟嘉陵:金箍与紧箍咒

人有荣誉心,并不见得是不好。也没有就违背佛法的修行。而违背了佛法修行的,应是「高下之见」,也就是一种看轻他人的傲慢,以为自己的境界比较高,或是地位比较殊胜。这种心态,在我们的佛教界应是存在且普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