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有無正信,關係佛法修學

有無正信,關係佛法修學

梅塔

2022年10月20日


        佛法修學中的「信」,在佛陀的時代本來與宗教無關,而指的是信心(Confidence)和信念(Faith)。佛陀的聖弟子們作為學生聽了佛陀這位老師的教導,修習八正道框架里的四念處禪修(即佛法意義下的正念禪修),親自體驗到對減少和消除痛苦煩惱的切實功用,因而對佛陀的教法產生不同程度的信心,對四聖諦和八正道等核心教義保持信念上的崇敬,這與世俗社會裡師生之間關於信心和信念的交互沒什麼不同。佛陀從來沒有要求聖弟子們必須樹立對自己的信心,沒有要求聖弟子崇拜自己,也沒有利誘修行人信仰自己有什麼好處,或威脅他人不崇拜自己要下地獄和經受什麼折磨 – 這與其他宗教里的信仰或世俗迷信有顯著的不同。佛法修學裡的「信」不是盲目的相信和信仰,佛陀在《卡拉瑪經》中有精彩的闡釋。

        然而佛教作為世俗社會裡與基督教、伊斯蘭教和道教等相提並論的宗教,自然具有宗教的種種面貌,如人們常見的佛教當中的職業僧侶、廟宇、諸佛菩薩塑像、形制確定的儀式和僧俗信眾。而「信」通過後起的大乘佛教和金剛乘佛教的闡述和培育,已經客觀上包含了很多宗教元素,如加持、異象和聖化等充滿宗教感情的東西。這種「信」站在在世間的角度,有助於人們強化宗教情操,對很多在開始階段無法接觸和理解佛法核心教義的人來說,是被佛教和佛發所吸引的開端,有其相當的意義。大乘佛教常說「信為功德母」,芸芸眾生從信入手,有緣結識真正的佛法,這對於那些傳播佛教之信」和因之進入佛法修學之道的人來說,應該是巨大的功德。還有某些佛教宗派秉持「信、願、行」的修行方法,將「信」作為修行入手的第一步,對信的重要性特別看重。「信」在上座部佛教、大乘佛教和金剛乘佛教中,都有引導和激勵人們向學的目的,自不待言。

        在對待「信」的態度上,人們討論佛法時往往有兩種傾向:一是認為不需要信,以為信是一種盲目、非理性和需要排斥的東西。顯然這不符合此世間的現實。如果沒有信心和信念,則不會有任何嚴肅的世間學習能夠獲得成功。缺乏對佛法的基本信心,是很多佛法愛好者往往常年徘徊在真正的佛法修學之外的原因。他們對佛教的各個方面的好奇和興趣不能轉化為持續的修行,往往落入對佛法名相的過度操弄和智力遊戲 – 寫作和論辯,看起來興緻盎然而終無佛法上的收穫。這一點在以佛法名相學者自居的人身上可經常看到。沒有信心而混跡佛教和佛法的討論,不過是對知識的貪著、玩弄和消遣,與佛法修行了無相干。沒有信心而人云亦云,熱衷收集大師們的片言隻語以作談資,或者沒有信心而忽東忽西,在關鍵時刻,所謂的佛法修學對解除煩惱痛苦沒有絲毫作用,使得其人對佛法更無信心。另一種傾向是對「信」採取原教旨主義的態度,崇拜佛陀和自己老師的一言一行、佛經里的一詞一句, 雖然佛陀強調「不要立即接受或相信任何事情,以免成為他人(包括佛陀本人)的知識奴隸」,而且在很多對佛法的闡述中,存在一些法師和居士的個人方便之說,甚至可能存在迷信和非理性的內容。對「信」的執取,其危險性在於一個修行人可能由此而無法逃脫認識上的陷阱。針對這種情況,值得強調佛法中的信(即信心和信念)應該最終基於修行人的理性選擇。同時,正確的「信」,即正信,是需要一個過程來培養的 – 基於八聖道中正見的正信,需要通過修行實踐來積累、修正和強化,需要捨棄盲信和惡知識而不斷地篩選方能得到。與正信相比,基於感情、束縛、利益和恐懼的信,不會長久,不會堅定 – 這在佛法修行中並不罕見。

        有人說「一切善法都是佛法」。在認為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之餘,一個修行人必須警惕把善法等同佛法的危險性。一種事物是否符合佛法,佛教各宗派事實上是有共同原則的,即看它是否符合三法印或四法印,而非看它是否包含了世間善巧、慈悲或有益個人和社會的個別因素。其他宗教如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都有教人向善的道德教化作用,但它們並不能因為有這些積極的為大量信徒所行持的教義,就可以說是符合佛法。世俗黨派和民間信仰,也許有對人和社會有益的東西,可是它們並非佛法。更不要說有些黨派和民間信仰包含迷信、玄幻、暴力、恐嚇或怪力亂神,用動聽的言語和宣傳自吹自擂,實際上卻是為了斂財,控制人們的自由,滿足自己和小團體的特殊利益訴求和統治欲。放著好好的佛法里和佛教的宗教層面的正信不去培養和樹立,而要從黨派和民間信仰中去肯定值得發揚光大的善法,或者試圖將各種宗教信仰一體化,這不應該是佛教現代化的主軸之一。

參考:

 

作者投稿禪世界mg。


【版權協議】【免責聲明】【隱私條款】

【禪世界論壇】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相應部》《中部》《長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凈道論》

【禪世界現代漢語版】經典翻譯PDFs下載

《禪世界WIKI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