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土地公是迷信吗?

土地公是迷信吗?

 

山海会

2022.10.13


不少人因为学了佛法,尤其是学了四念处,就把诸如土地公的民间信仰视为怪力乱神,以为这些都是振兴佛教所必须推翻的偶像。这些人的看法我当然理解,也明白他们的用心。但我不能不表明自己为何并不赞同。而且我的不赞同并非一种政治考量,而是基于我对大乘佛法的了解。

因为菩萨道把“尊重称叹一切善法”视为菩萨行者的基本修行,而不会在乎这个善法被称作什么名字。换句话说,菩萨行者不可说基督教就只有爱心没有智慧,也不可说因回教有一夫多妻制就不是善法。因为佛教缘起观的修行立场应是不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他人,也不会因一个教说“有瑕疵”就对其全盘否定。

诸葛亮尚且对后主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菩萨行者必须要能称叹他人的“点滴之善”,虽对其“点滴之恶”也不应糊涂。如果做不到,就不是菩萨道的修行了。因为一定在内心里还有一种观念的执著(法执)。这就是法念处的实际修行处了。

所以对如土地公的民间信仰,若依我看都是佛法。因为大乘教的立场是“一切善法都是佛法”。有人说这些信仰常被人利用为骗财骗色的工具。要说它们是善法,有何根据?我就要指出所有这些民间信仰其实都是在用一种方式让人“深信因果”。而因果法则不但不违逆于佛法,它其实就是大乘佛教所特别揭橥的空义,也就是四圣谛(苦、集、灭、道)的体现。。

要一般人由空义入手而得解脱,是比较困难的。四圣谛也不大可能为大多数人所理解。但大多数人都能了解因果,也可因此而有心灵的落脚处。他们就是透过这些民间信仰里的神话传说来建立自己生命里的因果秩序。中国过去的老百姓大都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但到了今天,相信这些东西的人已经很少了。因为那是唯心主义的封建迷信,应被打倒在地⋯

但今天的“中国心灵”里存不存在价值失序的中空现象,也就是有一个程度的价值失落呢?虽只是根据个人远距离的观察,我以为答案是肯定的。

这不代表我就否定了唯物辩证法,而是指出辩证法需要比较高层次的思维能力,故一般老百姓是不大可能由此“安心”的。就好像一般人不大可能由大乘空义而安心一样。在这个了解之下,符合因果法则的民间信仰如果能让大多数的人有“心灵落脚处”,就不能说它们都是牛鬼蛇神,而必须被打倒在地了。

但有没有人的确是在骗财骗色,是在利用这些民间信仰而自高与自肥呢?答案当然也是肯定的。这些人就是牛鬼蛇神与人民公敌了。但这绝不等同于所有的庙公庙婆都是坏人。如何建立衡量好与坏的标准,就是佛教现代化的讨论范围了。

例如有人自称有神通,能帮你看前生后世,并能“化解”你的灾难。或者是让你感觉某种修行能治百病,甚至绝症。这些就都是牛鬼蛇神了。我个人是一向反对任何佛教团体积累大量财富,以为这不合佛法,也会是腐败的滋生温床。

土地公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福德正神”。我在家附近的土地公庙里就看过对此名称的一个形容,是:“福而有德千家敬, 正则为神万世尊。”这哪里是迷信?我看这里头其实有中华文化的精髓,包括了佛家的因果法则,与文信国的“天地有正气”。孙文“仰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的书法遗迹也在其中⋯

所以我不但不把土地公等民间信仰视为邪教,反而以为那就是过去时代里的佛法现代化。因为那里头有对因果法则的信仰。我一点都不以为应把它们推翻或打倒在地。

我把土地公视为普罗大众的心灵社会主义。因为他正视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我以为佛教现代化不应落入旧社会里不少读书人的菁英主义偏差,故绝不可轻视民间信仰。我支持佛法应为广大的法界众生而存在,而不仅是一小撮人到达某个境界的终南捷径。

 

转载。


【免责声明】【版权协议】【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经典翻译PDFs下载

《禅世界WIKI辞典》