諶飈-與佛教現代化精神相違背的狂妄我慢

用大乘佛教對上座部佛教歷史上的蔑稱「小乘」來稱呼上座部佛教,而且在他人抗議的情況下反覆如此,是一種與佛教現代化精神相違背的狂妄我慢的劣根性。 現代佛教早就提倡對佛教三大宗派,分別稱為大乘佛教、上座部佛教和金剛乘佛教 – 從來沒有哪個佛教宗派自稱「小乘」佛教,就象大多數中國人從來沒有自稱日本軍國主義所強加的「支那人」標籤一樣。

【轉貼】《老諶對駱遠志兄《對佛教的簡單質疑》一文的回答》

{老諶和我是老朋友。我們在學校時就很熟,經常談心。可惜的是,當時沒有多少機會深入交流關於信仰的問題。很多年過去了,我們又重新聯繫上。他已變成了虔誠的佛教徒,並且對佛經有深入研究,於是我們就有了思想的碰撞。這篇文章是基於我寫給他的一封信,討論我對佛教的粗淺認識與疑問。}

【老諶回答:是的,遠志兄和老諶相識於交大,成為好朋友是在紐約上州的一所大學裡。那時,一個商學院的窮學生和一個前途渺茫的窮學者惺惺相惜,兩個人伴隨著大量對未來的討論,消耗了一箱又一箱加拿大Molsen啤酒,唯獨沒有談論埋在心裡的信仰。

諶飈:如實修行-莊嚴寺四念住禪七的體會

金秋十月,我有幸參加了在美國佛教會莊嚴寺由開印阿闍黎主持的四念住禪七。宏偉的大佛殿和菩提大道,別緻的觀音殿與和如圖書館,以及美麗的七寶湖,在這個莊嚴的佛教道場,我常常有回家的感覺。莊嚴寺方丈慧聰大和尚是我的皈依法師,美國佛教會會長尊者菩提比丘曾就巴利佛經的翻譯施教於禪世界的中文譯者,而這次主七的開印阿闍黎,兼通北傳和上座部佛學,深入經論和禪修,為我輩學人所敬仰。這次上座部風格的禪七,其教法追隨南傳佛教的風範,與北傳中國禪宗的方法和道風十分不同,令人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